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七十二章【异乎寻常】(上)
    即便是胡小天有幸进入内苑,却发现这里并没有给他准备房间,他的住处和吴敬善一样都在外苑,看来大雍方面是有心将公主和他们隔离开来。↑小說,帮着这位冒牌公主安顿下来之后,紫鹃让那几位新来的宫女先出去,胡小天把房门关上,恭恭敬敬向紫鹃道:“公主殿下,咱们总算到了地方,今儿就好好歇着吧。”

    紫鹃轻声叹了口气道:“咱们平平安安到了这里,可是紫鹃她死得好惨。”

    胡?转念一想,难道她说得是龙曦月?胡小天恭敬道:“公主殿下不必伤心了,紫鹃自幼跟您一起长大,您对她百般照顾,情同姐妹,这个世界上就算所有人都会背叛您,紫鹃也不会。”言语间充满了对紫鹃的嘲讽。

    紫鹃冷冷望着胡小天道:“可紫鹃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让我于心何安?”

    胡小天道:“紫鹃应该是凶多吉少了,不过能为公主而死,我想她泉下有知也不会有什么遗憾。”

    紫鹃点了点头道:“也许她吉人天相能够逃出生天也未必可知。”

    胡小天道:“公主还是安心休养,今儿已经是二月二十三,下个月十六就是您的大婚之期。”

    紫鹃道:“你不说,我险些都忘了,不错,无论怎样,咱们都到了雍都,不管发生了什么,至少咱们这些人都还活着。”

    胡小天道:“全都仰仗公主吉星高照,方能庇佑我等平安。”

    “你一路尽心尽力地保护我,服侍我,也吃了不少的苦头,这番话的时候紫鹃分明在咬牙切齿。

    胡小天微笑道:“能够伺候公主是小的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紫鹃道:“既然这么忠心,不如就留在大雍陪我吧,伺候本公主一辈子如何?”

    胡小天道:“好啊!”

    紫鹃没想到他答应得如此干脆,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摆了摆手道:“你且去吧,言不由衷。实在是虚伪!”

    胡小天微笑告退,就快出门的时候紫鹃又将他叫住:“胡小天,最近几日你都不要过来了,给你们好好放几天假,让大伙儿在雍都好好游玩一下。”

    胡小天朗声道:“多谢公主开恩。”这货撅着屁股退出了门外,看到柳嬷嬷和四位宫女都在外面候着,胡小天笑道:“柳嬷嬷好!”

    柳嬷嬷对他也没什么好脸色,满脸皱褶的脸上不见任何笑意,漠然看了胡小天一眼道:“胡公公这就走了吗?”

    胡小天心中暗骂。这雍人都是那么没礼貌?老子好歹也是大康皇上钦点的遣婚使臣,你一个宫里的嬷嬷对我也那么不客气?忽然想起有句话叫弱国无外交,大康国力日下,已经和如今的大雍不能同日而语,也难怪别人看不起。可大雍好歹也算得上一个泱泱大国,如此做派实在太小家子气了。胡小天道:“这就走了,我家公主还望柳嬷嬷几位以后要多多照顾。”

    柳嬷嬷道:“公主殿下嫁到大雍就是我们大雍的皇子妃,照顾她也是我们分内的事情。胡公公就不必费心了。”

    胡我还懒得管呢,只是看这柳嬷嬷和四位宫女全都是眼冒精光。炯炯有神,想必都是身怀武功之人,看来以后想要和紫鹃单独交流未必那么容易。不过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也算得上得偿所愿,毕竟救走了安平公主,让她得以逃脱虎口。至于紫鹃,她和文博远私下勾结在先,依着胡小天的意思当初在庸江就应该将之灭口。只是阴差阳错,迫于形势将她冒认成为安平公主,当时只是为了蒙混过关。却想不到这一路扮演下来,紫鹃居然毫无破绽。连李沉舟这么精明的人物都被她瞒过。

    现在胡小天当然不想紫鹃出事,她能够顺顺当当嫁给七皇子薛道铭最好。她就可以从一名宫女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一跃成为大雍皇子妃,以后成为太子妃,皇后也有可能。而自己则可以功德圆满,顺利完成龙烨霖交给他的任务,带着自己的宝贝公主,暗度陈仓返回大康,等到救出爹娘之后,从此就能过上幸福的日子。

    胡小天心中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却知道这件事充满了风险,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可能全盘皆输,距离大婚之期还有二十多天,就怕夜长梦多。换成在大康之时,他绝不敢设想这等大胆的计划,有些事一半在人为,一半要看天意。

    回到自己的住处,却见吴敬善就坐在房内等着他。胡小天笑道:“吴大人这么晚了还没去休息?有什么事情,叫我一声,我去见您就是。”吴敬善起身抓住他的手臂,感叹道:“胡大人,老夫此来是有些话想对你说。”

    胡小天点了点头,使了个眼色,一路来扮演小兵,负责伺候他饮食起居的龙曦月举步离去,从外面将房门掩上。

    吴敬善道:“公主那边情况怎样?”

    胡小天道:“情绪稳定,没什么异常,只是大雍皇室方面派来了一位嬷嬷,四位宫女,承担了照顾公主的责任。”

    吴敬善两道花白的眉毛皱了起来:“他们不让你过去了?”

    胡,公主也没有不开心,还说给咱们好好放个大假,让咱们趁着这次的机会好好在雍都游玩几天。”

    吴敬善苦笑道:“胡大人,你还有心情游玩?”

    “翻山涉水,历尽辛苦,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又怎会没有心情游玩?”胡小天丝毫没有流露出任何的顾虑。

    吴敬善道:“胡大人,今日入城时的情景你也都看到了,他们大雍显然没有把咱们放在眼里。”

    胡小天心中暗道:“如果不是我坚持,就凭你这个没骨气的老家伙,肯定是忍气吞声地进了侧门,现在又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吴敬善道:“老夫越想这件事越是不对,自从公主入境,就会有人将消息通报给大雍皇室,说起来,咱们在大雍境内走了二十多日,这段时间内,非但没有任何皇室成员主动问候,甚至连地方官吏都没有出面迎接过,倘若说过去是在路上倒还罢了,现在已经来到了雍都。于情于理,皇室都该派人过来迎接招待一下,可是你看看咱们今日的遭遇,就算是一个蛮夷部落普通的使臣也不会遭到如此冷遇。”

    胡小天道:“比之吴大人上次出使大雍的时候如何?”

    吴敬善摇了摇头,黯然答道:“尚且不如。”他上次出使大雍的时候,大雍以同等规格相待,特地派出礼部尚书孙维辕过来迎接,而且当晚就设宴款待。在雍都逗留期间,他还受到了大雍皇帝薛胜康的亲自接见。吴敬善还是有些自知之明,当然清楚自己的地位和安平公主不可同日而语,可正因为此,才让他看出两次境遇的天壤之别。

    胡明不了什么。”

    吴敬善道:“胡大人难道不认为此时非同寻常?”

    胡无妨。”

    吴敬善压低声音道:“他们会不会已经知道了真相……”话没说完已经被胡小天凌厉的眼神所制止。

    胡小天道:“吴大人想多了。”

    吴敬善叹了口气道:“如果真是如此,你我等人,在雍都的未来命运只怕……”

    胡小天道:“虽然此次咱们出师不利,途中牺牲了那么多的兄弟,可是咱们毕竟还是保护公主平平安安来到了这里,只要没有耽搁公主的婚期,好歹也算勉强完成了陛下交给咱们的任务。两国邦交,礼仪为先,他们不懂礼仪,咱们却不能失了礼数。吴大人,既然都已经来到了雍都,您还考虑其他的事情作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咱们也都要等到公主大婚之后方能离去。”

    吴敬善知道胡得完全是实情,哭丧着脸道:“距离婚期还有二十多日,咱们这段时间难道都要呆在雍都吗?”

    胡得不错,大雍此次的做法实在是异乎寻常,国家越大,气度越大,大雍似乎没有拿出任何的大国风范,若然的确是大雍皇帝的意思,咱们也无话可说。可是这次的事情如果另有隐情,咱们却不能坐视不理,说什么也得为公主争这口气。”

    吴敬善心中暗暗叫苦,胡小天居然还要争口气,为一个假公主你争什么?倘若紫鹃的冒牌身份暴露,只怕他们所有人都得掉脑袋。一时间心中黯然,事已至此,唯有听天由命了,他和胡小天注定是同坐一条船,若是这条船翻了,他们一并玩完。

    胡小天道:“明日开始,咱们分别行动,打探一下雍都的状况,看看他们为何要这样对待咱们。”

    吴敬善点了点头道:“也好,也好……”

    求推荐票!(想知道《医统江山》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