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六十二章荒山古墓(下)
    肩头被谢绝顶刺入的伤口很深,鲜血仍然没有止住,胡小天周身散发出的血腥味道,更引来群狼疯狂地攻击,他和独眼巨人赵绝顶之间还隔着五头恶狼,这一剑挥出,独眼巨人赵绝顶爆发出一阵大笑,以为胡小天又在装神弄鬼虚张声势,可是前方青狼的脑袋却突然齐着颈部掉落下去,赵绝顶微微一怔,低头望去,发现自己的胸腹之间出现了一道裂痕,然后他硕大的身躯轰然倒了下去,从中裂成两半,鲜血从断裂的腔子里**出来。

    那群恶狼闻到了血腥味道,顿时失去了控制,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冲向赵绝顶,撕咬着他的身体,现场血腥无比,一片狼藉。胡小天依仗着精妙的躲狗十八步绕开青狼的攻击,前往霍胜男处与她会合。

    霍胜男射伤杨绝地之后,箭囊之中已经没有羽箭,她抽出腰间佩剑,怒叱道:“恶贼,哪里逃?”一个箭步冲到杨绝地的身后,挥动佩剑照着他的颈后刺去,杨绝地将头一缩,如同一只乌龟般将驼背躬起,又用驼背挡住霍胜男的刺杀,霍胜男还有后招准备,左手扬起,暗藏在袖中的一支袖箭射在杨绝地的臀部。

    杨绝地这个部位可没有防护,袖箭入肉甚深,痛得杨绝地惨叫一声,双腿一软趴倒在地。

    霍胜男怒他无耻下流,一把将仍然插在杨绝地右耳上的羽箭抓了过来连血带肉将右耳撕下来一大片,杨绝地原地打滚如同陀螺一样向树林深处逃去。

    霍胜男足尖一点,腾空越过杨绝地的头顶,已然超越在他身前,转身弯弓射箭,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带着鲜血的羽箭近距离射中了杨绝地的面门,飞骆驼杨绝地身躯拧转,驼背在这一瞬间炸裂开来,黑水混合着毒针向霍胜男射去。

    霍胜男没料到他临死之前居然还可以做出这样的反击,处于本能反应,双足在地上一点,身躯向后方急退,胸口刺痛,脸上也沾上了不少驼背中迸射出的黑水。霍胜男接连退了数步,慌忙将脸上的面具扯掉,这会儿功夫黑水已经将面具腐蚀穿透,霍胜男吓得花容失色,如果不是这张人皮面具只怕那些黑水就直接溅到她的脸上,恐怕此时已经被杨绝地毁容了。

    霍胜男的那一支箭镞从杨绝地的右眼中射了进去,深深贯入他的颅脑,杨绝地仍然没有死绝,嘴巴一张一合,样子像极了一直癞蛤蟆。

    空气中到处都弥散着腥臭的味道,霍胜男感觉一阵头晕脑胀,就在此时,从树林中飞出一条黑色的长索,这长索却是头发编织而成,扼住了霍胜男的咽喉,将她向林中拖去。

    胡小天在紧急关头及时杀到,一剑劈向长发,林中人对胡小天外放的剑气颇为忌惮,迅速收拢了长发,霍胜男已经无力支持自己站立,双膝一软跪倒在了地上。胡小天上前跨出一步,伸手将她的娇躯揽入怀中,抱着霍胜男,全速向小灰和小黑停留歇息的方向跑去。

    古墓后方,黑心童子谢绝后慢慢走了出来,幸存的十多头青狼看到他过来纷纷向两旁闪避,谢绝后的目光落在独眼巨人赵绝顶的身上,这会儿功夫赵绝顶魁梧的身躯已经被恶狼啃噬得只剩下一滩白骨。

    飞骆驼杨绝地的尸体倒是没有受到侵犯,他浑身上下散发着恶臭,连狼也不愿意碰他的血肉。

    吸血女妖曹绝心也从树林的另外一侧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景,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越发显得惨淡可怖。

    曹绝心道:“老大还在等着断后……”

    黑心童子谢绝后咬着嘴唇道:“他根本没有告诉我们,这两个人会这么厉害,如果我事先知道,这单生意我绝不会接。”

    曹绝心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心中和谢绝后也是一般想法,抛开霍胜男神乎其技的箭术不言,那胡小天竟然已经达到了剑气外放的境界。

    五绝猎人每人都有自己的独特本领,山林是他们最为熟悉的地盘,联手刺杀本应万无一失。

    秃鹰周绝天负责斩断胡小天和霍胜男的退路,他并不认为两人能够从四人的联手中活着逃出来,但是凡事皆有万一,他要为这万一的可能做准备,断其后路,扼杀掉他们微乎其微的生机。

    胡小天抱着霍胜男一路狂奔,他并没有看到小灰的身影,小黑躺在山道之上,身下已经流了一大滩鲜血,双目早已失去了生命的神采。

    胡小天咬了咬嘴唇,内心顿时变得无比沉重。

    霍胜男也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咬了咬嘴唇,颤声道:“小黑……”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从雍都带着小黑一路行来,人马之间早已产生了感情,看到它惨死在那里,心中不免感到难过。

    胡小天道:“还能撑住吗?”

    霍胜男点了点头,胡小天将她放下,目光望着小黑的尸体充满警惕,他扬起手中的大剑,  瞄准了马尸,忽然用尽全力一剑照着小黑的尸体劈去,胡小天听到细微的喘息声从小黑的腹部传来,里面应该有人隐藏。

    无形剑气激发而出,劈斩在小黑的尸体之上,将尸体硬生生劈成两半,从它的腹部露出一头毛茸茸的青狼,胡小天颇感意外。就在此时,他身旁的大树突然动作起来,一名秃头男子挺起手中黑色长矛,宛如毒蛇吐信般向胡小天的咽喉刺去。

    以胡小天今时今日的目力,竟然无法看清有人藏身在这这棵大树之上,秃鹰周绝天擅长伪装,可以根据环境的不同而隐藏自己的行踪,如同变色龙一般。隐藏之术不但但是要善于利用环境,还要懂得声东击西,善于转移敌人的注意力。

    胡小天从一开始就被小黑的尸体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他的感知力很强,听出小黑腹部似乎有微弱的声息,本以为是敌人隐藏在小黑的腹中。却不曾想敌人狡诈,乃是用一头垂死的青狼作为诱饵,以此来牵制他的注意力。

    胡小天出手之时正是秃鹰周绝天袭击之机,周绝天对机会的把握极其精确,手中黑矛瞄准了胡小天的咽喉,以超越时间的速度刺去,高速行进的矛头将空中翻飞的雨丝向周围压迫开来,排浪般散去。尖锐的矛头撕裂潮湿的空气,发出尖利的嚣叫声。

    霍胜男始终都在关注着胡小天的一举一动,甚至包括他周围的一切变化,在周绝天从树干中现身发动攻击之时,霍胜男并没有发出惊呼,因为她担心惊呼声会干扰到胡小天的心神,现在她能够做得只是阻止周绝天,即便是干扰,也能够为胡小天赢回一线生机。

    霍胜男的弓还在手上,可是箭囊却已经清空,她拉开长弓,弓如满月,弓弦绷紧到了极致,闪电般虚拉弓弦,连续发出崩崩崩的声响。

    秃鹰周绝天并不知道霍胜男已经用光了羽箭,听到弓弦之声,以为霍胜男向自己射箭,终究还是分散了一些精力。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正是因为霍胜男以弓弦之声分散周绝天的精力,这一枪的威力减弱了几分,胡小天却已经把握住这难得的时机,从死亡的边缘逃了出来,身体向右偏移一寸,别小看这一寸,这一寸就让他的咽喉脱离了黑色矛尖的刺杀。

    然而胡小天的脖子并没有完全脱离黑色矛尖的刺杀范围,矛尖刺破他左侧颈部的肌肤,如果径直刺落下去,胡小天左侧颈总动脉有被挑断的危险,他似乎感觉到矛尖靠近了自己的血管,千钧一发之时,胡小天颈部的皮肤肌肉突然如同波浪般起伏,矛尖所在的位置凹陷下去,突然一滑,错失目标,虽然划破了胡小天的肌肤,却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

    人的武功修炼到一定的境界,肌肤毛发全都可以做到随心所欲,胡小天远未达到这一境界,但是他却在死亡的威胁下激发出最大的潜力。生死关头,躲过对方的刺杀,左手一把抓住黑色长矛,右手弃去藏锋,一拳照着秃鹰周绝天的胸膛砸去。

    周绝天以左拳对胡小天的右拳,两人双拳撞击在一起,身体都是一震,胡小天右肩的伤口再度崩裂,鲜血汩汩而出。

    周绝天却被胡小天的这一拳震得气血翻腾,手中黑矛被胡小天硬生生夺了过去。

    周绝天应变奇快,身体扑向那棵大树,胡小天调转黑矛,瞄准大树宛如投标枪一般将黑矛狠狠投掷了出去,黑矛深深钉入大树之中,周绝天却已经消失无踪。刺客长于暗杀,他们并不喜欢正面决斗,一旦措施暗杀良机,马上逃离,等候下一次绝佳的刺杀机会。

    霍胜男看到胡小天逃过危险,支撑自己的那口气顿时松懈,软绵绵倒在了地上。胡小天慌忙上前抱起了她,看了看周围,此时夜色已经悄然笼罩了灰熊谷,胡小天退回到空旷地带,看到怀中的霍胜男已经昏迷过去,心中暗自担心,就在此时远处听到水声撩动,举目望去,却见一个灰白色的身影从山间中向自己这边游来,竟然是刚刚不知所踪的小灰。

    加更第七更!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