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六十二章【一石二鸟】(下)
    文博远命令弓箭手不停向空中射击,却很少命中目标,在射下十多只秃鹫之后,那些秃鹫显然想到了应对之策,向空中爬升一段距离,逃出弓箭手的射程之外,然后再将石块抛下,这样一来,石块的威力更大,甲板上已经被砸出了数十个洞口。这些秃鹫本来就力大,成年秃鹫甚至可以抓起一只牛犊,这些石块小的如同鸡蛋,大的甚至如同脸盆。

    船上众人惊慌失措,文博远惊呼道:“转舵!赶快转舵!”试图在最短的时间内逃离秃鹫的攻击区。

    此时有水手从下方逃了上来,大声道:“不好了,不好了,底舱进水了!”却是船身被秃鹫投掷的石块洞穿,江水从底仓的洞口疯狂涌入进来。

    就在此时,又听到临船有人惊恐叫道:“失火了,失火了!”

    众人四处望去并没有看到失火的迹象,举目望去却见失火的正是安平公主乘坐的那艘船。

    文博远吓得魂飞魄散,在他的预定计划之中,胡小天本应该和安平公主同船,那艘船会在江心沉没,将胡小天安平公主这群人一网打尽,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在江心遭遇到这样的袭击,而且这场袭击还包括他在内。

    他的亲信武士冲到他身边大声道:“将军,赶紧离开这里。”几名武士护卫着文博远一起向救生小艇的方向逃去。

    此时空中的落石渐渐渐减少,船只进水的速度很快,整个船体正在缓慢地向右倾斜,并不是每一名士兵都精通水性,尤其是文博远从京城带来的这帮人,不少都是旱鸭子,众人全都将希望寄托在船头的两艘救生小艇,一个个都向小艇的方向奔去,此时已经有武士为了争抢小艇自相残杀起来。

    胡小天看到安平公主乘坐的那艘舰船突然起火,不由得大惊失色,他几乎可以断定,姬飞花根本没有考虑过他的死活,姬飞花不但要杀文博远,也要除掉安平公主,早就布置下了这一石二鸟之计。可笑自己竟然认为他会在乎自己的性命,姬飞花生性冷血,未达目的不择手段,又怎会在乎自己的死活。胡小天恨不能身插双翅,飞到对侧的大船之上,将龙曦月救出,可是两艘船相距还有一段距离,这种想法根本是不现实的,就算自己能够赶到那艘船上,也未必能够及时找到龙曦月,而今唯有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周默和展鹏的身上。

    “小心!”熊天霸从一旁冲了出来,一把将胡小天推到一边,胡小天被他推了个踉跄,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块从他的眼前划过,咚!的一声砸在双脚间的甲板之上,将甲板砸出一个碗口大小的洞口。胡小天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不是熊天霸出手相助,恐怕他此时脑壳都要被砸碎了。生死关头,唯有考虑如何逃出困境,其他的事情已经不能分神细想。

    熊天霸道:“走!”

    胡小天点了点头,举目寻找文博远的位置,却见文博远正在挤开人群拼命向救生小艇逃去。

    生死关头,谁也不会再考虑什么地位高低官职大小,无论文博远如何呵斥,他手下的那群武士已经不再听从他的命令,每个人都想着抢先登上小艇,逃出生天,现场乱成一团,为了登船武士之间不惜刀剑相见,拼上个你死我活。文博远勃然大怒,抽出虎魄,刀光一闪,阻挡在他前方的那名武士顿时身首异处,鲜血从断裂的腔子里面涌泉般喷了出来,吓得一帮武士纷纷闪避,文博远怒吼道:“挡我者死!”

    熊安民在几名士兵的保护下,也走了过来,向胡小天道:“胡大人,那边的情况已经不可收拾,不可过去,赶紧跳江逃生!”

    胡小天向熊安民道:“熊大人保重,我还有一事未了!”他说完举步向文博远逃走的方向追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不能让文博远顺利逃走,不然只会后患无穷。

    熊安民叫道:“大人……”看到胡小天已经跑远,他唯有摇头,向熊天霸道:“熊孩子,去,去保护胡大人!”

    熊孩子点了点头道:“爹,你们先走!”

    文博远在亲信武士的帮助下终于从拥挤的人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他浑身染血,狼狈不堪翻身上了小艇,吩咐手下武士放下小艇,可这会儿功夫又有多名武士从甲板之上不顾性命飞扑到小艇内,那小艇岂能容纳这么多人同时乘坐,文博远一刀戳入一名刚刚进入小艇的武士体内,然后抬脚将他的尸身踹了下去,大声叫道:“快,快放下小艇!”

    胡小天虽然看到了文博远,可是他们之间隔着那么多惊慌失措、乱成一团的武士,根本无法赶到文博远身边,胡小天手中握着暴雨梨花针,心中懊恼到了极点,只怪自己一时疏忽,竟然让文博远得以顺利逃离,若是他逃出去了,今天的事情只怕要麻烦了。

    文博远也看到了人群中正拼命朝这边挤来的胡小天,他的脸上流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此时小艇距离水面已经不到一丈了。大船因为进水向右侧不断倾斜。

    文博远大吼道:“砍断绳索,砍断绳索!”他挥剑向船尾处绳索砍去,另外一名武士挥剑砍向船头的绳索,绳索应声而断,救生艇从丈许高处直落水面,一时间水花四溅,在水面上颠簸荡漾,文博远吓得面无血色,他不通水性,若是这小艇翻了,只怕他只有等死的份了。

    胡小天和熊天霸先后赶到船舷旁,看到文博远乘坐的小艇已经成功落在了水面上,几名武士正在努力划桨,试图尽快远离大船。

    胡小天怒喝道:“文博远,你这反贼,竟然谋害公主!”

    文博远坐在小艇之上,望着雾中胡小天的身影,缓缓伸出手去,竖起拇指然后将拇指指向甲板下方,从心底怒吼道:“去死吧!”

    此时船上传来一阵惊恐的呼声,胡小天转身望去,却见另外那艘大船船帆已经彻底点燃,甲板之上也燃烧多处,正朝着他们这边飞速靠近,眼看两艘大船就要相撞了。

    众人纷纷从甲板上向江面跳去,胡小天和熊天霸对望一眼,两人都已经明白,他们所乘坐的这艘船难免被拦腰撞断的结局,现在剩下的唯一机会就是跳水逃生。

    胡小天点了点头大吼道:“跳!”他抓住凭栏,凌空翻越过去,毫无畏惧地跳入滔滔江水之中,熊天霸随后跳了下去。

    他们两人刚刚落入庸江之中,燃烧的舰船就撞击在他们刚才乘坐的大船之上,他们乘坐的这艘舰船刚才就已经进水倾斜,  被这剧烈的撞击撞得底部洞穿,整个船身侧立而起,不及跳水逃生的武士宛如风中落叶一般,四散飞出,天地间响彻着一片凄惨的嚎叫。

    文博远也加入了划桨的行列,可是他们划得还不够快,没等他们逃到安全范围,就看到那艘船侧立起来,然后向他们的头顶铺天盖地压了下来,他们同声惊呼,文博远下意识地伸手护住头部想要遮挡,大船并没有将他们整个扣在下面,倒伏在距离他们五丈左右的地方,文博远还没有来得及庆幸躲过这一劫,一股强劲无匹的大风席卷着潮湿的空气,夹裹着一排足有三丈高度的水浪,宛如猛兽一般向小艇扑了上去,小艇被大浪打翻,一众人全都落入了水中。

    胡小天落入水中却是如鱼得水,浮出水面,看到他们乘坐的那艘船已经底部朝天,正一点点向江中沉去,龙曦月所在的那艘船船尾也开始沉没,留在水面上的部分仍然在熊熊燃烧。周围到处都是呼救之声,浓雾并没有消退的迹象,而船身燃烧的浓烟让江面的可见度变得更低。在这样的环境下想要找到文博远几乎没有可能,胡小天心中暗叹,当下还是先找到龙曦月再说,希望她平安无事。辨明那失火舰船的方向,迅速游了过去。

    游出没有多远,耳边听到呼救之声,举目望去,内心不由得大喜过望,当真是冤家路窄,却见文博远正趴在一根浮木之上,头发蓬乱,再也没有了昔日耀武扬威的表情。有两名武士也向浮木游去,意图抓住那根救命的浮木,可是一根浮木显然承受不住三人的重量,文博远一手抱住浮木,另外一只手挥动虎魄长刀,挥刀就砍,将一名武士砍得命丧当场,另外那名武士看到如此情形,吓得不敢过来了,可是他水性又不行,双手狂舞着沉了下去,发出几声惨叫,头在水面冒了两下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文博远也在同时看到了胡小天,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人对视了一会儿。胡小天点了点头,突然潜入水下。

    文博远看到胡小天的身影突然在面前消失,心中暗叫不妙,他爬到那根浮木之上,手中虎魄来回挥舞,不停向周围水中砍去,以此来阻止胡小天接近他。砍了一会儿却没有察觉到任何异状,文博远心中不由得感到奇怪,难道胡小天也被淹死了不成?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