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七十章【人小鬼大】(上)
    周睿渊道:“姬公公过奖了,大康的时局想要稳定,要依靠大家同心协力,我一个人可做不成什么。¤頂點小說,.②③x.”

    姬飞花道:“独木难支啊!只可惜朝中多数人都是私心太重,未必如丞相一般想法。”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对了,我听说一个消息,文博远将军一直对安平公主情根深种,意图破坏此次联姻,带着安平公主远走高飞。”

    周睿渊皱了皱眉头:“姬公公,有些话是千万不能乱说的。”

    姬飞花微笑道:“无凭无据的话我从来都不说,周丞相,您刚刚问起,这船究竟沉在哪一边,我现在就可以清楚地告诉你,船沉在大康的水域内。在仓木城,文博远补充了二百名武士,此事并未上报朝廷,而是他私下里向赵登云求助的结果,从他们离开京城之后,这一路之上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周睿渊道:“看来姬公公刚才在朝堂之上并没有将了解到的情况全都说出来。”

    “说不说其实都是一样,在下改变不了什么,只怕丞相大人也改变不了什么?”姬飞花说完向周睿渊深深一揖,转身离去。

    周睿渊望着他的背影,深邃的目光变得无比迷惘。

    几家欢乐几家愁,即使在皇宫之中也有人因文博远被杀而欣喜不已,简皇后和大皇子龙廷盛即使如此。文太师父子二人一直都是三皇子龙廷镇的坚定支持者,文博远之死等于折去龙廷盛的一条臂膀,而文承焕必然因为丧子之痛而深受打击。值此立嗣关键之时,黯然神伤的文承焕或许已经无法兼顾龙廷镇的事情。

    母子两人虽然心花怒放,可是表面上仍然装得神情黯然,身在皇家若是连这diǎn表面功夫都不会做。又有什么资格去觊觎那张代表至高皇权的王位。

    龙廷盛道:“母后,父皇有没有透露过他心中的想法?”一日太子之位没有明朗,他的内心就无法安定。

    简皇后叹了口气道:“他最近心情恶劣,甚至连话都不愿跟我多说一句,又怎会告诉我这些事情?”简皇后感到自己真是失败透dǐng,跟龙烨霖做了那么多年的夫妻。到头来自己在他的心目之中甚至还比不上一个太监。

    若然是败在一个女人手里,简皇后或许心中还会好过一些,可是败给了一个不男不女的东西,这让简皇后如何能够咽得下这口气?这世界上的事情扑朔迷离,千变万化,谁也不会想到未来会怎样发展。昔日势不两立的仇人在共同的利益面前也可以化敌为友,携手合作。

    门外传来小太监的通报之声:“内官监姬公公到!”

    简皇后眉头微微一动,轻声道:“让他进来!”她向儿子递了个眼色。

    龙廷盛起身道:“儿臣还有事情要办,先行告退了。”有些交易仅限于母后和姬飞花之间。他并不方便在场。

    龙廷盛出门的时候和姬飞花迎面相逢,姬飞花恭敬道:“小的参见大皇子。”

    龙廷盛缓缓diǎn了diǎn头道:“姬公公好,你好像比前些日子瘦了,想必是国事操劳的缘故。”

    姬飞花淡然笑道:“最近宫里的确有不少事。”

    龙廷盛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他快步离开了馨宁宫。

    姬飞花等他离去之后方才进去,来到简皇后面前深深一揖道:“小的叩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简皇后道:“平身,赐座!”

    其实早已为姬飞花安排好了座位,姬飞花坐下之后。简皇后使了个眼色,周围宫女太监全都识趣地退了出去。等到他们离开之后。简皇后迫不及待地问道:“怎样?皇上怎么说?”她最为关心得还是太子之位的归宿。

    姬飞花道:“皇上心情不好,最近这几天并不适合向他提起立嗣的事情。”

    “我听说文博远死了!”简皇后的双眸中闪烁着兴奋的神采。

    姬飞花道:“使团渡过庸江的时候遭到攻击,船只沉没,文博远不幸殉职。”

    简皇后道:“文太师老年丧子说起也真是可怜。”

    姬飞花道:“还好安平公主逃过此次劫难,说起来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简皇后幽然叹了口气道:“我那可怜的妹子。”表面上做出一脸的悲悯之色,可心中却没有半分的触动。她和皇上都没什么感情更何况对他同父异母的妹子。在她看来,龙曦月能够嫁给大雍七皇子也算不错的归宿,皇室家的儿女最终的命运就是如此,即便是她贵为一国皇后,除了表面的那些风光外。背后的辛酸又有谁能够明白。自从嫁给龙烨霖之后,陪着他一起风风雨雨走过了那么些年,本以为成为皇后之后一切就能够安定下来,自己的儿子龙廷盛会理所当然地成为太子,等儿子登基之后,自己就会毫无悬念地成为大康皇太后。

    简皇后本以为这一切都该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可现实却非像她想象中那般顺利。龙烨霖在和同胞兄弟争斗了那么多年以后,到了他自己这里却在立嗣的事情上犹豫摇摆。

    宫廷争斗的起因并不仅仅为了野心,很多时候是为了生存,在宫中呆得越久就越明白权力的重要性。假如太子之位落入三皇子龙廷镇的手中,等待简皇后母子二人的必将是悲惨的命运,所以她必须不惜代价要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姬飞花明白这一diǎn,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主动找到简皇后,选择和他们母子二人合作。太子的人选基本上会在龙廷盛和龙廷镇两兄弟之间产生,朝中的大臣之所以多数人都支持三皇子龙廷镇,是因为从方方面面的能力来说,三皇子要比他的那个大哥强上不少。龙烨霖登上帝位之后,大康的状况非但没有改善,反而变得更差,假如这样的状况持续下去,恐怕距离亡国之日不久也。

    多数大臣都已经看出了这一diǎn,他们将心中的希望寄托在未来君主的身上,希望龙烨霖之后能够出一位能力卓越的王者,所以每个人心中的天平都悄然倾斜向了更有能力的龙廷镇。

    在姬飞花看来,无论是龙廷镇还是龙廷盛,谁成为太子并没有太大的分别,这两人都没有太大的能力,他所在乎得是谁更甘心成为傀儡。

    龙廷盛离开馨宁宫的时候,心情非常复杂,母后和姬飞花已经达成了协议,姬飞花这个昔日的对头如今已经跟他们成为盟友,姬飞花的野心,朝野皆知,父皇虽然名为大康国主,可是实际上却被龙廷盛摆布于股掌之间。姬飞花支持自己的真正用意绝不是看中了自己的能力,而是他需要一个新的傀儡。

    龙廷盛的心底深处对姬飞花仇恨到了极diǎn,他宁愿死也不愿受他的摆布,成为他的傀儡,可是如果不选择跟他合作,自己或许就没有当上太子的机会,更不会有登上皇位的那一天。想要成就霸业,重振朝纲,须得忍一时之气。

    龙廷盛想得过于出神,险些和对面来人撞了个满怀,等发现的时候慌忙听下脚步,定睛一看,却是七七,他苦笑着斥责道:“七七,你这丫头,也不提醒我一声。”

    七七格格笑道:“我看大皇兄望着地下如此出神,所以不方便打扰您,看什么好东西?这地上难道有玉玺吗?”

    龙廷盛吓得脸色苍白,慌忙向四处看了看,确信周围无人这才放下心来。

    七七道:“你怕什么怕?你敢说你心里最想要的不是玉……”龙廷盛及时伸出手去掩住了她的嘴巴,苦笑道:“我的小姑奶奶,这里是皇宫,你别胡说八道行不行?”

    七七哼了一声,从他手掌下挣脱开来,啐道:“你这人真是没劲,玩笑都开不得。“

    龙廷盛低声道:“这种事开不得玩笑,尤其是在外面。”

    七七笑道:“大皇兄,你怕啊?心里有鬼才怕。”

    “你胡说八道,我还有事,不跟你说了。”龙廷盛想走,却被七七一把拖住手腕,小声道:“大皇兄,你来,我跟你说件事。”

    龙廷盛道:“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这个小妹实在让人头疼,整天没心没肺,一diǎn公主的样子都没有。

    七七放开他的手臂,撅起樱唇道:“总之,你要是不跟我来,我马上去找父皇,把你在宫里面到处寻找玉玺的事情告诉他。”

    龙廷盛惊得目瞪口呆:“妹子,我何尝……”再看七七已经快步朝储秀宫去了,龙廷盛无奈,只能跟着这刁蛮丫头一起走了过去。她素来天不怕地不怕,保不齐真敢把这种话到处乱说,她是小孩子说话自然不负责任,可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若是让父皇听到,还能轻饶了自己?

    龙廷盛跟着来到了储秀宫,七七笑眯眯望着他,朝身边宫女太监使了个眼色,一帮宫女太监慌忙退了出去,在外面将房门给带上了。

    龙廷盛哭笑不得道:“七七,我真还有事,你有什么话赶紧说。”

    七七道:“大皇兄,如果没有正事儿我也不会找你。”(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