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七十六章乱风沙(下)
    胡小天看到他的时候,那人也发现了胡小天他们,纵马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霍胜男心中暗自警惕悄然将长弓摘了下来,以防对方会对他们不利。

    那人先是张开双臂,示意自己毫无恶意,然后在马上抱拳扬声道:“两位兄台,在下在这峰林峡中迷失了道路,还望两位指diǎn迷津。”

    胡小天听到他的声音有些耳熟,仔细一看这厮的面部轮廓方才认出他竟然是在商船上遇到的红发男子,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遇上。因为那红发男子满身都是黄土的缘故所以胡小天第一时间没能将他认出来,红发男子也没有认出胡小天他们。一来胡小天和霍胜男也是黄土满身还有个原因就是,他们都带着口罩。

    胡小天笑道:“我们也是摸索着走。”

    那红发男子来到他们近前翻身下马,目光看了看胡小天手中的水囊道:“这位兄台可以分给我一些水吗?”不等胡小天答应,掏出一锭金子扔了过去。

    胡小天本来打算无偿给他一些,想不到这厮出手如此阔绰,伸手接过,这锭金子足足有五两之多。

    胡小天笑道:“谢了!”将手中的水囊向他扔了过去。

    那红发男子接过水囊灌了几大口,然后从随身行李中取下一个铜盆,将剩下的水全都倒在了铜盆里,放在坐骑前方,供它饮用。完成这一切之后,又来到胡小天面前:“两位兄台是否愿意带上我一起同行?”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好啊,不过我们也不是本地人,对这里的地形并不熟悉,万一迷失了方向这位大哥千万不要怪罪我们才好。”

    红发男子笑道:“能够得到两位的帮助在下感激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责怪你们呢?在下金玉林。敢问两位兄台高姓大名?”

    胡小天抱了抱拳道:“我叫霍元甲,他是我师兄黄飞鸿,是个哑巴。”

    霍胜男闻言一怔,胡小天显然是担心自己开口说话容易露陷,让对方识破自己女子之身。不过这厮说谎话的本事真是让人佩服,张口就来。连名字都编得那么自然。

    胡小天道:“咱们继续赶路吧!争取天黑之前离开峰林峡!”

    金玉林diǎn了diǎn头道:“霍兄弟说得极是,我从昨日清晨进入这黄土林内,绕来绕去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出路呢。”

    胡小天道:“我听说这峰林峡内有强盗出没,咱们还是尽量不要在这里过夜。”

    金玉林道:“霍兄弟说得可是浑水帮?”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正是浑水帮!”

    金玉林道:“我也听说过这帮土匪,一直盘踞在峰林峡,希望千万不要遇到他们才好。”说到这里又笑道:“如果不是遇到了你们,我宁愿被土匪打劫,遇到他们或许还有一线机会,可面对这迷宫一样的黄土林我却没有什么办法了。”

    霍胜男嗅觉敏锐闻到一股血腥气。举目望去却见金玉林坐骑的马鞍之上沾染了一些血迹,虽然蒙上了不少黄土,可仍然可以一眼看清,霍胜男历经无数大小战斗,单从血迹就能看出并不算陈旧,如果她没猜错金玉林应该经历了一场搏杀不久,此人很可能没有说实话。

    三人重新上马,霍胜男趁着金玉林不备。朝胡小天使了个眼色,指了指金玉林马鞍上的新鲜血迹。

    胡小天其实也已经留意到。只是没吭声罢了。他纵马和金玉林并辔而行,霍胜男则跟在后方,提防金玉林耍什么花样。

    胡小天道:“金大哥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金玉林道:“我乃大雍邵远人氏,要去天波城拜会一个朋友。霍老弟要去哪里?”

    胡小天道:“我们都是生意人,不知金大哥有没有听说过宝丰堂?”

    金玉林笑道:“我对生意场上的事情并不了解,恕我孤陋寡闻了。”

    胡小天笑道:“我们兄弟两人乃是宝丰堂的伙计。奉了东家的命令往雍都去做生意,此次是从雍都昨晚生意返家!不满金大哥,这条路我们来的时候就走过。”

    金玉林哈哈大笑道:“看来我还真是遇到贵人了,霍老弟这趟生意肯定非常顺利吧?”

    胡小天嘿嘿笑道:“还凑合!”

    此时金玉林突然抬起头来,仰望头dǐng翱翔的一只鹰隼。脸色似乎有些变了,他迅速从背后抽出长弓,弯弓搭箭瞄准了空中的那只鹰隼,他手中的长弓有些陈旧了,装饰也非常的简陋,弓体之上缠着许多红蓝相间的烂布,因为经年日久大都已经褪色。霍胜男虽然看不出弓体的材质,但是却一眼看出金玉林的弓弦乃是用牦牛筋和精钢丝还有一种不知名的动物毛发混合而成张力必然极大。

    金玉林弓如满月,羽箭咻!地射向空中的鹰隼,这一箭无论力道还是速度都已经达到极致,但是准头终究还是差了一些,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擦着鹰隼的右侧飞了出去,鹰隼被这一箭惊动,马上飞得更高,离开金玉林的射程之外。

    胡小天看到金玉林错失了目标,故意道:“那是一只鹰吗?”

    金玉林道:“鹰隼,通常被人用来刺探情报,发现敌人的行踪,霍兄弟,你刚刚不是说这里常有贼人出没,我担心这可能就是他们饲养的鹰隼,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心中却知道浑水帮才用不着这么麻烦用鹰隼充当先锋,他们对这一带的地形了如指掌,而且他们的长处乃是在地下,并不是空中。金玉林肯定对他们撒了谎,从他的表现来看,应该是在逃避敌人。胡小天开始后悔与这厮同行了,还不知他招惹了怎样的对头,选择和他同行岂不是凭空招惹了祸端,心念及此,胡小天故意道:“哎呦!我肚子有些痛,金大哥,抱歉抱歉,我得停下来方便方便。”

    金玉林道:“霍兄弟请便。”他明显有些不安,不时抬头向空中望去。胡小天向霍胜男道:“师兄,你要不要方便啊?”

    霍胜男瞪了他一眼,这厮越来越无耻了,当着金玉林的面也diǎn了diǎn头,两人纵马一旁的黄土柱后方绕行而去。

    金玉林此时却突然身后摘下长弓,弯弓搭箭瞄准了胡小天。

    胡小天转过身来望着金玉林道:“金大哥这是什么意思?”

    金玉林狞笑道:“两位将我引到这里是何目的?”

    胡小天道:“金大哥,明明是你主动要跟我们同路,我可没有强迫你跟我过来。”

    金玉林冷笑道:“落樱宫为了一个淫贼还真是兴师动众,只可惜他们派来的全都是一些不成器的废物,受死吧!”羽箭向胡小天当胸射去。

    霍胜男在一旁已然启动,她抽出弓箭的速度虽然在金玉林之后,可是弯弓搭箭射出的动作一气呵成,羽箭倏然向空中那道剑光迎去,噹!的一声,两只羽箭的镞尖撞击在一起,迸射出数diǎn火星,霍胜男的一箭成功将金玉林的这一箭阻截。

    胡小天已经在第一时间内催动小灰,人马合一,一道灰色的闪电向金玉林冲杀而去,中途已经反手抽出肩后的大剑藏锋,爆发出一声惊雷般的怒吼,照着金玉林一剑砍去。

    金玉林看到胡小天来势汹汹,也不敢怠慢,左手在腰间一拍,雁翎刀脱鞘飞出,右手抓住刀鞘,双腿一夹马腹,胯下黑骏马长嘶一声,后腿蹬地,原地腾跃而起。

    刀剑在虚空中完成了重重的一次撞击,嘡!的一声刺响,震得两人耳膜发麻,双马交错,两人互换了位置,金玉林被胡小天这一剑震得手臂微麻,他根本没想到这年轻人的膂力竟似乎还要在自己之上。

    胡小天拨马回头,冷冷望着金玉林道:“混账,我好心助你,居然恩将仇报!”

    金玉林右手雁翎刀呈四十五度角指向右侧地面,左手一拉马缰,黑骏马再次加速向胡小天冲去。力量逊色于对方的前提下就需要利用骏马的冲力,战斗中取胜的决定性因素不仅仅是力量,格斗的技巧和经验也占有相当重要的部分。

    胡小天马上作战的经验的确不多,虽然小灰神骏,但是他对于这种马背上的刺杀比拼实在是欠缺训练,人马之间也缺乏必要的默契。胡小天手中挽了一个剑花,并没有催马迎上,而是一剑劈空而出,剑风霍霍,可惜并没有实现理想中的剑气外放。

    霍胜男看着胡小天挥出一剑,本来也怀有期待,看到他放了空炮,也是哭笑不得。手中长弓再引,羽箭咻!咻!咻!三箭连发,一箭射马腿,一箭射向马腹,还有一箭瞄准了黑骏马的眼睛,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对敌之时,霍胜男从不会产生任何的犹豫。

    金玉林本来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却因为霍胜男这三箭连发而不得不改变了主意,手中雁翎刀连续挥出,三刀将三箭尽数击落。

    霍胜男这三箭真正的用意乃是引开金玉林的注意,让他放弃对胡小天的攻击,拥有最大威力的第四箭在金玉林出刀击落羽箭的同时已经射出。这一箭瞄准了金玉林的咽喉,箭如流星,撕裂空气,弥漫黄土的虚空中硬生生被箭风撕裂开一道笔直透明的轨迹。

    上午要上班,下午才有时间码字,先送上一更保底,还望兄弟姐们多多投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