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八十三章隐患未除(下)
    胡小天慌忙过去帮老监拍打后背,还好李云聪终于缓过气来,舒了口气,摇了摇头道:“老了,不行了!”

    胡小天微笑道:“在我眼里李公公是老当益壮,老骥伏枥,老而弥坚……”

    李云聪打断他的话道:“老而不死是为贼!你心中其实最想说的是这句话。”

    胡小天苦笑道:“小天对李公公一直都尊敬得很,在小天的心底深处始终都将您当成我的师父看待。”

    李云聪摇了摇头道:“杂家算不上你的师父,此前之所以教给你练气调息的方法也是因为利益交换,不算对你有恩,更不是你的师父。”

    胡小天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公公对我的救命之恩呢?”

    李云聪道:“你也算因祸得福,毕竟从此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人。”

    胡小天道:“多亏了李公公眷顾,不然小天岂有今天的风光。”

    李云聪叹了口气道:“我没帮你,真正帮你的那个人是永阳王!”言语之中竟显得有些落寞。

    胡小天道:“小天正月就离开,现在回来已经是五月,这期间一定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李云聪道:“杂家知道你想问什么,不错,杂家的这只右眼就是伤在姬飞花的手里,不仅如此杂家的内伤到现在都无法康复,那日在缥缈峰之上杂家、慕容展和洪北漠人联手方才击败了姬飞花,可是我们个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胡小天想起刚刚见到慕容展的时候,感觉他也似乎精神不振,看来也是内伤未愈的缘故。

    胡小天低声道:“那姬飞花死了?”

    李云聪道:“姬飞花对你不错,你心底是不是不想他死?”

    胡小天道:“李公公说笑了,小天当初接近姬飞花也是因为奉了永阳公主的命令。”现在他总算有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李云聪那只独目朝胡小天腰间的五彩蟠龙金牌看了一眼,伸出手去:“给我看看!”

    胡小天虽然心中有那么点不舍得,可总不至于小气到这种程,更何况李云聪也不会抢他的东西,于是将五彩蟠龙金牌摘下来递给了李云聪。

    李云聪举起那面金牌在眼前仔仔细细地看过。低声道:“永阳王果然对你非常地看重。”

    胡小天道:“她怎么会从永阳公主变成了永阳王呢?”

    李云聪将金牌递还给他,轻声道:“此事说来话长,不过杂家也没有料到这许许多多的事情背后居然都是她在谋划,如果不是亲眼见证这一切发生。杂家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女孩可以做成这样的大事。”

    胡小天从李云聪的这番话中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这其中不仅仅是惊叹和赞美。别说李云聪没想到,就连胡小天都感觉低估了七七,现在他心底仍然认为七七虽然聪明可还没有能力扳倒姬飞花,应该只是运气好罢了。胡小天低声道:“听说这次之所以复辟成功乃是因为洪先生回来了。”

    李云聪道:“姬飞花大意。他没想到慕容展会反他,也没有想到洪北漠早已潜入皇宫之中,更没有想到杂家会伪装成王千的样潜伏在灵霄宫。”

    胡小天道:“就算你们人联手可以将他击败,但是他手中不是还有十万羽林军,为何突然就败了?”这正是胡小天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姬飞花不是普通人物,他能够执掌大康权柄绝非偶然,天机局已经被他重新洗牌,而真正支撑他得以熊霸皇城只手遮天的原因却是因为麾下的十万羽林军。

    李云聪道:“姬飞花只是一个宦官,他控制羽林军靠的是什么?无非是威逼利诱。他能做到的事情,别人一样可以做到,洪北漠在姬飞花得势之后,其实本有和他一拼的实力,如果当时就集结京城势力进行反扑,也未必会败给他,只是担心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损失大,所以才会暂时撤离京城,并不意味着天机局的势力全都从京城消失。姬飞花所掌控的天机局事实上只是一个空壳罢了,真正的精锐全都分往各处隐藏,天机局的实力并没有遭遇大的损失。”

    胡小天点了点头,这位素未蒙面的洪北漠果然深谙进退之道。

    李云聪道:“姬飞花掌权的一年间。洪北漠表面上没有进行大的动作,可背地里却悄然分化他的阵营,首当其冲的就是羽林军,你还记不记得万虫蚀骨丸?”

    胡小天已经明白洪北漠是通过怎样的方法来控制羽林军的各部头领,现在看来洪北漠和姬飞花的手段并没有大的分别,同样的冷酷同样的残忍。胡小天道:“你和洪北漠之间一直都有联络了?”

    李云聪道:“他在宫中还有布局。杂家自始至终只和他一个人联系,林菀那些人并不知道杂家的事情,一直以来能让杂家信任的也只有你了。”

    胡小天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可心中对李云聪的话半点都不相信,这老监阴险的很,甚至比权德安的心机更深,现在之所以这样说肯定是还有其他的目的。

    胡小天道:“多谢李公公的知遇之恩。”

    李云聪道:“杂家从无争权夺利之心,只想着早日将陛下救出来,清除奸佞,能让大康重见天日,能让万民解脱苦难。”

    胡小天道:“公公现在总算实现了心愿。”

    李云聪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却摇了摇头道:“你当真这么看吗?”

    胡小天道:“陛下已经重登皇位,姬飞花其余孽也已经被清除,京城也没有出现大的乱,如今看起来平稳得很,或许大康能够从此复兴也未必可知。”

    李云聪道:“杂家原本也期望如此,可是等举事成功之后却忽然发现,其实无论谁来做主,大康的命运似乎都已经无法逆转了。”

    胡小天有些诧异地望着李云聪,不知他因何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李云聪道:“杂家从未想过权德安和小公主原来是支持陛下的。”

    胡小天心说别说你没想到,只怕天下也没几个能够想到,他压低声音问道:“陛下为何会对小公主如此看重?”

    李云聪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你知不知道简皇后和大皇全都是永阳王亲自下令处死的?”

    胡小天当然不知道,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可是听到这个消息仍然心底一阵发毛,七七这小妮竟然如此妖孽,小小年纪心肠居然会这么狠毒,简皇后该死也就算了,可是龙廷盛却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她居然也能狠心将之杀了,不愧是皇室中人。

    李云聪道:“杂家从未想过,陛下会将大权交给永阳公主。”

    胡小天道:“一帮王爷死的是亡得亡,最适合继承王位的周王又被西川李氏扣为人质,可能陛下的确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李云聪道:“今日可封王,他日未尝不会称帝!”

    胡小天心中一凛,其实他此次见到七七之后就有这种预感,虽然七七口口声声说她没什么野心,可胡小天却不这么认为,七七这小妮绝对是野心勃勃,或许时机成熟她真有可能走上称帝之,必经老皇帝已经是风烛残年,而且看样似乎对她非常的倚重。

    李云聪道:“永阳公主的事情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杂家虽然没说什么,可是洪北漠方面对皇上的决定并不认同,他此次立下如此大功,陛下本应该听从他的奉劝才对,可是陛下却在任用永阳公主的事情上表现得非常坚定。”

    胡小天道:“永阳公主虽然年纪小了一些,不过睿智理性,在头脑上要比她的几个兄长强上许多,其实只要她有能力将大康带上复兴之,又何必在意她是男还是女,是长还是幼呢?”

    李云聪道:“她果然没有看错你,在她背后你还是这样竭力地维护她。”

    胡小天笑道:“我只是实话实说。”

    李云聪道:“杂家对朝政没什么兴趣,陛下想重用谁我也不会过问,只是感觉陛下今日之决断,他日必然会有隐忧。”

    胡小天道:“明天的事情谁会知道,咱们这些做臣的,只需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根本无需咱们去操心,就算是操心也无济于事。”

    李云聪呵呵笑了起来,摇晃着脑袋道:“听你说了这番话,杂家忽然发现自己是多管闲事,也对,既然操心也无济于事那又何必操心,不过……”他向胡小天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姬飞花很可能没死!”

    胡小天内心一惊,竟然有种其欣慰的感觉,其实他从听到姬飞花的死讯以来始终都不相信这是真的。胡小天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平静道:“他的尸体不是已经被高悬午门之外,枭首示众了吗?”

    李云聪道:“他当日受了重伤,从缥缈峰瀑布之上一跃而下,过去将近一月,瑶池内几乎了个遍,可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