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七十三章居心叵测(下)
    胡小天道:“大人过奖了,杂家奉陛下之命护送公主前往雍都完婚根本就是份内之事,本以为公主完婚之后就能幸福一生,大康和大雍两国之间也能永结同好,却想不到公主在雍都却无端遭遇横祸……”说到这里他一脸悲怆,将端起的酒杯又放下。虽然没有居功,但是也没有往自己的身上揽责任,单就此次任务而言,应该算得上圆满完成,至于安平公主之死,乃是到了雍都之后发生的事情,大雍方面应该负有全责。

    赵登云道:“据说是大雍将领霍胜男因嫉生恨害死了安平公主?”

    安平公主遇刺之后,大雍将这个调查结果对外公布,如今已经是天下皆知了。

    胡小天道:“刺杀公主的凶手全都当场伏诛,只是那霍胜男已经逃得不知所踪。”

    一旁赵武晟道:“这霍胜男乃是大雍第一女将,曾经为大雍立下赫赫战功,却没有想到她的心肠居然如此歹毒,竟然敢谋害安平公主。”

    赵登云喟然叹了口气道:“公主心地善良,却命运多舛,最后落到如此凄凉的下场,想起来真是让人不胜唏嘘。”

    赵武晟充满悲愤道:“若是让我抓住那霍胜男必然将她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

    胡小天心中暗自冷笑,≠你丫也就是说说,真要是敢对胜男不利,老子第一个不会放过你,不过这个赵武晟应该很不简单,姬飞花既然对他的重视程度应该不次于自己,当初让他在这里接应自己,并在暗中动了手脚,他才是导致沉船的罪魁祸首。对赵武晟胡小天充满警惕,毕竟此人很可能知道文博远的死和自己有关。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杯酒道:“事情既然发生也无可挽回。杂家现在只想着尽快护送公主的骨灰返回康都,向皇上交差,无论皇上如何责罚于我,杂家都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赵登云道:“不是礼部尚书吴大人也和胡公公一起出使,为何单单只有胡大人回来了?”

    胡小天道:“此事一言难尽,等回到京城再向皇上解释。”言外之意就是你赵登云没有知道这件事的资格。不过自己已经提前让吴敬善等人返回大康了。从赵登云的提问来看,吴敬善或许仍然没有来到武兴郡,或许已经来到了但是没敢公开路面,吴敬善为人何其老道,在形势未明之前或许会隐藏身份,淡出公众视野,静静等待着自己的消息。

    赵登云道:“胡公公还不知道?”

    胡小天道:“知道什么?”

    赵登云将手中的酒杯缓缓放在桌上道:“京城出了大事!”

    胡小天心中最关心得就是这方面的事情,巴不得赵登云主动提及这件事,故作紧张道:“什么大事?”

    赵登云压低声音道:“皇上得了失心疯!”

    胡小天早已得知这个消息。自然不会感到惊奇,脸上还要装出关切无比的样子:“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啊!”

    赵登云道:“还不是被人所害。”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道:“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居然敢谋害皇上?”

    赵登云道:“还有谁?除了姬飞花那个狼子野心的阉人,谁还有这样的胆子?”

    胡小天内心一沉,赵登云公然在自己的面前辱骂姬飞花,若非姬飞花出事,他绝没有这样的胆子,联想起昨日在商船甲板上听到的消息。内心中产生了一个极其不好的预感,难道姬飞花当真出事了?在胡小天的心中一直将姬飞花视为几乎不可战胜的存在。不仅仅因为姬飞花拥有一身已臻化境的武功,更因为他拥有多智近妖的头脑和冷酷无情的铁血手腕,想要对付这样的人绝不容易。

    赵登云骂完这句话之后,悄然用眼角观察了一下胡小天的表情,骂姬飞花是阉人,胡小天也是阉人。而且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胡小天乃是姬飞花手下的红人,他之所以能够当上这个副遣婚史,就是姬飞花亲自保荐,姬飞花就是胡小天的靠山,如今靠山已经倒了。且看你这小太监又该何去何从?

    胡小天的脸色的确不好看,也用不着掩饰,故作平静也没有意义,他抿了抿嘴唇道:“提督大人的意思是?”

    赵登云微笑道:“都说胡大人在宫中八面玲珑,所以才能左右逢源,入宫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够在宫中脱颖而出,不但得到姬飞花的信任,也深得皇上的信任,难道你还没听懂我的意思?”他这番话不像恭维,明显带着嘲讽的意味。

    赵武晟道:“姬飞花阴谋造反,幸亏被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及时识破并联合朝中重臣将他的计划粉碎,如今姬飞花已经被在午门外枭首示众,以儆效尤。”

    胡小天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姬飞花落败了,不过他仍然不相信姬飞花会这么容易就死,更不可能败在简皇后和龙廷盛的手里。胡小天道:“只要皇上没事就好!”此时他心乱如麻,姬飞花这个在他心中至强者的存在,却败得那么突然,这一消息将胡小天原本设想好的应对计划完全打乱。姬飞花如果真的死了,那么自己前程未卜,返回康都还不知道会面临着怎样的命运。想到这里顿时没有了喝酒的心境,敷衍了两句,离席告辞。

    赵登云也没有挽留,冷冷望着胡小天离去的身影,将杯中酒一口饮尽,然后把空杯重重顿在石桌之上,向赵武晟道:“不要让他活着离开武兴!”

    “是!”赵武晟说完又想起了一件事:“可公主的骨灰还在他的手里。”

    赵登云淡然道:“这有何难,就说我想要为公主守灵一夜,以尽臣子的本份,料想他不会拒绝。”

    赵武晟道:“叔叔果然妙计,咱们提前让人在灵堂埋伏,只要他将骨灰放下。就动手抓人。”

    赵登云点了点头唇角露出一丝冷笑。

    霍胜男看到胡小天这么早回来,也感到有些好奇,轻声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没陪你的同僚多喝几杯?”

    胡小天道:“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咱们马上离开!”

    “什么?”霍胜男深感不解,可是胡小天既然做出这样的决定自然有他的理由,马上着手收拾行李。

    霍胜男收拾东西的时候。已经听到门外传来密集的脚步声,胡小天内心一怔,想不到这么快就来了,心中暗自恼火,赵登云也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刚刚还和自己把酒言欢,一转眼就要对自己下手,难道因为姬飞花的缘故?将自己当成姬飞花的同党抓起来送去朝廷领赏?从外面的脚步声来判断至少有二十人埋伏在院落周围。

    赵登云还是小看了自己,以为自己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太监。

    重新返回房间内。霍胜男已经将行装收拾完毕:“情况怎么样?”

    胡小天道:“外面已经被包围了。”

    霍胜男道:“大不了咱们杀出去!”

    胡小天摇了摇头,心中暗忖这赵登云好生奇怪,即便我是姬飞花的亲信,他也没必要出手对付我,毕竟现在我还顶着大康遣婚史的身份,手中还有安平公主的骨灰,这样对我难道仅仅是为了向朝廷表达忠心?

    此时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却听到赵武晟的声音道:“胡大人在吗?”

    胡小天心中一怔。想不到赵武晟居然还敢过来,当真以为自己对外面的动静毫无觉察吗?他向霍胜男使了个眼色。起身再度来到外面,拉开房门,却见赵武晟微笑站在门外。

    赵武晟抱拳道:“这么晚了打扰胡大人休息,实在是不好意思。”

    胡小天道:“杂家一直都睡得晚,算不上打扰,不知赵将军找我有什么事情?”

    赵武晟道:“提督大人特地在府内设下灵堂用来安置公主殿下的骨灰。公主殿下的英灵来到武兴郡,为人臣子者理当为公主殿下守灵,还望胡大人成全。”

    胡小天听懂了他的意思,这是要向自己讨要安平公主的骨灰,拿走骨灰之后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对自己动手。心中暗自冷笑,正准备拒绝。

    却听赵武晟以传音入密道:“胡大人,赵登云想要杀你!”

    胡小天内心一惊,目光盯住赵武晟的双目,赵武晟并没有回避他犀利的目光,坦荡地望着胡小天道:“他乃是受了太师文承焕的委托,将你在返程途中杀死。按照他的吩咐我已经在外面埋伏了二十名弓箭手,胡大人不用惊慌,他现在还不会动手,你将公主的骨灰送到灵堂,他会亲手接过,那时是你擒住他的最佳时机,趁他不备,以他为人质,方才有逃离武兴郡的机会。”

    胡小天以传音入密道:“为什么要帮我?”

    赵武晟道:“姬公公对我有救命之恩,其中的详情以后我再向你细说,武兴郡驻防的将士共有五万,除非你拿住赵登云,否则就凭你们两个,绝没有逃出去的机会。”

    胡小天心中仍然有些犹豫,焉知赵武晟不是故意设下圈套麻痹自己。

    赵武晟道:“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武兴郡四门紧闭,离开提督府的各大路口已经被完全封锁,武晟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赵武晟若是想要设局用不着亲自过来那么麻烦,他独自前来,自己和霍胜男两人完全有擒住他以他为质的机会,当下点了点头道:“好,我跟你去!”

    今天起得晚,一起来就看到月票快满一百张,章鱼实在惊喜,两更保底送上,大家既然如此给力章鱼唯有奋发向上,加更再玩一天,一百张月票加更一章,已经满了一百张,今天已欠一更,看看今天是你们投得多还是章鱼码得多。

    今天还是高考的第一天,章鱼祝愿天下学子都能够取得好成绩,考取理想中的大学!

    从现在开始,进入月票换更新模式,晚十二点截止!(未完待续。。)R7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