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四十五章惊喜连连(下)
    其实今晚前来赴宴的不少嘉宾目的都非常明确,要借着这次机会和燕王搭上关系。

    马上就有人站了出来,拿出了自己带来的一对龙凤玉镯,虽然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可是对收藏宝物无数的薛胜景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大家都是有备而来,不一会儿工夫众人纷纷现宝,有瓷器、金器、铜器、书画、奇石、玉器,可谓是五花八门,琳琅满目。应该说多数人拿来的藏品还是颇具水准的,毕竟谁都知道燕王薛胜景的眼力,如果拿一件普普通通的藏品过来糊弄他,肯定入不了他的法眼。

    薛胜景看了半天,虽然这些藏品都称得上是宝物,但是却没有一件能够让他感到动心的,一来他的眼界甚高,二来是因为这些嘉宾虽然存着巴结他的心思,可是谁也不会拿出自己压箱底的东西过来现宝,燕王看不中倒罢了,若是被燕王看中了,岂不是要忍痛割爱?

    薛胜景越看越是郁闷,自己花费心思摆下这场夜宴,目的就是想在晚宴之上发现宝物,却想不到居然连一件入眼之物都没有,真是白费了自己的酒菜。

    长公主薛灵君叹了口气道:“还说什么王府夜宴,鉴宝大会,皇兄,我看这些人收藏的宝物也不外如是,没什么稀罕的。”

    此时众人忽然发出惊叹之声,却是昝不留将自己的宝物拿了出来,他让身边武士端起一尊白玉观音像放在场地中心用来展示的圆桌之上。那白玉观音站高三尺,通体用上等的羊脂玉雕刻而成,雕工精美,巧夺天工,宝相庄严,慈悲肃穆。大到手足衣袖,小到发丝眉梢,精细入微,纤毫毕现。更妙得是,这观音像周身如同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栩栩如生。

    看到这白玉观音之时,薛胜景的目光顿时为之一亮,昝不留毕竟是兴隆行的大当家,出手果然非同凡响。

    长公主薛灵君道:“这白玉观音倒是不错。”

    昝不留微笑道:“公主果然眼界非凡,这白玉观音乃是用整块的羊脂玉雕刻而成,当初雕刻佛像的人乃是人称千手佛陀的济证大师。”

    薛胜景道:“可是天龙寺的济证大师?”

    昝不留笑道:“回王爷,正是天龙寺的济证大师。”

    胡小天听到天龙寺的时候心中微微一怔,不由得联想起昔日李云聪跟他说过的一番典故。三百年前天龙寺因为得罪了大康朝廷而被血洗,很多佛门法物都因此而流失,其中就包括那部神秘的无相神功,也就是胡小天现在修行的那部。

    果不其然,昝不留接下来的话证实了胡小天的猜测,这尊白玉观音过去曾经被供奉于天龙寺观音院。后来因为大康朝廷下令扫荡天龙寺,这白玉观音从那时起失去了下落,后来几经辗转,最终落在了一位佛门信徒之家,供奉多年,传承几代,因为家道中落,其后人将观音像变卖,昝不留得到讯息,花重金将之买下。

    薛胜景听完白玉观音像的经历更生出强烈的据为己有之心,可是在人前也不好意思表现的太过明显,啧啧赞道:“凡事都讲究一个机缘,昝兄能够得到这尊观音像真是有缘人呢。”

    昝不留微笑道:“王爷这话说得不尽然,昝某不信佛,所以这尊观音像落在我手中也算是明珠暗投了,昝某对王爷的那件熏炉却是情有独钟,不知王爷是否愿意割爱?”

    薛胜景心头大悦,昝不留果然是八面玲珑,当着众人的面送给自己这份大礼,还送得如此理直气壮,让自己如此的舒服。不过这厮的心机也够深沉,在场的人谁都不是傻子,自然都能看出这尊白玉观音要比自己的熏炉值钱的多,他若是想送礼,私下送礼岂不是更好?当众送出,其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薛胜景却不怕欠昝不留这个人情,商人重利,他今日送给了自己这件东西,肯定是想日后图报。也不算什么大事,以后帮他办些事情就是,若是太过分的要求,大可翻脸不认帐,谅你昝不留也不敢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薛胜景笑道:“这白玉观音可要比我的熏炉珍贵得多,这样,我将那株珊瑚树……”他正想说要将珊瑚树一并送给了昝不留,至少在面子上可以找回一个平衡,让众人见证自己不是以势压人,也不是想占昝不留的便宜。

    此时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道:“王爷,我看这玉观音也没什么稀罕嘛!”

    众人齐齐循声望去,看到一个身高体胖,腆着大肚子的家伙站了起来,多数人都不认得这厮,却不知是何许人物在这个时候打断王爷的话,怒刷存在感?

    胡小天不是什么收藏界的专业人士,对于这种事情本没有发言权,他自己也没打算出风头,可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夕颜在身边提醒他,是时候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他今晚的任务就是为了吸引众人的目光,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

    胡小天看到众人都朝自己看来,心底不由得有些发虚,毕竟在场中有不少人是认识他的,虽然夕颜的易容术非常高妙,可难保自己的举止行为还会在不经意中流露出一些破绽,万一被人认出岂不是麻烦大了?

    还好在场宾客中没有几个认识这胖子,即便是邀请他前来的薛胜景也是显得有些迷惘,师爷马青山来到他身边附在他耳边低声介绍了眼前胖子的身份,薛胜景才恍然大悟,这胖子的确是他邀请前来的,海陵郡新近崛起的富商海大生,虽然是他邀请的嘉宾之一,但是薛胜景对他并不熟悉。

    昝不留还没说什么,长公主薛灵君却率先沉不住气了,她刚刚当众说出赞赏白玉观音的话,可是这海大生竟公然说白玉观音没什么稀罕,岂不是质疑自己的眼光不行?这厮好大的胆子竟公然跟自己唱起了对台戏。薛灵君道:“人的眼光境界不同,欣赏的东西自然不同,再好的宝物也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同,尤其是那种一孔之见的俗人。”

    胡小天笑着向长公主薛灵君躬身行礼道:“在下海大生,虽然没什么见识,可是觉得这白玉观音算不上什么宝物,王爷用如此珍贵的熏炉易之实在是吃了一个大亏。”

    昝不留瞪大了双目,心说我跟这个海大生素昧平生?好像没什么地方得罪过你,为何要睁着眼睛说瞎话呢?明明是我吃大亏讨好燕王好不好!

    燕王薛胜景听他这么说,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他也是新近才听说海大生的名字,知道此人手中藏品颇丰,上个月还从他开办的聚宝斋中买走了不少的书画,所以才会有了邀请他过来赴宴的事情,却想不到此人的眼光如此脓包,连白玉观音的价值都看不出?还在众位行家面前妄加评论,岂不是贻笑大方?

    长公主薛灵君道:“说得轻巧,照你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宝物?”

    胡小天道:“我海大生虽然不才,可是随便拿出一样东西也可以将这尊观音比了下去。”

    众人望着这个陌生的商人,多数人的表情都显得不屑,昝不留在雍都商界身份尊崇,而且他人缘极好,在场人中有不少都是他的朋友和生意伙伴,心中自然站在他的那一边,有人已经开始嘲笑起来。

    燕王薛胜景却没有笑,既然这海大生敢这么说,应该是有所恃,不然也不敢在自己的面前说这种大话,薛胜景微笑道:“海先生好大的气魄,不知你有什么宝物,可否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

    胡小天转向身后,夕颜捧着木盒来到他的身边,将木盒呈到他的手中,胡小天端着那木盒道:“我这宝贝见不得光,看这件宝贝之前,希望王爷同意我一个要求。”

    燕王薛胜景微笑道:“你说!”

    胡小天道:“劳烦王爷命人将宫室内的灯都熄灭了。”

    燕王道:“好!”

    在场众人隐约猜测到这海大生木盒中装得宝物十有八九是夜明珠,不过就算是夜明珠也未必比得上白玉观音的价值。

    胡小天将木盒放在中心的展桌子上。

    燕王薛胜景传令下去,手下人将聚宝宫内的灯光一一熄灭,当燕王身后最后一盏灯光熄灭的时候,整个大殿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短暂的黑暗过后,大殿的正中出现了一道光芒。

    随着胡小天开启木盒,夜明珠光芒四射,明亮而柔和的光芒刹那之间已经充满了整间宫室,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宫室装满的方法只有用光线。

    现场众人惊叹之声不绝于耳,夜明珠多数人都见过,可是鹅蛋大小的夜明珠谁都没见过,一颗鸽子蛋般大小的夜明珠的价值就可以换取一座城镇,更不用说这么硕大的一颗。

    薛胜景的目光定格在这颗夜明珠之上顷刻间变得灼热异常,如果说白玉观音出现的时候,他还有所掩饰,到现在已经根本不去隐藏对这颗夜明珠的渴望了。区区一颗夜明珠竟灿如星辰,可以照耀整座宫室,此等宝物价值根本无可估量。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