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五十八章讨还人情(下)
    胡小天想起那晚在红山会馆再次听到胡笳声的时候,自己并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甚至连周围同伴也没有被胡笳声干扰,难道就是定神珠的作用?如此说来倒是一个宝贝,白白便宜了薛胜景。

    薛胜景道:“最近雍都发生了不少的事情,黒胡四王子完颜赤雄被人刺杀,皇上最近的心情可不太好。”

    胡小天道:“明日皇上会来起宸宫祭奠安平公主的亡灵,想要求皇上开恩,也只有这个机会了。”

    薛胜景道:“他发话,我放人!”

    “如果皇上不肯答应呢?”

    薛胜景笑得如沐春风:“那我就将霍小如的尸体送给你。”

    望着薛胜景人畜无伤的笑脸,胡小天感到有些不寒而栗,此人绝对是他接触过的最为阴险的一个,他既然说得-优-优-小-说-更-新-最-快-WWW.UUXS.CC-出就办得到。

    机会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到来当日下午,金鳞卫统领石宽前来传召,说皇上要见他。胡小天心中暗喜,正愁明天才能见到皇上,想不到机会这就来了,跟随石宽来到了勤政殿,大雍天子薛胜康正在那里审阅奏章。

    胡小天心中暗赞,单从这一点来看薛胜康要比大康的皇帝英明得多,龙烨霖早已将这种事情都交给了姬飞花,想想龙烨霖的皇帝做得也可怜,整一个傀儡,所有事情都被姬飞花操控,现在更是已经被从皇位上赶了下去,下场比他老爹还要惨。

    薛胜康将手中的奏折放下,目光在胡小天的脸上扫了一眼道:“来了!”

    胡小天双膝跪地道:“小天参见陛下!”

    薛胜康和颜悦色道:“起来吧!”

    胡小天站起身来,恭敬道:“不知皇上召小天过来有何吩咐?”

    薛胜康道:“如果朕没有记错,明天就是安平公主的头七了吧?”

    胡小天道:“是!皇上费心了!”

    薛胜康道:“朕本来准备亲自前往祭奠安平公主,可是顾真人为朕算了一卦,朕并不适合前往那里,否则会惊扰到公主的亡灵。”

    胡小天心中暗骂,老滑头,你丫不想去就明说,何必胡诌出一个什么顾真人,早不信命,晚不信命,偏偏这会儿功夫开始信命了,如果害怕惊扰亡灵,你又为何亲自护送完颜赤雄的尸首离开雍都?根本就是厚此薄彼,觉得我们大康国力衰弱,看不起我们。

    薛胜康道:“不过明日淑妃和长公主都会亲临起宸宫为安平公主送行。”

    胡小天道:“多谢皇上皇恩浩荡,小天不胜感激,诚惶诚恐。”

    薛胜康道:“安平公主在大雍遭遇刺杀,朕的心中深感过意不去,所以特地准备了一些陪葬之物,”

    胡小天道:“公主的事情谁也不想发生,小天只求皇上能够彻查此事,让公主九泉之下可以瞑目,至于陪葬之物无足轻重。”

    薛胜康道:“已经查清了,乃是霍胜男因嫉生恨所以才设计谋害了安平公主,朕已下令彻查和此案相关的一切人员,一旦落实,必然会严惩不贷。”

    胡小天心中暗叹,霍胜男这个黑锅是背定了,不但承担了谋害安平公主和黒胡四王子的罪名,而且还被诬蔑成暗恋七皇子薛道铭,霍胜男若是得知这一切恐怕要被气疯了,倒霉的还有她娘子军的那帮姐妹,薛胜康应该不会轻易放过那帮可怜的女兵了。

    胡小天道:“多谢皇上明察秋毫。”

    薛胜康道:“朕想来想去,在安平公主的事情上对大康始终亏欠太多,打算将东梁郡的土地作为补偿割让给大康,也算是朕对安平公主遇害一事的补偿吧。”

    胡小天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薛胜康居然送了一座城池给他们,过去东梁郡乃是属于大康的城池,十年前被大雍抢走,自此以后,大雍等于将大康所有的势力彻底清除出江北,当时为了争夺这座城池,双方都是损失惨重,想不到薛胜康居然会将付出巨大牺牲方才抢来的城池还给他们,天下间哪有这种便宜事情?他脑子里究竟是什么打算?

    胡小天当然要怀疑薛胜康的动机,大白天不可能有掉馅饼的好事。

    薛胜康道:“朕打算让李沉舟再走一趟,亲自护送你返回大康。”

    胡小天听到李沉舟的名字不由得头大,李沉舟为人何其精明,若是他负责护送自己,肯定多有不便,更何况霍胜男要随同自己一起离开雍都,她有没有夕颜变化万千的本事,万一穿帮,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胡小天慌忙道:“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薛胜康微微一怔:“为何?”

    胡小天道:“启奏陛下,小天此次护送安平公主的骨灰返回大康,心中想着的是轻车简行,越是低调越好,陛下赏赐礼物,又要派人护送,虽然用心良苦,可是难免不会引人注目,万一有人生出觊觎之心,岂不是麻烦?”

    薛胜康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要悄悄离开雍都,尽量不引起外人的关注?”

    胡小天点了点头。

    薛胜康道:“你想得也不无道理,既然这样,就按照你说的去办。”

    “多谢皇上。”

    薛胜康道:“其实护送安平公主骨灰回去的事情,朕可以交给其他人去做。胡小天,你有没有想过这次返回大康,或许还要面临一场罪责呢?”

    胡小天当然想过,虽然安平公主的死跟他无关,可是也无法保证此番返回康都,朝廷不会惩罚自己,一切还得看姬飞花的态度,胡小天倒不担心因此而掉了脑袋,至少目前来看自己是有功之臣,姬飞花应该没有杀自己的理由。可薛胜康为何会提起这件事?他怎么会对自己未来的处境表现出如此的关心?胡小天道:“无论回去遭到怎样的惩罚,小天都可以接受。”

    薛胜康道:“若是不想走,你可以留下,朕可以让你在太医院任职,还可以为你开设医馆,广纳门徒,将你的医术发扬光大。”薛胜康乃是一代人杰,他对胡小天的医术颇为欣赏,认为胡小天的医术如果推广开来,不但可以治病救人,还可以在将来的战争中发挥巨大的作用,救治伤员,大幅提升己方的存活率,所以才抛出如此诱人的条件。

    胡小天道:“多谢陛下看重,可小天父母家人全都在康都,实在是无法离开。”此前薛胜康也曾经提出过让他留下,胡小天这次依然谢绝。

    薛胜康见到他仍然不愿留下,也没有继续挽留,轻声道:“你既然心系大康,朕也不留难你,不管你以后什么时候改变了主意,朕的太医院中都会有你的位置。”

    胡小天深深一揖:“多谢陛下。”

    薛胜康微笑道:“你不用谢我,应该说谢字的是朕,对了朕还欠你一个人情呢。”

    胡小天正要提起这件事,现在刚好有了一个绝佳的开口机会,他恭敬道:“陛下,小天现在就想将这个人情用了。”

    薛胜康颇为诧异,哦了一声,心中不免有些疑虑,胡小天终于肯用这个人情了,却不知他要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来为难自己?自己毕竟是一国之君,说过的话不可能反悔,点了点头道:“你有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胡小天道:“小天想请陛下放一个人!”他这才将霍小如的事情说了。

    薛胜康听完双眉紧锁,实在想不到胡小天居然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虽然那霍小如只不过是一个舞姬,可她曾经行刺自己的二弟,让自己放了她对二弟未免有些不够公平,薛胜康道:“你难道不知道霍小如究竟犯了什么罪?”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知道,为此小天还专门去了燕王府,王爷也已经查清了这件事到的原有,那霍小如乃是被人用迷魂术之类的方法控制了心智,所以才做出此等大逆不道的事情。”

    薛胜康道:“如果真的如你所言,霍小如倒是情有可原了。”他缓缓踱了两步道:“朕赐你一面蟠龙金牌,你拿去给燕王,看看他肯不肯给你这个情面。”

    胡小天惊喜万分,双膝跪地道:“多谢陛下!”

    薛胜康拿了一块蟠龙金牌给他,意味深长道:“朕虽然不知这霍小如跟你什么关系,可为了一个女人就浪费了朕的一个人情真是有些划不来呢。”其实也就是这种无足轻重的要求薛胜康才会答应,如果胡小天提出了什么过分的要求,薛胜康肯定不会搭理他。

    胡小天离开皇宫之后第一时间去了燕王府,薛胜景本来以为皇上未必肯给胡小天这个人情,却想不到胡小天居然真得说动了皇上,接过那面蟠龙金牌,薛胜景翻来覆去地看了两眼,确信无误,方才点了点头道:“皇上对你还真是不错。”

    胡小天笑眯眯拱了拱手道:“大哥,您提出的三个条件我都做到了。”

    薛胜景呵呵笑了起来:“不错,的确做到了。”

    胡小天道:“现在是大哥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薛胜景砸了砸嘴唇道:“你不说我都险些忘了。”

    胡小天内心一凛,这厮莫不是要反悔吧?

    求保底月票!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