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二十三章胆石症(下)
    众人看到胡小天画得那张图都是一头雾水,毕竟谁也不懂得人体解剖。徐百川虽然是大雍太医院的领头人,对此也同样是一无所知,他可没有人体解剖的经验,相关知识贫瘠的很。

    胡小天也没必要跟他们解释清楚,在胆囊的壶腹部画了一块结石道:“这儿长了块石头因为滚动摩擦而造成了疼痛,现在石头被卡在这个部位,影响了胆汁排空,引起胆囊肿大,如果不及时将石头取出,很可能会引发一系列其他的并发症。”

    薛灵君忍不住问道:“那么要如何将石头取出呢?”她说的话正是其他人想问的。

    胡小天道:“长公主问到了最关键的地方。”

    徐百川道:“我们也判断出陛下得了胆石症,此前也尝试用药石将之化去,怎奈收效甚微。”

    胡小天道:“我的办法大家权且听一听,如果不同意也不要认为我别有居心。”

    薛胜康此时又痛了起来,他强忍着疼痛道:“你说就是!”

    胡小天道:“我的办法就是将这颗石头取出来。”

    “如何取出来?”薛灵君和徐百川同声道。

    胡小天道:“开刀,打开腹部,然后找到胆囊,将胆囊切除,以后再无后患!”

    徐百川虽然请胡小天过来,却没有想到他的治疗方法是如此的惊天动地,要用刀把皇上的肚子给划开?然后切掉胆囊,这胡小天吃了熊心豹子胆,别说这么做,就算是这么想都是罪过。

    薛灵君斥道:“大胆,你胡说什么?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去!”她表面上是斥责胡小天其实是在帮他。虽然薛灵君相信胡小天应该不会害自己的皇兄,可是这个建议根本没有任何可行之处,肌肤毛发受之父母,更不用说现在他要开刀的对象是自己的皇兄,大雍至高无上的皇帝。

    胡小天趁机道:“那小的先告退了!”借着这个机会刚好溜走。方才后退了一步,就听到薛胜康怒喝道:“你给我站住!”

    胡小天停下脚步道:“陛下还有什么吩咐?”

    薛胜康却没有看他。目光盯住徐百川道:“徐百川,你有没有把握治好朕的病?”

    徐百川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没有那金刚钻岂敢揽这瓷器活。

    薛胜康道:“朕痛不欲生,皇妹,你记不记得十年前那个江湖术士为我算命的事情?”

    薛灵君含泪diǎn了diǎn头。

    薛胜康道:“他说朕只剩下十年性命,屈指一算,已经到了他所说的大限了,难道朕真的注定无法逃过此劫?”

    薛灵君颤声道:“皇兄,您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又不是什么大病。就算这些太医治不好您的病,天下之大肯定还有圣手。”

    薛胜康叹了口气道:“胡小天,你有多大的把握治好朕的病?”

    胡小天道:“我要说一diǎn把握都没有,陛下会不会让我走?”

    薛胜康面色一沉,冷冷道:“你想活命唯一的办法就是治好朕。”

    胡小天道:“那我只能说有百分百把握了,可是陛下未必肯让我治,就算陛下肯让我治,我把陛下的病治好。小天的脑袋只怕也未必能够保得住。”

    薛胜康咬着牙关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他低声道:“其他人都出去吧……胡小天留下!”

    众人都是一惊。谁也没有想到皇上竟然要单独和胡小天说话,而皇上此时的状况如此之差,胡小天又不是大雍的臣子,焉知他会不会对皇上不利?

    薛胜康道:“朕的话你们都没听到吗?”

    众人不敢违逆他的命令,一个个全都退了出去,只留下胡小天在薛胜康身侧。胡小天对薛胜康暗暗佩服,这薛胜康能够成为中原霸主绝非偶然,此人的气魄和胆色超人一等。

    等到众人离去之后,薛胜康方才低声道:“其实,你并不是第一个提出这种治疗方法的人。”

    胡小天内心一怔。难道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人提出过要为薛胜康进行手术治疗?

    薛胜康道:“十年之前,朕的胆石症还只是初犯,当时也是令朕痛不欲生,当时有人给我推荐了一位高人,他当时就对朕说,想要根除我的病症,就必须要将朕的肚子划开,将苦胆取出,朕以为他是要害我,没有答应。”

    胡小天虽然很好奇,可是仍然忍住没有追问,那位高人究竟是谁?在他的印象中好像只有鬼医符刓才有这样的本事,此前曾经听柳长生提起过这个人,他也在大雍出现过,九年前去世,记得他的尸骨就被埋在郊外的黑驼山,难道鬼医符刓就是死在了薛胜康的手中?想到这里不禁暗暗心惊,常言道:伴君如伴虎,自己今天如果运气不佳可能会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不过看薛胜康如今的这幅模样,应该是对当初拒绝那位高人感到后悔,他单独将自己留下的目的难道真动了要做手术的心思?

    薛胜康道:“这病已经折磨了我整整十年,近三年来发作得越发频繁,进入今年之后,朕的身体状况也大不如前,这十年间朕也遍访名医,最后仍然还是这副样子。他们的方子我尝试了无数,全都是治标不治本。”他盯住胡小天的双眼道:“你若是有信心治好朕的病,朕就让你放手尝试一次。”

    胡小天赞叹他勇气的同时又不禁暗暗心惊,薛胜康的这手术可不好做。

    薛胜康道:“朕知道你心中有不少的顾虑,你放心,你只要治好了朕的病,我绝不加害于你。”

    胡小天道:“陛下,小天毕竟是大康的使臣,您难道就不担心我会对您不利?”

    薛胜康道:“大康对你好像没有多少恩情吧?你们胡家的遭遇朕也有所耳闻。”

    胡小天道:“陛下如果信得过我,小天必尽全力而为。”他已经明白,今日之事势成骑虎,自己如果拒绝了薛胜康,必然无法活着走出皇宫,唯有治好他才有一线生机。

    薛胜康道:“你需要什么只管开口。”

    胡小天道:“小天没什么要求,为陛下治病的事情绝不会向外透露半个字。”

    薛胜康暗赞这小子聪明,低声道:“你为燕王治病的事情朕都了解得清清楚楚。”

    胡小天头皮一紧,看来薛胜康对他的这个同胞兄弟也不信任,自己为薛胜康切包皮的事情也被他查得清清楚楚。胡小天道:“小天治病的工具都在起宸宫,劳烦陛下派人去将工具取来。”

    薛胜康道:“好,有什么需要你只管对我皇妹说,朕有些累了,你让他们进来吧。”

    胡小天道:“是!”

    胡小天为手术器械进行消毒的时候,薛灵君就坐在一旁静静看着他,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你当真要将我皇兄的肚子划开?”

    胡小天道:“此前想这么做的人是不是都死了?”

    薛灵君diǎn了diǎn头:“凡是想害我皇兄的人都不会活下去。”她不由得忧心忡忡,既为皇兄的病情担忧,又为胡小天的性命担忧。

    胡小天抬起头来,向她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还好我是想救他。”

    薛灵君抿了抿嘴唇。

    “你不相信我?”

    薛灵君道:“你是大康人,我有些顾虑也是正常的。”

    胡小天道:“那是因为在你眼中皇上的性命要比我重要的多得多,我这种贱命一条的人,保不齐任何事都敢做出来。”

    薛灵君道:“我不是怀疑你,我是担心皇兄。”

    胡小天道:“给你一颗定心丸,其实我比谁都怕死,所以我绝不会做傻事。”

    薛灵君的唇角总算露出一丝笑意。

    胡小天道:“所以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皇上的病治好,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有一条活路。”他停顿了一下,抬起头向窗外看了看,月上中天,这一夜只怕无法睡眠了。

    薛灵君道:“如果你能够治好我皇兄的病,他一定会重重赏赐你。”

    胡小天道:“我不求什么赏赐,甚至不希望任何外人知道是我救了皇上。”

    “你担心回国后会有麻烦?”

    胡小天道:“立场不同看待问题自然不同。”

    薛灵君diǎn了diǎn头道:“好,我答应你,这件事我一定为你严守秘密。”

    胡小天笑道:“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

    “皇上病得那么重,为什么不见皇后她们过来?”

    薛灵君道:“因为害怕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胡小天道:“每个人都有私心,看来皇上真正信任的只有长公主你啊!”

    薛灵君道:“小天,你要是治好了皇上,我会永远把你当成我的亲弟弟。”

    胡小天敢于在这一时代开展外科手术还是有原因的,首先这时代人们的身体素质都很好,愈合速度远远超出他过去的认知,而且感染的几率很低,虽然没有现代化的麻醉手段,不过很多麻药也非常有效,个体对疼痛的耐受能力又远超现代。

    本来徐百川有许多种方法可以帮助皇上入眠,可是薛胜康却拒绝这样,他要保持清醒,无论他出于何种目的,这份勇气都非常可嘉。(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