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五十一章三个条件(上)
    “是!孩儿谨遵教诲。”

    蒋太后道:“你们兄妹三个,哀家最能放心的就是你,你也是最有出息的那个。”

    薛胜康道:“承蒙母后疼爱,生养之恩,孩儿没齿难忘。”

    蒋太后笑道:“别说什么生养之恩,既然生下你们,就应该教养你们,在哀家眼中,你们都是我的心头肉。”

    薛胜康道:“母后放心,孩儿一定会善待他们。”他敏锐觉察到了母后今天前来的主要目的。

    蒋太后道:“哀家听说昨晚燕王府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薛胜康道:“母后不必听外面的传言,只是一桩小事罢了,而且事情已经解决,怎么?胜景没去慈恩园给您报声平安?”

    蒋太后道:“儿大不由娘,你们都以为哀家老了,也担心我受到惊扰,所以很多事情都瞒着我。”

    薛胜康道:“母后,孩儿不敢欺瞒母亲,只是既然没有什么大事,就不必惊扰母亲的清净了。”

    “胜景被人刺杀,险些丢掉了性命,这还不叫大事?”

    薛胜康望着面露愠色的母亲,心中忽然一沉,他开始意识到母后不去燕王府探望薛胜景,而是直接来到宫里,她是在怀疑这起刺杀和自己有关吗?他低声道:“母后,孩儿第一时间已经派出太医前往为胜景疗伤,他只是一些皮外伤,没什么大事,所以母后不要太过担心。至于这起刺杀,也已经开始全面调查,务必查个水落石出,确保以后不会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蒋太后道:“你们三个是一母同胞,在哀家眼中没有任何分别,但是当年你父皇在世的时候,最为偏爱的是胜景,他聪明伶俐,能言善辩,曾经一度,你父皇竟然生出要立他当太子的念头。”

    薛胜康微笑道:“其实我们兄弟谁坐这个位子都是一样,若是二弟当年继承大统,我这个做哥哥的绝不会有半句怨言,一定会竭尽全力辅佐他成就大业。”

    蒋太后道:“轮心胸你是兄弟之间最为广阔豁达的,论眼光你也是最为长远的。胜景却不一样,他贪图享受,没有什么宏图大志,你父皇当年曾经试探过他,问他想不想做皇帝,你猜他说什么?”

    薛胜康笑眯眯望着母亲。

    “这个混小子竟然说傻子才会做皇帝,他才不要为国家大事操劳,宁愿逍遥自在快活一生。“

    薛胜康笑了起来:“老二就是这个性子,他玩心太重,其实他也没说错,坐在这个位子上,就注定要操劳一生。”

    蒋太后道:“他真正触怒你父皇的还是因为那个青楼女子……”

    薛胜康淡然道:“母后,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您不说,我都几乎忘了。”

    “怎能忘呢?当年只有你肯替他说话。”

    薛胜康道:“孩儿仍然记得,当初因为为他说话还触怒了父皇,他随手拿起一块砚台就朝我砸来,到现在额角上还留有一个疤痕呢。”

    蒋太后道:“那时候连哀家也坚决反对胜景的事情,你父皇还扬言要将那个青楼女子凌迟处死。”

    薛胜康道:“父皇是爱之深责之切,当时也是为了咱们皇族的声誉。”

    蒋太后道:“哀家虽然站在你父皇的立场上,可是我并没有想过要将他的一对子女置于死地,你父皇虽然雷霆震怒,可是最后也只是下了道密旨,悄然结果那个女人,留下我们皇家的两只血脉。”

    薛胜康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蒋太后道:“不知是什么人人提前给胜景透露了消息,说你们父皇震怒,要将他们娘儿三个全都凌迟处死,胜景惊恐之下,方才安排他们母子三人逃离雍都,谁曾想在途中为了逃避马匪,他们母子三人乘坐的马车却跌下了山崖,等胜景找到马车的时候,发现母子三人早已被群狼分食……”说到这里蒋太后的眼圈也不禁红了,黯然叹了口气道:“那女人死了并不可惜,只是可惜了哀家的一对孙儿了。”

    薛胜康拍了拍母亲的手背,表示安慰。

    蒋太后整理情绪之后又道:“你父皇得知此事之后,整个人深受打击,因此而生了重病,哀家知道他的心思,几次都让胜景过来探望,可是胜景却认定了那件事是你们父皇所为,决定和他老死不相往来。”

    薛胜康点了点头道:“孩儿也亲自去劝过胜景,可是他实在太倔强,也实在是太伤心。”

    蒋太后道:“你父皇不久郁郁而终,他临终之前始终呼喊着胜景的名字,希望得到胜景的谅解,哀家知道,你父皇虽然心狠,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向自己的亲孙儿下手。胜景却终未出现,直到你父皇驾崩之后,他方才来到宫中守灵,但是从那时开始,他就变得越发的自暴自弃,纵情声色犬马,玩物丧志,暴饮暴食,变成了而今这幅模样。”

    薛胜康道:“母后,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就别再提了,至少胜景现在还平平安安的。”

    蒋太后道:“这些事哀家从未向胜景提过,到现在他心中仍然恨着你们的父皇呢。”

    薛胜康内心一震,母后的这番话意味深长,显然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哀家已经是古稀之年,想来在这世上已经没有多少时日,哀家在的时候,你们兄弟平平安安和和睦睦,若是哀家走了,也希望你们还想现在一样。”

    薛胜康道:“母后只管放心,只要孩儿在的一天,就会照顾好他们。”

    蒋太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胜景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他出了任何事情,哀家不找别人,就找你这个当大哥的。”

    薛胜康恭敬道:“母后放心,他们在孩儿的心中始终都如同手足一样。”

    胡小天回到起宸宫,换回了自己的那身孝服,正准备装模作样地去灵堂哭上一场。却看到向济民朝他走了过来,胡小天道:“婉儿呢?”

    向济民道:“那小姑娘受了惊吓,好不容易才哄她睡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劳烦向大人代为照顾。”

    向济民道:“胡大人,燕王府昨晚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再有三天就是公主的头七了。”他这番话说得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两件事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可胡小天却明白他的意思,向济民是劝他不要节外生枝了。

    胡小天微笑道:“你放心吧,我心中自有回数。”

    胡小天出了自己居住的院子,来到灵堂,刚好又有一群人前来拜祭,胡小天从中居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乃是兴隆行的大掌柜昝不留。

    昝不留也在同时看到了胡小天,他上香拜祭之后,和七皇子薛道铭说了几句话,然后很快走向胡小天。胡小天作势要向他下跪,昝不留慌忙拉住他的手臂道:“胡大人,这可使不得。”

    胡小天道:“凝香楼一别已有多日,想不到昝大掌柜也会过来。”心中却明白昝不留十有八九是冲着薛道铭过来的,薛道铭以亡妻之礼对待安平公主,雍都的达官显贵自然都要趁着这个机会和他套套近乎。

    昝不留道:“昝某此次前来是特地慰问胡大人的。”

    胡小天道:“小天在雍都的朋友不多,能够结识昝大掌柜实在是我的荣幸。”

    昝不留道:“自从凝香楼一别,昝某一直都准备过来拜会胡大人,可没成想不等我过来就发生了这种不幸的事情,还望胡大人节哀顺变,一定要保重身体。”

    胡小天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小天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痛苦的现实。”

    昝不留道:“听闻等安平公主头七之后,胡大人就要护送她的骨灰返回大康。”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确有此事。”

    昝不留道:“昝某明日也要前往大康,处理兴隆行的一些事情,相信咱们应该有缘在康都相聚。”

    胡小天闻言大喜过望,诚意相邀道:“昝大掌柜去康都的时候一定不要忘记找我,那时候,想必这些事情已经料理完毕,我一定陪着昝兄好好喝上几杯。”

    昝不留道:“一言为定。”他也不便在这里久留,向胡小天告辞离去。

    胡小天将他送到门前,此时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大声通报道:“燕王殿下到!长公主殿下到!”

    胡小天心中不由得一怔,自己刚刚才从燕王府回来,这边燕王薛胜景就到了,却不知他此次前来又是为了什么?难道单纯是为了拜祭安平公主?不对啊,昨儿他过来了,今天怎么又来了?肯定不是为了拜祭安平公主,八成是冲着自己来的。

    燕王薛胜景此次前来的确不是为了拜祭安平公主,之所以选择来起宸宫露面是要让大家都看看自己根本没什么事情,自从昨晚刺杀事件之后,一夜之间雍都就变得满城风雨,什么样的谣言都有,甚至有人传言说他性命垂危就要死了。起宸宫目前正是达官显贵汇聚的地方,在这儿走上一圈,等于做了一个公开声明。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