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突然事件】(上)
    “”    萧天穆道:“没见到大雍皇帝之前,一切都还难说,我听说安平公主没有跟你们一起离开?”

    胡小天道:“她坚持留在起宸宫,我本来还以为她愿意跟我们共同进退来着。”

    萧天穆道:“她可不可信?”他口中的她指得自然是紫鹃。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过去我真没把她当成一回事儿,一直以为她只是一个想要出卖主子的宫女,可现在看来这小宫女还真是不简单呢。”

    萧天穆道:“你有没有想过,她才是最大的隐患,若是她发生了问题,你之前所有的计划和努力全都要付诸东流。”

    胡小天道:“她是个意外,我真没有想到她能够活下来。”

    萧天穆道:“如果她仅仅是一个想要利用机会飞上枝头,成为人上人的皇子妃倒还好说,就怕她还有其他的目的。”

    一直倾听的周默插口道:“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那个紫鹃真不是寻常人物,看她的做派,简直比真的还真。”

    萧天穆起身缓缓走了两步,毅然道:“我看你们还是趁着事情没有暴露之前离开雍都,就说大雍方面礼数不周,你们咽不下这口气所以离开。”

    胡小天道:“皇上给我们的旨意是等到大婚观礼之后才能离开,现在走,回去也免不了被责,更何况紫鹃那边也不可能让我们走。”

    萧天穆道:“虽然现在没有闹出什么乱子,可是这件事处处都是纰漏,任何一个环节出错,就会功亏一篑,甚至引来杀身之祸。”

    胡小天道:“别人都能走,唯独我和吴敬善要留下。”

    周默道:“你不走以为我们兄弟会离你而去吗?”

    胡小天道:“大哥,我相信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会有脱身之法,我真正担心的乃是曦月啊。”

    周默苦笑道:“此事我帮不上忙,你应该知道,你不走,她断然是不会离开的。”

    夜凉若水,南风客栈陷入一片寂静的黑暗中,窗口送来的风仍然带着微微的寒意,可是对热恋中的情侣来说,他们根本感觉不到。龙曦月靠在胡小天的怀中,宛如一叶轻舟停泊在安全的港湾。

    一弯新月高挂夜空之中,其薄如冰,光芒如霜,银色的月光无声无息地洒落在这静谧的世界中。龙曦月宛如梦呓般轻柔道:“你还记不记得在陷空谷的情景。”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在胡小天面前提起那晚的事情。

    胡小天禁不住笑了起来,龙曦月伸出手去,揪住他的耳朵,嗔怪道:“笑什么笑?是不是觉得我啰嗦?”

    胡小天摇了摇头,抓住她的纤手,低声道:“我大概是受虐狂,听不到你啰嗦心中就会难受。”

    “油嘴滑舌……”话未说完,嘴唇已经被胡小天捉住。

    亲吻良久,依偎在胡小天的怀中,默默体会着这份温暖和踏实。

    “曦月,我想你先行离开雍都。”胡小天斟酌再三,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龙曦月摇了摇头,温柔的眼眸宛如天上的星辰般静静望着胡小天:“你应该知道答案。”答案就是她绝不离开。

    胡小天道:“形势并不如想象中乐观,你留在雍都会让我分心。”

    龙曦月道:“我要是离开,肯定夜夜煎熬,你无需再跟我提起这件事,生也罢,死也罢,总而言之,这次我绝不离开,你就让我任性一次可好?”

    胡小天无奈点头,其实现在龙曦月离开却是最好的机会。

    两人携手在窗前坐下,胡小天掩上格窗,龙曦月点燃红烛,烛影摇红映得她的面容越发娇艳,只有在暗夜之中,她方才敢以真正的面目示人。

    胡小天道:“你和紫鹃从小一起长大,有没有觉得她现在有什么不同?”

    龙曦月秀眉微颦,思索良久方道:“她的确改变了许多,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幽然叹了口气又道:“都怪我,如果不是让她代我受过,她也不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胡小天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曦月,我总觉得自从庸江沉船之后,紫鹃和过去全然不同,一个人就算变得再厉害,她的眼睛骗不了别人,我总觉得她现在看人的目光非常的陌生。”

    龙曦月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道:“不会啊,明明一模一样,反正我是没看出来。”

    胡小天道:“紫鹃的身上还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号?比如胎记黑痣之类的?”

    龙曦月摇了摇头道:“那倒没有,不过……”她显得有些难以启齿。

    胡小天道:“怎样?”

    “她这里是凹陷下去的。”

    胡小天没明白龙曦月的意思:“什么?”

    龙曦月指了指自己的胸部:“就是一边凸出来,一边凹进去。”

    胡小天伸出手去,大手整个捂住龙曦月的胸膛,龙曦月羞得皱起了鼻翼,小声道:“你将手拿开。”

    胡小天道:“我只是不明白你的意思,这两只明明都是鼓鼓的,怎会一只凸出,一只凹进去?”

    龙曦月啐道:“讨厌啦,你故意装傻。”双手抓住胡小天的手腕,想让他拿开。

    胡小天手感如此舒服,当然舍不得放手,轻声道:“不如咱们上床休息。”

    龙曦月小声道:“咱们还没有拜过天地,不能同床共枕。”

    胡小天心中暗笑,想不到宝贝公主如此传统,不过他喜欢的就是龙曦月的这份单纯和传统,轻声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只是搂着你睡上一觉,又不会做别的事情。”

    “当真……”

    胡小天道:“比真的还真,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黑暗中听到胡小天窸窸窣窣脱衣的声音,两人上床之后,胡小天有些失望道:“你怎么还穿着衣服?”

    龙曦月道:“我还是信不过你。”

    两人在黑暗中彼此相拥着,过了一会儿听到龙曦月发出呀的一声尖叫,然后听到胡小天嘘!了一声。龙曦月低声抗议道:“你说话不算数,手放在哪里?”

    胡小天的大手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探入她的衣襟,握住那两团温软,这厮的右手捏住那小荷尖尖,低声道:“我只是想问问,你刚刚说得是不是这里凹陷下去?”

    龙曦月当然知道这厮心怀鬼胎,啐道:“坏蛋,你快把手拿开,不然……”

    “不然怎样?”

    “不然我再也不理你。”

    胡小天这一夜睡得并不踏实,虽然有贼心也有贼胆,可毕竟面对单纯善良的龙曦月,他最多也就是手脚上占占便宜,没有实质性的行动,爱一个人就要尊重她,胡小天发现自己性格上还是有弱点的,假如怀中抱着的是须弥天,这一夜说不定早就数度抬炮攻城,可换成了龙曦月,这货最过分的举动也就是摸摸,应该是思想也被龙曦月给净化了。

    龙曦月在胡小天的怀中蠕动了一下,云鬓蓬乱,双颊绯红,这么久以来,今晚还是她睡得最安稳的一夜,她悄悄睁开双眸,悄悄从胡小天的怀中挣

    脱开来,走下床去,趁着天色未亮,她要洗漱完毕,再完成易容工作。从庸江到雍都的路上,龙曦月始终戴着那张人皮面具,也就是昨夜方才有机会呈现出本来的面目。

    胡小天缓缓睁开一只眼睛,看到龙曦月正在黑布裹胸,利用数尺长的黑布将前胸牢牢裹住。话说龙曦月发育得还真是不错,如果不增加点压力很容易露陷。

    龙曦月无意中转过身去,看到胡小天早已醒来,瞪着一双眼睛望着自己,吓得她慌忙掩住嘴唇,另外一只手还护着前胸。

    胡小天唇角一歪,笑了起来,低声道:“我只看看,不动手。”

    龙曦月小声道:“不许看,闭上眼睛。”

    胡小天非但没有闭上眼睛,反而走下床来,龙曦月扭过身去,胡小天从身后将她搂住,亲吻着她光洁的颈部、肩部。龙曦月娇嘘喘喘道:“你说过不会欺负我的。”

    胡小天道:“说到当然做到,昨儿咱们说起紫鹃的事情,你说她两边一只凸出,一只凹进去是不是?”

    龙曦月点了点头,双手将胸口捂得更紧了。此时窗外传来鸡鸣声,胡小天放开了她,舒展了一下双臂:“看来今天我要去起宸宫走一趟了。”

    龙曦月道:“你想去验证一下?”

    胡小天笑道:“好像没有这个机会啊。”

    龙曦月听他这样说,突然吃吃笑了起来。

    紫鹃当然不会给胡小天这样的机会,胡小天也不是透视眼,隔着衣服也看不出她究竟是不是像龙曦月所说的那样,不过胡小天坚信一定会有机会。

    清晨胡小天来到了起宸宫,打着给紫鹃请安的旗号,在起宸宫外,却吃了个闭门羹,御前带刀侍卫,金鳞卫千户曹昔率领一帮武士将他和周默挡在门外。

    胡小天道:“曹千户不认得我吗?”

    曹昔笑道:“大康遣婚史胡大人我怎能不认得,却不知胡大人这么早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胡小天道:“特来给公主殿下请安。”

    曹昔道:“胡大人,不巧得很,今天皇宫针工局来人为公主丈量身材尺寸,准备和七皇子完婚大礼上的衣服,只怕是没时间见您了。”话说得虽然客气,可表述的却是将胡小天拒之门外的意思。

    求保底月票!

    m..m.00sy.com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