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九十章毫无征兆(下)
    齐大内故意神神秘秘道:“听说去天龙寺之后就得跟着陛下吃斋念佛,整整一个月都见不到肉嗳!”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顿顿吃素。”心说你丫简直就是屁话,进了佛寺还想吃肉吗?

    队伍中一名侍卫道:“大人,有没有酒啊?”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你就更不用想了。”

    一个胖乎乎的侍卫明显是在装傻充愣:“那……女人呢?”

    众人同时哄笑起来,胡小天伸出手去在小子的脑门上摸了摸:“你没发烧吧?”

    那胖侍卫也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在太阳地下站久了,好像有些头晕呢!”

    胡小天道:“不是发烧是发骚。”这帮傻比居然敢消遣老子!他双目炯炯环视众人道:“丑话我跟你们说在前头,皇上若是遇到什么事情,我首当其冲就要承担责任,所以必须要杜绝一切意外发生,一旦出事,上头饶不了我,我就饶不了你们!”这番话说得杀气凛凛,霸气侧露。

    那帮侍卫听得暗暗心惊,开始意识到这位新来的副统领好像也没那么容易对付。

    当日酉时,一支队伍悄然出了皇宫北门,和以往皇上出行的高调张扬大操大办不同,这次显得异常低调,连锣鼓开道都< 免了,除了十二名负责伺候皇上起居的太监,就是一百名御前侍卫,五百名精挑细选的羽林军。

    天龙寺位于康都西北的珞珈山,距离皇城的直线距离约有一百里,按照他们目前的行进速度,抵达天龙寺也要到午夜时分了,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出发,也是皇上的意思。

    虽然低调出城。可是这条道路已经被羽林军事先清理过,道路两旁五步一人十步一岗,可以说途中的安全绝无任何问题。

    刚刚出城的时候胡小天还有些紧张,毕竟陪同老皇帝出来事关重大,若是有什么闪失,自己多少颗脑袋都不够砍。可是看到这条道路上连个行人都没有,就明白从康都到天龙寺的这条路上已经全部封闭,不允许任何闲杂人等进入,沿途都有羽林军负责守卫,别说杀手,就算是连一只鸟儿都飞不进来。

    胡小天骑在一匹黑马之上,行进在百名侍卫队伍的最前方。在他们前方还有二百名羽林军负责开道,真正在皇上玉辇旁边贴身防护的另有八名侍卫,这些侍卫并非来自于他们御前侍卫的阵营。乃是天机局所派。在如此周密的保护下,应该不会有任何的闪失。胡小天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既然不能违抗命令,那就好好享受这次旅程,权当是一次远足,欣赏一下古刹风光,权当是一次修心养性的历练过程。

    齐大内从后面赶上来跟上了胡小天的脚步,跟他并辔而行。笑眯眯道:“统领大人,皇上有没有说咱们要去天龙寺什么地方?”

    胡小天道:“不就是天龙寺?没跟我说具体的所在。”

    齐大内道:“天龙寺一共分为三大部分。单单是大小佛殿就有一百零八间,更不用说僧众们居住禅修之所,若是将所有房间加起来只怕有三千多间房子,两万多名僧人。”

    胡小天虽然知道天龙寺乃是大康第一大寺,却也没做过太多了解,听齐大内这么一说方才知道规模如此庞大。眨了眨眼睛道:“哪三部分?”

    齐大内道:“天龙寺依山势而建,山下部分对香客开放,包括天王殿、罗汉堂、大雄宝殿,以及三十六间佛堂殿阁,钟楼鼓楼也位于此。再往上行就到了佛足阁,从佛足阁往上乃是天龙寺禅院分部最广的区域,这一带乃是天龙寺僧人集中礼佛诵经的地方,外人是不得进入的,在往上行,走到菩提大道的尽头,就是往生佛,绕过佛像就是后山,后山部分乃是天龙寺高僧的清修之所,即便是普通僧众也不得入内。”

    胡小天道:“听起来好像很大啊!”

    齐大内道:“现在天龙寺的规模比起当年焚毁之前已经小了许多,天龙寺东西还有两座别院,东院乃是提供给俗家弟子礼佛念经之所,西院一处是普贤院,另外一处乃是整理誊写佛门经卷的地方,天龙寺藏经阁也位于此,也属于外人不可以涉足的禁区,只是不知道这次天龙寺会安排陛下在哪里清修?”

    胡小天道:“整个大康都是陛下的,别说一座小小的天龙寺,不是他们安排陛下,而是要看陛下的心情,陛下想选哪里就选哪里。”

    齐大内嘿嘿笑了笑,心中对胡小天颇为不屑,认为这厮根本不懂佛门规矩,皇上虽然贵为一国之君,但是来到天龙寺也要尊重庙里的清规戒律,不可能仍然像在宫里一样。

    胡小天当然懂得这个道理,只是说给齐大内听听罢了。

    此时一名太监出来传令,却是老皇帝发话让众人就地休息一会儿再走。

    胡小天看到那名传令的太监不由得心中一喜,居然是过去伺候过龙烨霖的尹筝,这厮当年还曾经向自己表过忠心,甘心当自己的小弟,却想不到一段时间不见居然摇身一变成为老皇帝的贴身太监,这厮还真是有些本事。

    尹筝也看到了胡小天,朝他微微一笑,然后迅速又返回了玉辇旁,听候老皇帝的差遣。

    胡小天翻身下马,趁着这会儿功夫舒展一下酸麻的筋骨,一帮侍卫士兵纷纷走到两旁的林中方便。

    齐大内将一个水囊递给胡小天,胡小天喝了几口水道:“咱们今晚能到天龙寺吗?”

    齐大内点了点头道:“能到,皇上说过要在子时一刻进入天龙寺……”他无意中脱口而出,说完方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本来他装出对皇上的行程一无所知,现在等于自打嘴巴。

    胡小天满怀深意地望着齐大内,唇角挂着一丝冷笑。

    齐大内好不尴尬,一张脸涨得通红:“属下也是……猜测……”这种时候怎么解释都是苍白无力了。

    胡小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认识你这么久才知道你居然能掐会算,不如你再猜测一下,皇上准备住在哪里?”

    “这我可猜不到!”

    胡小天已经完全明白,慕容展在这帮御前侍卫过来之前已经将他们此次前往天龙寺需要负责的任务详细交代过,一国之君在天龙寺斋戒诵经一个月,不可能不提前做出详细的日程安排计划,慕容展必然知道,甚至连齐大内和这帮侍卫都知道,唯独没有人告诉自己。胡小天倒也没有因此产生任何的失落感,只是越发感到奇怪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老皇帝压根用不着自己来保护,他把自己叫来同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应该不会是心血来潮,难道果真被自己猜中?想要利用这一个月的时间给金陵徐家施压,让徐家服从他的要求?如果真要如此,为何不干脆将自己父子两人给抓起来?直接威胁徐家岂不是省却了很多的麻烦?还是老皇帝想要掩盖他的真实用意,给外界造成一种重用他们父子的假象?

    胡小天向那群侍卫望去,发现其中有不少人目光都在看着自己,胡小天内心又是一沉,只怕这群侍卫真正的目的不是保护皇上,而是要盯住自己。慕容展啊慕容展,我就算喜欢你闺女也不算什么大的过错,你跟老皇帝联合起来阴我,这样好像不好吧。

    齐大内道:“统领大人,咱们该上路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临行之前又问道:“你来之前慕容统领都交代了什么?”

    齐大内道:“让卑职好好保护皇上。”

    胡小天呵呵冷笑了一声,翻身上马,竟然撇开御前侍卫的队伍,纵马向队伍最前方奔行而去。齐大内望着胡小天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有些错愕,两名侍卫来到他的身边,低声道:“要不要跟上去?”此前齐大内给他们两人的任务就是要寸步不离地紧跟胡小天。

    齐大内缓缓摇了摇头,胡小天显然发现了什么,刚才自己一时不察又说错了话,以胡小天的头脑必然觉察到情况不对,他撇开己方队伍,或许是发泄心中的不满,或许是借机试探他们的动向,齐大内缓缓道:“统领大人的事情咱们可管不了。”

    凌晨时分他们的队伍已经抵达了珞珈山天龙寺,天龙寺五明桥前,方丈通元率领二十余名僧众已经在山门外等待,他身后的这二十余人全都是天龙寺各大僧院的主持,平日里能让这些人全都聚集在一起的日子并不多,僧人虽然是方外之人,但是生存在俗世之中却也难免要在现实面前选择屈就,对于这位大康天子的来临,这帮僧人心中多半是不情愿的,斋戒诵经一月,就意味着他们这一个月的宁静就要被外人打乱,虽然他们口口声声我佛面前众生平等,可谁也不敢以平等之礼对待大康君主。

    三百年前天龙寺被围剿的惨剧仍然铭记于心,数百年的基业,无数的佛经瑰宝全都毁于一旦,那次就是得罪朝廷的结果,想要在大康生存延续,就必须要和朝廷相处融洽,在这一点上方丈通元做得还算不错。(未完待续……)R129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