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七十三章 【燕王府】(下)
    “”    展鹏暗自松了一口气,胡小天果然厉害,凭借杨令奇的那幅山水画成功叩开了薛胜景的大门,要说今天的事情还是都要仰仗了杨令奇画工的威力。铁铮自始至终都在警惕望着展鹏,刚才展鹏射出的那一箭实则让他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胡小天此时转过身来,向展鹏道:“展鹏,你先回去,我进去和王爷说说话。”他做出单独进入燕王府的决定更是为了打消这群王府武士的疑虑,更显出他的坦诚。

    听闻展鹏不跟着进去,铁铮的表情明显放松了许多。

    燕王薛胜景抓着胡小天的手臂,两人一边聊一边走入了燕王府,展鹏望着胡小天远去的背影,心中不免有些担心,可是又明白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凭借胡小天的头脑和智慧,应该足以应付任何的状况。他将小灰交给王府人照料,并没有随同胡小天进入王府内。

    胡小天随同燕王薛胜景来到王府水榭,薛胜景走了这些路,显然有些累了,在椅子上坐下,不停擦汗,这一路之上,他都是问些杨令奇的事情,对此人显然极有兴趣,胡小天又故意透露出自己手中还有杨令奇的另外一幅画,这是为了吊薛胜景的胃口。

    虽然胡小天给出的理由看似合情合理,可是薛胜景也没那么容易相信他,若说胡小天只是为了帮助一个穷困潦倒的画师完成心愿,打死他都不信。薛胜景认定胡小天今日前来必有所求。

    可是胡小天虽然年轻,却非常沉得住气,这厮自从进入王府就绝口不提自己前来的目的,跟燕王薛胜景谈天说地,要说这厮知识也是极其渊博,琴棋书画,天文地理,医卜星相什么都懂一点,这货在大康皇宫中历练了那么久,可不是白混的,察言观色方面早已修炼得炉火纯青。

    两人一边饮茶一边说着不痛不痒的话,尽管如此,燕王薛胜景对胡小天的印象却是不错。两人聊了约一个时辰,胡小天居然还没有暴露出他前来的目的,他笑着起身告辞道:“多谢王爷的款待,小天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再打扰王爷了。”

    薛胜景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年轻人,送给自己一幅如此珍贵的山水画,却没有说出想找自己办什么事情?胡小天已经成功激起了他的好奇心。薛胜景道:“眼看就是正午了,不如胡大人留在舍下用餐,咱们一见如故,聊得如此投契,喝上几杯如何?”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王爷开口主动相邀,应该是不会拒绝的,可胡小天做事往往剑走偏锋,他已经看出薛胜景精明过人,必然猜测到自己或有所求,既然在雍都还要呆上一段时间,就无需第一次提出自己的要求,激起燕王的好奇心,再用另外一幅山水画吊起他的胃口,不怕以后他不主动找上门来。胡小天笑道:“承蒙王爷盛情相邀,可是小天还有一件要事未了,还要去拜会神农社的柳先生。”

    薛胜景听他说完不由得一怔:“你说得可是神农社的柳长生柳先生?”

    胡小天笑道:“正是他!”

    薛胜景哈哈大笑道:“看来咱们还真是有缘,本王约了柳先生今日前来做客,说起来也应该到了。”说话的时候,他似乎有些坐立不宁,当着胡小天的面在裤裆上挠了挠,姿势颇为不雅。

    胡小天禁不住向他那里看了看,薛胜景却似乎并无觉察,挠完痒痒,然后又端起茶盏,饮了口茶道:“胡大人多等一会儿就是。”

    薛胜景显然有些不耐烦了,皱了皱眉头道:“这个柳长生也太不守时了,答应了本王巳时过来,现在都要午时了。”他转向一旁铁铮道:“铁铮,你去看看,柳长生到底怎么回事?”

    铁铮应了一声,领命去了。

    薛胜景看到午时将至,也不好让胡小天继续等待,让人设下酒宴,邀请胡小天一起过去。

    胡小天原本没有在他这里吃饭的意思,可看到人家盛意拳拳,也不好不给他这个面子,陪着薛胜景沿着水榭长桥走向他们吃饭的地方,沿着曲曲折折的长桥离开了王府花园内的池塘,沿着蜿蜒的小径走入花园深处,两旁修竹成行,怪石嶙峋,一步一景,美不胜收。

    胡小天发现这些石头形状各异,有些像南方吞云湖特产,试探着问道:“这些石头可是来自南方?”

    薛胜景笑道:“是,全都是从大康进口而来,产自吞云湖,这种湖石以瘦、透、露著称,北国石材雄壮,却远不如南方精巧奇丽。”

    胡小天也知道吞云湖石因为名气太大,所以经历大肆开采,如今在大康本土也已经不多,在薛胜景院中却看到随处都是,别的不说,单单是这些石头就已经富可敌国。

    转过前方,看到一棵干枯的老树树立在正前方,那棵树生得非常奇怪,通体乌黑,却没有一片树叶,应该是已经枯死,胡小天凑近一看,方才发现这棵干枯的大树乃是一整棵乌木。

    薛胜景看到胡小天惊奇的表情,心中暗自满足,他的藏品,胡小天能够见到的无非是冰山一角。

    再往前走就是他们用餐的佛笑楼,走入小楼大堂,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块足有三丈宽,一丈高的和田玉雕,胡小天即便是将上辈子加在一起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玉雕,比起昔日他在故宫中见到的大禹治水还要大上数倍,这块才可以称为真正的玉山了。更为难得的是,这块玉山通体毫无瑕疵,全都是最顶级的羊脂玉,雕得是百美舞乐图,大到宫阙楼台,小到美人每一根秀发,每一个指甲都雕刻得惟妙惟肖。而且这庞大玉雕之上真有美人数百,每一个美人神态各异,神情栩栩如生,充满了一种神秘莫测的生命力。

    胡小天看到这块玉雕之时,一双眼睛顿时黏在了上面,倒不是因为他贪财,而是被艺术之美打动,连展鹏都不禁感叹这块玉雕之美。

    薛胜景得意洋洋,笑眯眯望着胡小天道:“胡大人以为我这块玉雕如何?”

    胡小天这才回过神来,从薛胜景的语气中不难听出他的炫耀之意,胡小天奉承的话险些脱口而出,可脑子里却忽然悟出了一件事,薛胜景这是在显摆啊,难怪不舍得让我走,只当我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乡巴佬,留下我是为了让我看看他的藏品。胡小天道:“还算不错了。”

    薛胜景本以为胡小天肯定要奉承一通,却想不到他说话的语气如此平淡,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笑道:“大康也有这样的玉雕吗?”

    胡小天道:“小天没见过!”

    薛胜景的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胡小天又道:“可东西并非都是越大越好,我在大康见过不少玉雕的雕工要超过这一块呢。”

    薛胜景认为胡小天是在死撑,他也没有提出反驳,继续向前方走去,胡小天发现小楼四壁全都挂着历朝历代的名家书画,其中有不少是他耳熟能详的名字,杨文奇送给他的那幅山水画虽然称得上不可多得的佳作,可是若是放在这里面,也不可能将这些大家作品全都比下去。

    薛胜景向胡小天道:“胡公公以为我收藏的这些画作又怎样?”

    胡小天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了薛胜景的意思,这死胖子显然没那么容易被一幅画打动,他是在告诉自己,他的手中根本不缺乏传世之作,妄想以一幅画来打动他,让他帮忙办事可没那么容易。

    胡小天只是说了声不错,然后装模作样地欣赏画作,不得不承认,燕王薛胜景藏品之丰,品质之高,实乃罕见,此人绝对可以称得上富可敌国。

    来到三楼的房间内,桌上早已摆好了各色菜肴,房间的周围墙壁之上也挂了不少书画,这其中有一幅女子的画像吸引了胡小天的注意力,画像上的女子正在翩翩起舞,吸引胡小天的绝非画像上女子的容貌,而是她的舞姿,竟然是以单足脚尖支撑起全身的重量。

    胡小天脑海中马上涌现出了霍小如的名字,可这画上的女子画得跟霍小如并不相像。

    薛胜景道:“胡大人请入座。”

    胡小天道:“王爷,这幅画画得可是霍小如?”

    薛胜景呵呵笑道:“胡大人倒是好眼力,一眼就认出来了,不错,此女正是一代名伶霍小如,

    你看这幅画画得是不是形神兼备呢?”

    胡小天笑了几声,然后摇了摇头。

    薛胜景道:“若是不像,胡大人何以认出这是霍小如呢?”

    胡小天道:“足尖舞!”

    薛胜景不禁哑然失笑,点了点头道:“霍姑娘舞技冠绝天下,尤其是这足尖舞乃是她的独门绝技,难怪胡大人一眼就能认出。”

    胡小天心中暗道:“老子当然能够认出,霍小如的这套足尖舞就是我给她的启发。”

    落座之后,薛胜景看到胡小天的目光仍然停留在霍小如的画像之上,不由得问道:“胡大人认识霍姑娘吗?”

    胡小天道:“在康都的时候有过数面之缘,也算得上有些交情吧。”

    求保底月票!(想知道《医统江山》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qidinzngwenw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bk2002)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