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兴师问罪(上)
    尉迟冲在天福宫外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方才获准入内觐见。他缓步来到薛胜康身后,屈膝跪倒在地:“罪臣尉迟冲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薛胜康并没有转身,仍然背身对着尉迟冲,淡然道:“老爱卿为何深夜入宫?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情?”没有第一时间让这位战功显赫的老元帅站起身来,已经委婉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尉迟冲道:“老臣乃是为了红山会馆发生的事情而来。”

    薛胜康点了点头,这才缓缓转过身来,犀利的目光如同刀锋一般盯住尉迟冲,王者的威仪压迫得尉迟冲感到呼吸为之一窒。薛胜康冷冷道:“你可知罪?”

    尉迟冲平静道:“臣不知犯下何罪?”

    薛胜康呵呵笑了一声,他向尉迟冲走了一步:“黒胡四王子完颜赤雄被杀,整个红山会馆的人都能证明,这件事是霍胜男做的!你到底知不知情?”

    尉迟冲道:“老臣并不知情!”

    薛胜康道:“完颜赤雄被杀之事闹得沸沸扬扬,你竟然说自己并不知情?刚刚又说为了红山会馆的事情而来,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尉迟冲道:“完颜赤雄被杀之事老臣知道,可陛下说霍胜男杀了完颜赤雄老臣并未听说,也未亲眼见到。”言外之意就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虽然是皇帝但是说话也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平白无故将完颜赤雄的死因归咎到霍胜男的身上。

    薛胜康道:“整个红山会馆的人都能证明,还会有错?”

    尉迟冲道:“黑胡人生性狡诈,未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些年来胜男随我争战北疆,不知杀死了多少黒胡将士,他们对胜男早已恨之入骨,黑胡人的话不足为凭,以老臣之见。他们之所以这样说根本就是离间之计!”

    薛胜康点了点头道:“好!果然是霍胜男的义父,对她还真是爱护!”

    尉迟冲道:“老臣向来尊重事实,绝不会因为亲情而影响了判断。”

    薛胜康道:“我且问你,霍胜男因何不在大理寺?”

    尉迟冲道:“老臣也糊涂得很,胜男本应该在大理寺才对,为何会突然离开?为何又被人诬陷成为谋害完颜赤雄的真凶?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原因?”他心中其实已经明白了个中缘由。乃是因为七皇子薛道铭发话,董淑妃的亲侄子董天将亲往大理寺找霍胜男调查起宸宫的事情,所以大理寺才会放人,但是当着薛胜康的面并不能道出实情,以薛胜康的能耐应该早已了解了这些情况。如果牵涉越多的人进来,恐怕事情就会变得越麻烦。牵连到皇族,只会触怒皇上。

    薛胜康望着面无惧色的尉迟冲,突然叹了口气道:“你起来吧!”

    尉迟冲谢过皇上之后站起身来。

    薛胜康道:“你应该知道完颜赤雄被杀的后果。”

    尉迟冲恭敬道:“陛下也应该知道,胜男没理由做这种事情。”

    薛胜康道:“大雍和黒胡好不容易才走到了结盟的这一步,完颜赤雄一死,此前的所有努力全都白费,朕又怎能不生气?”

    “事情已经发生。皇上就算再生气也于事无补,还需尽早面对现实,定下对策。”尉迟冲此时已经猜到了皇上的心思。至少在目前他不会对自己有什么过份的举动,正如刚才自己对霍胜男所说,大雍的北疆防线离不开自己,对付黒胡人离不开自己。只要自己还有利用的价值,暂时就会是安全的。

    薛胜康道:“说说你的想法。”

    尉迟冲道:“老臣愿即刻率军前往北疆驻防,确保北方七城万无一失。”

    薛胜康叹了口气道:“万一开战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完颜赤雄被杀乃是意外,朕会派使臣前往黒胡说明详情。希望能够将误会解释清楚。虽然朕不怕打仗,可是战火能免则免。”

    尉迟冲道:“陛下打算怎样谈?”完颜赤雄被杀。黒胡人绝不会善罢甘休,除非大雍给出极其丰厚的补偿,不然这场战争无可避免。

    薛胜康道:“交出凶手,给予补偿!”

    尉迟冲道:“陛下认定了胜男就是凶手吗?”

    薛胜康没有说话,目光却已经做出了最好的回答。

    尉迟冲道:“陛下有没有想过,先是起宸宫出事,大康安平公主遇刺,然后是红山会馆出事,黒胡四王子完颜赤雄被杀,这些事,其中到底有没有关联?为什么每件事都指向胜男?背后到底是谁在做文章?”

    薛胜康道:“你问朕,朕还想问你,到底你的这个干女儿为何会和两件事都有所牵连?”他缓了一口气又道:“事情已经发生,当务之急是消除危机而非找出答案。”

    尉迟冲道:“老臣却认为这些事乃是冲着我而来,陛下不如将我交出去,想必这些事才能够彻底平息下去。”

    薛胜康心中顿时有些不悦,尉迟冲的这句话分明是在倚老卖老,居功自傲,老家伙是算准了自己不敢轻易动他,所以才抛出这样的话,薛胜康道:“两件事都和霍胜男有关,看来她早就开始策划,真是狼子野心!”

    尉迟冲早已料到薛胜康很可能会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霍胜男的身上,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他低声道:“老臣教诲无方,恳请陛下治罪。”

    薛胜康道:“朕相信你不会做出背叛朕,危害大雍的事情,可霍胜男毕竟是你的义女,养不教父之过,她做出这样的事情,你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朕若是不罚你,岂可服众?”

    尉迟冲深深一躬道:“微臣但凭皇上处置!”

    燕王薛胜景霍然从睡梦中惊醒,从身边两名侍妾的腿股交缠中坐起身来,额头上满是冷汗,周身也是大汗淋漓,再看两名侍妾却仍然沉睡,并没有被他的动作惊醒,薛胜景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起身想要去喝水,却发现室内已经多了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那里,双目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

    薛胜景没来由颤抖了一下,然后迅速镇定了下来,低声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白衣人一双深邃的眼眸漫不经心地扫了他一眼:“区区一个燕王府拦得住我吗?”

    薛胜景打心底生出一股寒意,幸亏她不是自己的敌人,如果和她处在敌对的立场上,恐怕自己性命堪忧。他转身向床上望去,此时方才意识到两名侍妾并不是睡得太沉,而是已经被人动了手脚。

    白衣人道:“你不用担心,我没杀她们!”

    他低声道:“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了。”

    白衣人点了点头道:“胡小天潜入红山会馆盗取定神珠,完颜赤雄已经死了!”

    “什么?”薛胜景惊声道,因为紧张他的双拳紧紧攥在了一起。

    白衣人道:“你是不是害怕了?担心被人查出是你让胡小天前往红山会馆盗取那颗冰魄定神珠?”

    薛胜景摇了摇头道:“此事和我无关,我根本不知道那颗定神珠就在红山会馆。”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缓缓点了点头道:“原来,你故意让我提出这个条件,从而让胡小天等人潜入红山会馆,转移黒胡人的视线?除掉完颜赤雄,再将这件事推到胡小天的身上。”

    白衣人呵呵冷笑道:“当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

    薛胜景道:“你这么做岂不是将我推到万劫不复之地?”想起这件事可能引来的后果,他的衣衫顿时被冷汗湿透。

    白衣人淡然道:“胡小天全身而退,其实就算他被抓住,于你也没有任何的损失,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自私。”

    薛胜景听说胡小天全身而退这才松了口气,其实白衣人说得不错,自己只是讨要冰魄定神珠,又没让他去行刺,就算他被抓住,也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他暗吸了一口了冷气,提醒自己镇定下来,轻声道:“完颜赤雄一死,大雍和黒胡之间的联盟再无可能,搞不好黒胡人还会打着兴师问罪的旗号入侵我北方边境。

    白衣人道:“你害怕了?”

    薛胜景长叹了一口气道:“事情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害怕又有何用?”

    白衣人扔给他一袋东西。

    薛胜景愕然道:“什么?”

    “你需要的东西,里面有一些大雍臣子勾结黒胡的证据。”

    薛胜景闻言心中一喜。

    白衣人道:“我早就说过,你跟我合作不会吃亏。”

    薛胜景点了点头道:“多谢!”

    白衣人冷冷看了他一眼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完颜赤雄被杀之事搞得整个雍都城风声鹤唳,人人自危。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矛头全都指向了霍胜男,虽然黒胡人声称董天将也牵涉其中,可是董家已经对此作出公开声明,董天将昨晚根本未曾离开过尚书府,此事府上多人都可以作证,认为黒胡人的所谓指控纯属子虚乌有。同时大帅府也明确了一件事,大帅尉迟冲所用的震天弓被人窃走,正是射杀完颜赤雄的那把弓箭无疑。所有一切都证明霍胜男和完颜赤雄的死有着脱不开的干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