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七十二章水师提督(下)
    赵武晟翻身下马,快步向胡小天走去。远远发出一声大笑:“胡大人!卑职赵武晟不知胡大人归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胡小天发出一声呵呵奸笑,声音又尖又细,霍胜男听得不寒而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此时方才意识到胡小天仍然是太监的身份,在人前必须要将太监这个角色扮演好。

    被胡小天一拳放倒的将领捂着口鼻在手下的帮助下站起身来,此时方才知道胡小天乃是从大雍返回的大康遣婚史,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道:“胡公公,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胡公公还望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小的一般见识。”

    胡小天唇角露出一丝冷笑,其实刚才那船主已经解释清楚,嫌犯逃走是再明白不过的事情,这将领故意刁难自己,根本是看中了自己的钱财。胡小天将骨灰盒捧起,慢条斯理道:“杂家当然犯不着和你一般见识,可是若是杂家刚刚出手再慢一步,公主的骨灰就被你这混账给劈开了。”

    众人此次是方才知道胡小天手中捧着的竟然是安平公主的骨灰,赵武晟率先跪了下去,一帮手下看到他都跪下了,谁还敢站在那里,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跪下,赵武晟含泪道:“末将赵武晟携麾下将士恭迎安平公主殿下魂归故里 !”说完之后他恭恭敬敬向胡小天怀中的骨灰盒磕了三个响头,众人也是跟着一起跪拜。

    胡小天心中暗笑,这骨灰盒中还不知装着的是谁的骨灰,不过无论是谁的,也算是对得起她了,从踏入大康境内就给了她这么崇高的礼遇。不用说,等回到康都之后,皇上必然会下令将之厚葬。

    赵武晟极其麾下的将士其实也只是做做样子,谁和这位安平公主也没有多深的感情,大家也都明白安平公主嫁入大雍无非是一场政治事件罢了,至于在大雍遭到暗杀。虽然不少人心中感到悲愤,但是也只是为大康所蒙受的屈辱感到不平,如今的大康朝廷动荡不停,国内民乱四起,这些为大康驻守边境防线的将士也心中不安,应该说他们对大康的未来更加悲观一些。

    这群人中最害怕的还是刚刚那名刁难胡小天的将领,听到自己差点劈到的骨灰盒竟然是安平公主的,当即吓得就昏死过去,他知道自己这个麻烦惹大了。

    赵武晟起身之后冷冷看了那将领一眼。怒道:“将这个有眼无珠的混账给我拖下去关起来,先赏他五十军棍,以后再行发落。”

    “是!”

    胡小天看到身份暴露只能改变原有的计划,他和霍胜男翻身上马,赵武晟陪同胡小天并辔而行,赵武晟道:“胡大人为何不提前通知一声,也好让我等做足迎接的准备?”

    胡小天道:“本来不想惊扰赵将军的,想不到所乘商船偏偏出了人命。”

    赵武晟道:“胡大人为何只有一名随从?”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说完他也不解释。赵武晟看到他不肯说自然也不好询问,微笑道:“胡大人这次的雍都之行必然费尽辛苦。回到大康就可以放下心来了,不如留在武兴郡多歇息几日。”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明日一早就走,公主的事情耽搁不得。”

    赵武晟点了点头,脸上也流露出伤感之色。

    胡小天道:“我在大雍的时候听说武兴郡已经沦陷在乱民手中的消息,何时又将民乱平复了?”

    赵武晟道:“胡大人离开仓木之后不久,乱民就将武兴郡的城门攻破。抢了粮库杀了郡守,我们水师集合军队前来接应的时候,那群乱民已经弃城逃了,还好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倒霉的大都是官员商户。于是水师提督赵大人临时将武兴郡实行军管,这段时间经过整顿肃清,好不容易才恢复了一些秩序,具体的情况已经报到了朝廷那里,只是现在还没有得到朝廷的回应。”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武兴郡乃是大康北疆防线的咽喉,若是失了武兴郡恐怕整个北部防线都会受到威胁。”

    赵武晟道:“听说黒胡四王子完颜赤雄死在了雍都,现在黒胡人正在厉兵秣马准备南下吧,大雍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咱们?”

    跟在后方的霍胜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她毕竟是大雍将领,听到别人议论大雍的事情难免会有些敏感,可很快就心中释然了,只怕自己在乎大雍,大雍早已不在乎自己,国家的大事再也不用自己去操心了。

    赵武晟率领手下的那帮人一直将胡小天护送到了水师提督府,提督府其实就是过去的郡守府,水师提督赵登云自从入驻武兴之后,就将这里设为自己的临时办公地点。

    赵登云又是赵武晟的亲叔叔,想起两人之间的关系,胡小天不由得想起当初在仓木渡河的事情来,赵武晟如果是姬飞花安插在这里的内应,当时应该知那场沉船事件可能带给他叔父的影响,身为水师提督的赵登云必然要被追责,以赵武晟的精明肯定会考虑到这件事,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坚持行动,要么他算准了朝廷不可能将赵登云怎样,要么就是他心狠手辣,大义灭亲。

    来到水师提督府,就看到门前一群人披麻戴孝列队候在那里,为首一人正是大康水师提督赵登云。

    胡小天向赵武晟看了一眼,心中明白一定是他让人提前过来送信,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些人是哪里找来的孝服?看来应该是早有准备。

    看到胡小天一行到来,赵登云率领麾下文官武将全都跪了下去,一个个哭得愁云惨淡,赵登云都跪下了,赵武晟这个当侄子的自然也要陪着跪下。放眼望去,只有胡小天和霍胜男两人站着,其他人全都跪下了,胡小天不由得有些想笑,大康这帮将领打仗不见如何厉害,可装模作样的本事却是一流,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为安平公主的事情伤心似的。经他们这么一闹,整个武兴郡的老百姓都知道公主的骨灰回到大康了。

    赵登云年约五旬,中等身材,肤色白皙,相貌端正,颌下三缕长髯,颇有儒将之风,起身之后,用手帕擦了擦眼角,来到胡小天面前道:“胡公公一路奔波辛苦了。”

    胡小天道:“为国家做事,就算再苦也心甘情愿。”面对这位大康水师的一号实权人物,胡小天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

    赵登云道:“胡公公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咱们回头再详谈。”他向赵武晟道:“武晟,传令下去,今晚开始城内任何酒肆茶楼不得营业,青楼妓寨闭门谢客,家家户户不许悬灯结彩。”

    “是!”

    胡小天一听就知道赵登云是要隆重祭奠安平公主的意思,他向赵登云道:“提督大人且慢做出这样的决定,杂家有几句话说。”

    赵登云转向胡小天,和颜悦色道:“胡公公请说。”

    胡小天道:“提督大人,小天护送公主骨灰回国之事本不想大肆声张,一来公主生前喜好清净,肯定不喜欢被人打扰,也不想给太多人造成麻烦,二来,也是为了公主骨灰的安全考虑,从武兴郡到康都还有一段距离,这途中难保会有居心叵测之人想要自找麻烦,所以还请大人谅解,暂时保守这个秘密最好。”

    赵登云听胡小天这样说,皱了皱眉头似乎在考虑他的话,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道:“胡公公说得也很有道理,那好,就按照胡公公的意思去办。”他摆了摆手示意众人散去。

    赵武晟引着胡小天来到东院暂时安顿下来,胡小天总算有机会舒舒服服泡一个热水澡,等他洗完澡之后,天色也黑了下来。还是赵武晟过来请胡小天过去,说是赵登云请他去吃饭。

    赵登云是请胡小天单独过府,胡小天向霍胜男说了一声,跟随赵武晟来到提督府的后花园。

    水师提督赵登云已经脱下盔甲换上儒衫,凉亭内的石桌上也已经摆好了几道凉菜,看到胡小天进来,赵登云微笑招呼道:“胡公公来了!”

    胡小天道:“大人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宴请在下,杂家实在是受宠若惊。”

    赵登云呵呵笑道:“胡公公又何必如此客气,你护送安平公主前往雍都成亲,历尽九死一生,我虽然和胡公公还是头一次见面,可是对胡公公的风采却是仰慕已久啊。

    胡小天心中暗想,我一个太监能有什么风采?又有什么好让你仰慕的?你大概是知道我和姬飞花的关系所以才故意跟我套近乎吧,想到了姬飞花,不由得想起昨日从红发汉子那里听来的消息,不知是真是假,今天刚好可以从赵登云的口中探听一下康都的真实状况。

    赵武晟为胡小天和赵登云面前的酒杯斟满美酒。

    赵登云端起酒杯道:“这杯酒我敬胡公公,胡公公甘冒风险九死一生前往大雍,无论智慧还是胆略都让我等深感佩服。”(未完待续……)R129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