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六十五章【桃代李僵】(上)
    周围人暗暗为胡小天捏了一把冷汗, 所有人都看出李沉舟此时表现异常,胡小天若是激怒了他,搞不好他会要了胡,

    周默和展鹏两人暗自警惕,只要李沉舟胆敢有任何异动,两人就会抢先出手。

    李沉舟冷冷望着胡小天,缓缓点了点头道:“不错!你们是大康的臣民,犯了错自然有大康的皇帝罪责,只是你不要忘记了,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胡小天平静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大康和大雍之间并非敌国,还有姻亲之约,我等前来也不是为了给大雍下战书,而是护送安平公主前往雍都成亲,我们带着诚意和友好而来,你们却不通情理,斩杀我方士兵,还对我们无端指责,我不相信,大雍皇帝会让你们为所欲为?”

    李沉舟望着胡小天,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胡小天被他笑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心中暗叹,此人喜怒无常,莫不是个疯子?

    李沉舟指了指地上那名刚刚被他一刀斩杀的武士道:“此人乃是奸细!死有余辜!”

    胡什么就是什么。

    李沉舟心中恨不能将这帮大康使团的成员全都杀死,可是在斩杀一人之后,他内心的愤怒又慢慢平复了下来,至少在目前无法证明弟弟死在这群人手中,自己千万不可让悲痛扰乱了心境,报仇虽然是大事,也许从长计议,,必须要找到真凶方才能让弟弟的冤魂在九泉之下瞑目。

    李沉舟指着胡小天的鼻子道:“若是找不到安平公主的下落,你们全都要死!”他才不会关心大康公主的死活。只是以此作为借口,掩饰内心中的悲愤和狂怒。

    就在此时后方传来一阵咴律律的马鸣之声,却是雍军带着几匹刚刚从江中救起的马匹走了过来,让胡小天惊喜万分得是,他的坐骑小灰也在其中。胡小天正准备过去认领,却看到一名士兵扶着一位浑身湿透的少女走了上来。那少女头发蓬乱,脸色苍白,虽然衣衫湿透,仍然可以看出她的衣饰极其华美,不是紫鹃还有哪个?

    胡小天暗叫倒霉,想不到紫鹃如此命大,竟然能够侥幸逃生。

    李沉舟和唐伯熙等人也看出这少女衣着华贵,应该身份不凡,李沉舟走了过去。来到紫鹃面前低声道:“你可是公主殿下?”

    紫鹃抬起头来看了看李沉舟,目光又向远处那群幸存者望去,她仔细寻找着什么,试图从中找到安平公主的身影,不过她最终失望了,当她的目光落在胡小天的身上,顷刻之间充满了仇恨。向来十有**是憎恨胡小天让她桃代李僵,假冒安平公主。可是在大船沉没之时根本无人顾及她的性命,任她自生自灭。

    紫鹃咬了咬牙。似乎想说什么,此时胡小天却起身狂奔了过来,距离她还有两丈多远的时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喜极而泣道:“公主……公主殿下,苍天保佑。您果然吉人天相,平安归来,若是您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等便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紫鹃显然被胡小天这一跪弄得愣住了,秀眉颦起。双目盯住胡小天,猜测他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

    胡小天痛哭流涕道:“公主殿下,可怜我们八百多人渡江,遭遇这等横祸,如今活下来的只剩下我们三十几个,连文将军也……也被贼人害死了……”这厮的演技已经是炉火纯青,说得情真意切,哭得惊天动地,身后的一帮幸存武士全都被他感染,一个个嚎啕大哭起来,倒不是每个人都对文博远有多深的感情,而是因为他们现在处境不妙,这群人中自然有人是认识紫鹃的,可是谁也不敢说破,倘若找不到安平公主,他们难免一死,就算这群大雍军人不杀他们,归国之后也必被追责,他们实际上是为自己悲惨的命运而哭。

    吴敬善开始的时候被胡这明明不是安平公主,胡小天是不是糊涂了?可他很快就想明白了,胡小天没糊涂,是他自己糊涂,而今之计只能浑水摸鱼,反正大雍方面并不知道公主的真实样貌,看李沉舟杀气凛凛的模样,大有找不到公主要将他们全都斩杀的势头,胡小天是想蒙混过关。

    吴敬善暗赞胡小天机警,也颤巍巍地走了过去,和胡小天并排跪下,老泪纵横道:“苍天有眼,佑护我公主殿下平安归来,老臣就算是死也可以含笑九泉了……”梆梆梆,老吴头跪在地上狠狠磕了三个响头,把地面都砸出了一个土坑,额头沾满了黄泥,足见内心之诚恳,力度之猛,胡小天都忍不住担心这老头儿把脑出血给磕出来。姜是老的辣,演起戏来老家伙真是炉火纯青了。

    胡小天道:“公主殿下平安归来,我等也就没了什么遗憾。”他向李沉舟拱了拱手道:“李将军,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等死后,你将我家公主平平安安送到雍都就是,只需完成这个心愿,我等死而无憾!”

    紫鹃虽然只是一个宫女,可是她自小在皇宫长大,一直陪伴龙曦月左右,对皇宫中的礼仪耳熟能详,头脑也是极其聪颖,听到胡小天和吴敬善刚才的那番话,马上就明白了,文博远死了,一定是这些大雍军人找不到安平公主要结果了他们的性命,所以胡小天才强认自己是安平公主。胡小天之所以如此作为,是在提醒紫鹃,无论你如何恨我,可是你若是被仇恨蒙蔽双眼,当场揭穿我的谎言,只怕这些人都要遭殃。

    紫鹃环视四周,现场并没有找到安平公主,如此看来公主十有**遭遇不测,若是公主死了,只怕他们全都要死。

    紫鹃咬了咬嘴唇,摆脱开搀扶她士兵的手臂,一步步来到胡小天的面前,胡小天看到她的眼神不善,已经猜到这宫女想要报复自己,心中暗叫倒霉。

    紫鹃来到他的面前停下脚步,恶狠狠盯住胡小天道:“畜生,生死关头,你竟然不顾本公主的死活,你有没有良心,有没有人性?”她扬起手来本想给胡小天狠狠一记耳光,却看到胡小天阴森的目光,心中不由一颤,其实只是她解读错误,胡小天早已做好准备,准备把脸凑上去挨她一记,也让这宫女消消心中的怨气。

    紫鹃对胡小天还是极其忌惮的,犹豫了一下,这一巴掌竟然改变了方向,啪!的一声打在了吴敬善的老脸上。

    打得吴敬善脸都绿了,吴老头实在是想不明白啊,我又没招你没惹你,你打我耳光作甚?也不怪吴敬善埋怨,紫鹃的这巴掌打得实在太出人意料,指东打西,让人毫无准备。

    吴敬善挨了巴掌还得叩头不止:“请公主殿下降罪!”

    紫鹃叹了口气道:“今次我暂且放过你们,若是以后再做出丝毫对不起本公主的事情,我必然将你们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

    胡小天道:“公主千岁千千岁,我等以后必赤胆忠心,舍命保护公主,就算为公主殿下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上刀山下火海也万死不辞!”

    紫鹃冷冷道:“的,而是要踏踏实实去做!”

    胡小天磕头如捣蒜。

    紫鹃摆了摆手道:“你们起来吧,全都是自私自利胆小如鼠的败类,大康的脸面全都被你们给丢光了。”她举手抬足之间居然有一股高贵的皇家气度,要说胡小天让紫鹃假扮龙曦月还真找对人了,紫鹃从小就跟龙曦月在一起,若是谈到对龙曦月的熟悉没有人能够超过她。

    即便是李沉舟这么精明的人物也没有识破这位安平公主乃是宫女假扮。

    安平公主既然已经找到,其余人的死活已经变得并不是那么重要。

    当晚他们这些幸存者全都留宿在南阳水寨,大雍派去青龙湾联络大康方面的使者回来了,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却是青龙湾于午后被乱民占据,非但如此,连仓木城也被饥饿的乱民给攻破了。

    胡小天等人听闻这个消息,一个个哀叹倒霉,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天之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胡小天担心龙曦月被紫鹃认出,让展鹏保护龙曦月尽量远离紫鹃。

    入夜之后,大雍方面给他们提供了一些晚餐,他们饿了一整天,此时总算可以吃顿饱饭,胡小天还没有来得及吃饭就被紫鹃召到了营帐之中。虽然刚才紫鹃在李沉舟等人面前承认了公主的身份,可是胡小天毕竟摸不透她心中真正的想法,来到营帐之后恭恭敬敬向紫鹃行礼道:“话之时侧耳倾听外面有无动静,其实周默也跟他一起前来,在营帐外盯着,胡小天本不用担心,可是这里毕竟是大雍的军营,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多一点小心为妙。

    紫鹃冷冷望着胡小天,咬牙切齿道:“看着我活着出现,你心中是不是特别的失望?”

    胡小天恭敬道:“看到公主平安归来,小天心中喜出望外,喜极而涕。”

    章鱼只是说暂时不争月票榜,可没说连推荐票都不要了,周一推荐票居然连分类前五都进不去了,诸君给章鱼一点鼓励可否,虽然更新少,但是章鱼这两天一直在绞尽脑汁想情节呢,关乎后续情节发展,章鱼不敢大意,所以谨慎,还望诸君体谅,推荐一如既往!(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