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峰回路转】(上)
    霍胜男道:“其实胡大人想要做什么可以通过其他的手段,没必要利用这种方式来引起他人的注意。”

    胡小天听出霍胜男的弦外之意,端起茶杯品了几口茶,可以延缓对话的节奏,心中暗忖,看来霍胜男已经看穿了自己在起宸宫闹事的目的。

    霍胜男道:“之前你去慈恩园的时候完全可以向太后坦陈来到雍都之后的际遇,为何你要只字不提?”

    胡小天道:“我去慈恩园乃是为太后治病,而且当时我的身份是神农社的一名弟子,如果照实说,太后岂不是要怀疑我有其他的目的?”

    霍胜男道:“可是以后你也有机会。”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霍将军,不瞒您说,自从我方使团来到雍都之后,处处遭到冷遇,时刻面临屈辱,小天曾想,大雍乃是礼仪之邦泱泱大国,怎会如此做派,兴许一些事只是小人作祟,也许等到大雍皇室知道这件事之后,一切就能够好转,本着尽量不要伤害两国邦交的想法,以和为贵,以忍为先,却想不到,来到雍都已有多日,别说贵国皇上召见,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大臣过来接待都没有,请问这样的行为叫不叫失礼?又让人怎能不生气?”

    霍胜男剑眉紧锁,俏脸之上露出惭愧之色,虽然这些事并非是她所做,可是站在大雍的立场上来看,所有这一切的确称得上失礼之极。

    胡小天道:“虽然距离成婚之日尚早,可是我方也能够看出这些事情非同寻常,我找来常驻大雍的使节,试图通过他向贵国皇帝坦诚此事。可惜投诉无门,我也想过向太后说明这件事,可是后来我又听说,这一系列的事情很可能是淑妃娘娘母子所为,于是我又犹豫了。”

    霍胜男道:“犹豫什么?”

    胡小天道:“这世上太少帮理不帮亲的事情。我担心说出来也是没用。”

    霍胜男道:“太后才不是你想得那种人,胡小天,太后已经知道了你们的事情,我此次前来是要告诉你,从今日起我会全面接管起宸宫的警戒任务。”

    胡小天闻言大喜过望,霍胜男这样说就意味着太后已经决定过问大婚的事情。可喜悦在他的心中也只是稍纵即逝,安平公主根本就是个冒牌货,这件事还不可怕,真正可怕的却是她并非紫鹃而是夕颜。想起夕颜冒名顶替的目的,胡小天打心底发寒。她十有**是要对七皇子薛道铭不利,假如被她得逞,大雍和大康之间必然反目为仇,因此而兴起战火也极有可能,原本胡小天一心想让大雍皇族过问这件事,现在终于引起了太后的注意,可此时他的心境却又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胡小天道:“当真?”

    霍胜男道:“我为何要骗你?太后因为慢待贵国使团的事情非常生气,已经派人去调查。只要查清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必然严惩不贷。”

    胡小天道:“霍将军替我多多谢过太后。”

    霍胜男道:“太后那边我自会去说,只是刚才的事情还望胡大人做出解释。”

    胡小天揣着明白装糊涂道:“不知霍将军指的是什么事情?”

    霍胜男道:“纠集人马和董家三兄弟当街争斗,难道你以为大雍就没有王法吗?”

    胡小天道:“霍将军这么说就是欺负我这个外来人了。刚才并非是我纠集人马和董家兄弟争斗,而是他们三兄弟纠集人马将南风客栈团团围困起来,口口声声要为方连海报仇,如果不是霍将军及时到来,只怕我们使团的近百条人命都要葬送在他们手里了。”

    霍胜男道:“如果不是你率众前往起宸宫滋事,又怎会给董家兄弟报复的借口。”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到底是自己人向着自己人。霍将军既然这样说,小天也无话可说了。”

    霍胜男道:“我多少了解了你们的事情。使团刚刚抵达大雍之时,算上安平公主也不过三十六人。而现在你们已经有了近百人,胡大人可否告诉我你纠集那么多人马究竟想做什么?”

    胡小天道:“霍将军,我们使团在庸江遭遇沉船,其间死伤不少,也失踪了不少人,后来这些失踪的兄弟陆陆续续找了回来,护送公主前来雍都完婚乃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我这样说霍将军可以理解吗?”

    霍胜男道:“我理解与否并不重要,别说是百余名手下,就算胡大人带来一支万人使团,在雍都也翻不起什么风浪。”她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胡小天呵呵笑道:“我此次率使团前来乃是为了两国联姻,带着友好而来,难道霍将军怀疑我的诚意?”

    霍胜男道:“胡大人来到雍都之后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不是我不相信胡大人,而是很多事情发生的实在太过凑巧。”

    胡小天心中暗忖,难道他们将飞翼武士袭击铁匠铺的事情也算在了自己的头上,真要是这样,自己岂不是冤枉?

    霍胜男道:“太后会出面主持七皇子和安平公主的婚礼,胡大人大可放心了。”

    胡小天表面上春风拂面,可内心中却苦不堪言,麻烦了,麻烦大了,蒋太后既然出面,以后应该不会有人再敢为难他们,可真要是将夕颜这个魔女送去给七皇子薛道铭成亲,等于是将大雍和大康推向决裂和战争,胡小天虽然并不关心所谓的国家大事,可是当国家大事和自己的切身利益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他不得不考虑,不得不去关心,夕颜如果将薛道铭给害了,那就是把自己也坑了,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霍胜男看到胡小天一直都没说话,以为他还有别的想法,轻声道:“胡大人有什么要求只管对我直说,只要是胜男力所能及一定会为胡大人做好,能力之外的我会禀告太后。”

    胡小天道:“霍将军,如果我没理解错您的意思,从今天起你和你手下的那些女兵就负责起宸宫的安全了?”

    “一直到三月**婚。”霍胜男端起茶盏,抿了口清茶道:“所以胡大人不用担心公主的安全,也不用担心你自身的安全,太后让我告诉胡大人,还是搬回起宸宫居住,省得不明真相者还以为我们大雍慢待了贵国的使团。”

    胡小天心中冷笑,现在叫亡羊补牢吗?之前将我们赶了出来,现在又要叫我们回去,当我们是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胡小天道:“多谢太后美意,只是我们这帮兄弟向来自由不羁,在南风客栈住得已经习惯了,还是继续住下去的好。”

    霍胜男道:“胡大人真想拒绝太后的一番心意?”她的这番话软中带硬,分明是在暗示胡小天,这起宸宫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胡小天道:“既然是太后的意思,那也却之不恭,回头我和兄弟们收拾收拾……”

    霍胜男打断他道:“起宸宫容不下那么多人,安平公主的安全我会全权负责,胡大人也不必担心。”

    胡小天道:“霍将军什么意思?难道让我手下的这群人就此离去吗?”其实他巴不得将手下的大部分武士遣散回程,这样说只是故意试探霍胜男的意思。

    霍胜男道:“胡大人又何必让别人妄加揣测呢。”

    胡小天将手中茶杯缓缓放下,紧皱双眉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就依霍将军所言,除了必留之人,其余人让他们先行回去。”

    霍胜男微笑道:“多谢胡大人体谅我的难处。”她却不知道胡小天本来就做好了让手下大部分人先行回程的准备,现在这么说只是顺水推舟,等于霍胜男给了他一个绝佳的理由,你不是担心我带领手下在雍都闹事吗?现在我拿出诚意,让大部分人先走,你这下应该无话可说了。

    胡小天道:“只是我的这帮手下离去之后,再有人欺负我们,到时候我岂不是叫天不应,叫地无门?”

    霍胜男道:“胡大人尽管放心,从今日起,谁敢无辜招惹胡大人,就是跟我霍胜男过不去!”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好,霍将军既然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小天也不多说什么了,等会儿我就安排一下,尽快前往起宸宫。”

    霍胜男微笑起身道:“我也该去起宸宫接管那边的事情了,胡大人还是抓紧过去。”

    胡小天将霍胜男送出门外,刚刚返回南风客栈,吴敬善就慌慌张张地来到了胡小天的面前,自从董家三兄弟率兵围困客栈,吴敬善就被吓得七魂不见了六魄,心中已然下定决心,什么面子也不管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先走,虽然考虑到冒牌公主的事情一旦败露,很肯能会遭到灭顶之灾,可是能多活一日就多活一日,他可不想不明不白地死在异国他乡,既然胡小天愿意承担,他当然求之不得。

    吴敬善充满担心道:“怎样?霍将军怎么说?”

    两更送上,这月票也是醉了,从昨儿到今天居然一张没有,是系统出毛病了,还是章鱼看错,恳请一张月票,让章鱼脱贫!(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