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三十三章一筹莫展(下)
    石宽表现得要比胡小天冷静许多,他低声道:“以柳先生来看,公主殿下会不会有危险?”

    柳长生道:“不好说,因为她体内的毒性未明,所以我只能用一些常规的处理方法,刚才我开得方子乃是用来药浴之用,需要有内功高手以内力帮助公主逼出体内的毒素。”他看了看石宽,目光落在胡小天的身上:“不知胡大人可否愿意?”胡小天乃是太监之身,为公主逼毒是要将病人浸泡在盛满药汤的浴桶之中,然后以内力注入对方的体内,在对方经脉中游走,逼出已经进入她体内的毒素,这种方法虽然不可能彻底将体内的毒素清除,但是至少可以清除出一部分,起到减轻中毒症状的作用。

    霍胜男此时也来到房间内,忧心忡忡道:“那三颗九转洗血丹我已经喂公主服下,只是她的情况仍然未见好转。”

    柳长生道:“劳烦霍将军即刻准备热水。”

    霍胜男问过之后方才知道柳长生所要的热水有何用处,她想了想,主动请缨愿意为安平公主运功疗伤。在柳长生看来霍胜男如果愿意做这件事要比胡小天更加妥当,毕竟逼毒的时候最好将衣衫除去。虽然胡小天是个太监,可他毕竟过去是个男人。

    胡小天原本倒想过借着这次机会刚好可以一饱眼福,可马上又想到夕颜根本是伪装,自己若是趁火打劫,肯定要被这妮子看不起,更何况她向来喜怒无常,说不定因此迁怒于自己。跟自己翻脸也未必可知,索性做得大度一些。

    霍胜男之所以主动提出愿意用内力为安平公主驱毒,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今晚的事情她明显失职,正是她的疏忽才造成了大错,霍胜男性格极为要强。虽然没有公开致歉,但是她已经在以实际行动来补偿自己的错误。

    他们正在为驱毒进行积极准备的时候,从皇宫请来的太医也到了,来得乃是徐百川,他是大雍太医院的统领,是太医院当之无愧的第一招牌。徐百川之所以能够前来起宸宫。是因为皇上特许,安平公主遭遇刺杀中毒,性命危在旦夕绝非小事。即便是石宽也不敢擅自做主,他让人将这件事禀报了皇上。

    大雍皇帝薛胜康能让徐百川过来,也表明了他对这件事的重视。

    徐百川和柳长生被成为雍都杏林中的泰山北斗。几乎代表着大雍医学界的最高巅峰,听闻柳长生已经到了,徐百川在诊断病情方面表现得更加慎重,他和柳长生一个服务于宫廷,一个混迹于民间,两人之间也没什么芥蒂,彼此的交情算得上君子之交淡如水。

    徐百川由霍胜男陪同去夕颜的床边仔细观察了她的中毒情况,过了好久方才出来。因为柳长生已经先于他做过诊断。所以徐百川非常谨慎,先询问了柳长生的看法。由此也能够看出徐百川的圆滑,他不仅仅是一位太医。同时也是一位官员,做任何事情之前,首先考虑到要给自己留好余地。

    还好他和柳长生在病情的诊断上大致相同,徐百川对柳长生的治疗方案也表示认同,他低声道:“现在最麻烦的就是毒性未明,只有查出究竟是什么毒物所伤才能根除公主殿下体内的毒素。”

    柳长生将自己的驱毒方子说了。

    徐百川点了点头道:“如果能够配合黑冥冰蛤那就最好不过。”

    柳长生苦笑道:“黑冥冰蛤可没那么容易找到。”

    徐百川道:“据我说知。燕王府内就藏有一只,只是……”他自己说完之后也感觉到等于白说。想让燕王将宝物奉送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柳长生道:“那黑冥冰蛤奇就奇在能够反复使用。”

    徐百川道:“我看这件事还是应该尽快奏明圣上,只要圣上发话。燕王应该会答应借用黑冥冰蛤。”他说完又道:“只是这么晚了,陛下已经安歇,总不能再去打扰他,只能等到天明再说。”

    胡小天道:“什么事都不如公主的性命重要,我这就去燕王府。”虽然胡小天知道夕颜的中毒只是用来蒙蔽众人的假象,可是既然做戏就要做足十分,不可在这群人面前暴露出任何的破绽。

    众人此时才想起胡小天和燕王薛胜景是刚刚结拜不久的兄弟,他若是开口,燕王应该不会拒绝。

    胡小天抵达燕王府的时候已经是五更时分,燕王府仍然笼罩在一片夜色之中,用不了太久黎明就会到来,负责值守的武士见到是胡小天前来,慌忙进去通报,对胡小天和燕王结拜的消息燕王府上上下下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多时总管铁铮就迎了出来,虽然铁铮对胡小天向来没多少好印象,可是自从胡小天和燕王结拜之后,他的态度也变得客气了许多,拱手行礼道:“胡大人,不知深夜前来有何急事?”

    胡小天抱拳还礼道:“铁总管,在下冒昧前来确有急事,可否劳烦铁总管去通报我大哥一声,就说在下有急事找他。”

    铁铮面露难色,低声道:“胡大人,并非是在下不愿意,而是王爷有令在先,任何人不得随意打扰他休息,现在已经是寅时,不如请胡大人移步花厅,耐心再等半个时辰。”

    胡小天道:“我此次前来乃是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还望铁总管通融。”

    铁铮看到他如此焦急,知道肯定有大事发生,否则胡小天也不会这个时候过来,他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拼着被王爷骂一次。”

    胡小天耐心在花厅等了半个时辰,方才看到薛胜景姗姗来迟,胡小天心中暗骂,自己都说了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这厮居然还耽搁了这么久的时间,看来在心底根本没有重视过自己这个结拜兄弟。以为手术已经做过了,以后不用再求老子了!

    薛胜景打着哈欠步入了花厅,此时远方的天空已经露出了青灰色,黎明已经到来,薛胜景道:“兄弟,究竟何事如此匆忙?害得为兄连觉都睡不好?”身后铁铮一脸的苦笑,显然被薛胜景很骂了一顿。

    胡小天起身迎向薛胜景道:“大哥,这个时候过来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

    薛胜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坐下说,坐下说!”

    胡小天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向他讲了一遍,薛胜景听完眉头紧锁。

    胡小天看到他的表情就感到有些不妙,这薛胜景该不会吝惜一只黑冥冰蛤,不舍得借给自己吧?

    薛胜景长叹了一声道:“兄弟,就你我之间的感情别说是借就算是送给你也无妨,只是那黑冥冰蛤并不在我的手里。”

    胡小天愕然道:“不在?”

    薛胜景点了点头道:“不在,一个月前,我王府的库房被窃贼潜入,窃贼偷走了不少的东西,其中就有这件黑冥冰蛤,因为其中有不少东西是我皇兄赏赐,我担心被他责怪,所以并没有声张,一直在偷偷派人调查寻找,至今仍然没有下落。”

    胡小天在薛胜景说这番话的时候悄然观察铁铮的表情,却见铁铮流露出错愕的表情,虽然这表情稍纵即逝,却仍然被胡小天记在心底,王府发生这么大的失窃案,身为总管的铁铮不可能不知情,从铁铮刚才表情的微妙变化可以推测到他对此事并不知情。胡小天心中暗自冷笑,薛胜景啊薛胜景,只不过借一件东西,你丫都不舍得,好歹老子也有恩于你,此等做派,真是让人齿冷。

    胡小天并没有表露出任何的不快,起身道:“既然如此,也没有办法,大哥我先走一步。”

    薛胜景道:“兄弟别急着走。”他向铁铮道:“你去找马青云,让他取一瓶百草回春丸过来。”

    铁铮领命之后转身去了,不多时已经带着一瓶百草回春丸回来,薛胜景亲手将那瓶药递给胡小天道:“这瓶百草回春丸乃是我高价求来的,虽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可是对救治蛇毒非常有效,兄弟拿回去试试。”

    胡小天知道薛胜景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接过那瓶药向薛胜景道:“大哥,我得回去了,大恩不言谢,咱们以后再说。”

    薛胜景虚情假意道:“你我之间何须说这些?铁铮,帮我送送我兄弟。”

    胡小天走后,一个青袍人走入房间内,来到薛胜景面前恭敬施礼,正是薛胜景的师爷马青云。

    薛胜景道:“你去打听一下,起宸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行刺安平公主。”

    马青云道:“王爷,会不会是淑妃找来的人?”

    薛胜景缓缓摇了摇头道:“淑妃对这桩亲事不满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所以安平公主只要发生意外,所有人都会像你一样,首先想到得就是他们母子。淑妃不是傻子,老七也是个聪明绝顶的人物,不可能在成婚之前做出这样孤注一掷的举动。”

    马青云低声道:“王爷觉得这件事另有其人?是有人想将这把火烧向七皇子?借机破坏大康和大雍之间两国的关系?”

    两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