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青龙湾】(下)
    “”    吴奎道:“听说就要到了。”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前方传来蹄声阵阵,脚下的地面似乎都震动了起来。萦绕的雾气也感应到了这震动,剧烈起伏波动起来,朝阳终于挣脱了云层和雾气的束缚,从东方的天空中露出头来,金光顷刻间洒满了大地。

    一队近三百人的马队从东北方向朝着送亲队伍的位置飞速而来,马上将士盔甲鲜明,朝阳金色的光辉笼罩在他们的盔甲之上,描画出华丽的金色轮廓,他们跃马奔腾,身姿矫健,仿佛破开晨雾突然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文博远勒住马缰,眯起双目望去,却见那马队正中一面大旗迎风招展,上方绣着一个大大的冯字。

    马队在距离他们十丈外停下,队伍之中一名身穿青铜甲胄的中年将领纵马出列,扬声道:“青龙湾驻军统领冯长征率领麾下将士特来恭迎安平公主殿下一行。”

    文博远点了点头,安平公主今日要从青龙湾码头渡江的事情早已传达到了这里,而且昨晚就已经提前将嫁妆辎重装船,文博远亲自跟进此事,他和冯长征在昨天已经见过面了,他向冯长征一抱拳道:“冯将军好!”

    冯长征在原地候着,等到文博远来到近期,拨转马头改为和文博远并辔而行,他带来的三百名骑兵向两旁散开,从中现出一条通路,文博远和冯长征两人率先骑马进入通路之中。

    文博远道:“准备得怎么样了?”

    冯长征恭敬道:“启禀文将军,一切准备妥当,只等公主登船。”

    文博远举目望去,阳光出现之后。雾气消散得很快,原本处在浓雾笼罩中的青龙湾码头,突然间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在阳光的驱逐下,雾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着。他低声道:“天气不错!”

    冯长征笑道:“刚才还有雾呢。这会儿就快消散了。”

    文博远道:“大雍方面有没有联系上?”

    冯长征点了点头道:“已经派人联络了,大雍水师方面会在南阳寨迎接,七皇子薛传铭正在通天江练兵,已经收到消息,应该在赶往南阳寨的路上。”

    说话间已经来到码头大门前,却见码头上停泊着两艘大船。今日他们就要乘坐这两艘船渡江。

    抵达码头之后,众人纷纷翻身下马,吴敬善也从车内出来,一边捶着老腰一边观察着码头和江面的情况,雾散得很快。此时目力已经可以达到庸江中心了,用不了太久时间,晨雾就可以完全消退。

    文博远朝着吴敬善走了过来,他向吴敬善道:“吴大人,一切都已经准备停当,随时都可以渡河。”

    吴敬善点了点头道:“好,好!”

    文博远将事先拟好的人员分配方案告诉吴敬善,让吴敬善诧异的是。他和文博远被分配在一艘船中,而胡小天和安平公主上了另外一艘船。这样的分配方案也是大大出乎胡小天的意料之外,他本以为文博远必然以护卫为名。和安平公主同船,可是却没有想到文博远居然做出这样的安排。胡小天心中暗叹,当真是计划不如变化,难道文博远已经有所觉察?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安排?仔细想想,自己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破绽,他发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又不是临时起意。

    胡小天心中越想越是奇怪,虽然不清楚文博远的真实动机。可是他可以断定此人做出这样的安排绝对不是偶然。

    此时安平公主和紫鹃两人也下了马车,紫鹃和安平公主换了装扮。安平公主搀扶着紫鹃的手臂,胡小天慌忙走了过去,在另一侧搀扶住紫鹃的另外一条臂膀,紫鹃转头向远处望去,不等完全转过头来,却遭遇到胡小天充满杀机的目光,紫鹃内心为之一颤。

    胡小天以传音入密道:“往前走,千万不要露出任何的破绽。”

    紫鹃垂下头去,脚步凝重地向舷梯走去。

    即将登船之时,文博远走了过来,大声道:“公主殿下请留步!”

    龙曦月芳心一震,暗叫不妙,文博远难道已经从中看出了破绽。

    胡小天低声道:“继续走!不必理会他!”他停下脚步拦住了文博远的去路。文博远冷冷望着胡小天道:“胡公公拦住我去路作甚?”

    胡小天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什么话,还请文将军登船之后再说。”

    文博远微微一怔,却见胡小天做了一个邀请他登船的手势。文博远并没有上船的意思,而是看了看周围道:“人多眼杂,的确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等到下船之后再说。”

    胡小天笑道:“文将军不上这条船吗?”

    文博远指了指一旁的大船道:“文某在这条船上为公主殿下保驾护航。”

    胡小天呵呵冷笑道:“文将军过去可都是近身护卫啊!”

    文博远道:“胡公公多心了,陆路上和水路之上情况不同,应该采取怎样的防范措施文某比胡公公要清楚得多,遇到突然状况,文某可以率领部下挡住,而让公主先行撤离到安全的地方,再说了,胡公公手下也是人才济济,有你们在公主身边保护,我也放心得很呢。”

    虽然文博远说得有些道理,可是胡小天却认定这厮有诈,就在此时,忽然听到舷梯上发出一声惊呼,两人同时抬眼望去,却见公主失足踏空,险些摔倒在舷梯之上,幸亏周默及时一把将她抓住,在她身边的龙曦月大吃一惊,也伸手去扶她,险些将紫鹃的名字叫了出来。

    胡小天知道紫鹃此番举动绝非偶然,她应该是通过这种方式给文博远传递信号。胡小天留意文博远的一双瞳孔骤然收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过他并没有走过去。

    胡小天故意道:“好像发生了事情,咱们过去看看。”

    文博远并没有响应他的话,淡淡然道:“应该没什么事情,胡公公还是尽快登船吧。”

    胡小天内心之中变得越发疑惑,文博远没理由那么沉得住气,莫非他早就识破了自己的计谋?转念一想应该不对,紫鹃一举一动完全在周默的监视之下,根本没有和外界沟通的机会。

    此时安平公主和紫鹃一行已经上船,龙曦月走上甲板的那一刻转过身来,目光投向胡小天,看到他仍然和文博远站在一起,又担心暴露了身份,慌忙转过身去。虽然只是这一微妙的动作,却被文博远完全捕捉到,文博远皱了皱眉头,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他向胡小天抱了抱拳道:“告辞了,胡公公咱们对岸相见。”

    胡小天笑道:“好啊!好啊!”望着文博远的背影总觉得事情非常的蹊跷,此时熊安民父子过来向他辞行,胡小天却向熊天霸招了招手道:“熊孩子,叔叔还有一件事交给你去做。”

    熊天霸道:“叔叔请说。”其实熊天霸原本就想跟着他们一起前往大雍去凑个热闹,路上也好跟师父周默学些武功,可是胡小天考虑到途中会有大事发生,担心会连累到他,所以并没有让他同行。

    胡小天道:“你带些兄弟跟我渡河,等船安全到了地方,再跟着船返回。”

    熊天霸笑道:“成!叔叔干脆带我去雍都,我也好见识见识。”

    熊安民老于世故,看到胡小天突然改变了主意,心中料到胡小天必然觉察到了情况异常,否则不会让儿子跟他上船,低声向胡小天道:“胡大人,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胡小天也不瞒他,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我总觉得文博远今日的行为举止有些异常。”

    熊安民点了点头道:“我跟着一起过去。”

    胡小天知道他一是为了帮忙,二是对熊天霸放心不下,于是点了点头道:“也好!”

    文博远沿着舷梯方才走到了一半,就看到胡小天和熊家父子一起率领五十

    名士卒也跟着上了他的这条船,文博远不由得心中一怔,暗叫不妙。

    众人先后来到甲板之上,文博远拦住胡小天的去路道:“胡公公好像上错了船。”

    胡小天笑道:“没错啊,那艘船已经满了,熊大人一片忠心,决定送公主到对岸,然后再随船返回,杂家总不能拒绝他的盛情,嫁妆辎重都在那边,我们只能到这艘船来凑个热闹了。”

    文博远冷冷道:“胡公公,船只载重有限,这艘船只怕载不走那么多人吧。”

    身后一个声音道:“怎么载不走啊,不是说还能坐一百多人吗?”说话的却是礼部尚书吴敬善,吴敬善登船之后一直留在甲板之上,他也奇怪为什么文博远会选择和安平公主分开乘坐。

    胡小天笑道:“吴大人!”

    吴敬善拱手道:“胡公公,老夫还以为你跟公主同船呢。”

    胡小天道:“文将军说了,这艘船担负着保护公主的重责,我想来想去,责任岂可让文将军独自承担,于是就来了。”

    吴敬善竖起大拇指,假惺惺道:“胡大人赤胆忠心,实在让老夫佩服佩服。”(未完待续)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