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六十一章五绝猎人(下)
    莽虬山连绵不断,宛如一条黑色长龙飞向天边,群山重叠,层峰累累,犹如海涛奔腾,巨浪排空。这里千山耸立,神态各异,或有险峰雄伟巍峨,或有清秀奇峻。

    随着他们走近大山,阳光已经被大山遮住,气温仿佛瞬间下降了许多,山谷两边峰岭对峙,投下暗影,山路光线黯淡,迷蒙灰暗的深谷中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山路越走越窄,仰头望去,两旁巨岩耸立,峭壁连片,只露出狭窄的一片天空,烈日不知何时隐去不见,乌云滚滚宛如波浪般在上方滚动,更显得深谷险峻。

    随着道路越来越难走,胡小天和霍胜男全都从马上下来步行,小黑和小灰首尾相连,前后而行。

    胡小天掏出碧玉貔貅,看到貔貅内又生出无数斑斑diǎndiǎn的云絮,他向霍胜男道:“看来要下雨了,咱们是不是先找个地方避避?”

    霍胜男举目四望,周围并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她轻声道:“山里就是这样,下雨也是一阵一阵的,反正咱们身上已经湿了,避不避雨也没什么紧要的,不如先走到平坦的地方再说。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两人继续前行,往前走了一里多路,瓢泼大雨就从天而降,他们牵着马匹来到一块山岩下,虽然那岩石巨大,足可以将他们两人两马全都遮住,但是山风将雨水横着吹了进来,山岩下也没有能逃过风雨的扫荡,两人刚刚在身上烘干一些的衣服马上又已经湿透。还好这场雨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久,过了半个时辰,雨就已经完全停歇下来,云开雾散,头dǐng的天空又恢复成瓦蓝纯净的颜色。

    他们趁着这会儿功夫继续赶路。这会儿的落雨已经让周围的景致完全改变,两旁山崖之上随处都可以看到飞泉流瀑,小溪就在他们的脚下奔腾欢跳。

    循着小溪,走出这段狭窄的山路,前方出现了一块灰色的巨岩,形如一头巨熊。灰熊谷因此而得名。

    太阳重新出现在天空中,绕过那块灰色巨岩之后,眼前豁然开朗,无数水流从周围的山岭上流下汇集在一起,流入山谷中的一条溪流中,这条溪流名为银鞭溪,蜿蜒曲折一直贯通灰熊谷的全境。

    胡小天放眼望去,看到前方道路开始变得平坦,到处生长着板栗树和野山枣树。靠近溪水的地方草木更是丰盛。

    时间已经接近正午,两人决定在前方宽阔平坦之处稍作停息,顺便晾晒一下衣物。

    他们的干粮已经被雨水打湿,胡小天主动请缨去摘些野果。

    霍胜男寻找了一块平坦的巨岩,站在其上,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这里视野不错,方圆半里左右的地方都尽收眼底。不怕有敌人藏匿在附近。其实随着距离边境的临近,霍胜男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只要越过边境,这种躲躲藏藏的日子就可以结束了。

    两匹马在溪边吃草,霍胜男微笑望着眼前的一切,伸开手臂,沐浴着阳光,雨后的阳光照在身上更是无比舒适。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帮助自己按摩。

    霍胜男惬意地闭上了双眸,忽然听到骏马急促的嘶鸣声,她举目望去,眼前的景象让她羞得无地自容,却是小灰从后面爬到了小黑的背上。两匹马儿一路奔行下来早已产生了感情,这会儿在荒郊野外,阳光正好,突然触动了它们的本性,两匹畜生竟然在这时候发起情来,无论小灰如何神骏,终究还是牲畜,有了需求根本不懂得避讳别人,哪还知道讲究什么礼义廉耻,两只前蹄爬到了小黑的背上,光天化日之下当着霍胜男的面就行起了苟且之事。

    霍胜男看得脸红心跳,双手捂住了眼睛,这两匹畜生真是无耻,她抓起一块石头就准备扔过去,可扬起手来却又放下,这下看得更加清楚,咬了咬樱唇,还好胡小天不在这里,若是被他发现自己看到了这一幕,还不知道要怎样取笑自己了。

    其实两匹马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胡小天怎么会听不到,这货刚刚进入林中,听到两匹马不停嘶鸣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慌忙来到林边望去,方才知道小灰趁着自己离开居然把小黑给办了,其实现在正是牲畜的发情季,这种事情也再寻常不过,胡小天借着树林的掩护向霍胜男望去,看到霍胜男一只手捂着半边面孔,一只手抓起了石头作势要砸,可是最终没有扔出去,胡小天心中暗笑,这下霍胜男糗大了,若是自己在这档口出去,恐怕她要羞得无地自容了。胡小天当然不会做这种让她难堪的事情,笑了笑缩回头来,却见霍胜男将石头放下,捂住面孔转过身去,过了一会儿又偷偷转过来向小灰和小黑看上一眼,敢情这位霍将军也喜欢看这种场面?

    胡小天心中暗乐,小灰啊小灰,真给老子长脸,你这是在给霍将军上一场知识普及课。

    两匹马闹腾了好一阵子终老实了下来,霍胜男将手放下,看了看他们,看到两匹马又在河边吃草了,饱暖思淫欲,满足之后又开始吃上了,霍胜男真是后悔,早知如此就不该挑选这匹母马,可她也没想到这两匹马会当着她的面做出这种苟且之事,还好胡小天不在!

    正想着胡小天呢,胡小天就从林子里走了出来,他拎了一袋野果回来,还顺便打了一只兔子,向霍胜男笑道:“收获不错,这兔子晚上吃,咱们先填饱肚子继续赶路。”

    霍胜男的脸上仍在发烧,不过胡小天伪装得很好,看起来应该没有发现刚才的事情,她接过野果在水边洗净,胡小天凑上来道:“走吧,回头可能还会有雨。”

    霍胜男diǎn了diǎn头,两人牵着自己的马匹,胡小天走在前面,故意道:“小灰啊小灰,怎么才走了这diǎn路你就累了?脚都软了,耳朵也耷拉了,这可不像你啊!你该不是生病了吧?”他回过头来,向霍胜男道:“它该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霍胜男慌忙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不知道……”

    胡小天心中这个乐啊,想不到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军霍胜男居然也有神不守舍的时候。

    碧玉貔貅的预测很准,黄昏的时候天空中又下起雨来,雨势虽然不如此前那么大,不过山谷之中凄风苦雨也极其煎熬。

    胡小天道:“咱们找个地方避雨宿营。”

    霍胜男diǎn了diǎn头,刚才限制级的场景仍然在脑海中回荡着,这一路之上她都显得神不守舍。

    前方路面稍稍宽广一些,小黑马上就快步跟上小灰,和它并辔而行吗,两匹马显得亲密的很。

    胡小天放慢脚步和霍胜男并行,故意道:“它们两个好像亲切得很呢。“

    霍胜男道:“没看出来,一直都这样啊。”

    胡小天道:“同路这么久,难免会产生感情的,照你看是它们两个关系好,还是咱们两个的关系更近一些?”

    霍胜男脸红心跳,她摇了摇头道:“我不和畜生比。”

    胡小天碰了个钉子,心中暗笑,你先偷看我的身体,后偷看小灰和小黑行房,现在还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真是够能装的,就在这时风雨中隐约传来哭喊之声。

    胡小天的听力极其敏锐,马上分辨出那是一个小孩子的哭声。

    霍胜男看到他停下脚步,表情充满警惕,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只是她的听力并没有达到胡小天这种地步,小声问道:“怎么了?”

    “有小孩子的哭声。”胡小天低声道。

    霍胜男道:“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小孩子在哭?”

    胡小天道:“也可能是娃娃鱼呢。”他看了看一旁的溪流,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娃娃鱼。

    两人又朝前方走了一段距离,这下连霍胜男也听到了:“真是小孩子的哭声。”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没错,好像还在叫着爹娘!”

    霍胜男暗暗佩服胡小天的听力,她和胡小天并肩战斗的次数虽然不多,可是每次胡小天的进境都会让她感到惊奇,从最开始的只知道逃命,到后来的剑气外放,再到后来竟然可以击败黑白双尸,想起昨晚胡小天练功之时产生的奇怪现象,或许这段时间他的武功又有不少的进展。

    两人都非常警觉,毕竟这荒山野岭之中人迹罕至,突然出现一个孩童的哭声绝非寻常。

    随着他们向声音发出的地方靠近,霍胜男也可以清晰听到那孩童凄惨的哭声。

    “爹……娘……你们死得好惨……”

    胡小天和霍胜男对望了一眼,彼此从对方的目光中都感觉到了对方的警惕,胡小天压低声音道:“务必要小心谨慎。”

    霍胜男从身后抽出弓箭,两人将小灰和小黑暂时留在原地,悄然向前方靠近。借着草木的掩护向前方望去,却见前方大树下有一座古墓,古墓之上生满荒草,墓碑残缺不全,墓碑前方散落着一地祭品,地上躺着一对男女,两人身上全都是鲜血淋漓,一个孩童趴在那女子的身体上大声嚎哭:“娘啊!爹啊!你们不要我了,就留下我孤零零一个,让我怎么活啊……”

    加更第五章送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