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零一章【举缸】(下)
    拉罕的胸膛剧烈起伏着,脸色都憋得通红。熊天霸脸色不变,主要是肤色太黑,稍微有些改变也看不出来,不过他的气息要比拉罕稳定多了。

    两人一同走进大殿,早已有武士将两人比赛的结果进行通报。

    大皇子薛道洪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不分胜负,全都是不得多得的勇士,来人!赐酒!”

    马上有人送上两杯美酒,拉罕和熊天霸接过赐酒,仰首一饮而尽。

    其实这样的结果皆大欢喜,毕竟谁也不想在现场就上演一出生死相搏的格斗。长公主薛灵君道:“给两位勇士赐坐!”

    熊天霸乐呵呵转向胡小天:“叔啊!我的锤呢?”

    胡小天指了指脚下。

    熊天霸笑眯眯去拿自己的大锤,却听身后拉罕怒吼道:“把锤还给我!”他向熊天霸冲了上去,扬起醋钵大小的拳头照着熊天霸当胸就是一拳。

    熊天霸看到拉罕居然攻击自己,以他的性情自然毫不示弱,也是一拳迎了出去,怒吼道:“锤是我的!”

    两人拳头硬碰硬撞击在一起,周围人都听到骨肉相撞的声音,蓬!的一声,威势骇人。拉罕身高臂长,在多数人看来他在这种硬碰硬的比拼中应该占到不少的便宜,∴,.可事实却非如此,双拳相撞,拉罕竟然蹬蹬蹬连退了三步,身体晃了晃,然后表情显得非常古怪,拉罕嘴巴抿了抿,却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噗!地喷出了一大口血雾。

    满座皆惊,谁也想不到这黑瘦的小子竟然一拳将拉罕这种巨人级别的大力士震得当场吐血。

    连熊天霸自己都没有想到,他摸了摸后脑勺道:“你先打我的。早知道你那么不禁打,我就留几分力气了。”

    胡小天惊得目瞪口呆,虽然他知道熊天霸膂力过人,可是也没想到这小子强悍到这个份上,居然一拳就把拉罕给震吐血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霍胜男却已经看出拉罕受伤的真相,其实熊天霸的这一拳并没有这样的威力,只是因为拉罕在刚才举起大缸的环节就已经用尽全力,如果不是勉强支撑,刚才就已经吐血。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挑起事端,主动攻击熊天霸,吃亏也是正常。

    完颜赤雄看到拉罕当场吐血,气得徒呀大叫,不顾仪态。离席而起,怒吼道:“小南蛮竟敢伤我爱将,真是岂有此礼,徒呀呀……”

    薛道洪慌忙劝道:“四王子不用心急,来人啊,赶快请郎中。”

    胡小天呵呵冷笑道:“这位四王子好像玩不起啊,刚刚我说不比,你非得逼着我比。现在你的手下技不如人,什么黒胡第一勇士竟然还不如我的一个马夫。输了就愿赌服输,你叫什么?难道还打算亲自上阵吗?”

    完颜赤雄指着胡小天怒吼道:“本王就跟你比,你给我出来!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长公主薛灵君此时叹了口气道:“四王子把我这里当成了什么地方?今晚本公主在这里宴请诸位好友,难道你要将我好好的宴会厅变成角斗场吗?”她语气虽然温婉依旧,可是话里传达的意思已经相当不客气。

    完颜赤雄点了点头,强行压下心头的愤怒。右手握拳抵在胸前向薛灵君表达歉意:“长公主殿下,今日完颜赤雄多有冒犯,还望长公主不要见怪。”

    长公主薛灵君看到他低头认错,当然也不能将事情做得太过绝情,立时笑靥如花道:“大家还是以和为贵。不如今日看在我和皇兄的份上只谈感情勿论胜负。”

    完颜赤雄道:“长公主放心,在您的府上我绝不会妄动干戈。”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双目充满怨毒地望向胡小天,显然因为刚才的事情和胡小天接下了梁子。

    胡小天暗叫不妙,今天莫名其妙多了一个敌人,原本在雍都的处境就已经不妙,现在又得罪了黒胡四王子,恐怕以后麻烦更多了。不过今天也不是自己招惹是非,麻烦找上门来了,总不能当缩头乌龟。

    熊天霸来到胡小天面前,拎起那对大锤道:“胡叔叔,要是没我事我就出去等着了。”

    胡小天道:“我也走了,留在这种地方气闷得很。”虽然薛灵君专门让剑萍叮嘱他在宴会后留下,可是发生了刚才的不快,胡小天的心情也受到了影响,他不知今晚的事情是不是和薛灵君有关,不过他能够断定,大皇子薛道洪在其中没有起到任何的好作用。

    胡小天说走就走,李沉舟向他笑了笑,起身和他道别,并没有多做挽留。

    霍胜男也和胡小天同时站起身来,轻声道:“我也该走了。”

    长公主薛灵君看到他们离席而去,美眸中掠过一丝异样的神采,不过她也没有前往去送。

    胡小天和霍胜男两人并肩走出门外,听到身后传来剑萍的声音:“霍将军、胡大人留步!”

    两人同时转过身去,剑萍快步赶了过来。她轻声道:“宴会还在继续,两位为何要不辞而别?”

    霍胜男道:“我还有要事在身,必须赶回起宸宫,剑萍姑娘替我向长公主说一声就是。”

    剑萍的目光又望向胡小天,他临来之时自己明明跟他强调过,要他等到宴会之后,长公主还有事情要找他,却不知为何突然改变了念头?她轻声道:“胡大人不用担心,长公主一定可以将今晚的事情处理妥当。”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剑萍姐姐以为我是因为害怕那位四王子才走的吗?”他摇了摇头道:“劳烦姐姐帮我转告长公主一声,如果有事请她到起宸宫来找我。”

    离开了长公主府,胡小天向熊天霸道:“天霸,你也跟了我一天了,先回去吧,我和霍将军一路回去,你尽管放心。”

    熊天霸道:“呃,明白,您是嫌我碍事,有话和霍将军单独聊。”

    胡小天哑然失笑,这小子该明白的时候不明白,不该明白的时候居然就明白了。

    熊天霸向他们拱了拱手,纵马向南风客栈的方向奔去,那马儿跑得明显有些吃力,毕竟是又增加了两个大铁锤,这份量非同一般,没有一匹上好的坐骑只怕还真禁不住这么大的份量。

    胡小天目送熊天霸远去,向霍胜男笑道:“这小子平时说话就不经头脑,冒犯之处霍将军千万不要见怪。”

    霍胜男微笑道:“熊天霸真是神力惊人,想不到大康居然拥有这样的猛士。”

    胡小天道:“大康的猛士又何止他一个,其实大康国内人才济济,只是朝廷不懂得任用,所以才会让那么多的人才埋没于民间,虽然徒有大志却苦于报国无门。”

    霍胜男道:“听胡大人的语气好像对贵国的朝廷不满啊!”

    胡小天笑了起来:“随口发了点牢骚,霍将军不要将我今晚说的话传出去就好。”

    霍胜男微笑道:“我是这种人吗?”

    胡小天摇了摇头。

    霍胜男饶有兴趣道:“为什么会相信我?”

    胡小天道:“直觉!”

    “直觉?”

    胡小天微笑道:“比如说我现在有种直觉,如果我请你吃饭,你肯定不会拒绝我!”

    霍胜男道:“这么有信心?”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和我一样都没吃饱!”

    霍胜男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又一缕春风拂过,轻声道:“起宸宫旁边有一家小酒馆,味道很是不错。”

    霍胜男所说的这家酒馆距离起宸宫很近,就在宫门的斜对过,时候已经不早,可是这家小酒馆内仍然灯火通明,里面已经坐满了,外面的几张桌子也坐满了人,气氛相当的热闹。

    霍胜男应该是这里的熟客,看到她走过来,店老板慌忙迎了出来:“霍将军,你可是稀客啊!”

    胡小天留意到那店老板少了一条右臂,脸上还有几道触目惊心的刀痕,看来这店老板过去应该从过军,可能参加过不少的战斗。事实也的确如此,这店老板叫冯保,过去曾经在霍胜男的麾下当过兵,他脸上的疤痕和右臂全都是在和黒胡人的战事中失去的,因为残疾而退伍,回来后承蒙霍胜男关照,在这里开了一间小酒馆,平日里就和妻子两人张罗,因为两口子为人实在厚道,又烧得一手的好菜,所以很快生意就红火起来,冯保过去在军中勇猛过人,结交了不少的朋友,他过去军营中的战友和伙伴只要一有空就会过来光顾。

    霍胜男向周围看了看笑道:“生意不错啊!”

    冯保道:“五营的廖大志他们都在,我去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将房间腾出来。”

    霍胜男笑道:“不用,冯保你给我们添一张桌子,我们在外面吃就行。”

    冯保道:“好嘞!”

    霍胜男道:“找个僻静点的地方,我们有正事儿。”

    冯保向胡小天看了看,满是刀疤的脸上露出一丝宽慰的笑意:“霍将军放心,我不让任何人打搅你们。”

    霍胜男没觉得什么,胡小天倒是觉得冯保笑得很怪,难不成把自己当成霍胜男相好的了?

    ...b

    b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