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二十三章胆石症(上)
    胡小天闻言心中暗忖,这薛胜康看来和他老婆也有矛盾啊,别看皇族听起来威风,这家庭生活都不和谐,皇帝有病都要严密封锁消息,连自己老婆都不告诉,看来在薛胜康心中还是同胞妹妹最为可信。不过这让胡小天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既然皇后都不清楚,那么皇子公主啥的就无从得知了,把自己请到宫里面应该不是这帮人在背后作祟。一开始的时候胡小天甚至怀疑薛道洪或者薛道铭想要对自己不利。

    不是胡小天喜欢阴谋论,而是身在这危机四伏的雍都,他必须要凡事都多个心眼儿。

    长公主薛灵君先行进入了勤政殿,至于胡小天还得乖乖在外面候着,等候大雍皇帝的传召,等了一袋烟的功夫,方才看到徐百川出来,从他的凝重的表情来看,情况应该不容乐观。

    胡小天跟着徐百川向勤政殿走去,途中低声道:“皇上情况怎样了?”

    徐百川看了看周围也不瞒他:“突然就加重了。”

    胡小天暗叫麻烦,如果薛胜康病重,就算自己没本事给他治病,这些人也不会放任自己离去。

    徐百川道:“有个人胡大人应该认识。”

    胡小天道:“谁?”

    徐百川压低声音道:“周文举!”

    胡小天内心剧震,西川神医周文举他怎么能忘,当初在燮州如果不是周文举义薄云天,舍身相救,自己恐怕根本无法脱困,自那以后胡小天就失去了周文举的消息,现在听到徐百川提起周文举,胡小天心中怎能不激动。

    徐百川道:“文举是我的师弟。”

    胡小天激动道:“徐大人可有他的消息?”

    徐百川道:“他人在西州……”此时有小太监走了出来。徐百川慌忙停住不说。

    胡小天虽然没有得到周文举确切的下落,可是从徐百川的这番话已经明白周文举仍然活在这个世上,心中欣慰之极,还好周文举没事,不然自己肯定要抱憾终生。

    徐百川道:“我对胡大人的医术早有所闻。”

    胡小天笑了笑,看来徐百川真正了解自己的医术乃是通过周文举。这也难怪他会向大雍皇帝薛胜康保荐自己了。不过既便如此仍然觉得理由不够充分,毕竟是给一国之君治病,徐百川身为太医院的带头人应该明白有些事情是必须要规避的。

    勤政殿内灯火通明,一帮太监宫女全都噤若寒蝉地站在那里,随时准备听候差遣。他们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他们的命运和皇帝的安康息息相关,如果皇帝出了什么差错,他们就是首当其冲的替罪羊,说不定全都会丢了性命。

    胡小天跟着徐百川绕过屏风。走了进去,两名宫女拉开帷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药草气息,虽然没有仔细浏览这勤政殿内部的布置,可胡小天也已经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勤政殿虽然很大,但是非常的空旷,里面的装饰非常简朴。家具大都陈旧,并没有预想中的富丽堂皇。看来薛胜康这位大雍皇帝日子过得比他的同胞兄弟薛胜景要寒酸的多。甚至比起薛灵君这位妹子的府邸也不如。

    进入帷幔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靠在墙边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类书籍,绝不是样子货,薛胜康博览群书,涉猎甚广。

    薛灵君从龙床旁走了过来,眼圈有些微微发红。来到胡小天面前轻声道:“小天,你不用担心,只管放手去做。”

    胡小天心说你说得简单,还不知你皇兄得的是什么病呢。

    来到龙床前,终于见到这位大雍帝王的真容。薛胜康四十九岁,靠在龙床之上,身后靠着两个软垫,面如金纸,双眉紧皱,胡小天开始还以为是灯光的缘故,凑近一看马上做出了判断,薛胜康这很可能是阻塞性黄疸。

    胡小天恭敬向薛胜景行礼道:“大康遣婚史胡小天叩见大雍皇帝陛下万岁万岁……”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薛胜康打断:“免了,这里不是朝堂,你也非我的臣子……”他有些痛苦地皱了皱眉头道:“徐太医保荐你,说你医术高超,在疑难杂症的治疗上另辟蹊径,而且颇为灵验……朕母后的顽疾就是你治好的……”他说了那么多话明显有些气喘。

    胡小天道:“陛下,外界传言不足为凭,小天的确掌握了几门祖上传下来的秘方,可是我在医术方面的认识着实有限,可陛下放心,我一定会尽力而为,不过陛下得先答应我,关于病情方面千万不可隐瞒。”

    薛胜康望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唇角居然露出了一丝笑意:“大康的使臣果然有些胆色,你问吧。”

    胡小天道:“陛下发现这个病有几年了?”

    薛胜康道:“九年了,九年前第一次疼痛,开始的时候两年发作一次,然后就变得越来越频繁,今年已经是第二次了。”

    胡小天心中暗自盘算目前才是三月,的确是够频繁的。他轻声道:“陛下是不是右上腹一阵阵的疼痛,而且持续加重?”

    薛胜康diǎn了diǎn头道:“不错!”

    胡小天又道:“疼痛会向右肩背放射?”

    薛胜康开始感觉到这个年轻人并不简单,低声道:“没错!”

    “陛下今日可曾呕吐?”

    薛胜康道:“吐了三次。”

    “是不是食欲不振,看到油腻的食物就感到厌烦?”

    一旁的小宫女悄悄望向胡小天,可不是嘛,今天就是因为一名宫女端来的饭菜不合皇上的口味,被拖出去给砍了,想想当时的情景真是吓人呢。

    薛胜康diǎn了diǎn头。

    胡小天道:“小天斗胆,可以试一下皇上的体温吗?”

    薛胜康道:“朕在发热!恕你无罪!”

    胡小天壮着胆子摸了摸薛胜康的额头,此前在雍都想尽办法都无法见到的大雍皇帝,如今已经可以近距离接触,只怕再没有一个国家的使臣能够拥有自己这样的待遇了。

    试过体温之后,胡小天又看了看薛胜康的巩膜,根据他所表现出的症状,并不难做出诊断,这位大雍天子得的是胆石症无疑。薛胜康目前的情况应该已经造成胆道梗阻,如果不及时为他手术很可能会引起一系列的严重并发症,甚至危及性命也有可能。

    一会儿功夫薛胜康的额头上又布满了冷汗,他低声道:“你可有办法?”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

    徐百川上前道:“陛下,要不要再服用一颗怯疼丹?”原本是出于好意的一句话却想不到触到了薛胜康的逆鳞,薛胜康怒吼道:“混账,朕不要吃什么怯疼丹,你在愚弄朕吗?就算一时止住疼痛,回头这该死的疼痛依然会卷土重来,朕早就受够了你们这帮无用的废物!”

    徐百川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磕头如捣蒜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过去他还从未见皇上发这么大的火,看来今天是痛得无法忍受,一腔怒火终于发泄出来。

    胡小天道:“陛下,怒伤肝,肝胆相照,陛下的病乃是出在胆上,动怒对您的病情不利。”

    薛胜康双目一凛,一股无形的气势如同泰山压dǐng般向胡小天袭去,胡小天内心也不禁为之一颤,他总算真正感受到何谓是王八之气,薛胜康在气势上远胜大康皇帝龙烨霖。虽然内心为之一颤,可是胡小天却没有留露出丝毫惶恐的表情,这帮大雍侍卫虽然戒备十足,但是仍然百密一疏,胡小天忽然想到,如果自己想要对薛胜康不利,现在这样的距离下,只要刺杀必然不会失手。

    薛胜康低声道:“你有办法吗?”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他的内心充满了犹豫。

    薛胜康道:“你是不是担心如果治不好我的病,必然会被我所杀?”

    胡小天笑道:“陛下的病又不是什么绝症,小天虽然不才,可是还有些办法。”

    薛胜康道:“那就担心如果治好了我,这件事传到大康,你就会成为大康公敌,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

    胡小天心中暗叹,这薛胜康果然不同寻常,一眼就看穿了自己为何犹豫。

    薛胜康道:“你放心,有些事只要你自己不说就永远不会传到大康国内。”

    胡小天也算是读过二十四史的,帝王心术他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他们的承诺只能当做是个屁,这帮帝王之中,翻脸不认人的几率实在是太高。

    薛胜康又道:“你若是还不放心,大康能给你的,朕都能给你!”

    胡小天道:“多谢陛下厚爱,只是小天的治病方法陛下未必能够接受。”

    薛胜康道:“但说无妨!”

    胡小天向长公主薛灵君笑道:“劳烦长公主殿下帮我取来纸笔。”

    薛灵君马上差人去办。

    胡小天纸笔在手,马上在纸上画出了胆囊的局部解剖结构,他向薛胜康道:“陛下的毛病出在这里,如果小天没有判断错,应该是有石头卡在了胆囊的壶腹部,所以造成了陛下的黄疸。”(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