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七十五章大局为重(上)
    七七平静望着简皇后道:“我再问你一遍,你有没有在父皇的饮食中下毒?”

    此时龙廷盛从短暂的昏迷中醒来,他惨叫道:“母后,你不可中了她的圈套……”

    七七向他身边的太监使了个眼色,马上那几名太监拗住龙廷盛的右腿喀嚓一声又自膝盖掰断。

    听到儿子撕心裂肺的惨叫,简皇后的精神防线彻底垮塌,她扑倒在七七的脚下,悲悲切切祈求道:“求你放过廷盛,我承认,我什么都承认,是我在陛下的饮食中下毒,不过那全都是姬飞花唆使于我,这件事全都是我做的,廷盛对此并不知情。”

    七七从李岩手中接过一张供词扔在简皇后面前:“你自己知道应该怎么做!”

    简皇后连连点头。

    七七站起身来,举步出了大门,外面的雨越下越急了,站在风雨廊下看了一会儿落雨,李岩来到她的身后,手中拿着那份简皇后刚刚签好的供词,恭敬道:“殿下,她已经认了!”

    七七点了点头。

    李岩压低声音道:“怎么处置他们两个?”

    七七道:“一个谋害亲夫,一个杀父弑君,你以为应当怎么处理?”

    李岩恭敬道:“奴才愚昧,全听公主殿下的吩咐。”

    七七道:“将他们的罪行昭告天下,大康的律法上写得清清楚楚,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是!”李岩说完,又想起一件事情:“对了,按照公主殿下的意思,已经将文太师、周丞相他们全都请到了勤政殿,如今都在那里候着呢。

    七七点了点头道:“很好!”她举步向前方走去,马上有小太监走了过来,举起华盖为七七挡住头顶的落雨。

    文承焕和周睿渊在勤政殿已经等了足足一个时辰,最近太子已经有整整七日未曾召集群臣议事,虽然他们多方打听,可是宫内也没有太多消息向外传出,不过从京城羽林军的频繁调度来看,皇宫内应该发生了大事,两人的政治嗅觉都是极其敏锐,内心都有种不好的预兆,这七天内整个康都城内施行戒严,就算他们这种一品大员也不许轻易离开府邸,这两天陆续听到风声,说是姬飞花已经死了,这消息目前还无法确实,但是已经足够让他们心惊肉跳,甚至在心底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

    两人在勤政殿内站了整整一个时辰,已经腰酸背疼,彼此间却不敢轻易交谈,焉知周围没有朝廷的眼线。越是在目前这种状况下,越是需要谨言慎行。皇宫内发生了政变,但是他们两个却没有听到任何风声,足以证明他们被这场宫变排除在外,是坏事也是好事。

    身后响起一个略带青涩的声音:“两位大人久等了!”

    两人同时转过身去,却见永阳公主缓步走入宫内,她的身边并没有其他人。

    文承焕率先反应了过来,躬身道:“老臣拜见公主殿下!”

    周睿渊慌忙跟上行礼。

    七七道:“免了,你们都是大康的栋梁之臣,不必拘泥礼节。”来到两人面前,目光在他们脸上扫了一眼道:“两位大人为何不坐?”周睿渊和文承焕偷偷互看了一眼,这诺大的勤政殿除了一张皇上的龙椅就没有其他的位子,两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坐在龙椅上,七七的意思是让他们坐在地上吗?

    七七道:“来人,给两位大人送上座椅。”

    此时方才从帷幔后走出四位太监,每两人抬着一把椅子,将椅子一左一右放在下面。一位老太监慢吞吞跟在他们的身后,走起路来一步三摇。

    周睿渊和文承焕定睛望去,那老太监竟然是此前已经失踪的权德安,两人内心中顿时都明白了什么。

    权德安笑眯眯道:“两位大人请坐!”

    周睿渊和文承焕看了看椅子却谁也不敢先坐上去。

    七七意味深长道:“怎么?我请你们两人坐,你们不肯坐,难道非得要陛下亲自请你们两个才肯坐吗?”

    周睿渊和文承焕两人的脊背处都感到冷嗖嗖的,此时他们谁也不再将眼前的七七看成一个小女孩,这丫头心机深沉,难道宫里最近那么多的事情都是她搞出来的?

    七七似乎有些生气了,转身向帷幔后走去,两人望着七七的背影消失在帷幔后,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

    权德安叹了口气道:“两位大人为何不愿听公主的话?”

    周睿渊听出权德安话里有话,他恭敬道:“还请权公公指点。”

    文承焕也是一般心思,他们两个和权德安的私交都算不错,文承焕更是和权德安一度联手对付过姬飞花。

    权德安却什么话都没说,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低声道:“很快你们就会明白。”

    帷幔后传来低沉的咳嗽声,这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在文承焕和周睿渊的耳中却是如同晴天霹雳,两人对太上皇龙宣恩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从他们得到点点滴滴的消息,再结合今日之所见,隐约已经猜到宫内大概发生了什么,听到这声咳嗽,不等对方露面,已经知道进来的是谁。

    周睿渊和文承焕两人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跪了下去。

    七七搀扶着一位身穿黄袍的老人缓步从帷幔后走出,那老人正是大康太上皇龙宣恩。

    周睿渊和文承焕看到龙宣恩现身,两人的内衣顿时为冷汗湿透,虽然两人并未直接参与过推翻老皇帝龙宣恩,可是他们两人全都是龙烨霖任用的重臣,而且周睿渊也曾经为龙烨霖出谋划策,文承焕在老皇帝倒台后第一时间改弦易辙投靠了龙烨霖,还将自己的义女送入宫中,单从这些事情来说,他们两人的脑袋就算是一百颗都不够砍。

    龙宣恩生性残暴,冷血无情,此番复辟成功必然会大开杀戒。周睿渊心中想得是,千万不要连累我的家人。

    文承焕心中想的却是自己忍辱负重潜伏大康这么多年,想不到功亏一篑,竟然死于宫廷政变之中,真是可悲可叹。两人跪在地上叩头不止:“罪臣周睿渊、文承焕参见吾皇万岁万万岁!”

    不用龙宣恩声明自己的身份,两人都已经开始改口了,现在他们相信那些传闻全都是真的,姬飞花死了,龙烨霖疯了,大康又变天了。

    龙宣恩在七七的搀扶下来到龙椅上坐下,他牵着七七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目光俯视跪在面前的两人,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怒容:“两位卿家快快请起。”

    周睿渊颤声道:“罪臣不敢!”

    文承焕也大声道:“臣罪该万死,请皇上赐罪!”

    龙宣恩摆了摆手,似乎不想说话,人生一世草生一秋,龙宣恩真正感觉到自己经历这次剧变之后,身体已经越来越衰弱了,坐在龙椅之上,再没有昔日睥睨天下的气势,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满足感,身心俱疲。

    七七道:“我的话你们不听,陛下的话你们也不想听,难道……”

    话没说完,周睿渊和文承焕已经争先恐后地站起身来。权德安悄悄向两人递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坐下,可现在就算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他们也不敢坐。

    龙宣恩缓了一口气道:“朕当初传位给烨霖,本想着大康在他的手上能够重整旗鼓,中兴有望,可是却想不到他即位不久就被奸人所害。”

    两人以为自己听错,当初龙烨霖登上皇位明明是谋朝篡位,硬生生将老皇帝从皇位上赶了下来,为何他会这样说?难道老皇帝已经承认了龙烨霖即位的事实?又或是他想要将这段宫廷丑闻从历史中抹去?

    龙宣恩道:“简月宁那对贱人母子勾结姬飞花毒杀我儿,意图谋朝篡位!可怜我儿被他们所害,英年早逝……”老皇帝说到这里抬起衣袖转过身去悄悄抹去眼泪,究竟有没有流泪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周睿渊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老皇帝并没有将龙烨霖一棒子打死,等于将所有矛头对准了姬飞花和简皇后,也就是说他等于告诉天下人,当初是他主动传位给龙烨霖,不是被逼退位,更不是谋朝篡位。看来老皇帝终于醒悟,以大局为重。

    文承焕打心底松了口气,龙宣恩既然不愿追究龙烨霖的责任,也就是说他现在针对的只是姬飞花和简皇后的余党,或许其他人都可幸免于难,对了!连七七和权德安他都能放过,看来老皇帝这次想稳住大局,而不是大肆屠杀报复。

    龙宣恩道:“国不可一日无君,烨霖被奸人所害,他亲手指定的继承人又是一个狼心狗肺的畜生,廷镇被姬飞花那阉贼害死,朕的孙儿辈中再无一人可担此重任,两位卿家以为,现在应该谁来主持大局?”

    文承焕和周睿渊又向彼此望去,谁都知道这问题太过棘手,谁都不想回答,其实老皇帝把话几乎都挑明了,他的孙子辈里面已经无人能担当重任了,只能在他的一帮儿子里面挑,可是龙宣恩的儿子虽然不少,可被他亲手杀的也有三个,再加上龙烨霖即为之后,为了巩固帝位,对他的那帮兄弟大开杀戒,尚且活在世上的只有周王龙烨方了。

    龙烨方虽然活着却被软禁在西州,成为李天衡的人质。虽然老皇帝宫变成功,但是并不代表李天衡愿意放弃独立重新归降朝廷,龙烨方能否顺利回归还是一个未知数,眼前最合适出来主持大统的人物自然是老皇帝龙宣恩。

    凌晨送上一更,又是新的一周了,章鱼求推荐票,只要大家每人将手中的推荐票投出,医统必然能够冲入首页周推榜,已经连续奋战一周,只求上榜鼓励,给章鱼持续不断地支持,章鱼就会持续不断地爆发!

    请关注章鱼公众**Stonesquid,章鱼会经常与诸位互动交流!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