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八十九章幻影移形(上)
    胡小天悬在半空中的身躯急速向院子里落去。

    灰衣人紧追不舍,右脚在屋檐上一踏,身体明显收缩了一下,然后迅速舒展开来,完成了一个惊人的弹射动作,飞掠而下的速度成倍增加,双手将弯刀高举过顶,劈开迎面纷飞而至的风雨,寒光挟裹着罡风向胡小天的天灵盖奔袭而去,大有要将胡小天从中劈成两段的气势。

    胡小天手中软剑和对方只是稍稍一搭,旋即又向后撤退,以柔克刚,对敌之时要根据手中的武器来选择作战风格。胡小天并没有一上来就和对方展开硬碰硬的对攻,他将对手引到地下,目的是给霍胜男创造足够的时机。

    霍胜男此时已经来到屋檐之上,拉开手中长弓,一支羽箭扣上弓弦,弓弦紧绷,雨水拍打着镞尖,原本凌厉的寒芒也变得有些凄迷,觑定那灰衣人的后心,咻!羽箭追风逐电般射去。霍胜男对自己的这一箭充满信心,攻其不备出其不意,而且有风雨声的掩护,对方很难察觉到这次袭击。

    让霍胜男意外的是,当羽箭距离那灰衣人的后心还有尺许距离之时,灰衣人的身影却倏然消失在雨夜之中。

    胡小天正对那名灰衣人,感觉眼前一晃,对方就已经失去了影踪,来不及寻找对方的位置,却看到霍胜男射出的那支羽箭已经直奔自己的胸口而来,胡小天慌忙以软剑向羽箭拍去,软剑击中箭杆发出啪!的一声闷响,胡小天同时以左脚为轴顺时针旋转,羽箭贴着他的胸前飞了出去。镞尖将他胸前的衣襟擦出一道长痕。

    霍胜男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对她来说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现象,非但错失了目标,还险些射中了胡小天,若非胡小天反应及时。只怕自己这一箭要射在他心口了。

    灰衣人的身影却在此时鬼魅般出现在胡小天的身后,弯刀向胡小天的后心直刺。

    胡小天的右臂不可思议地反向扭转,带着软剑如同一条扭曲的蛇身,缠绕住弯刀,身体继续旋转,剑身的螺旋离心力将弯刀包裹住用力向外牵拉。

    灰衣人显然没有料到胡小天的内力居然强劲如斯。

    霍胜男这会儿功夫已经重新调整心态。觑准灰衣人的咽喉就是一箭,这一箭射得又疾又狠。而且这次她多了分谨慎,避免误伤胡小天的可能。

    灰衣人此时突然放开了弯刀,身躯再度奇迹般从原地消失。霍胜男的这一箭自然落空,夺!的一声钉在廊柱之上。深入廊柱内足有两寸,箭尾不住颤抖。

    胡小天手中软剑一抖,那柄被灰衣人弃去的弯刀向右侧飞去,划出一道弧线就要落入花丛之中,中途一只手突然探身出来,却是那灰衣人重新现身,一把将弯刀握住。

    胡小天和霍胜男两人都感到太不可思议,灰衣人的武功虽然厉害。但绝不可能是他们联手之敌,可是这灰衣人的身法实在是太快,以胡小天的目力甚至都看不清他究竟是如何逃脱。

    灰衣人抓住弯刀之后。再度向胡小天冲来,胡小天冷哼一声,灵蛇九剑宛如长江大河一般向对方招呼了过去,可是对方在奔行到距离他还有一尺左右的地方身影再度消失。

    胡小天刺了个空,转身望去,却看到灰衣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屋檐之上。竟然直奔霍胜男而去。

    霍胜男接连向灰衣人施射,那灰衣人身躯在屋檐之上辗转腾挪。施展得竟然是顶级的轻功步法幻影移形,霍胜男射箭的速度已经不慢。可是灰衣人身法变幻的速度更快,几箭无一例外射在虚影之上,根本没有伤及灰衣人分毫。

    瞬息之间,灰衣人已经来到霍胜男面前,手中刀光一闪,向霍胜男的咽喉刺去。

    霍胜男弃去长弓,藏在右手中的匕首向外一分,磕开灰衣人手中弯刀,然后向前跨出一步,拉近和灰衣人之间的距离,近身搏击才能发挥匕首所长。

    胡小天此时也已经重新来到屋檐之上,软剑一抖再度攻向灰衣人的后心。

    灰衣人身处在两人夹击之中,毫不惊慌,眼看对方的攻击就要来到自己身上,他的身躯又奇迹般消失。胡小天和霍胜男此时已经有了准备,及时收手,再看那灰衣人的身影出现在距离他们三丈左右的地方。

    胡小天怒视那灰衣人道:“藏头露尾的鼠辈,敢不敢跟我光明正大的打上一场?”

    灰衣人点了点头道:“背叛提督大人,卖主求荣的贼子,终有一天,我会割下你的首级。”说完这番话,他的身影再度消失,胡小天向周围望去,再次看到灰衣人的身影时已经是在十丈以外的院墙处。

    胡小天和霍胜男两人都极目远眺,直到再也看不到灰衣人的身影,两人方才从屋顶跃下回到房间内。

    因为灰衣人的出现胡小天的内心不由得变得凝重起来,从灰衣人离去时说得那句话来看,此人应当是姬飞花的党羽,现在朝廷对外宣扬,说自己当初伪装太监潜入宫内就是为了搜集姬飞花的罪证,在铲除姬飞花的事情上立下汗马功劳。胡小天虽然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姬飞花的事情,可是这件事却被大肆宣扬了出去,搞得他成了扳倒姬飞花的大功臣。虽然他因此而得到了朝廷的嘉奖和重用,但是福兮祸之所倚,麻烦果然因此而来。

    重新回到房间内,霍胜男看到胡小天的胸膛染上了一些血迹,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刚才射向灰衣人的那一箭错失目标反而将胡小天擦伤,心中不由得有些歉疚。

    胡小天笑着安慰她道:“不妨事,只是擦破了一点皮,涂点金创药就好了。”他找出金创药,霍胜男主动拿了过去,帮他涂抹,胡小天脱去外袍,赤裸着上身。

    霍胜男用金创药将他胸膛上半寸长的血口涂好,望着胡小天健硕的胸膛,俏脸不觉有些发热。

    胡小天道:“你始终盯着我这里看,我岂不是很吃亏?”

    霍胜男啐道:“当我乐意看你?”她转身将金创药放回原处,轻声道:“那个人的身法很厉害,应该是幻影移形。”

    “幻影移形?我听说过,据说天下间掌握这种身法的人并不多。”

    霍胜男道:“你怎么招惹了一个这么厉害的敌人,他在暗你在明,以后你一定要多加小心了。”

    胡小天道:“可能是姬飞花的缘故,朝廷对外宣扬我是铲除姬飞花的大功臣,所以姬飞花的那帮余党都将我当成了大仇人,想杀了我为姬飞花报仇。”

    霍胜男想不到胡小天和自己在这一点上倒是同病相怜,不过他的处境显然要比自己好很多,联想起自己的命运不由得叹了口气。

    胡小天站起身来到她的身后,轻声道:“你不用为我担心,就算我抓不住他,可是他想杀我也没有那么容易。”

    霍胜男道:“我才没为你担心,你的死活和我无关……”话没说完却感觉到有股热力逼近了自己,却是胡小天已经来到距离她只有两尺不到的地方,霍胜男转过身去,凶巴巴地望着胡小天:“你想干什么?”

    胡小天道:“没想干什么?只是在想……”目光落在霍胜男的樱唇之上。

    霍胜男一伸手双手抵在胡小天的胸膛之上:“死开!”

    胡小天苦笑道:“你居然袭胸!”

    霍胜男道:“这是要跟你保持距离,有事说事,别离我那么近。”

    胡小天道:“皇上准备在安平公主下葬之后前往天龙寺斋戒诵经一月,点名让我陪着过去。”

    霍胜男眨了眨双眸,听说胡小天要走这么久,心中居然生出一丝不舍。小声道:“不如我跟你一起过去,也好有个照应。”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皇上身边高手众多,你跟着过去难免会暴露身份,我想你留在这里,这两天我打算将我爹接回来,有你在府中保护,我才能放心离去。”

    霍胜男咬了咬樱唇,小声抗议道:“你把我当成你们家护院了?”

    胡小天道:“亲人才对!”

    “谁信你?”

    胡小天趁机抓住她的柔荑放在自己心口:“不信你摸摸,我的心是不是在蓬蓬跳,是不是在对你说实话?”

    霍胜男想要将手缩回来,却被胡小天紧紧抓住,俏脸红的越发厉害,螓首也低垂了下去,胡小天的面孔一点点凑了过去,感觉时机成熟正想采摘樱唇的时候,霍胜男却把头低了下去,发髻对准了胡小天。

    胡小天若是一嘴下去啃到的只能是头发,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柔声道:“胜男,我……”

    霍胜男忽然一伸手将他的嘴巴堵住:“不许说,什么都不许说,我答应你不走就是……”说完这番话,看都不敢看胡小天,慌慌张张夺门而出。这位昔日驰骋沙场曾经让黒胡人闻风丧胆的巾帼英雄在胡小天面前却完全乱了方寸,胡小天追到门前望着霍胜男充满离去的倩影,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

    因为多本书惨被河蟹的缘故,章鱼的大神之光现在才可怜滴50个,恳请各位有条件的书友前往领取一下,就在笔名旁边的那个小五角星,好歹也超过三位数,脸上也好看点,混了这么多年居然连个新手都不如了……章鱼泪奔……(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