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两猛相遇】(下)
    胡小天扬声道:“熊孩子,你千万不可伤了董将军的性命,他是淑妃娘娘的亲弟弟!人家可是皇亲国戚啊!”他这哪是提醒熊天霸手下留情,根本是当着众人的面故意寒碜董天军的。

    董天军听胡小天这么说,心中这个气啊!看到熊天霸上前抓起了铁锤,一个箭步窜了出去,右脚在地上重重一顿,借着地面的反弹之力,身体腾空跃起,右手大锤高扬过头顶,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熊天霸攻去。谁都不是傻子,董天军也明白自己在力量上要弱于这个黑瘦的小子,唯有抢占先机才有取胜的机会。

    熊天霸刚刚从地上拿起那柄大铁锤,正握在手里看着喜欢呢,就看到董天军宛如猛虎下山般飞扑而至,先机已失,换成别人十有会选择暂避锋芒,调整之后再战,熊天霸却是生来不服输的性子,大叫道:“给我开!”觑定董天军攻来的方向,大铁锤向上迎击而出。

    噹!两只大铁锤在虚空中撞了个正着,一时间火星四射,铁锤撞击发出的巨响震得周围人耳膜欲裂。

    董天军抢占先机的战术果然奏效,这一锤使足了全力,熊天霸毕竟动慢了,等于是硬生生承受了这一击,双脚竟然被董天军这一锤砸得陷入地面两寸有余。

    胡小天暗叫不妙,再看周默依然沉稳依旧,既然大哥都不紧张,证明他对熊孩子有着足够的信心,不妨静观其变。

    一锤砸完,董天军借着反震之力身体向上腾起一丈有余,然后再度俯冲而下,又是一锤砸落,这次的声势更胜从前。

    原本围在内圈的武士纷纷向周围闪避。两只大铁锤不停碰撞,实在是对耳膜的一种折磨。

    熊天霸又硬碰硬接了第二锤,这一锤他被砸得小腿有一半没入了地面中。

    董天军看到接连奏效心头大喜,利用反震之力身躯再度飞升,势必要用这第三锤将熊天霸拿下。

    熊天霸哇呀呀大吼道:“娘的!占老子便宜!”说话之时,手中铁锤脱手向空中飞去。他也明白如果任由董天军继续攻击,只怕下一击,自己的双腿就要有大半没入地面,等同于双脚被人捆住,移动不得唯有挨打的份儿。

    董天军没料到熊天霸还有飞锤这一招,看到大锤直奔自己面门飞来,只能先挡住这次攻击再说,挥动手中大锤,呼!的一声照着飞来的大锤砸去。噹!的一声闷响。将飞来的那柄大锤砸得宛如风车般向人群中飞去。那群人正是董天军带来的武士,他们本以为站到了安全范围,却想不到仍然会有飞来横祸,眼看那大锤飞旋着朝他们落来,一个个吓得四散而逃,还有几名武士被眼前的场面吓得腿都软了,眼看惨剧就要上演,一个魁梧的身影倏然出现在前方。大手随意探了出去,稳稳将锤头托在手中。暴虐的锤头挟裹着风雷之声狂奔而至,可到了他的手中却瞬间却变成了温柔的羔羊。周默及时现身拦下这失控的大铁锤,也在生死关头挽救了那帮武士的性命。

    熊天霸利用飞锤干扰了董天军的进攻,趁着这难得的时机,他从地上腾跃而起,在董天军击飞大锤还没有来及收回的刹那。一探手,宛如抢篮板一样抓住了锤头,大吼道:“娘的,给我吧!”双臂用力试图将大铁锤从董天军的手中夺过来。

    董天军岂能让手中的武器让他人夺去,也是双手死命抓住锤柄。暴吼一声道:“你娘的!锤是我的!”

    两人你争我夺,一时间僵持在那里。

    熊天霸双脚如同在地上生根一般,表情依旧从容。反观董天军此时脸色憋得通红,额头青筋都暴了出来,真正硬拼力量他还要差熊天霸一筹,更何况熊天霸双手抱住的是锤头,在争夺中明显占据了优势。董天军感觉就快承受不住对方的力量,咬牙切齿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其实他们两人无论谁先撒手,对方肯定要摔个大跟头,可两人都是那种不撞南墙不死心的人,谁也不肯率先撒手。

    就在此时一支队伍从远处又向这边飞速接近,为首一员武将身穿蓝色劲装,还未到近前,已经从身上摘下长弓,反手从背后抽出一支羽箭,他手中羽箭和寻常箭矢不同,箭杆呈银白色,尾羽要比寻常羽箭短上三分之一,而且五彩斑斓非常醒目,弯弓搭箭,瞄准了熊天霸的手臂,咻!的一声射了出去。

    此人弯弓搭箭之时,展鹏已经从胡小天身边闪身而出,抽出角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完成了射击的动作,瞄准射向熊天霸的暗箭,一箭射出。

    五彩斑斓的短尾箭无声无息地向目标靠近,然而展鹏射出的羽箭却在中途挡住了它的去路,镞尖对镞尖,锋芒相撞,火星四射。

    蓝衣武将双目瞳孔骤然收缩,他猛然勒住马缰,胯下白色骏马发出一声嘶鸣,前蹄高高扬起,几乎竖立起来,坐骑虽然停下了脚步,蓝衣武将却没有停下攻击的势头,从箭囊中抓出一支羽箭,这次瞄准得却不是熊天霸,而是阻拦他射击的展鹏,短尾箭再次射出,这种构造的箭镞虽然射程不如普通羽箭,可是在近距离攻击中速度奇快,而且声息极小,通常用来暗杀之用。

    展鹏也是一箭射出,瞄准得依然是短尾箭的镞尖,众人看到两支羽箭向施射的双方飞去,同时发出惊呼,可是两名射手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全都表现出泰山崩于前而不乱的气势。

    镞尖相撞,羽箭在中途双双落在了地上。

    蓝衣武将扬起手来,示意紧随在他身后的十多名弓手放下武器,目光觑定远处的展鹏变得极其凝重,此人乃是董炳泰的二儿子董天兵,乃是大雍有名的箭手,有一箭双雕百步穿杨之能,听闻老大因为方连海的事情率兵前来围困南风客栈讨要说法,慌忙率人过来接应,刚刚来到这边就看到大哥和一个黑瘦小子僵持不下的情景,董天兵的实战经验也是非常丰富,一打眼就看出大哥渐露颓势,如果自己再不出手,恐怕大哥的铁锤就要被那黑小子给抢了过去,所以董天军及时射箭,虽然是为了帮助大哥,可这厮的手段不够光明磊落,实在阴毒了一些。

    董天兵本以为志在必得,却想不到横空杀出一个展鹏,对方的箭法竟然不在自己之下,连续两箭都被对方中途截下,更让他吃惊的是,对方竟然是用箭将自己的攻击瓦解,可以说展鹏的箭法绝不在自己之下。

    就在此时,听到熊天霸发出一声闷雷般的大吼:“姥姥的,给我过来吧!”他双臂用力猛然向怀中一夺,董天军再也支持不住,双手一滑,大铁锤竟然被熊天霸硬生生抢夺了过去。董天军当着那么多的人大锤被人夺走,对他来说无异于奇耻大辱,董天军大吼一声,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扬起右拳照着熊天霸的面庞打去。

    熊天霸将手中的大铁锤往前一挡,董天军的这一拳就砸在了铁锤之上,痛得他大声惨叫,捂着右拳原地蹦跳起来。

    熊天霸喜孜孜望着这柄大铁锤,咧着嘴嘿嘿笑道:“谢谢了啊!这铁锤从今以后就是俺的了。”

    董天军此刻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嘴里呜呜作响,不知是生气还是委屈。

    董天兵翻身下马,他缓缓向右侧移动,展鹏也走了出来,一双朗目冷冷盯住董天兵。

    董天兵点了点头道:“尊姓大名?”

    “展鹏!”

    董天兵唇角现出一丝冷笑:“董天兵!刚才我射了你一箭,现在该你了!”

    展鹏道:“好!”抽出羽箭,缓缓拉满弓弦,瞄准了董天兵的胸膛,董天兵竟然将长弓重新背在身上。众人皆屏住呼吸,难道他要空手接箭?

    展鹏的目光从董天兵的胸口移动到他的左肩,虽然处在对立双方,但是却不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生死搏杀,展鹏显然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箭尾拖动弓弦向后又紧绷了一下,旋即展鹏松开了右手,羽箭倏然向董天兵疾飞而去。

    董天兵目光觑定那追风逐电般奔袭而来的箭镞,身躯向右侧移,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右手向虚空中探身伸出去,一把将羽箭抓在掌心,那支羽箭在他的掌心中不停颤抖,如同一条拼命挣脱想要逃出他手掌的鱼,董天兵稳稳抓住羽箭,与此同时,左手将长弓再度引出,弯弓搭箭一气呵成,羽箭调转方向,瞄准展鹏的咽喉,“咻!”反射回去。

    展鹏目光中闪过一丝寒芒,等到羽箭即将靠近自己的时候,身躯一侧,头偏到一旁,竟然不用双手,一口将疾飞而来的羽箭咬住。

    周围众人有发出大声惊呼,间或听到有人嘶嘶倒吸冷气,眼前的箭术比拼实在是凶险之极,董天兵徒手接箭本来已经足够胆大,却想不到展鹏比他更有胆色,竟然用牙齿咬住了这支羽箭。

    展鹏伸手从嘴唇中取下羽箭,再度将羽箭搭在弓弦之上,右手的尾指在羽箭的尾羽之上轻挑了一下,虽然只是细微的一个动作,却足以改变羽箭飞行的轨迹,展鹏平静道:“再接我一箭试试!“

    董天兵已经彻底被激起了斗志,他重重点了点头道:“好!”(未完待续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