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六十八章【再上征程】(上)
    龙曦月鼻子一酸,眼圈红了起来,想起紫鹃自紫鹃是她在这世上少有能够信任的几个人之一,却想不到她也会背叛自己。》》,

    胡小天道:“事已至此,我们也只能将错就错,由她冒充你的身份,顶替你前往雍都,还好见过你真容的人并不多,吴敬善虽然知道紫鹃并非公主,可是他以为你已经遭遇不测,绝不敢将真相说出来。”

    龙曦月幽然叹了一口气,事情的发展早已超出她的想象之外,胡小天为了营救她机关算尽,可是人算终究不如天算,看来连他也没有料到会是现在这种局面。

    胡小天道:“这两天要委屈你了,暂且安排你跟随在我的身边负责警戒,顺便帮我照料马匹,展鹏会悄悄保护你,等咱们离开了南阳水寨,前往雍都的途中,我会寻找合适的机会助你逃走。”

    龙曦月却摇了摇头,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我哪里都不去。”

    胡小天微微一怔。

    或许是害怕胡小天不明白自己的意思,龙曦月补充道:“大人去哪里,小的就去那里。”她又往篝火中添了一些干柴,轻声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大人早已身心俱疲了,还是早些回去歇息,无论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胡小天点了点头,眼下也唯有如此,秦雨瞳送给他的人皮面具果然派上了用场,龙曦月不但戴上了人皮面具,而且也服用了变声丸,不然她温柔软糯的声调只要说话就会露陷。服用变声丸之后,说话粗声粗气。再加上她尽量避免和他人交谈,避免引起怀疑。回营帐之前,胡小天将尚未用完的暴雨梨花针悄悄递给了龙曦月,供她遇到危险的时候防身。

    外形的改变容易,可是想要改变行为举止却很难,龙曦月装成足踝受伤。走路一瘸一拐,多少可以掩饰她婀娜多姿的步态。为了掩人耳目,胡小天狠心让她在外面给自己值夜,龙曦月从小到大何尝吃过这样的苦头,不过她虽然性情温柔,骨子里却是极其坚强,这一夜片刻未眠,守着那堆篝火,想着女儿家的心思。竟然不眠不休地熬了一整夜。

    南阳水寨的清晨来得很晚,整个水寨晨雾笼罩,江风虽然不大,可是却无孔不入地钻入人们的衣领袖口,龙曦月刚刚打了个瞌睡,就被刺骨的冷风冻醒了,禁不住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睁开眼睛一看,却发现面前的篝火已经熄灭了。火堆之上冒着缕缕青烟,肩头不知何时多了一件破旧的棉衣。她掀开营帐的帘门,方才发现胡小天早已离去。

    龙曦月芳心顿时慌乱起来,站起身向周围望去,却见展鹏牵着小灰走了过来,展鹏向她笑了笑:“大人看到你睡着了,给你披了一件棉衣。”

    龙曦月俏脸一热。芳心中无比温暖,锦衣玉食也比不过情郎的这件破旧棉衣,她将棉衣在身上紧了紧,小声道:“展大哥有什么事情让我做?”

    展鹏道:“胡大人去找地方安葬咱们的那些兄弟了,你牵着小灰去吃些水草。再带它遛一遛,不要走远,不要离开我的视线之外。”

    龙曦月点了点头,从展鹏手中接过马缰去喂马了。

    胡小天一早就被刘允才找了过去,却是李沉舟已经做通了唐伯熙的工作,同意他们将这些士兵就地安葬,不过不能葬在南阳水寨的范围内,需要在水寨外另寻一块地方,唐伯熙要求他们要离开水寨三里之外。

    其实南阳水寨外到处都是荒地,胡小天叫上周默一起,两人从水寨借了两匹马纵马离开了水寨,一路向西,在水寨以西三里之外的地方找到了一片荒草丛生的土丘,胡小天翻身下马,将马儿栓在一棵歪脖子松树之上。周默也紧跟他的步伐,两人步行来到草丘,举目望去,却见庸江仍然笼罩在白茫茫的雾气之中,南阳水寨就在东边不远处,可是因为有晨雾笼罩,也看不清水寨的轮廓。

    胡小天道:“就在这里吧,离南阳水寨够远,而且天气晴朗的时候,从这里应该能够看得到庸江对岸,那边就是咱们大康的疆土了。”

    周默点了点头,心情凝重道:“不知何日才能将他们的骸骨送还家乡。”

    胡小天道:“大哥何时变得那么多愁善感,他们好歹还有埋骨之处,若是咱们出了差错,恐怕连葬身之所都找不到。”

    周默听他这样说不禁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咱们仍然能够活着来到这里,足以证明你的命够大。”

    胡还有些遗憾,那么最大的遗憾就是周默没有来得及带着龙曦月顺利逃走,中途被雍军发现不得不陪着他们一起前往雍都了。

    周默低声道:“有人来了……”他的话音刚落,胡小天也听到了得得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不多时一队人影出现在草丘下方,却是刘允才带着一群大雍士兵追寻着他们的脚步而来。

    胡小天笑道:“刘将军,您急着跟过来是害怕我们逃走吗?”

    刘允才道:“胡公公是咱们大雍的贵客,为何要想逃呢?”

    胡小天呵呵笑道:“开个玩笑。”

    刘允才道:“李将军让我来接胡大人回去,说有重要事情商量。”

    胡小天道:“好!”

    刘允才道:“胡公公选好墓地了?”

    胡些吉利话。”

    刘允才笑道:“我这人嘴笨,应该是胡公公帮那些死者选好墓地了?”

    胡小天道:“我看这里还行,符合唐将军的条件,距离南阳水寨三里之外,而且地势较高,以后即便是水位上涨也淹没不了这里,那些兄弟的亡灵在这儿还可以看到故土。刘将军觉得怎样?”

    刘允才道:“胡公公觉得好就行,咱们回去跟唐将军说一声。”

    胡小天向周默使了个眼色,两人上马跟随刘允才一行返回了南阳水寨。

    刚刚进入水寨的大门,太阳就从东方升起,晨雾短时间内就消散了,天空晴朗,蓝的像纯净的大海,没有风沙,没有雾霾,庸江两岸起伏延绵的松林,显露出水洗一般的清脆,阳光很温暖,在遥远的天际,依稀看到几丝薄得像轻纱一样的云彩。

    空气里弥散着一股**植物和潮湿艾蒿的气味,这气味并不好闻。水寨中不少地方升腾起了袅袅的炊烟,是士兵们正在生火造饭。

    胡小天看到己方的营地之中堆放着几十个木箱,这些全都是从江中打捞出来的嫁妆。大雍士兵军纪严明,无人擅动属于他们的物品。

    大康礼部尚书吴敬善正在现场清点物品,经历了这场劫难,想要找回全部的物品已经没有任何可能,这些嫁妆只有他们带来的三分之一。胡小天来到吴敬善的身边道:“吴大人,情况如何?”

    吴敬善苦笑道:“找回了一些行李和嫁妆,只是多半还是失落了,以后不知如何向陛下交代。”

    胡小天淡然笑道:“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只要公主殿下平安无事,咱们就不算辱命。”

    吴敬善一脸苦相,他心知肚明,现在的公主也是个冒牌货,胡小天这一手可谓是兵行险招,倘若有人看出不对,那么他们多少颗脑袋都不够砍的,可是眼下也唯有这个办法了,假如他们说公主死了,十有**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胡小天道:“把所有的箱子全都打开,好好晾晒一下,顺便重新整理一下。”

    吴敬善点了点头,吩咐那些武士赶紧去做。

    此时李沉舟和唐伯熙两人一起过来了,胡小天和吴敬善一起迎上前去,拱手行礼道:“唐将军、李将军,多谢两位救命之恩。”

    唐伯熙今天的态度似乎好了许多,见到胡小天哈哈大笑道:“胡公公,昨晚我喝多了,不到之处还望多多担待,我是个粗人,你可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胡小天笑道:“唐将军太客气了,我最喜欢您这种直来直去的豪爽性情,什么事情也比不上上您对我们的救命之恩。”

    李沉舟微微一笑,目光投向吴敬善道:“吴大人病好了吗?”

    吴敬善惶恐道:“好多了,说来惭愧,年纪大了,身体虚弱,昨天老夫头痛欲裂,所以没有去见两位将军,还望两位不要怪罪。”

    李沉舟道:“吴大人乃是名满天下的饱学大儒,沉舟对大人也是仰慕已久,咱们前去雍都的路上,沉舟定然要好好向先生讨教了。”

    吴敬善谦虚道:“哪里敢当啊,李将军文武双全,老夫也是闻名已久了。”

    听话听音,胡小天却听出李沉舟话中的意思分明是要跟他们一起前往雍都,内心不由得一怔,笑眯眯道:“李将军是要和我们一起前往雍都吗?”

    李沉舟点了点头道:“我请胡大人回来就是商量这件事呢,刚刚接到七皇子的命令,让我护送安平公主尽快前往雍都。”

    无论有没有一百张月票,第三更已经送上了,最近更新缓慢,捡回人品需要过程,章鱼理解!我从未离开,还望诸君不弃!(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