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二十六章太后亲临(上)
    龙烨霖望着那托盘中简陋的饭菜,不由得怒从心起,上前一把将托盘推到地上,碗盘撞击在地面上发出瓷片碎裂的声音:“你算什么东西?竟然给朕吃这些!让姬飞花过来,朕要见他,朕要见他!”

    尹筝叹了口气,心中暗骂龙烨霖不识时务,捡起托盘,准备清扫地上的瓷片。

    龙烨霖却忽然抓住地上的一块瓷片向他冲了上去,挥动瓷片刺向他的咽喉。

    尹筝被吓了一大跳,慌忙用托盘挡住。

    龙烨霖不顾一切地冲向大门外,大叫道:“救命……”

    来到门前,却被一个身影挡住,抬头一看正是姬飞花。

    龙烨霖吓得打了个激灵,手中的瓷片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姬飞花在他脸上扫了一眼。

    尹筝诚惶诚恐地赶了上来,正想解释,姬飞花皱了皱眉头道:“出去,我和陛下单独说两句。”

    尹筝低头离开了宫室。

    龙烨霖望着姬飞花,表情中充满了畏惧又带着些许的期待,他咽了口唾沫,不知从何开口。

    姬飞花道:“你刚刚不是要见我吗?”

    龙烨霖diǎn了diǎn头道:“爱卿,朕……朕想通了……”

    姬飞花的唇角露出一丝充满嘲讽的笑意:“陛下的话,飞花还真是不明白呢。”

    龙烨霖道:“朕不该听信谗言,怀疑爱卿对我的忠诚,朕发誓,朕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做对爱卿不利的事情。”

    姬飞花叹了口气,心中暗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现在跟自己说这番话岂不是太晚。

    龙烨霖道:“爱卿可否再给我一个机会?”

    姬飞花道:“我此次过来找你,是想送你去灵霄宫,不知你意下如何?”

    龙烨霖拼命摇头道:“朕不去,朕不去……”当初他协同姬飞花一起将自己的父亲从皇位上拉下来,然后将他送到缥缈山灵霄宫软禁,却想不到这么快就轮到了自己。

    姬飞花道:“你不想去也可以。不过你要跟我说实话,当初和权德安是如何策划,在宫中权德安又安插了多少人?”

    龙烨霖道:“这件事你不该问我,你应该去问权德安。”

    姬飞花冷笑道:“我若是能够找到他,又何必来见你这废物!”

    龙烨霖的内心如同被鞭子狠抽了一记,自己在姬飞花的面前早已体无完肤,他甚至不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看待,哪还有丝毫的尊重,龙烨霖痛苦到了极diǎn。他现在的状况当真是生不如死,可是一想到死,他又从心底感到害怕。不得不放低尊严,去祈求姬飞花,尊严?他现在还有什么尊严,在姬飞花的眼中他只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而已。

    龙烨霖道:“朕什么事情都不清楚,一切都是权德安在安排,我只是一时糊涂。受了他的蛊惑,朕真是悔不当初啊!”

    姬飞花道:“永阳公主跟随你前往灵霄宫探望老头子的时候。偷偷带回来一封信你知不知道?”

    龙烨霖拼命摇头道:“我不知情,我不知情!”

    姬飞花道:“老头子通过她向太子传讯,他知道玉玺在哪里。”

    龙烨霖闻言心中一震,脸上浮现出极其怨毒的表情:“这些狼心狗肺的畜生,朕饶不了他们!”

    姬飞花淡然笑道:“上梁不正下梁歪,他们可都是你的子女。自然像你十足。”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

    龙烨霖慌忙叫道:“爱卿……爱卿,我知道错了……”

    房门在姬飞花的身后关闭。

    尹筝躬身向姬飞花行礼:“提督大人。”

    姬飞花道:“从今天起,他再敢不听话就让他饿着!”

    “是!”

    姬飞花准备离去的时候,李岩匆匆来到他的身边。低声道:“提督大人,尚膳监的张德全有话说。”

    姬飞花diǎn了diǎn头,此次宫变,他并没有急于大开杀戒,即便是宫廷内部的肃清也是在悄悄进行,张德全是权德安的手下,此前他就已经将一切掌握得清清楚楚,不过他并不急于收网,而是等待这些人主动投诚:“让他去内官监见我!”

    张德全诚惶诚恐地来到内官监,姬飞花静静坐在那里等着他,他的表情温和而平静,并没有任何的戾气。

    每个太监在入宫之后都必须要学会察言观色,至于修为的深浅那就在各人修炼了,张德全无疑是擅长此道,他恭敬向姬飞花行礼道:“张德全参见提督大人!”

    姬飞花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张德全道:“是有些事情。”

    姬飞花diǎn了diǎn头道:“说!”

    张德全道:“有关权公公的。”

    姬飞花笑了起来,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坐吧!”

    张德全颇有些受宠若惊,谢过姬飞花之后坐下:“事情其实是这样,权德安一直都在筹划对付提督大人。”

    姬飞花道:“如果杂家没有记错,张公公好像是他一手提拔而起的吧?”其实他自己何尝不是这样。

    张德全道:“良禽择木而栖,小的没什么大志,只想安安生生渡过这辈子,本来也准备装出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算了,可是思来想去,有些话还是要告诉提督大人知道的。”

    姬飞花道:“张公公也是宫中的老人了,杂家的为人你应当清楚,杂家向来恩怨分明,快意恩仇。”

    张德全显得有些惶恐道:“只是小的过去也帮权德安做过一些事情……”

    姬飞花道:“这你倒是不用担心,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只要你对杂家坦诚相待,杂家自然会既往不咎。”

    张德全diǎn了diǎn头,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权德安为了对付提督大人也算得上是处心积虑了,他当初安排胡小天入宫,其实就是为了接近大人。”

    姬飞花皱了皱眉头。这个信息根本毫无营养,他早已从胡小天那里知道了这件事。

    张德全看出自己的这个信息并不足以打动姬飞花,压低声音道:“那胡小天根本就是个假太监!”

    姬飞花目光一凛:“你说什么?”

    张德全道:“权德安根本没有为胡小天净身,当初胡小天入宫之时为了逃避验身,是我亲自去现场将他要了过来,这都是权德安在背后授意我这么做。”

    姬飞花叹了口气道:“你们还真是胆大。竟然弄了个假太监入宫,难道不怕事情败露要了你们的脑袋。”

    张德全道:“权德安以胡不为夫妇的性命做要挟,让胡小天趁机接近大人,从大人这里刺探情报。”

    姬飞花淡然笑道:“就这些?”张德全所说的这些他大都清楚。

    张德全道:“还有一件事,这宫中其实还有人和洪北漠勾结,意图救出太上皇,捧他复辟呢。”

    姬飞花心中一动,表面上仍然风波不惊,端起茶几上的茶盏。慢条斯理饮了一口茶道:“哪个?”

    张德全道:“凌玉殿的林贵妃和她手下的宫女葆葆。”

    姬飞花眉峰一动:“你有什么证据?”

    张德全道:“长久以来林菀都是通过飞鸽传书与洪北漠互通信息,权德安早就盯上了她,其间阻劫过几封他们的通信。”

    “说的什么?”

    张德全道:“因为上面全都是暗语,权德安也无从得知,不过有一diǎn能够断定,洪北漠对宫中的情况了如指掌应该完全是通过她们两人的缘故,葆葆时常前往司苑局找胡小天,目的也是为了找出皇宫地道。据说有条地道可以直接通往缥缈山。”

    姬飞花开始的时候只是抱着听听的想法,可越听越是心惊。林菀的事情他早就清楚,但是林菀派葆葆前往司苑局调查密道却从未向自己提过,她果然有不少的事情瞒着自己。

    姬飞花道:“就凭着你的一面之词让杂家如何相信?”

    张德全从袖中抽出一份名册,恭恭敬敬呈上道:“这上面记录了权德安在宫中安插的所有人手,大人只需按照这名单上面抓人,就能够将权德安在宫内的势力连根拔起。”

    薛灵君离去之后。胡小天很快就成功唤醒了命根子,看来随着内力的增加,提阴缩阳的功夫也随之提升了不少,至少现在已经无需借助外部的刺激了。这一夜睡得相当舒服,薛胜康那边也没有什么特别状况。一整夜平平安安的渡过。

    第二天,胡小天天还没亮就爬了起来,前往勤政殿去探望皇上的恢复情况,不过薛胜康应该是身体虚弱的缘故,睡到现在都没有醒来。于是胡小天只能耐心等候,一直等到日上三竿吗,方才等到薛胜康睡到自然醒,将他传召进去。

    胡小天知道这一时代人们自我修复的能力都强大,检查了一下薛胜康的刀口,居然已经开始愈合了,这速度还真是让人惊叹。为薛胜康换了一次药。根据伤口目前的状况,估计最多三天,薛胜康就能够完全康复。

    薛胜康的精神明显好转了许多,他笑道:“朕感觉已经好了呢。”

    胡小天道:“陛下不可心急,伤口虽然愈合很快,但是并没有完全长好,还是需要静养几日才能下床活动。”

    薛胜康道:“朕现在可以坐起来吗?睡得腰酸腿疼,真是难受啊!”

    胡小天笑道:“当然可以!”他让宫女拿了一个软垫,扶起薛胜康让他靠在软垫上。

    薛胜康半躺在床上,感觉这个姿势舒服了许多,惬意地舒了口气道:“胡小天,朕这次的病多亏了你,你倒是说说看,想要什么赏赐?”

    一整夜,居然只有一张月票,太惨淡了,这让章鱼情何以堪,哪位好心的兄弟多来一张,给章鱼凑个双数可好,大清早又是两更,不容易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