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四十八章晴空霹雳(下)
    燕王薛胜景的手不断颤抖起来,他重新来到霍小如身边,颤抖的手伸向霍小如。

    霍小如尖叫道:“你滚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薛胜景非但没有侵犯她的意思,反而用颤抖的手将她的衣服整理好,颤声道:“小如,你不该叫这个名字的,你本该叫绮奕才对……”

    霍小如闻言顿时愣在那里,薛胜景说得没错,她的本名的确是叫绮奕,可是这个秘密除了去世的父母之外再也没有人知道,薛胜景又怎么可能知道?让她震惊得事情还在继续。

    “你是辛未年三月二十辰时三刻出生,你的乳名叫如心,再有几天你就要满二十岁了……”薛胜景说到这里声音哽咽几不能言。

    霍小如怔怔望着眼前杀害父母的仇人,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她却又不敢继续想下去。

    薛胜景抿了抿嘴唇,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低声道:“你问我是如何知道的,天下间除了亲生父母,谁还会将自己女儿的一切记得如此清楚……如心,我就是你的父亲……”

    霍小如宛如被晴天霹雳击中,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一时间脑海中完全变成了空白,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将燕王薛胜景视为不共戴天的仇人,可以说她这些年忍辱负重拼搏生存,唯一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就是报仇,可薛胜景这个仇人竟然会突然从仇人的角色转换成她的父亲,霍小如无法接受,但是她也明白,薛胜景不会无聊到用这种事情欺骗自己,即便是他欺骗自己也不可能了解那么多自己的秘密:“你撒谎!”

    薛胜景道:“如心,我为何要骗你?如果我说的都是谎话,我又从何得知你那么多的秘密?我为何会知道云绮?”

    “住口!不许你提我娘亲的名字……”霍小如已经完全失去了冷静,泪水夺眶而出。

    薛胜景道:“我知道你或许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事实不容改变,我薛胜景纵然可以对不起天下人但是绝不会对不起你母亲,更不会对不起自己的亲生女儿。当年你母亲也不是死在我的手里,我若是对你母亲无情无义,为何我这种声名狼藉之人至今都没有明媒正娶过一位王妃?”他显然已经动情,双目赤红,泪光闪烁。

    霍小如没有说话,可是她的心中的防线却开始松动。薛胜景的确没理由在她的面前演戏,尤其是自己刚刚险些夺去了他的性命。

    薛胜景道:“我一直以为你们都死了,从没有想过你还活在这个世上,如心,我不知你为何认定了是我谋害你的母亲,我薛胜景对天发誓,若然我有加害云绮一丝一毫的心思,让我五雷轰顶不得好死。”他竟然在霍小如面前立下如此毒誓。

    霍小如咬了咬嘴唇:“我娘究竟是怎么死的?”

    薛胜景道:“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调查,你母亲只是一个歌姬,我却是大雍二皇子,纵然我和你母亲两情相悦,可是身份的悬殊却让我无法将你母亲明媒正娶,我一直将你母亲偷偷安置在外面,对父皇隐瞒了所有一切。你母亲对我情深义重,从来不向我要求什么名份,只求能够和我两厢厮守就已满足了。”薛胜景说到这里紧紧闭上了双目,陷入对往事的痛苦追忆之中。

    霍小如充满问询地望着薛胜景,此时她已经完全被他的话勾起了好奇心,甚至开始相信,自己和薛胜景之间,的确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薛胜景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后来我和你母亲的事情不知为何传到了我父皇的耳中,那时你已经有两岁,你母亲刚刚生下你弟弟不久,他因此而震怒,认为我丢尽了皇族的脸面,下令要将你们除掉。幸亏我提前得到了消息,安排亲信将你们母女提前送出雍都,想要找个安全的地方安置你们,等风声过后,咱们一家人方可重聚,可是……”薛胜景的脸上泪水纵横,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这位玩世不恭游戏红尘的燕王竟然会有如此动情的时候。

    “怎样?”霍小如终忍不住询问,她对当年的事情并不清楚,虽然已经猜测到娘亲带着她和弟弟离开之时遭遇了刺杀,可是她还想从薛胜景的口中得知详情。

    薛胜景道:“我得到噩耗的时候率人赶往现场,可是在现场只找到了一堆被恶狼啃噬过后的白骨,还有……还有一只没被啃完的小脚……”说到这里薛胜景的双目中又涌出了热泪,他握紧的右拳重重捶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够稍稍减少内心的痛苦。

    看到薛胜景捶胸顿足的痛苦模样,霍小如心中对他的仇恨已经不像此前那样强烈。虎毒不食子,如果他所说的话全都属实,那么他可能真是自己的父亲,不对,即便他真是自己的生父,也不排除他为了保住自身的名誉地位而谋杀妻子的可能。想到这里,霍小如的芳心顿时又变得坚强了起来。

    薛胜景叹了口气道:“如心,我知道你未必信我,可是虎毒不食子,我薛胜景不是禽兽,怎么可能亲手害死我的妻子儿女?我向来与世无争,在我认识你母亲亲之前,我大哥早已被定下为大雍太子,我又为何要做这种事?”他竭力表明自己的清白。

    “你不信我?”薛胜景望着霍小如冷淡的目光,从中觉察到了对她对自己的质疑。

    霍小如道:“我信与不信毫无意义,在你面前的只是一个想要杀死你报仇的刺客,你何必对我讲这么多?”

    薛胜景忽然想起了什么,他从腰间取下了一物,却是一只小小的虎头鞋,因为年月久远虎头鞋早已褪色变旧,既便如此,仍然可以看到上方陈旧的血污,薛胜景哽咽道:“这是道远的遗物,我从那时起就随身带着它,没有一天和我分开过……”他又从地上捡起那只发簪,抚摸着上方的海枯石烂四个字:“这四个字是我亲手刻上去的,我将这支发簪亲手给你母亲亲戴上,我曾经对她说过,我这一生非她不娶,我会保护你们娘几个一生一世……可是……爹没用……我甚至连你们的性命都保不住……”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热泪滚滚而落。

    霍小如此时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感情,美眸之中珠泪盈盈,虽然她现在不可能叫薛胜景一声父亲,但是在她内心深处已经悄然接受了这个事实。

    薛胜景道:“如心,我跟你说过的事情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我不知道究竟是谁告诉你这些谎言,总之无论他是哪个,都没安好心,让骨肉相残,让女儿手刃自己的父亲,其心可诛!”

    霍小如咬了咬嘴唇,脑海中浮现出师父满是刀疤的面孔,他的声音仿佛在自己的耳边回荡:“是燕王薛胜景凌辱了你的母亲,杀害了你的爹娘,杀害了你的兄弟,还将你们全家推下了山崖,如果不是天可怜见,为师也救不了你的性命……”如果薛胜景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师父显然对自己撒了谎,霍小如无法接受,一个救了自己的性命,将自己含辛茹苦养大成人,并培养自己歌舞,待自己如同再生父母的人会这样做,霍小如的内心彻底凌乱了。

    薛胜景道:“你在这里暂时不必担心,以目前的情况而论,王府之中反倒是最安全的地方。”望着被五花大绑捆在廊柱之上的霍小如,薛胜景又叹了口气,低声道:“暂时委屈你了,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一道蛇形闪电划破夜空,蓝衣人驾着马车重新出现在风雨亭前。夕颜向他走了过去:“怎样?”

    蓝衣人道:“如果不想死,今晚最好不要靠近燕王府,燕王府内高手如云,其人绝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

    夕颜看了胡小天一眼:“你怎么看?”

    胡小天毅然道:“无论怎样我都得尝试一下,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你没必要陪我冒险。”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寒芒就射入了他的后背,却是夕颜趁其不备,用钢针刺入了他的肩头穴道,为了稳妥起见,钢针之上还喂了酥骨散,确保一针可以将胡小天放倒在地,胡小天吭都没吭一声就软绵绵倒在了地上。

    蓝衣人道:“你准备怎么处置他?”

    夕颜望着地上的胡小天,目光突然变得温柔起来,轻声道:“他只是太累了,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蓝衣人道:“你可以阻止他一时,绝对阻止不了他一辈子,在他心中,那个霍小如要比你重要的多。”

    夕颜并没有生气,伸出手去轻轻拍打着胡小天胖乎乎的面颊,轻声道:“他就是这个样子,多情好色贪婪,可是他心中早晚都会明白,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那个人始终都是我。”

    蓝衣人轻声叹了口气:“教主让你明天去见她。”

    “我不去!”

    “你不去她就会杀了胡小天!”蓝衣人的话虽然平静,但是却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威力。

    夕颜咬了咬嘴唇:“霍小如怎样了?”

    蓝衣人道:“一个外人罢了,你又何必关心她的死活?”

    夕颜的目光落在胡小天的脸上,柔声道:“我只是不想他因为这件事恨我。”

    蓝衣人皱了皱眉头,心中如同被芒刺狠狠扎了一下。双手负在身后,凝望空中夜雨,低声道:“霍小如今日的境遇绝非是你所造成,你若不想他死,还是尽快去见教主。”

    夕颜道:“你帮我去回禀教主,明天我会去见她。”

    今天三更送上,最后一周,章鱼会拼尽全力,还请诸君支持章鱼完成这个月的最后冲刺,谢谢!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