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四十七章行刺(上)
    薛胜景有恃无恐地张开了双臂,等待霍小如搜身。

    霍小如双手放在他的肩头,慢慢摸向他的腋下,薛胜景盯住霍小如的双目,平时还真没有这样的机会近距离接触这位名满天下的美女,薛胜景的一双小眼睛透出淫邪之意,灼热的目光在霍小如的身躯之上肆无忌惮地搜索巡弋。

    霍小如咬了咬樱唇,双手摸到他的前胸,她搜查得颇为认真。甚至目光透过领口去看薛胜景的脖子,薛胜景的颈上有一块青色胎记,形如豹头,显得颇为狰狞。

    众人看到眼前场面,又是羡慕,又是想笑,本来严肃沉重的氛围明显减缓了许多,燕王可真够阴的,居然想出了这一招对付霍小如。霍小如虽然有才女之称,可从今日的场面来看,毕竟姜还是老的辣,燕王薛胜景稍稍动了一下脑筋,就轻易化解了尴尬的局面,反倒让霍小如进退两难。

    从霍小如为难的样子来看,现场根本不是她在搜身,竟似乎燕王在调戏她一样。

    胡小天远远看着,心中不禁为霍小如感到揪心,她遇到了燕王这个老狐狸,只有吃亏的份儿,胡小天连带着把燕王也恨上了,竟敢公然戏弄我的梦中情人,薛胜景啊薛胜景,看老子以后不整死你。只是更让他不解的是霍小如,这丫头今日的表现并不明智。得罪燕王,她在雍都还有什么地位。

    霍小如搜到薛胜景的腰部,并没有发现夜明珠的踪迹。薛胜景充满戏谑道:“霍姑娘继续往下搜啊!”再往下就是裤裆了。

    如此露骨的言辞顿时引来现场一阵哄笑,连长公主薛灵君都有些脸红了,自己的这个哥哥也真是太放荡形骸了,这种话也能够公然说出口来,不过他应该是对霍小如今日的行径非常恼火。所以才故意羞辱她。

    霍小如冷冷看了薛胜景一眼,绕到他背后继续搜查。

    薛灵君姑侄对望了一眼,暗叹这大康才女名不副实,传说中如何的冰雪聪明,可竟然如此不识时务,连见好就收的道理都不懂。竟然执意要搜身到底,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自取其辱。

    燕王薛胜景道:“霍姑娘若是从本王身上搜不出那颗夜明珠,本王倒要亲自为霍姑娘验身呢。”他的言辞越发轻佻,围观众人听到这里又笑了起来。

    胡小天听到众人嘲笑霍小如,心中感同身受,不过连他也不明白霍小如为何要做出这样不智的选择?

    就在众人纷纷哂笑之时,却见霍小如手臂扬起,一道寒芒倏然刺向燕王薛胜景的颈部。变化就在瞬息之间,谁也不会想到霍小如竟然会对燕王突然发起刺杀。

    燕王薛胜景似乎预感到危险的到来。肥胖的身躯猛然扭动了一下,霍小如手中的发簪偏离了原来的方向,并没有刺中他颈部的血管,虽然如此入手也有半寸有余,痛得燕王发出一声惨叫,没命向前方逃去。

    霍小如紧咬樱唇,一个箭步跟了上去,发簪扬起。锋利的尖端狠狠刺中燕王的后心,发簪虽然刺中他后心的位置。可是却无法深入进去,因为薛胜景的外袍之下还穿着一件金丝内甲。燕王做事素来小心谨慎,平时出入都有多名武士随同保护,这金丝内甲也是特制的宝物,寻常刀剑根本无法刺入其中,今天终于起到了保护他的作用。

    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周围武士向中心围拢,部分武士及时控制住那十名舞女,生怕她们是霍小如的同党,会对薛胜景不利。

    薛胜景哪料到会发生这种状况,慌忙大叫道:“救命!救命……”他粗短的脖子上血流如注。顷刻间已经将半身染红,看起来显得极其可怖。他养尊处优惯了,过去根本没有受过什么伤害,看到自己受伤流血自然惶恐非常。

    铁铮率先反应过来,大踏步冲了上去,怒吼一声,一刀劈向霍小如的身后。

    霍小如不得不暂时放过薛胜景,转身用发簪和铁铮手中的长刀硬生生对了一记,她的武功实属一般,根本无法和铁铮这种一流高手相抗衡,被震得半边娇躯酥麻,手中发簪也飞到了一旁。

    铁铮暴吼一声,刀身一转,向霍小如的颈部砍去,眼看霍小如就要殒命于他的刀下,忽然一个肥胖的身躯斜刺里冲了上来,一拳击打在霍小如的身上,大吼道:“大胆刺客,竟敢谋害王爷!”

    却是胡小天在关键时刻冲上来给了霍小如一拳,他这一拳打得极其巧妙,表面上力量十足,可是砸在霍小如的身上却没有任何的伤害性。霍小如感觉肩头一阵,身躯腾空飞起,铁铮的这意在夺命的一刀顿时落空。

    霍小如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就有几名武士抽刀架在她的肩颈之上,胡小天虽然有救她之心,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敢冒险出手,如果盲目施救,非但救不了霍小如,恐怕连自己的身份也会暴露。

    现场的慌乱情况自然让许多嘉宾感到害怕,有不少人想要逃出聚宝宫,刚刚到了宫门处,就被外面的王府武士逼迫回来。

    燕王薛胜景被人护送到安全地带,一手用棉巾捂住流血不止的脖子,望着现场,惊魂未定道:“留下活口!”他的这句话不但留下了霍小如的性命,也挽救了即将倒在刀下那十名舞女。

    刺杀事件之后,再也没有人去关注那颗丢失的夜明珠,每位宾客都恨不能现在抽身离去才好,谁也不想牵涉到这件麻烦之中。

    燕王薛胜景虽然流血不少,可是霍小如的发簪并没有刺中他的要害,应该不会致命。薛道洪过来查探他伤情之时,低声道:“皇叔,要不要将这些人全都抓起来?”

    薛胜景摇了摇头道:“不必如此,让他们先行离去。”今晚赴宴的宾客全都是他请来的,这场刺杀却是他预料之外的事情,本来薛胜景还因为霍小如承诺前来表演而沾沾自喜,以为得了天大的面子,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存着刺杀自己的目的,薛胜景实在是想不通,自己和霍小如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她为何要刺杀自己?这些来宾应该和今晚的刺杀无关,假如将他们全都抓起来,必然影响到自己当世孟尝的美名,不如先让他们离去,这些人全都有名有姓,有家有业,但凡查出今晚的事情和他们之中的某人有半点的关系,自己在出手对付他也不迟,在这一点上薛胜景可不糊涂,绝对是老谋深算。

    听闻燕王同意他们离去,现场嘉宾一个个如释重负,发生了刺杀事件之后,谁也不想继续在王府逗留,一个个匆匆离去,离去之前却还被告知,要将他们带来的宝物留下,查验其中有无问题,大家都明白,这是燕王要一口将他们所有人的东西都吞没了。

    反正众人带来宝物斗宝原本也没有打算带着回去,发生这种事情后,谁还在乎这点东西,能平安无事地离开就谢天谢地了。

    胡小天腆着肚子愤愤然道:“我的夜明珠呢……”

    话没说完,肩上已经被人拍了一记,却是扮成海晓红的夕颜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从她洋洋得意的目光,胡小天就已经知道她应该已经得手,胡小天故作郁闷,拉着夕颜的小手道:“女儿,咱们的夜明珠被人盗走了。”

    夕颜道:“爹,夜明珠丢了还可以再找回来,反正也是准备送给王爷的,咱们就别留在这里添乱了。”

    刚好走过一旁的昝不留道:“海兄,还是尽快离去吧。”他也是好心提醒这位暴发户,燕王遇刺,这可是震动雍都的大事,用不了多久朝廷就会过来调查,留在这里可能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胡小天向远处的霍小如看了一眼,发现她已经被人捆绑起来,心中关切无比,恨不能现在就挺身而出将她从敌手中救出来,可是理智又告诉他这种想法根本不现实。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道:“看来我只能自认倒霉了。”

    离开燕王府还没有回到马车内,雨就已经下了起来,夕颜放开胡小天的手臂快步向马车跑去,胡小天暗叹这妞没义气,捧着大肚子蹒跚跟在后面,等回到马车之上浑身都已经湿透了。

    马车缓缓启动,汇入离去的车流之中。

    夕颜不无得意地向他扬了扬一个木匣,这其中就装着黑冥冰蛤。

    胡小天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对黑冥冰蛤的兴趣,叹了口气愁上心头,霍小如落入燕王薛胜景的手中,不知自己应该如何将她搭救出来。

    夕颜早就看出他神情不对,挥起粉拳狠狠砸在他的大肚子上:“说,到底怎回事?”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此事说来话长,今晚刺杀燕王的霍小如乃是我过去在康都的一位朋友。”

    夕颜冷眼望着他呵呵冷笑道:“干脆说是你老相好不就得了。”

    胡小天道:“事情并非是你想像的那样,毕竟过去和她朋友一场,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落难而不闻不问。”

    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