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九十六章如梦初醒(上)
    姬飞花看出他表情有异,轻声道:“你在想什么?”

    胡小天并没有隐瞒,低声将自己的怀疑告诉了姬飞花。●⌒小,..o

    姬飞花道:“很有可能,只是他为何要让你陪同前来天龙寺?”

    胡小天道:“我也是莫名其妙,我和老皇帝没打过多少交道。”他和和洪北漠更是素昧平生,这两人因何会算计到自己的头上。

    姬飞花道:“龙宣恩做事老谋深算,他不可能平白无故就让你陪他过来。”沉吟片刻方才低声道:“想要走出今日之困局他必须要依靠金陵徐家的帮助,莫非他带你前来天龙寺,真正的用意却是在给徐家信号?”

    胡小天没说话,心中却也是一般想法,在姬飞花告诉了他这件陈年往事之后,他忽然明白在楚家、徐家和皇家之间原来有着斩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

    姬飞花道:“龙宣恩终于还是要向金陵徐家下手了。”

    胡小天道:“他对外宣称向徐家借粮,其目的是要徐家将这条海外商路提供给他。”

    姬飞花呵呵笑道:“徐老太太未必肯答应。”

    胡小天微微一怔,姬飞花怎会说得如此肯定?忽然想起他此前曾经让母亲返回金陵,还委托她给外婆捎了一封信过去,难道他也曾经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

    姬飞花道:“我虽然想灭掉龙氏,但是我从未想过要亡掉大康,就算没有龙烨霖篡位,大康的江山也免不了日薄西山的下场,龙宣恩醉心于长生之道,根本无心朝政,任用奸佞。听信谗言,他把持朝政数十年已经将祖宗家业挥霍一空,社稷岌岌可危,在这种时候他就会变得孤注一掷,也就不会再有任何的顾忌。”

    胡小天道:“你是说他已经铁了心要向徐家下手?”

    姬飞花道:“徐老太太是个极其要强之人,她能够领着一帮孤儿寡母创下如此大的家业。其过人之能可见一斑,楚源海贪腐案后她和大康朝廷分道扬镳,龙宣恩虽然觊觎徐氏的家产,可是却碍于虚凌空仍然活在这个世上,始终不敢向徐氏下手。”

    胡小天道:“你让我娘回去送信又是为了什么?”

    姬飞花道:“觊觎徐家财富的不仅仅是龙宣恩,还有龙烨霖,大康饥荒四起,哀鸿遍野,国库空虚。想要从这种困境中解脱,唯有依靠金陵徐氏,而徐老太太自始至终都没有过任何的表示,甚至连胡氏被抄家之时,她都未曾站出来为你们家说一句话。”

    胡小天心中暗叹,自己的这位外婆还真是够狠心,明哲保身,为了避免牵连到徐家甚至连亲生女儿女婿都不闻不问了。

    姬飞花道:“很多臣子已经提出要出手对付你的母亲以此来对徐氏施压。我曾经答应过你,要照顾好你的父母。可是一个人的精力终究有限,我担心会有意外,于是提前让吴忍兴将胡夫人送往金陵徐氏,顺便帮我带一封信给徐老太太。”

    胡小天对姬飞花信中的内容颇为好奇,低声问道:“你在信中写了什么?”

    姬飞花没有回答,轻声道:“大康想要的不仅仅是徐家的财富。更重要的是徐家通往海外的商路,徐老太太当然明白这一diǎn,她若是答应了朝廷的要求,必然会得罪很多的敌人,比如大雍、比如西川李氏。在他们的眼中大康已经成为待宰的羔羊。”

    胡小天道:“只是大康若是完了,徐氏岂不是也完了?”

    姬飞花道:“看来你并不了解徐家的事情,徐氏在大康无非是有一座宅子而已,徐老太太高瞻远瞩,早已将生意的中心转向海外,徐家的财产也分布于列国,就算朝廷下令将徐氏抄家,也只能得到徐氏财产的一小部分,而徐家真正的财富并不是金银田产,而是这些年来经营下来的商路和关系。即便是朝廷将徐氏在大康所有的财产都拿走,徐氏只要有一人在,短时间内就能够恢复昔日的辉煌,这才是徐家的厉害之处。”

    胡小天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位外婆厉害,却从没有想到她竟然那么厉害。不过从这两年胡家的经历来看,外婆对他们的生死也并不是太过重视。她既然能够将金陵徐氏带到如今的境地,其胸襟和眼光必然超出众人,也许她已经料定朝廷不敢轻易将胡氏一门斩尽杀绝,也许她根本不愿为了胡氏而将整个金陵徐家卷入这场风波之中。

    此时胡小天的肚子发出咕噜一声,却是他从中午垫了两个馒头直到现在都没有进食,加上下午又被不悟逼着做了那么久的苦工,早就已经饿了,胡小天有些尴尬道:“不好意思,肚子饿得打鼓了。”

    姬飞花不禁莞尔,轻声道:“我这里还有一些食物。”他起身走到角落,从壁龛中拿出一个布袋,里面放着馒头,还有一个盛水的葫芦。

    胡小天在身上擦了擦手,接过一个馒头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吃了两口又喝了口山泉水,看到姬飞花坐在一旁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道:“姬大哥,你怎么不吃?”

    “我不饿!”

    胡小天几口就将那个馒头下肚,并没有吃第二个,这布袋中总共只有两个馒头,他若是都吃完了,姬飞花岂不是要饿肚子。

    姬飞花猜到他的想法,将第二个馒头又递给他道:“你吃吧,我真不饿。”

    胡小天道:“我也不饿了,这些馒头和水都是那恶僧给你送来的?”

    姬飞花diǎn了diǎn头。

    “你过去就认识他?”

    姬飞花摇了摇头道:“我也是来到这里才遇到他,提出用武功心法换取他为我帮忙做事。”

    “无间诀?”

    姬飞花微笑道:“你看来知道不少事情。”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你有什么事情让我帮忙做吗?”

    姬飞花摇了摇头道:“我的事情你帮不了我,任何人也帮不上忙,你只当没有遇到我,只当我已经死了,你回去之后。一定要记住龙宣恩绝非善类,洪北漠更是狼子野心,以目前大康的状况来看,他们想要复兴大康的唯一希望都放在金陵徐家的身上,所以……”明澈的双眸盯住胡小天的双目:“你若是有机会,走得越远越好。留在大康只能成为他们的筹码。”

    胡小天心中一阵感动,姬飞花真得很关心自己,即便是他已经落到这种地步,首先想到的却仍然是自己的安全,想想自己此前对他隐瞒过许多事情,不由得心生惭愧,他下定决心道:“其实过去我也有事情瞒着你。”

    姬飞花淡然道:“在那种环境下,你不信任我也是正常,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不必再提。”

    胡小天道:“我早就知道李云聪是老皇帝的人。”

    姬飞花愣了一下,微微皱起眉头,旋即又露出一丝淡然的笑意:“他一定胁迫你帮他做事。”

    胡小天道:“你还记不记得司苑局下面的密道,其中有一条就是通往藏书阁的,我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秘密,又被李云聪撞破,他本来想杀我,可事后却又改变了主意。非但没有杀我灭口,反而交给我内功心法。帮助我化解权德安强行注入我体内的十年内力。以此作为交换条件,让我帮他前往缥缈山打探老皇帝的情况。”

    姬飞花眯起双目:“你应该是在去年腊月三十陪同安平公主龙曦月一起上的缥缈山灵霄宫。”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是!”

    姬飞花道:“前往灵霄宫检查甚严,慕容展为人精明,你究竟是如何瞒过他的检查?”

    胡小天明白姬飞花所指得是自己假扮太监的事情,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权德安在送我入宫之时就教了我一手提阴缩阳的功夫,我一直没有练成。可当时形势所迫,我担心露陷,尝试了一下,居然就成功了。”

    姬飞花diǎn了diǎn头道:“慕容展背叛我应该是在那天以后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有想通。慕容展为何会背叛我,龙宣恩又是如何与外界取得联系,看来问题一开始就出在你们的身上。”

    胡小天道:“可是当时我并没有给老皇帝捎口信。”

    姬飞花道:“你没有,并不代表别人有。”

    胡小天闻言愣在那里,他从没有怀疑过安平公主,龙曦月如此单纯善良怎么可能瞒着他做出这么大的事情?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当时龙宣恩差一diǎn杀死了安平公主,如果不是我及时冲进去,恐怕他已经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活活掐死了。”

    姬飞花道:“那条地道连通什么地方?你能够查出来,难道李云聪会查不出来?有能力策反慕容展而又能瞒过我眼睛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龙宣恩,他表面上在灵霄宫装疯卖傻,可一直都在等待着机会,安平公主前往探望的那一次必然给他传递了宫外的信息。然后就是七七,我始终都在提防那帮皇子皇孙作乱,却想不到终究还是百密一疏。”

    说七七会利用探视的机会和老皇帝取得联系,相互勾结胡小天相信,可是说龙曦月也会这样做,他仍然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可内心深处又明白,龙曦月的确有这样做的理由,龙宣恩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眼看亲生父亲身陷囹圄,为人子女者又怎能无动于衷?可是她如果当初真得那样做过,为何不告诉自己真相?难道她对自己从未真正信任过?

    先祝大家端午节快乐,再次送上两更,章鱼也不知道应该算两更还是四更了,还是别算了,大家看我这个月更新的字数吧,那是个硬标准,最近这段情节写得很辛苦,速度有所减慢,但是付出了比往日更多的努力,求肯定求认同,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