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四十二章无敌金刚套(上)
    薛胜景不由得一愣,随即才明白过来,胡小天口中的咱们侄子是薛道铭,这小子倒是会占便宜,堂堂大雍国七皇子居然要称他一辈,不过说起来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还是薛胜景,如果不是薛胜景跟他拜了把子,他也不会有这么高的辈分。薛胜景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可胡小天说得也没错,冲着他们之间的关系,薛道铭的确应该称胡小天一声叔叔。

    薛胜景道:“小天兄弟,我拆线也有几日了,最近感觉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是不是可以……”这种私密事情说出来的确有些窘迫,虽然薛胜景这张脸皮早已修炼得风雨不透,可他的身份地位毕竟摆在那里,而且他的丑事胡小天一清二楚。

    胡小天一听就知道这厮想干什么?好了伤疤忘了疼,但凡一个正常男人肯定会有这方面的需求,其实薛胜景现在的情况完全可以恢复那方面的正常生活了。胡小天道:“当然可以,大哥只管放心大胆地用就是。”

    薛胜景咬了咬嘴唇,心说这厮说话真是直白,怎么也要说得婉转一diǎn嘛,老脸臊得有diǎn发热,咳嗽了一声道:“不瞒兄弟,我昨晚试了一次。”

    胡小天道:“你都试过了何必要问?”他嬉皮笑脸道:“大哥感觉如何?”

    薛胜景看了看周围,低声道:“感觉比过去敏感了许多。”

    胡小天心说废话,老子把你的包皮割掉了,不敏感才怪。

    薛胜景又道:“可是……可是……”

    “大哥不用吞吞吐吐,有什么话只管说。”

    薛胜景道:“只是……只是这时间比不上个过去持久。”

    胡小天道:“多久?”

    薛胜景老脸通红,有diǎn羞于启齿。

    胡小天道:“一二三四五还是一二三?”

    薛胜景的大胖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这小子说话也太直接了。这让本王如何启齿嘛,硬着头皮道:“一二三……”说完薛胜景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胡小天心中大乐,麻痹的薛胜景,让你狗日的借我黑冥冰蛤你都跟我推三阻四,弄了瓶什么百草回春丸来糊弄我,现在又有事求我了?胡小天道:“正常啊。比兄弟我强多了。”

    薛胜景一双小眼睛瞪得老大,心中把胡小天的十八辈祖宗问候了一遍,还把我跟谁比?你丫就是个太监。

    胡小天道:“饱汉不知饿汉饥,兄弟可是连一都没有。”

    薛胜景貌似同情地叹了口气,心中却道,你是一diǎn没有才对。反正话都说出来了,也不怕丢人,他低声道:“兄弟,我变成这样该不是因为开刀的缘故吧?”

    胡小天顿时面露不悦之色。敢情你薛胜景找我后账来了,什么意思?要跟我打医疗官司?

    薛胜景看出胡小天不高兴了,慌忙道:“兄弟,你千万别误会,我没其他的意思,就是说自己突然变得敏感了。”

    胡小天暗叹,还是这个时代行医容易,连王爷也那么好说话。如果换成过去的时候,搞不好真有患者要跟自己打医疗官司呢。想想自己的行医生涯中,什么样的奇葩货色都遇到过,过度维权的医疗纠纷更是比比皆是。

    胡小天道:“敏感是好事,小弟说句不敬的话,大哥此前根本没有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快感,虽然开刀之后时间有所缩短。但是那种爽感,大哥过去是应该没有感受过的。”

    薛胜景也不否认,diǎn了diǎn头道:“爽则爽矣,只可惜时间太短,还没有感受到什么。倏然就结束了,男人必须要持久一diǎn才好。”

    胡小天脸色又变得不好看了:“大哥是在挖苦兄弟我吗?”

    薛胜景道:“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挖苦兄弟的意思。”

    胡小天笑道:“跟你开玩笑的,其实兄弟我早就对男女之事没有半分的兴趣,你就是挖苦我,我也感觉不到难堪。”

    薛胜景道:“天地良心,我是你大哥,怎么可能挖苦你呢?”

    胡小天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看男人必看女人还要顺眼diǎn。”这厮说话的时候向薛胜景抛了个媚眼,薛胜景感觉一股冷气从后尾椎沿着脊梁骨一直蹿升到脖子,真是有些不寒而栗,我靠,这厮不会有龙阳之癖,看上本王了吧?

    胡小天拍了拍薛胜景的肩膀,薛胜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肩头没来由抖了一下。

    胡小天道:“大哥,其实你这不是毛病,只是恢复正常了,想要解决也很容易。”

    燕王听他这样说不禁打心底松了口气,笑逐颜开道:“还望兄弟为我解决这个麻烦,事成之后,为兄必有重谢。”

    胡小天道:“你等等啊!”这厮转身走进房内。

    燕王在院子里等着他,心中充满好奇,不知他要怎样帮助自己解决这个难题?

    不一会儿工夫,胡小天已经从房内出来,他手中拿了一小包东西,从中抽出一只,在燕王的面前晃了晃。

    燕王定睛望去,却是一个白生生半透明的套装物,他不知这是什么,愕然道:“这是?”

    胡小天道:“此物乃是我委托能工巧匠重金订做的无敌金刚套!”

    燕王听到这个拉风的名字马上意识到眼前可能是一件宝物:“何谓无敌金刚套?”

    胡小天笑道:“大哥请看!”这货将燀鱼鳔做成的保险套用两手拉扯了一下,足足拉伸出一尺多长,然后又对着开口处噗!地吹了一大口气,将之吹成了一个气球。

    薛胜景道:“这是……”

    胡小天道:“大哥下次行房之前,将这件东西套在你那里,这东西可大可小,可长可短,戴上之后不但可以延长你的时间,还可以预防各种暗病,最厉害的是,这东西还可以避孕!”

    薛胜景听到胡小天的介绍,双目灼灼生光,当真是好东西啊!他伸手就想去拿。

    胡小天却将手缩了回去:“大哥,这可是世间罕有的宝物,兄弟我好不容易才请人做了几件,本来是想拿去作为礼物送给皇上,哄皇上开心,兄弟我也好谋个一官半职……”他口中的皇上乃是大康皇上而非大雍。

    薛胜景何其世故焉能听不出这厮是在趁机敲自己的竹杠,他笑道:“兄弟,我这个当哥哥的岂会亏待了你。”

    胡小天正色道:“大哥,兄弟我可不是想敲你竹杠,只是想大哥帮兄弟一diǎn小忙,这些东西就算再珍贵又怎么比得上咱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薛胜景暗骂,你丫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说到最后还不是想我帮你办事,他也不敢随便答应,且听听胡小天究竟有什么事情让自己帮忙,他低声道:“兄弟请说。”

    胡小天道:“我听说霍胜男现在被大理寺下狱,霍胜男曾经给我帮过忙,我这几天就要离开雍都,临行之前,我想去看看她,大家毕竟是朋友一场,我若是对她的境遇不闻不问,总显得不够义气。”

    薛胜景还以为是什么为难的事情,他一听就diǎn了diǎn头道:“此事好办,兄弟若是想去,我这就带你去见她。”

    胡小天笑道:“这当然最好不过。”他说完又道:“还有一件事……”其实他本来就只有这件事求薛胜景帮忙,可看到薛胜景答应得如此痛快,感觉自己的这个条件未免太容易了,于是心中有些后悔,索性厚着脸皮再提一个条件。

    薛胜景心中这个郁闷啊,早知道老子别答应得那么痛快,为难为难你,也省得你得寸进尺。

    胡小天道:“大哥应该知道,我爹我娘如今还是戴罪之身,这些无敌金刚套我本来是想回去送给陛下的,只要能让陛下高兴,我也好求陛下赦免我们胡氏一门昔日的罪过,让我爹我娘重获自由。可既然大哥需要,我只能先送给大哥了。”目光却盯着薛胜景腰间悬挂着的碧玉貔貅。

    薛胜景一看这厮的目光就明白了,这货是惦记上了自己的碧玉貔貅,要说自己的这件玉佩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他心中暗叹,今天是被这厮给坑了,与其等胡小天开口讨要,不如自己主动给他。于是他解下那碧玉貔貅递给了胡小天:“这玉佩送给你了,你拿去送给你们的皇上,说不定也可讨得他的欢心。”

    胡小天眉开眼笑:“那怎么好意思。”嘴上客气着,手上却没闲着,将那包燀鱼鳔递给了薛胜景,自己直接就将碧玉貔貅挂在了身上。

    薛胜景打开那包燀鱼鳔,diǎn了diǎn,里面一共有十二只无敌金刚套。

    胡小天道:“大哥,这无敌金刚套你省着diǎn用,用完洗干净晒晒,可以重复使用,这里面的应该够你用一年的了。”

    薛胜景怎么想都是自己吃亏,还不知效果如何,居然就被他坑了一件宝物过去。薛胜景道:“那碧玉貔貅并非寻常之物,它可以预知天气,下雨之前,貔貅体内会出现一个个的白色小diǎn,等到雨过天晴,又变得晶莹剔透。”(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