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九十章 【事出有因】(下)
    进入安平公主的寝宫,胡小天和吴敬善同时躬身行礼道:“臣吴敬善、胡小天参见公主千岁千千岁!”

    帷幔之后传来一个虚弱无力的声音道:“吴大人、小胡子,你们还记得有我这个公主啊……”

    吴敬善诚惶诚恐道:“老臣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公主的安危……”又朝胡小天看了一眼道:“胡大人也是一样。”

    胡小天道:“公主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何会有那么多的郎中在这里?”

    安平公主道:“不知为了什么,总觉得虚弱无力,内心发慌。”

    胡小天道:“小天可否入内,为公主请脉?”

    安平公主道:“不用了,我累了,想好好歇歇,你们都出去吧。”

    胡小天听到她的声音心中稍安,至少证明紫鹃好端端地活着,他向吴敬善使了个眼色,一起退了出去,来到外面,看到柳玉城也在那里,胡小天向柳玉城拱了拱手道:“柳先生好,我家公主情况如何?”

    柳玉城道:“应该没什么大事,只是受了些风寒,我给她开了一付药方,只要按时煎服就会没事。”他拿起药箱准备离去。

    胡小天连连称谢,恭敬道:“我送柳先生出去。”

    胡小天向吴敬善道:“吴大人,你和周默他们现在这里守着,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进入公主的房间内。”

    吴敬善点了点头。

    胡小天跟着柳玉城一起离开了起宸宫。走出大门之后,柳玉城看到四下无人,方才低声道:“安平公主乃是中毒!”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什么?”他所想到的第一个可能就是淑妃母子想要铲除安平公主。以此来达到破坏这场联姻的目的,一颗心凉了半截,如果真是如此,淑妃母子也太狠毒了一些。

    柳玉城道:“此事我并未声张,安平公主的脉象应该是慢性中毒,我问过她的病情,应该是有人在她的饮食中动了手脚。毒素日积月累,逐渐加深。”

    胡小天道:“柳兄知不知道她所中的是什么毒?”

    柳玉城道:“我本想采集一些公主的血样拿回去查验。可是却被公主拒绝。不过胡兄弟尽管放心,她所中的毒并不重,我这里有一瓶九转洗血丹,你拿过去。每天早晚给公主服下一颗,三天之内就可将体内毒素排清,还有,记住以后一定要小心公主的饮食。”柳玉城虽然怀疑这件事和起宸宫伺候安平公主的那帮人有关,可毕竟关系到大雍皇族,他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明白。

    胡小天点了点头,从柳玉城手中接过药瓶,他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柳兄,有没有一种药物。可以让人吃完就睡的?”

    柳玉城早已将胡小天视为好友,根本没有怀疑他的动机,点了点头道:“有。安逸丸,吃完之后可以帮助入眠。”他从药箱中取出那瓶安逸丸,递给胡小天的时候又特地交代道:“记住,一次最多可以吃一颗,若是两颗恐怕连一头牛都会睡着。”

    胡小天听到这药力如此强劲,心中越发惊喜。这安逸丸回头就能派上大用场。

    送走柳玉城之后,胡小天转身返回起宸宫。展鹏和那五十名武士全都在门外等他归来。胡小天让展鹏和赵崇武两人随同自己入内,让闫飞率领余下武士守住起宸宫的大门,没有自己的允许任何人不得随便出入。

    曹昔对眼前的局面也是无可奈何,他们负责驻守起宸宫的侍卫加起来不过三十人,人数上无法和胡小天他们相提并论,实力上更是悬殊,曹昔心知肚明,自己的武功和展鹏也就在伯仲之间,刚才周默显露身手技惊四座,他是无论如何都比不过周默的。所以曹昔传令下去,无论今天发生了什么,自己这边的侍卫都要保持冷静,旁观就好。连昆玉宫的方连海都在胡小天手下栽了跟头,自己强出头也只会自取其辱。方连海应该不会甘心受辱,离去之后必然会搬救兵。

    胡小天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曹昔抱了抱拳道:“胡大人,希望不要让在下难做。”

    胡小天道:“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而是你们太不懂得珍惜,当初你们口口声声会照顾好公主,现如今我家公主却病魔缠身。”

    曹昔道:“人吃五谷杂粮,谁能不得病?”

    胡小天才懒得跟他理论,冷冷道:“既然尔等照顾不周,那么还是由我们自己照顾公主。”

    “胡大……”

    胡小天已经带着展鹏和赵崇武两人大步走入了起宸宫。

    安平公主的寝宫外,吴敬善如同热锅蚂蚁一样走来走去,因为不知道紫鹃的病情究竟如何,他也是非常担心,虽然紫鹃只是一个冒牌公主,可她却是使团的唯一希望,只有将紫鹃顺顺当当地嫁给了七皇子薛道铭,他们才有可能向皇上交差,才又希望全身而退。

    看到胡小天带着展鹏两人回来,吴敬善慌忙迎上道:“胡大人,怎样?”

    胡小天没有说话,转向展鹏两人道:“从现在起,你们两人守住内苑,任何人都不得随意出入,即便是曹昔和那帮驿丞也不行。”

    展鹏和赵崇武两人领命,分别站立于内苑园门处,原本就站在那里的两名侍卫看了看他们,却终究不敢说什么。

    柳嬷嬷和方连海刚才一起走了,内苑之中只剩下了四名宫女,她们因为这突然发生的变化一个个吓得面色惨白,六神无主。胡小天冷冷望着她们道:“上头既然派你们过来照顾公主,你们就应当悉心伺候,若然让我查出,尔等胆敢有半点加害之心,一定要了你们的性命。”几名宫女吓得将头垂了下去,不敢和胡小天正眼相对。

    其中一名宫女手中端着托盘,托盘内放着刚刚给安平公主煎好的药,因为害怕,她双手抖个不停。胡小天走了过去,从她手中接过托盘,缓步来到门前,进去之前,又转身向众人道:“没有杂家的吩咐,任何人都不能进来。”他这才推门走了进去,刚刚走进去就听到紫鹃有些愤怒的声音道:“我不是说过,你们谁都不许进来,本公主要好好休息吗?”

    胡小天笑道:“公主殿下,是我!”

    帷幔后紫鹃冷哼了一声:“本公主最不想见的就是你!”

    胡小天伸手将帷幔掀开,却见紫鹃躺在床上秀发蓬乱脸色苍白,面容憔悴,我见尤怜。

    胡小天将那托盘放在床头小几之上,微笑道:“公主殿下,小天护驾来迟还望赎罪则个。”

    紫鹃道:“你笑得倒是开心,看到我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心花怒放?”

    胡小天道:“天地良心,病在公主身上,痛在小天心里,公主生病,小天感同身受。”

    “你巴不得我早死了才好。”

    胡小天道:“公主若是死了,我们这群人只怕都要给你陪葬,所以我巴不得公主长命百岁呢。”

    紫鹃道:“油嘴滑舌,口是心非,胡小天你们现在过得逍遥快活,将我一个人孤零零扔在这起宸宫内,失去自由不见天日,和被人软禁又有什么分别?”

    胡小天笑道:“当日可是公主不愿随同我们一起走的。”

    “我不肯走,你们一个个便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吗?弃我而去,不管我的死活,以后我必然修书一封给我的皇兄,将你们的种种劣迹一一说明,让他砍了你们这帮混账的脑袋。”

    胡小天知道她也只是说说,将药碗端起道:“公主,该吃药了。”

    紫鹃皱了皱眉头:“我才不吃,焉知这里面你是不是放了毒药,想要将我害死?”

    胡小天真是哭笑不得,他只得将药碗重新放下。

    紫鹃道:“我究竟是什么病?”

    胡小天没有马上回答她,而是在房间内四处看了看,确信室内无人,这才去关了房门,重新回到紫鹃身边,用传音入密道:“公主殿下镇定一些,你其实是被人下毒。”

    紫鹃听到他的这番话,俏脸之上掠过一丝惶恐的神情:“什么?”

    胡小天道:“应该是有人在你的饮食中动了手脚。”

    紫鹃颤声道:“他们为何要害我?”

    胡小天道:“我也不清楚究竟什么人要害你。”他这才从怀中掏出那两个瓷瓶,拿出一颗九转洗血丹,又拿出一颗安逸丸,低声道:“你将这两颗药丸服下。”

    紫鹃道:“这是什么?”

    胡小天道:“清除你体内毒素的药物,九转洗血丹。”

    紫鹃将信将疑地望着胡小天。

    胡小天道:“你不用怀疑我,现在咱们是同一阵营,你出了事情对我也没有任何的好处。”

    紫鹃咬了咬嘴唇,终于点了点头,接过胡小天手中的药丸,胡小天看到她将两颗药丸先后服下,这才放下心来,去给她端来一杯水,紫鹃接过喝了几口,忽然打了个哈欠。

    胡小天故意道:“公主是不是困了?”

    紫鹃点了点头道:“不知为何忽然有些困意,你这药丸中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胡小天笑道:“公主还是信不过我,你累了就好好睡上一觉。”(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