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拉人垫背(上)
    左唐想笑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整个人傻了一样呆在原地。

    另外三名侍卫慌忙救起另外两名同伴,胡小天刚才的表现已经让他们胆战心惊。

    胡小天看都不看这六名手下,目光盯住走来的那帮僧人。

    通济来到他面前双手合什道:“这位想必就是胡大人了,听说胡大人突然失踪,我们也在到处找您。”

    胡小天道:“不好意思,有劳各位师傅了。”

    通济上下打量了胡小天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缓步来到刚才被胡小天震飞到树上的侍卫面前,那侍卫的左臂已经脱臼,正在那里痛苦呻吟。通济伸出手去在他肩头轻轻一拍,那侍卫脱臼的关节顿时复位。胡小天暗赞,这和尚的复位手法不错,就算不当和尚挂牌行医,这辈子也能够吃喝不愁。

    通济做完这件事之后,也没有做过多停留,带着戒律院的那帮僧人悄然离去。

    胡小天冷冷望着这六名以下犯上的侍卫,充满杀机的目光让这六人不寒而栗,左唐颤声道:“统领大人……我……我们也是奉命行事……陛下……”

    胡小天阴测测笑道:“你什么身份?陛下岂会随随便便见你?说!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一旦感觉到对方可以轻易夺去自己的性命,就会从心底产生畏惧,左唐道:“我们虽然没有机会见到陛下,可是齐大哥说得总不会错。”这句话等于把齐大内给出卖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齐大哥,不就是齐大内。这帮侍卫之所以敢以下犯上,因为齐大内在背后从中教唆,而齐大内又因为慕容展给他撑腰,想起这件事,胡小天内心中杀意顿生。他忽然发现自己今日有些不同,杀性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刚才几名侍卫虽然得罪自己,可也罪不至死,自己居然有将他们全都杀光的冲动,如果不是戒律院通济恰巧经过这里。只怕此时他们六人都已经伏尸当场了。

    缘空和尚的毕生功力全都被自己吸纳过来,纵然他无法运用自如,可是现在若是论到内力之强,天下间已经少有人能够比肩。胡小天清醒意识到,自己心中的暴戾冲动或许也和吸纳缘空的功力有关。

    这会儿功夫。左唐已经将僧袍脱了下来,识时务者为俊杰,什么也比不上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他双手呈给胡小天道:“统领大人,您先穿上。”

    胡小天深深吸了一口气,提醒自己务必要冷静下来,将身上破破烂烂的僧袍扯下扔掉,然后穿上了左唐那件。低声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此地距离五观堂不远,统领大人难道忘了,是咱们打水的地方。”

    胡小天哦了一声道:“咱们先回去再说。”

    六名侍卫看到胡小天的情绪平复下来。才稍稍放下心来,几人陪着胡小天一起返回了五观堂,等到胡小天返回了自己的房间,才有人悄悄去普贤院通报消息。

    胡小天回到房间内,将房门从里面插上,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检查自身的经脉。凝神静气,内息自丹田缓缓启动。丹田气海中宛如海浪般汹涌澎湃,前所未有的雄浑内息冲刷着自己的丹田。这阵阵的潮水就是不甘被他束缚的异种真气,虚空大法修炼下去最终的结果必然是走火入魔,可是胡小天却已经骑虎难下,吸纳了那么多的异种真气,如果不及时运功将之压制住,那么他很快就将面临被异种真气反噬的危险,死得只会更早。

    胡小天紧闭双目,小心运行虚空大法,他的脑海之中仿佛看到了丹田气海的幻像,雄浑的异种真力形成了浩瀚无边汹涌澎湃的大海,阴云密布,浊浪滔天,疯狂暴虐的海浪试图挣脱出丹田气海的空间。

    以胡小天目前的经脉原本禁不起如此霸道的内力,只是他的内息先被缘空吸取,等于让缘空过滤了一遍,然后他自己又吸回了一小部分,缘空发现后又将之吸了回去,如此一番往复,等于缘空已经利用虚空大法帮他去除了不少的反噬之力,几番过滤之后方才被胡小天尽数吸纳到了他的体内,从这一点上来说,正是缘空的存在方才救了胡小天一命。如果胡小天直接将缘空的内力吸入体内,一定会和此前黑尸的内力发生冲突,胡小天说不定当场就已经被异种真气反噬,因走火入魔而死。

    丹田气海内巨浪翻腾,阴云中闪电腾跃其中,在气海的中心一个漩涡终于形成。暴虐的海浪被漩涡席卷其中,胡小天这次的调息过程居然变得顺利起来,再没有发生昨晚那种内息不受控制乱冲乱撞,向外膨胀的情景,一个周天完成之后,感觉气海内平复了下去,,澎湃海浪随着漩涡化为青云,又化为丝丝细雨渗入自己的周身经脉。随之乌云退散,红日初升,一时间云蒸霞蔚,整个丹田气海变得明朗起来。

    胡小天将内息再次运行周身经脉,感到毫无淤滞,非但疲倦和痛楚尽去,而且骨骼肌肉,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充满了勃勃生机和前所未有的力量。

    睁开双目,方才意识到自己的衣物全都被汗水湿透,胡小天找了身干净的僧袍换上,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看到外面也是艳阳高照,沐浴在阳光下,感觉自己如同重获新生一般,深深吸了一口雨后清新的空气。

    却见手下侍卫都远远望着自己,一个个目光中流露出敬畏之色,都不敢走近自己,想必刚才自己出手已经将左唐等六人震慑住,那件事又通过他们的口中传了出去。

    此时门外响起脚步声,胡小天轻易就判断出来人一共有三个,果不其然,却是齐大内率领两名侍卫来到了五观堂,他们是过来给皇上取午膳的。

    齐大内趁着两名侍卫去取午膳的机会,笑眯眯来到胡小天面前道:“统领大人回来了,这一天一夜您去了哪里,让我们真是担心死了。”

    胡小天笑道:“你不是好端端地活着。”

    齐大内尴尬笑道:“统领大人说笑了。”他附在胡小天耳边道:“皇上听说你的事情了,雷霆震怒,要我们将你抓回来,我们也很为难。”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捂着鼻子道:“离我远点,你口臭啊!”

    齐大内怎么都不会想到他会说这种话,当着那么多人,表情尴尬之极,一群侍卫听到强忍住笑,这位副统领也太不给人面子了。

    两名侍卫拿了食盒出来。

    胡小天冷冷道:“谁让你们来拿午膳的?”

    两名侍卫齐齐将目光投向齐大内。

    胡小天道:“皇上有旨,皇上的所有膳食必须由我们亲自送到普贤院,再由尹公公接手,你们负责得是皇上在普贤院的安全,这好像不是你们的职责所在。”

    齐大内道:“统领大人,您不是失踪了,所以……”

    胡小天笑道:“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失踪,甚至永远消失最好?”

    齐大内笑道:“胡大人千万别这么说,我对胡大人一直都是关心的很。”

    胡小天道:“既然膳食由你们经手,那好,出了任何事情你们担待。”

    齐大内看到胡小天气势凌人的样子,心中不免也激起了几分怒气,淡然道:“我们既然过来,自然担得起这个责任,统领大人不必担心。”他又道:“胡大人,皇上传你现在就去见他!”这才是他此次前来的真正目的所在。

    胡小天并没把齐大内这号人物看在眼里,不过齐大内自从离开皇城之后就三番两次在背后阴自己,这绝不可忍,虽然真正的主使者是慕容展,可是想起这一个月青灯古佛的日子才刚刚开始,若是不给他点教训,只怕其他的那些侍卫也不会心服,胡小天心中突然萌生出要将齐大内悄然铲除的想法,刚刚产生这个想法他就意识到自己的杀心变得极重,吸取缘空内力的同时竟然也让他的性情发生了些许的改变。

    胡小天暗自提醒自己一定要控制心态,如果不能很好地控制这些异种真气,就会成为这些外来真气的俘虏,丧失理智甚至做出无法想象的疯狂事情。

    胡小天来到普贤院,尹筝看到他来了,不由得露出会心一笑,胡小天失踪了一天一夜,让他也有些担心,尹筝对胡小天的前程极为看好,当然不想他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失踪。

    尹筝目光在齐大内带来的两个食盒上扫了一眼道:“陛下不想吃,你们先搁这儿吧。”然后又向胡小天招了招手道:“陛下在院子里坐着呢,让胡统领来了就去见他。”

    胡小天跟着尹筝向后院走去,尹筝低声道:“大哥这一天一夜都去了哪里?小弟担心不已。”

    胡小天微笑道:“给皇上办了点小事。”

    尹筝这才知道他失踪是为皇上办事,于是也不再问,低声提醒他道:“皇上今儿的心情好像不太好,你说话小心一些。”

    胡小天点了点头,心中暗暗庆幸,受了这位小弟还真是不错,尹筝这小太监八面玲珑,在两任皇帝面前都混得如鱼得水,转念一想,姬飞花既然怀疑这次前来天龙寺的老皇帝是洪北漠所扮,那么也就是说尹筝很可能是洪北漠的人,对这小子也必须要多加提防。

    请多多关注章鱼的公众威信号squid(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