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供养(下)
    既然老皇帝这么说,胡小天也不必跟他客气,本来也不想给他下跪,躬身候在一旁道:“陛下请用膳!”

    这会儿功夫尹筝他们已经将早膳摆在桌上,龙宣恩看到满满一桌子的早点,顿时显得有些不悦皱了皱眉头道:“朕来天龙寺是为了诵经礼佛,又不是养尊处优?搞这样的排场做什么?”

    他怒视胡小天道:“是不是你的主意?”

    胡小天心中暗叫倒霉,干我屁事?全都是你的那帮手下拍马屁,把早膳搞得如此隆重。他慌忙解释道:“陛下,臣只是负责监督他们准备膳食,确保陛下的饮食安全,至于做什么?做多少和臣没有任何关系。”他推得干干净净。

    龙宣恩道:“回去告诉他们,不要搞得那么复杂,朕既然来到这里就没想过还和宫里一样。”

    尹筝一旁道:“陛下息怒,还是尽快用膳吧。”

    龙宣恩来到桌旁坐下,目光在琳琅满目的早点中搜寻了一下,最后定格在胡小天随便塞入其中的玉米面窝头上,一伸手抓了起来,咬了一口,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好吃!”

    胡小天心中暗笑,就知道这老家伙在宫里锦衣玉食惯了,口味也养得刁钻,反倒是粗粮更合乎他的胃口。

    龙宣恩道:“你下去吧,记住跟他们说,从现在开始每天不要超过四样菜,早点更要从简。”

    胡小天恭敬道:“是!臣这就回去吩咐他们。”倒退着准备离去的时候,龙宣恩又叫住他:“对了,过去朕有位老友曾经在天龙寺供养了一尊佛像,你帮我去打听打听那尊佛像如今在哪里?”

    胡小天道:“敢问陛下那位老友的名字。”

    龙宣恩想了一会儿方才道:“他叫楚扶风!说起来认养佛像也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朕还年轻,和他一起来到天龙寺。”他的目光显得有些迷惘,陷入对往事的追忆之中。

    胡小天道:“臣这就去办。”脑子里仔细搜索着楚扶风的名字,并没有任何的概念,这个楚扶风应该不是什么出名的人物。不过既然能够和皇上成为朋友。此人应该不简单。

    龙宣恩又叮嘱他千万不要让人知道是自己要打听这件事。

    胡小天辞别龙宣恩后离开了普贤院,齐大内仍然候在院门外,看到胡小天出来,他笑眯眯凑了上来:“胡大人,陛下心情如何?”

    胡小天道:“好的很!”他不想跟齐大内多做交谈,准备离开的时候。齐大内却又紧跟上他的脚步,低声道:“胡大人,其实兄弟们跟着陛下过来,这一个月抛妻弃子已经非常的辛苦。”

    胡小天眯起双眼望着他道:“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齐大内道:“咱们虽然剃了头发,穿了僧袍。可毕竟不是真正的僧人,胡大人还是不要太严格了,对待手下兄弟还是多多体恤一些。”

    胡小天嘿嘿冷笑道:“我没听错吧,你在教训我啊?”

    齐大内满脸堆笑道:“胡大人,您不要误会,属下怎么敢教训您,只是给您一个建议,这也是为您考虑。您想想,若是对兄弟们过于苛刻,寒了兄弟们的心。万一他们产生了对抗情绪,闹到了皇上这里,只怕胡大人脸上也不好看。”

    胡小天道:“如此说来我倒是要谢谢你了。”

    齐大内道:“不敢当,不敢当,统领大人毕竟初来乍到,对咱们内部的事情还不清楚。”

    胡小天道:“所以你就带着他们拧成一股绳跟我对着干是不是?”

    齐大内道:“胡大人为何这样说。卑职可没有那样的心思。”

    胡小天哈哈笑道:“有没有这样的心思咱们心里都明白,这里是佛门净地。佛祖、菩萨、罗汉不知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咱们,若是说谎话。怕是要遭天谴的。”他的话刚刚说完,天色就变得阴暗起来,却是一片乌云将刚刚升起的朝阳盖住。

    齐大内知道他在恐吓自己,可心底仍然有些不安,挤出一丝笑容道:“胡大人多心了。”

    胡小天道:“既然有人找你诉苦,那么你不妨帮我告诉他们,在天龙寺期间最好每个人都给我恪守本分,若是敢做出什么让我不爽的事情,嘿嘿,休怪我不讲情面。”

    回到五观堂,两名御厨已经开始准备中午饭,胡小天来到厨房内把皇上的意思向他们说了。两名御厨听说皇上要过粗茶淡饭的日子,自然求之不得,可每日都会有新鲜食材送来,皇上若是不吃,多余的食材难道浪费?

    胡小天早已为他们考虑周到:“皇上不吃,咱们这些做臣子的就只能替皇上分忧了,两位大厨,以后咱们三个搭伙,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两名御厨对望了一眼都是哭笑不得,这厮显然是讹上他们了,看来这一个月不但要伺候皇上还得伺候这位小爷。

    明生和尚一直都在五观堂内帮忙,一来是方丈的安排,二来是趁机跟两位御厨学点厨艺,虽然只是旁观也已经大开眼界。

    胡小天将明生和尚叫到外面,低声道:“明生师傅,我想找您打听一个事儿。”

    天龙寺的僧人大都淳朴,明生也不例外,他恭敬道:“胡大人只管说。”

    胡小天笑道:“我都这身打扮了,目的就是隐藏身份,你就叫我师弟,我称你一声师兄,其实也算不上大事,我过去有个亲戚,曾经在天龙寺供养了一尊佛像,这次我来天龙寺之前,他就委托我要去佛像面前看一看,上柱香,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所以才想起打听打听。”

    明生和尚道:“此事不难,天龙寺中佛像万千,虽然供养人数以万计,可是每一尊佛像的供养者都会登记在册,师弟若是想完成心愿,需要查阅功德簿,小僧带你过去就是。”

    胡小天大喜过望,点了点头道:“有劳师兄了。”

    明生带着胡小天来到天龙寺的功德堂,这里是天龙寺存放功德簿的地方,有了明生和尚这位向导,办起事来还是方便许多。那老和尚听说胡小天要查得是四十多年前的供养佛像,脸上不由得露出为难之色,明生说了一番好话,总算那老和尚才点头答应,带着他们来到功德堂的西厅,指着前方的一排书架道:“四十年前的都在最上面了,如果知道具体年月还好查,可是你只说是四十多年以前,那只能从四十一年前查到四十九年前,这九年的功德簿你们必须要查个遍。”

    胡小天本来也没觉得麻烦,他以为佛像肯定是高高大大,老皇帝的朋友自然也不是普通人物,认养的佛像肯定极大,于是先从最大的佛像查起,可查遍了一丈以上的佛像,并无一个叫楚扶风的供养者在内,只能逐一往下查。

    佛像从大到小分门别类,从一丈以上一直查到三尺佛像,都没有找到楚扶风的名字,时间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时辰,这还是明生和老和尚一起帮忙查阅的前提下,如果仅靠胡小天自己就算查到天黑也查不完。

    胡小天虽然平时嬉皮笑脸,可真正做起事来却是有始有终,大有不查到此人决不罢休的势头,又花去了一个时辰将剩下的功德簿全部看完,里面仍然没有找到楚扶风的名字,甚至根本就没有人姓楚。

    胡小天合上最后一本功德簿,揉了揉酸涩的双眼,心中暗忖这老皇帝是不是老糊涂了?记错了过去的事情?还是他故意想个法子折腾自己?按理说老皇帝没理由这么无聊。

    明生和老和尚也停下查阅,两人也没有发现。胡小天歉然道:“有劳大师了。”

    正准备离去的时候,那老和尚又道:“其实还有一些佛像并不在功德簿上的。”

    胡小天和明生望着老和尚都流露出诧异之色,包括明生和尚都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

    老和尚道:“有些人会在儿女刚刚出生的时候来到寺里供养长生佛,意在佛祖庇佑他们的儿女一世平安,这些长生佛的供养者并不在功劳簿的名录上。”

    胡小天惊喜道:“那长生佛在何处?”

    老和尚道:“但凡长生佛的供养者都和天龙寺渊源颇深,其中有不少人有恩与天龙寺,也有天龙寺的俗家弟子,三十年,前任方丈废止了这种事,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供养过长生佛,那些长生佛如今都安置在后山的裂云谷。”

    胡小天谢过老和尚,和明生两人一起离开,来到外面胡小天道:“那裂云谷在什么地方?”

    明生道:“在东院后面,靠近后山禁地。”

    胡小天道:“裂云谷不是禁地?”他知道后山乃是天龙寺禁地,别说外人,就算是本寺的僧众也不得轻易踏足,所以才有此一问。

    明生摇了摇头道:“不是,不过那里闲置多年,连本寺僧人也很少前往。”从胡小天的目光中已经看出他意欲前往,明生道:“虽然不是禁地,可这件事也许请示方丈,方丈若是允许咱们才能前去。”

    胡小天道:“明生师兄,这不过是一件小事,何必惊动方丈,而且这件事我也不想让皇上知道,不瞒您说,那楚扶风乃是我本家爷爷,我临来的时候他已经生命垂危了,还不知能不能撑到我回去的时候,他老人家只有这个希望,做孙儿的又岂能不满足他的心愿,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还望明生师兄垂怜。”(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