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七十一章 隔墙有耳(下)
    霍胜男双手托腮坐在桌前显得有些心事重重,胡小天让船上厨房送了几样小菜一壶美酒,味道虽然不怎么样,可价钱却是不菲,出门在外就是这个样子。胡小天招呼霍胜男道:“过来喝酒,喝醉了,一觉醒来就到武兴郡了。”

    霍胜男看了看他手中的酒壶:“就这壶酒根本灌不醉我!”

    胡小天道:“酒不醉人人自醉,你守着那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一位小郎君不喝都醉了。”

    霍胜男禁不住露出一丝笑容,啐道:“你啊你,什么时候能改掉自吹自擂的毛病。”

    胡小天在小黑碗内倒了两碗酒,还没等喝,船只就颠簸起来,碗里的酒泼洒出不少,胡小天和霍胜男对饮了一杯,船只颠簸得越发厉害了,外面雷电交加,一场暴风骤雨如期而至。

    霍胜男的脸色居然有些白了,美眸中流露出惶恐之色。

    胡小天看出她的变化,低声道:“你害怕打雷啊?”

    霍胜男摇了摇头道:“我水性不好!”

    胡小天笑道:“放心吧,有我在,就算船翻了你也不有事。”

    霍胜男呸了一声道:“大吉大利,千万别说这种话。”

    胡小天对着酒壶喝了一口,又将酒壶递给霍胜男:“什么都别想,吃饱喝足早点睡觉,等你醒来,风停雨歇必然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

    霍胜男点了点头,接过酒壶仰首灌了几口。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等你回到康都难道还打算继续当太监?”

    胡小天道:“太监这个职业不好吗?”

    霍胜男瞪圆了一双凤目望着他。

    胡小天道:“我倒觉得没什么不好,虽然干得是伺候人的活儿,可平时也有不少福利。比如给皇后公主他们洗澡啥的。不敢说前途无量,倒也不失为一个充分能够发挥我能力的职业!”

    霍胜男知道他在胡说八道,抬起脚来在桌下踢了他一下:“我跟你说正事儿!”

    胡小天道:“我也是很正经的!”其实他现在也不知康都的情况具体怎样了,刚才听到姬飞花被杀的消息,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仍然让他的内心泛起了不小的波澜,这次返回康都不知是福是祸,可是父母还在朝廷的控制之中,自己又不可能不回去,太监肯定还是要继续当,他也想昭告天下自己是个完完整整的男人。当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时机好像还不成熟。

    霍胜男道:“等到了武兴郡咱们就各奔东西。”

    胡小天捏了一颗花生扔到嘴里:“你在大康举目无亲,想去哪里啊?”

    霍胜男道:“天下那么大还能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你不用担心我,我能够照顾好自己,你当你的太监。继续你的前程无量,我闯荡我的天下,乐得我的逍遥自在,咱们谁也不妨碍谁!”说得虽然潇洒,可心底却又感觉到难以割舍,正因为如此霍胜男才提醒自己要离开了,不然自己只怕要彻底陷入情网之中。

    胡小天道:“你这么一说,我有些后悔了。”

    “后悔什么?”

    “后悔不该恢复正常。如果我一直瘫痪下去,你会不会照顾我一辈子?”胡小天的双目盯住霍胜男的眼睛,目光灼热而直接。看得霍胜男不由得心跳加速,她咬了咬樱唇,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鼓足勇气道:“会,不过是因为朋友之义而没有其他的意思。”此地无银三百两,这种话连她自己都骗不过。

    胡小天笑了起来,柔声道:“早些睡吧!何去何从等到了武兴郡再说。反正也不必着急做出决定。”

    霍胜男点了点头。

    两人躺在床上,彼此背向而卧。霍胜男将胡小天的那柄大剑藏锋放在中间,这就是他们之间的楚河汉界。时刻提醒胡小天不得轻易逾越雷池半步。上等舱房内的双人床也非常的狭窄,自然无法和陆地上客栈的条件相比,躺在船舱内时刻感受着波涛的起伏,兼之外面不时传来炸雷声,霍胜男一直无法入眠。

    她本想跟胡小天说上几句,借着电光却看到胡小天似乎已经睡着了,于是放弃了打扰他的念头。

    隔壁的舱房内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嘤咛声:“不要……”

    霍胜男微微一怔。

    旋即又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笑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你我总算逃脱了魔掌,从今以后就可以双宿双飞,享尽人间荣华富贵,青儿,让我好好疼疼你。”

    那女子娇柔道:“讨厌,这是在船上,你要知道隔墙有耳。”

    霍胜男俏脸如同火烧一样,她虽然未曾经历过男女之事,可是也知道隔壁的舱房内就要发生什么事情。

    那男子笑道:“风雨正急,夜深人静,哪有人会注意咱们的事情,青儿,你就让我好好摸一下亲一下好不好?”

    “嗯呢……讨厌……”

    那女子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过了一会儿隔壁响起啧啧不停,类似金鱼吃水的声音,显然是两人正在亲嘴。

    霍胜男尴尬到了极点,真是后悔怎么选择了这一间舱房,又怪那对男女真是无耻竟然在船上就公然做起这种苟且之事。

    “青儿,你的肌肤好滑好嫩,这对宝贝好像又大了许多。”

    那女子也是个妩媚妖娆的主儿,娇滴滴道:“还不是被你摸来摸去才变成了这个样子,都是你占尽了人家的便宜。”

    那男子笑道:“那你也摸摸我,将我摸大一些,这样咱们就谁也不吃亏了……”

    霍胜男双手将耳朵堵上,简直就要发疯了,还能再无耻一些吗?幸亏胡小天睡着了,若是他醒着,听到了这番对话还不知要做出什么事情……没等她想下去呢。就感觉到胡小天的大腿越过藏锋搭在了自己的腿上。

    霍胜男下意识地挺直了背脊。慢慢转过脸去,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胡小天仍然闭着眼睛,还轻轻发出鼾声,暗忖,应该是我虚惊一场。他只是睡着了翻身,于是霍胜男伸出手去,悄悄将胡小天的大腿拎起来,刚刚拎起,这厮又翻过身去,霍胜男重获自由。长舒了一口气。没等她消停一会儿,胡小天整个人再度翻过身来,这次不但大腿搭在了她的身上,手臂居然直接落在她的胸膛上。

    以胡小天一贯的尿性,霍胜男绝不相信他是无意识的行为。这厮肯定是在装睡,而且隔壁发生的动静他比自己听的还要清楚,他是在趁机占自己的便宜。霍胜男的手伸了出去,抓住胡小天的手臂狠狠用食指和拇指掐了下去,毫不留情,谁让你占我便宜的。

    胡小天张大了嘴巴,瞪大了双眼,正准备惨叫一声的时候。却听到隔壁的女人发出了啊!的一声尖叫。

    霍胜男大羞,顾不上报复胡小天,双手拉起被子把自己的面孔给蒙上了。生怕胡小天看到自己此时的窘态。胡小天被她掐了这一把,岂能善罢甘休,索性大手将霍胜男的右胸一把抓住了,其实还真没啥感觉,霍胜男里三层外三层裹成了平胸,还不如自摸有肉感。

    霍胜男抬腿将胡小天的大腿给夹住。威胁他道:“信不信我将你的腿给夹断?”

    隔壁传来那男子气喘吁吁的声音:“青儿,你要将我夹断了……”

    霍胜男脑子里混沌一片。天哪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能够忍受下去,不行必须要离开船舱。

    胡小天低声道:“我才不是那种人。就是想抱着你睡上一觉。”

    霍胜男用额头抵住他的鼻子,低声道:“你根本就不是人,信你才怪……”

    隔壁舱内的女子叫得越来越急,床板晃动的声音在他们听来简直是惊天动地,胡小天听的是欲火焚胸,霍胜男听得是羞不自胜,不知不觉竟然被胡小天拥入怀中,就在意乱情迷之时,忽然听到隔壁传来那女子的一声尖叫。

    霍胜男娇躯一震,俏脸埋在胡小天的怀中,心说真是羞死人了,那对男女真是不知羞耻。

    胡小天抱着霍胜男的手臂却松了一下,先是说了声:“这么快?”可马上又沉声道:“不对!”

    霍胜男头脑都有些晕晕乎乎:“什么不对?”

    胡小天道:“好像出事了!”

    霍胜男听他这样说,方才意识到刚才那女子的尖叫声似乎充满了恐惧,她倾耳听去,尖叫过后再无任何的声息。

    胡小天的耳力比她更为强劲,听到隔壁舱房内沉寂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听到窸窸窣窣翻动东西的声音,间或传来零星的脚步声。

    霍胜男想要说话,却被胡小天伸手捂住了嘴巴,向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听到舱门关闭的声音,然后隔壁舱房就彻底陷入沉静之中。

    胡小天放开霍胜男的嘴唇,霍胜男低声道:“可能出事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以传音入密向她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自己还一身的麻烦,等到武兴郡再说。”

    霍胜男道:“他们该不是死了吧?”

    胡小天道:“不管了,睡觉!”其实从重重迹象来看,隔壁的那对男女应该已经被人所杀。胡小天和霍胜男都明白这个事实,胡小天不想说出来,原因是担心影响到霍胜男的心情,想到隔壁躺着两个死人,谁也睡不踏实。

    一次送上两章保底,本想周六忙里偷闲休息一天,可看了看人家的月票,章鱼就感到菊花一紧了,好不容易到了星期天,就不能安生一点,消停一天,章鱼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啊!一百张月票一更,就这么着了,章鱼再打点鸡血,兄弟姐妹们还敢陪我飚一把吗?(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