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三十五章尚书府(上)
    淑妃道:“女儿,你不要害怕,我这就去给你请太医。”她向胡小天使了个眼色,胡小天出门将徐百川请了进来,在他看来徐百川的医术要比柳长生差上不少,把他请过来更加放心,其实胡小天还是有些多虑了,以夕颜在下毒方面的手段,想要瞒天过海实在是没多少难度。

    徐百川检查了夕颜的双目之后又叹了口气,悄悄告诉胡小天,只说毒素已经侵入了夕颜的双眼,再这样继续下去,恐怕时间已经不多了。按照徐百川的判断,夕颜应该熬不过明天。

    淑妃此时已经彻底放下了对安平公主的仇视,既然龙曦月必死无疑,她还计较什么,含泪道:“孩子,你有什么心愿说给娘听听。”

    胡小天一旁看着,心中暗自好笑,以淑妃的老道修为居然也能被夕颜这只小狐狸骗过,可见夕颜的狡猾阴险,以后跟这妮子相处还要多加小心,稍有不察只怕连自己也会中了她的圈套。

    胡小天向徐百川使了个眼色,两人悄悄推出门外。

    徐百川向胡小天拱了拱手道:“胡大人,公主殿下毒气侵入肺腑,只怕是神仙也爱莫能助了。”

    胡小天紧咬嘴唇,拿捏出一脸的悲痛之色:“你是说……”

    身后传来柳长生的叹息声,柳玉城背着他走了过来,柳长生道:“胡大人,徐太医说得没错,是时候为公主提前准备了。”他所说的提前准备就是准备后事的意思。

    胡小天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公主殿下绝不会有事……”

    柳长生道:“胡大人还是面对现实的好。”

    胡小天表面悲痛欲绝,心中却欣喜若狂,夕颜这个麻烦总算得以顺利解决,而且妙就妙在自己不用承担任何的责任,将安平公主送到雍都就等于将大康皇帝龙烨霖交给自己的使命全都完成,更何况现在龙烨霖都已经发疯,姬飞花依然掌权,于情于理他都没有针对自己的可能。

    胡小天道:“有没有见到石统领?”

    霍胜男道:“他刚刚入宫去了。”

    因为已经确定安平公主的状况没有好转,石宽已经提前入宫向皇上禀报。

    霍胜男虽然刚才和胡小天发生过一场争执,可是在确定安平公主已无康复的可能之后,查清安平公主是否会武功,在刺客到来之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变得毫无意义,看到胡小天表情沮丧,目光呆滞,真以为他已经被这个噩耗彻底打击到了,霍胜男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些怜意,轻声宽慰他道:“胡大人,事已至此,我们再伤心也是无用,还是早些准备。”

    胡小天充满悲愤道:“准备什么?公主若是遭遇不测,我还有何颜面归国面对陛下……”这厮终于成功入戏,眼圈红了,眼泪也不停打转。

    霍胜男只当他是真情流露,哪知道这厮压根就是虚情假意,装出这幅模样无非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一旁有人阴阳怪气道:“愧对皇恩,当以死谢罪,换成是杂家,早就找一个墙角撞死,哪还有颜面再回江南……”却是方连海在说话,看到胡小天如此模样,方连海心头真是快活到了极点,你胡小天这下不威风了?连安平公主都要死了,两国的联姻之事自然无从谈起,就算这件事和你无关,回国之后,想来也要治你一个保护不力的责任,搞不好也会要了你的脑袋。

    胡小天霍然转过脸去,一双虎目杀气腾腾地望向方连海,怒道:“你说什么?”

    方连海被他充满杀气的目光看得心头为之一颤,不过当着众人的面也不愿流露出太多的怯意,更何况主子就在房内,谅他胡小天也不敢做得太过分,冷笑道:“杂家自说自话,胡大人又何必心惊。”

    眼前陡然身影一晃,等方连海意识过来的时候,胡小天已经扬手结结实实在他的脸上抽了一记耳光,这耳光打得清脆至极,在场众人谁也没有想到胡小天会突然出手。

    方连海被这一耳刮子抽得愣在那里,旋即一张面孔涨的通红,尖叫道:“混账东西,杂家跟你拼了!”他冲上来就要跟胡小天拼命,却被胡小天当胸一脚又踹到在地。不等方连海从地上爬起,胡小天已经骑在他的身上,左右开弓,照着他的那张大白脸来回扇了四记大嘴巴子,抽得虽然不重,可是动静十足,清脆响亮,胡小天一边打还一边叫着:“竟敢侮辱我家公主!”

    方连海心里这个冤枉,从头到尾他也没说一句侮辱安平公主的话,胡小天摆明了是在诬陷他。

    虽然胡小天是大康使臣,在场的大都是雍人,但是他们目睹方连海被殴却没有丝毫的同情心,有很多人心里甚至还感到暗爽,主要是方连海不得人心,这厮仰仗着董淑妃的权势,一向嚣张惯了,自然遭至了不少的反感。

    霍胜男叹了口气,上前去劝说胡小天住手,方连海属于光腚惹马蜂,能惹不能撑的角色,刚才还阴阳怪气,这会儿已经哀嚎求救。

    董淑妃闻声从房内走了出来,看到眼前一幕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冷哼了一声道:“胡闹!”

    胡小天这才从方连海的身上爬了起来,方连海捂着脸哀嚎道:“娘娘……他打我……”

    董淑妃居然没有帮他出头的意思,冷冷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胡闹,跟我走,别在这儿影响公主休息。”她看都不看胡小天一眼,举步离去。

    众人在她身后齐声道:“恭送淑妃娘娘!”

    来到外面,方连海叫苦不迭道:“娘娘,那胡小天实在是嚣张跋扈,他竟然当众侮辱娘娘还打我耳光。”

    董淑妃呵呵冷笑起来,目光狠狠盯着方连海道:“不开眼的东西,你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你可真会挑选时机,在这个时候闹起来,你以为本宫的面子会好看吗?”淑妃此次前来乃是为了在人前经营她善待安平公主的假象,以此来向天下人表明,自己还是怜惜这位大康公主的。方连海这会儿闹起来,若是传到别人的耳朵里,还不知要演绎出什么样的版本,别人肯定要将方连海闹事的这笔帐算在自己的头上。

    董淑妃在大事上并不糊涂,所以她即便是心底再偏向方连海,在人前也不能流露出来,方连海则奴才实在是被自己宠得不像话,在这种时候居然不识时务。

    方连海被呵斥之后,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可能做错了,人一旦被仇恨左右往往会被蒙蔽头脑,方连海讪讪道:“娘娘……奴才知道错了!”

    董淑妃也没有继续骂他,叹了口气道:“去尚书府走一趟。”

    她口中的尚书府自然是她的娘家哥哥,吏部尚书董炳琨的府邸。见到安平公主之后,董淑妃已经证实了传闻,雍都两大国医都已经没有回天之力,等于已经宣判了龙曦月的死刑,董淑妃遇到这种状况也有些紧张了,她必须要亲自面见自己的兄长,和他商量一下对策。

    这两日皇上因故没有上朝,户部尚书董炳琨也总算可以在家里好好歇一歇,这种机会并不多见,皇上薛胜康自从登基之后就勤政不辍,数十年如一日,无时无刻不将国事放在心上,正是因为他的这份执着与专注,才有了大雍今日之国运昌盛。

    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情况,董淑妃不会突然回到娘家,而且是在没有提前知会的前提下。

    董炳琨在自己的书房里接见了妹妹,尽管身为兄长,在人前还是要做做样子。

    兄妹俩单独相处的时候,方可卸去那些浮华和伪装,董淑妃在太师椅上坐下,接过兄长递来的一杯茶,黯然叹了口气道:“大哥难道没有听说起宸宫昨晚发生的事情?”

    董炳琨道:“没有!”

    董淑妃道:“看来一定是他们故意押着消息秘而不宣,我也是从太医院方面得到的消息,起宸宫昨晚潜入了几名刺客,虽然行刺安平公主未果,可安平公主也中毒了。”

    董炳琨眉峰一动:“什么?情况如何?”

    董淑妃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董炳琨越听越是心惊,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件事会不会牵连到妹妹,牵连到他们曹家,毕竟此前他们曾经多次针对国大康使团,而在外人眼中,这场联姻无疑损害到了他们曹家的政治利益,按照常理推算,他们曹家是最想安平公主死去的那个。

    董淑妃道:“大哥,徐百川和柳长生都被请到了起宸宫,他们两人也都没有什么办法,已经建议准备后事,据徐百川所说,龙曦月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董炳琨道:“她死了对道铭来说并非是坏事。”

    董淑妃道:“话虽如此,可她出了事情,别人肯定会怀疑到我们的身上。”

    董炳琨道:“清者自清,反正咱们又没做过,为何要在乎别人的想法?”

    董淑妃道:“别人怎么想我可以不管,可是皇上怎么想,我们却不能不管。”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