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三十六章吃干醋(下)
    众人离去之后,胡小天附在夕颜耳边小声道:“居然当着我的面勾引男人,你当我什么?”

    夕颜的美眸睁开一条细缝,媚眼如丝,望着他,俏脸之上笑靥如花:“你吃哪门子的干醋啊?”

    “何止吃醋,肺都要气炸了!”胡小天横眉怒目,这货发现自己是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diǎn灯的主儿,换成是自己跟多少人暧昧都是理所当然。

    夕颜趁他不备在他腮边轻吻了一记,旋即又躺回到床上,柔声道:“别生气了,人家只是演戏嘛。”

    “演戏有必要牺牲色相吗?”

    夕颜道:“要说这薛道铭长得的确比你英俊。”

    胡小天白眼一翻,一副要气晕过去的模样。

    夕颜道:“看到你嫉妒我真是开心。”

    胡小天道:“变态!”

    夕颜道:“你恐怕不仅仅是嫉妒那么简单,你的那diǎn小九九我心里明白,是担心我刚才趁机对薛道铭下手吧?”

    胡小天笑了笑,然后毫无征兆地嚎啕大哭了一声:“公主殿下……你死得好惨……”

    夕颜被这厮吓了一跳,这货实在是夸张,是想让天下人都知道自己死了吗?

    胡小天道:“难道你想一直装死?一动不动躺在这里是不是太闷?”

    夕颜道:“你要求将我的遗骸送回大康,天气渐渐炎热,想要将我的尸体送回大康,必须有冰魄定神珠之类的东西,方才能够保证尸体不会腐烂,据我所知,大雍皇宫之中就有这样东西,大雍方面应该不会拒绝你的这个要求。”

    胡小天道:“你是准备躺在棺材里面一直返回大康?”这其中还是有个问题。如果他完完整整将尸体运回去,岂不是作茧自缚,到了大康岂不是还要面临一个瞒天过海的问题。

    夕颜道:“你愿意我也不愿意,你只管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我自有脱身之策。”

    胡小天笑道:“你装死也不是第一次了,是不是又想像上次那样借火遁走?”

    夕颜道:“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是烧了这起宸宫,手笔会不会太大?”

    胡小天也没在里面久留,出门去安排安平公主的后事。

    薛道铭并没有离去,他站在院落之中,怒吼道:“霍胜男何在?”

    霍胜男咬了咬樱唇,缓步走了过去,向薛道铭躬身行礼道:“末将霍胜男参见殿下!”

    薛道铭缓缓diǎn了diǎn头道:“好!你做的好事,朝廷将保护安平公主的重任交给了你,你非但没有对的起朝廷的重托。反而连累公主被害,你该当何罪?”

    霍胜男俏脸苍白,目光却依然镇定而倔强:“胜男自知有负圣恩,愧对朝廷重托,甘愿接受任何惩罚!”

    薛道铭道:“来人!将霍胜男和她的这帮手下全都给我抓起来,本王要亲自审问!”

    门外传来整齐的脚步声,薛道铭此次显然是有备而来。

    霍胜男向身后众部下道:“任何人不得反抗!”她率先摘去冠带,双手主动反剪到身后。

    胡小天出门之时正看到霍胜男等人被抓的一幕。目光和霍胜男对望,霍胜男向他露出牵强一笑。胡小天的内心中没来由感到一阵酸涩。这件事中霍胜男显然是无辜的,她对究竟发生了什么并不知情。但是从她目前的处境来看应该不妙,大雍方面必须要有所交代,必须找一个人出来dǐng罪,霍胜男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胡小天为她担心之余也清楚自己现在并不适合插手这件事,以霍胜男的背景和关系。即便是遭到责罚也应该不会太重。无论是她的干爹尉迟冲还是蒋太后都不会不闻不问。

    薛道铭率领麾下士兵将霍胜男及其部下全都抓走。

    胡小天虽然对霍胜男的遭遇深表同情,但是作为一个外人,他也不便插手大雍的内部事务,即便是他想帮助霍胜男,也是徒劳无功的。

    柳长生父子目睹眼前场面也唯有暗自感叹。柳长生和大帅尉迟冲相交莫逆,霍胜男是尉迟冲的干女儿,这件事他不能坐视不理,悄然吩咐柳玉城即刻前往大帅府去通报这件事。

    同时两父子也向胡小天告辞,安平公主已经离世,他们留在这里也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徐百川也是一样,他的使命也已经完成。

    胡小天刚刚送走了他们,长公主薛灵君就已经到了。

    薛灵君此次前来起宸宫,目的是接胡小天入宫,这是昨天他们就约好的事情,等到了地方方才知道安平公主已经离世了,虽然这件事早就在意料之中,可当安平公主的死讯成为现实,薛灵君也感心中黯然,其实她和安平公主的接触并不算多,之所以内心中感到如此难过,更是因为她和安平公主的出身相同,同样是生在帝王之家,两人也都面临着同样的不幸,自己是新婚不久驸马暴毙,成为天下闻名的扫把星。而龙曦月却是命薄福浅,还没有等到嫁人之日就遭遇暗杀身亡。薛灵君自然又生出一番感慨,生在皇家虽然表面光鲜,可是未必能够真正得到幸福。

    尤其是她和龙曦月之中,连自己的命运也无法掌控,多数到头来只不过是一件政治道具罢了。

    薛灵君本以为胡小天会拒绝入宫,却想不到胡小天居然什么话都没说就上了她的马车,黯然道:“这些事必须要我亲自去向皇上说清楚。”

    薛灵君diǎn了diǎn头,看到胡小天满脸悲痛的表情,知道他此时的心情绝不好受。柔声安慰他道:“小天兄弟,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你也就不必太过伤心,安平公主的后事还等着你去处理。”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君姐放心,小天知道应该怎样做,只是我家公主何其无辜,为何会遭此厄运?”

    薛灵君默然不语,其实她隐约猜到这其中可能的原因,她轻声道:“公主既然是在雍都遇害,我们必然会追查到底,一定早日将真凶找出来,以慰公主在天之灵。”

    胡小天道:“我家公主温柔娴淑,心地善良,从未得罪过任何人,眼看大婚在即,却又遭此厄运,不知是谁不想看到公主和皇子成亲?”

    薛灵君道:“小天兄弟还是节哀顺变,外界捕风捉影的流言千万不可轻信。”

    胡小天道:“事到如今,别人说什么已经不重要,反正公主无法复生了。”

    胡小天抵达皇宫之前,薛胜康已经得到了安平公主去世的消息,这位大雍帝王也因为这件事而眉头紧锁。石宽向他禀报完自己目前掌握的情况,然后垂首站在一旁,等候着他的命令。

    薛胜康沉思良久,叹了口气道:“无论怎样,人家都是在雍都遇刺,都是朕对不起人家。”安平公主是他未来的儿媳妇,居然就在皇城脚下,自己的眼皮底下被人给刺杀了,他的颜面自然不好看,虽然以今时今日的国力,根本不用惧怕大康报复,但是在道理上明显是亏欠人家。

    石宽抱拳道:“陛下,臣一定会将这件事调查清楚。”

    薛胜康缓缓摇了摇头道:“龙曦月都已经死了,怎么查?即便是查清楚,结果未必是朕想看到的。”

    石宽内心一怔,旋即就明白了皇上的意思,皇上显然猜测到这件事很可能和皇族内部的权力纷争有关,如果查到最后证明这件事和皇族中的某一位有关,那么皇上又该如何处置?他不禁想起新近尘嚣而上的传言,都说淑妃母子对这场联姻大为不满,而且此前淑妃也做出了不少针对大康使团的事情,难道这件事和他们有关?

    石宽低声道:“今日淑妃娘娘已经去探望过安平公主。”

    薛胜康diǎn了diǎn头道:“是该过去。”

    此时外面传来通报声,却是长公主薛灵君和胡小天一起到了。

    薛胜康让他们进来,胡小天来到薛胜康面前,含泪跪下道:“启禀大雍皇上陛下,我家公主遇害身亡了……还请陛下一定要为我做主……给我们公主一个公道,还我们大康一个公道啊……”说到这里已经是泣不成声。

    薛胜康抿了抿嘴唇道:“胡小天,你先起来吧,朕已经听说了这个噩耗,心中不胜难过,你放心,这件事朕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

    胡小天这才擦干眼泪站起身来。

    薛胜康让人搬了个凳子给他,对胡小天而言已经是很大的礼遇,不仅仅因为他是大康的遣婚史,更是因为他曾经救了薛胜康,为薛胜康治好了急症。

    薛胜康道:“胡小天,人死不能复生,咱们再伤心也是无用,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将公主的丧事好好地办了,朕准备在雍都选一处风景清幽的风水宝地为安平公主修建坟冢,以表达我大雍上下的悲恸之心。”他这样说更是一种补偿。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多谢陛下的好意,可是公主殿下临终有个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回家乡安葬,小天必须要尊重公主的遗愿。”

    薛胜康心中暗忖,落叶归根也是人之常情,将安平公主的遗体运回大康安葬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于是diǎn了diǎn头道:“公主既然有这样的遗愿,朕也就只能尊重她的意愿了。”

    第四更送上,加更全部兑现,感谢arra飘红,加更稍后写完第一时间奉上!再求月票,今天看看能否让章鱼再来一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