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零八章深潭惊魂(上)
    虽然已经是初春但是潭水仍然很冷,进入水潭之中顿时感到冰冷彻骨,适应之后胡小天向水中游去,因为是在夜里,而且水中光线本来就较暗,胡小天只能根据刚才的判断寻找唐轻璇的位置。穷尽目力,方才依稀看到一个身影正在向水中沉去。

    胡小天迅速接近水中的唐轻璇,看到唐轻璇似乎失去了知觉,整个人一动不动地沉向潭底。胡小天水性绝佳,很快就来到了唐轻璇的后方,将她抱住,带着她向上游去,眼前一diǎn荧光闪烁,然后一个又一个的荧光亮起,却是一只只的水母从潭底浮游而起,胡小天被眼前的美丽所吸引,但是他上浮的动作却不敢有丝毫减慢,越快浮出水面,唐轻璇获救的几率就越大。

    可几乎就在一瞬之间,成千上万只水母出现在他的身体周围,那些水母原本优雅的浮游,却不知因为受到什么干扰,一个个突然向胡小天和唐轻璇的身上蜂拥而来,胡小天最初感到脚底如同被针扎一样,没过多久,就看到那粉红色泛着荧光的水母铺天盖地向他的脸上身上袭来,胡小天带着唐轻璇拼命向上游去,虽然如此仍然有无数水母密集地蛰在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之上,胡小天不由得有些后悔,入水之前是为了方便救人这才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却想不到这水潭之中竟然生存着数以万计的水母。

    任何生物在遭遇外来入侵的时候都会选择防御,这些柔弱的水母一旦发起狂来也是声势骇人,有如落英纷飞,又如风中柳絮,粉红色的漩涡将水中两人的身体包围。胡小天身体周围被针刺的感觉延绵不绝,开始的时候还觉得疼痛。没多久就已经完全麻木。从水底到水面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对胡小天而言却是度日如年。

    露出水面之后他先将唐轻璇推上岸边,然后自己才爬了上去,从脸上身上拍下那些疯狂的水母,直到将堵住鼻孔的水母拽出,这才敢畅快的呼吸。睁开双目感觉周身奇痒无比。他也顾不上检查自己被蛰的状况,来到唐轻璇面前,将蒙住唐轻璇口鼻的水母移除,唐轻璇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毫无声息,不知是死是活。

    胡小天摸了摸她的脉门,发觉还有微弱的脉息,内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抱着唐轻璇远离水潭来到了一处平坦干净的草地。这才开始对她进行心肺复苏,这已经是他第二次从水中救起唐轻璇,按压唐轻璇鼓鼓囊囊的胸部,然后捏住她的鼻子向她檀口中吹起,给她进行人工呼吸。

    这些急救手法对胡小天只是小儿科罢了,重复多次,再次往唐轻璇口中吹起的时候,却感觉一条柔软香糯的舌头探入自己的嘴唇之中。胡小天吃了一惊,睁眼一看。却见唐轻璇媚眼如丝,风情万种地望着自己,一张俏脸在月光下绯红一片。胡小天想要站起身来,却被唐轻璇常春藤一般缠住。

    胡小天低声道:“唐姑娘,是我!”

    唐轻璇在他身下娇躯扭动,非但没有远离他。反而贴近了他的身躯,胡小天原本就脱了个近乎全裸,唐轻璇虽然穿着衣衫,但是衣衫也已经被水完全湿透,两人紧贴在一起。彼此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体温。胡小天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自然而然就有了些反应。这厮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也不会趁人之危,他也看出唐轻璇的神情明显不对,联想起此前黒胡马商扎纨让人给她喂迷情丹的话,看来唐轻璇应该是被喂了迷药。

    胡小天好不容易方才摆脱开唐轻璇的纠缠,站起身来到水潭边,望着潭边死去的那片水母,不由得心有余悸,假如刚刚再晚上一步恐怕要被这些水母活活蛰死,身体仍然奇痒无比,胡小天借着月光低头望去,却见自己身上的肌肤竟然变成了粉红色,面孔也发热发胀,借着月光依稀看到自己在水中的倒影,胡小天还未看清自己现在的模样,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娇柔婉转的呻/吟,不用问就知道是药性发作的唐轻璇。

    胡小天转身望去,却见唐轻璇这会儿功夫竟然脱得一丝不挂,月光如水映照在她温软如玉的娇躯之上,曲线玲珑毕现,更让人血脉贲张。

    唐轻璇婷婷袅袅向胡小天走了过来,胡小天第一次感觉到有些手足无措,这种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也不是第一次,当初他就因为被塞了七颗赤阳焚阴丹稀里糊涂地和须弥天成就了好事,不过那时候他毕竟是因为药效的作用,现在他头脑清醒,更何况他对唐轻璇也没有产生特别的感情,现在可不是个大家玩玩一夜情,第二天各奔东西的年代,唐轻璇虽然刁蛮任性,可毕竟也是好人家的闺女,真跟她发生diǎn啥事儿那是要负责的。

    唐轻璇意乱情迷,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扑入胡小天的怀中。

    胡小天看到她来到近前,一把将她的手臂抓住,然后将唐轻璇整个浸泡在潭水之中,倒不是想把她淹死,而是要让唐轻璇在冷水的刺激下清醒过来。

    唐轻璇被冷水一激,头脑短时间清醒了过来,她不知发生了什么,看到自己身处的环境,不由得大声尖叫起来。

    胡小天的初衷也是想等她冷静之后再将她拖上岸来,毕竟水中还有那么多的水母,唐轻璇的娇躯入水之后,马上水底就泛起粉红色的荧光,那成千上万的水母卷土重来。

    胡小天在水母群涌上来包围住唐轻璇之前,又将她重新拉上岸边,水母群扑了个空,向四周散去,在潭水之中宛如夜空中繁星diǎndiǎn。胡小天呼了口气,正准备离开潭边,却看到水母群中一个黑魆魆的东西突然向上蹿升出来。胡小天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向后仰起,却见一个头颅足有脸盆大小的巨蟒向上猛扑而至,巨吻张开意图将岸上的猎物一口吞下,胡小天仰身躲过了这次袭击,没等他逃离岸边,一条紫色长尾从水中探身出来,缠绕住胡小天不及抽离的双腿,用力一带,已经将胡小天重新拖入水潭之中。

    唐轻璇的头脑方才清醒了片刻,就看到胡小天被一条黑乎乎的东西拖进了水潭,她吓得魂飞魄散,尖叫道:“胡小天……”

    胡小天此时却已经被拖到了水潭深处,他手中没有任何可持之物,情急之下运用玄冥阴风爪向那紫色蟒蛇抓去,手指碰到蟒蛇的鳞甲却是一滑,以他今时今日的指力完全可以捏碎一个成人的咽喉,可是遇到蟒蛇坚硬的外皮却造不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远处两颗绿幽幽的灯光正向他的方向飘来,胡小天心中大骇,知道那不是灯光,根本就是蟒蛇的眼睛。他的双腿被蟒蛇尾部缠住,根本挣脱不能,手中又没有可以抗争的兵器,胡小天心中暗叹,难道我当真要命丧于此。

    脑海中忽然灵光闪现,当今之计唯有装死了,老叫化教给他的这手防身术,不到紧急关头从不使用,记得有许多生物都有怪癖,不吃死去的生物,虽然胡小天知道这样的做法极其冒险,可是现在他已经别无选择,唯有冒险一试。

    胡小天当即施展装死狗的心法,那蟒蛇绿幽幽的两颗大眼睛缓缓凑近胡小天的面庞,张开巨吻准备将他一口吞下之时,却又停止了动作。胡小天兵行险招在此生死关头居然奏效,那蟒蛇果然不吃死物,感觉到胡小天并无声息,认为猎物已经死去,不由得大失所望,缓缓松开了缠绕在胡小天身体的尾部。

    胡小天感觉蟒蛇的身躯有所松动,心中暗暗欣喜,天可怜见,老子居然用装死躲过了这一劫。就在他以为蟒蛇放自己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蟒蛇的尾部又是一紧,胡小天心头大骇,莫非这蟒蛇又改变了主意,饿极了连死人都吃了。

    可现在这种状况下,他已经成为骑虎之势,就算心中再害怕也得伪装到底,蟒蛇拖着胡小天的身体游向水深之处,胡小天可以长时间在水下闭气的功夫现在起到了作用,不然就算没被蟒蛇吞掉也要活活闷死在这冰冷的潭底。

    潭水的深度远超胡小天的想像,蟒蛇越潜越深,水温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冷,水下一片漆黑,连那种粉红色泛着荧光的桃花水母也不见了影踪,大概是因为惧怕这条紫色巨蟒的缘故。

    紫色巨蟒调转身体,进入潭底的一个洞穴,进入其中只觉得暗流涌动,紫色巨蟒顺水游走速度更快,胡小天忽然感觉自己应该被拖离了水面,先是在一片泥泞中滑行,然后地面变得坚硬许多,他的皮肤在和地面的摩擦之中自然产生了不少的擦伤,虽然火辣辣疼痛胡小天却坚持一声不吭。紫色巨蟒尾部一抖,胡小天的身体直挺挺飞了出去。它这一抖之力何其强大,胡小天感觉自己如同出膛的炮弹一样,心中大骇,暗叫完了,若是撞在坚硬的石壁上岂不是要撞得粉身碎骨,即便是普通的土墙也承受不起,就在胡小天吓得魂飞魄散的时候,身体飞到了高处的尽头,又呈抛物线般跌落下去,摔入一堆软绵绵的东西之上,胡小天不敢睁眼,从质感上推测出应该是淤泥之类的东西,他也不敢呼吸,所以也嗅不到周围的味道。

    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