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五十九章【母担忧】(下)
    “”

    胡小天道:“我唯一无法确定的是,姬飞花会不会将我也计算在其中,假如他同时也想牺牲掉我,只怕这次的风险会大上许多。”

    展鹏道:“我水性还好,就将文博远交给我亲自来对付。”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文博远对你早已生出疑心,你反倒难以找到机会。”他蹲下身去,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在地上画了一条船:“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公主乘坐的船会出事,文博远必然选择和公主同舟护卫,周大哥负责保护公主,你负责帮我清除文博远身边的人,阻止他们营救文博远,其他的事情全都交给我来做。”

    展鹏道:“可这样公子岂不是要冒很大的风险?”

    胡小天道:“除了我以外,你们很难接近文博远,而且谈到水下功夫很少有人赶得上我。”胡小天绝没有自吹自擂,他自从跟随老乞丐学会了装死的方法,又在陪同七七前往缥缈山探秘的时候领悟了在长留水下不用换气的窍门,论水性普通人很少能够赶得上他。就算文博远的武功比他要高明,可是文博远这只旱鸭子一旦到了水下,也只有等死的份儿。

    展鹏道:“假如姬飞花还有其他的打算呢?”他所说的就是胡小天刚刚提起的事情。

    胡小天站起身来,望向东南的天空,那里是康都的方向,虽然他也有这方面的顾虑,但是不知为何,他总觉着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在他的心底深处总认为姬飞花目前仍然对他没有加害之心,不然他何以送给自己那身水靠?假如姬飞花真有将自己也除掉的心思,那么老爹老娘也只怕难逃劫数了。

    自从胡小天离开康都之后,徐凤仪的脸上就再也没有流露出笑容,胡不为当然能够体谅妻子的心情,他们所居住院落中的桃花已经开了,春色随着这点点嫣红在无声无息中来到了这里。

    阳光很好,徐凤仪的脸上却没有因阳光而变得明媚,依然笼罩着一层愁云。

    胡不为悄然来到她的身边,将一个布包递给了她,徐凤仪回过神来:“什么?”

    “看看!”

    徐凤仪展开布包,里面是一把黄杨木梳子。

    胡不为道:“刚刚经过市集的时候,看到这把梳子,想起你的那把已经断了,于是就买回来给你。”

    徐凤仪握着那把普普通通的木梳,心中一股暖流涌起,患难方才见真情,他们夫妇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还好他们仍然活着,更让她欣慰的是,儿子也活着。

    胡不为微笑道:“怎么?又在想儿子了?”

    徐凤仪点了点头,眼圈不由得又红了起来。

    胡不为道:“你放心吧,小天绝不会有事,他那么聪明,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化险为夷。”

    徐凤仪轻声叹了口气道:“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儿行千里母担忧,现在世道这么乱,大康和大雍的关系也颇为微妙,只希望他平平安安地回来就好。”

    胡不为伸出手去握住妻子的手,却发现昔日珠圆玉润的手掌已经变得无比粗糙,心中不由得生出一阵内疚,歉然道:“因为我让你受累了。”

    徐凤仪摇了摇头道:“一家人何必说这样的话,当初我不顾娘亲的反对选了你,就已经做好了跟你受苦的准备,在你身边我已经过了几十年的舒心日子,就算此刻死了也没什么遗憾。”

    胡不为故意板起面孔道:“胡说什么,咱们还要等着小天回来呢。”

    徐凤仪黯然道:“我宁愿他一走了之,永远都不要回来。”她转向胡不为道:“我真是后悔,当初胡家落罪之时,咱们为什么没有一死了之,若是咱们死了,小天也就不再有什么牵挂,更不会冒险回来京城救我们,他又怎会有事?”

    胡不为道:“此时说这些是不是已经太晚。”

    徐凤仪摇了摇头道:“不晚,不为,如果咱们死了,小天是不是就可以不回来了?”

    胡不为叹了口气,低声道:“凤仪,你并不了解自己的儿子,若是咱们真走了那一步,他绝不会一走了之,只怕……”他向周围看了看,这句话终于还是没说出口,以他对儿子的了解,若是他们出事,胡小天说不定会做出颠覆大康江山报仇雪恨的事情。

    院门被轻轻叩响,胡不为站起身来,自从胡家落难,暂时寄居在水井儿胡同,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官方的监视之中,平日里很少有人过来探望,即便是亲朋好友也一个个避之不及,这么久了,也就是寥寥几个前来:“谁啊?”

    门外一个尖细的声音道:“胡大人在吗?”说话的时候,院门已经被缓缓推开,一身深蓝色宫服的姬飞花缓步走入院落之中。

    胡不为慌忙上前行礼:“罪臣胡不为参见提督大人……”他慌忙向徐凤仪使眼色,示意徐凤仪过来见礼。

    徐凤仪打心底厌恶这个红得发紫的大太监,可想起儿子在宫中的未来命运,不得不走过来行礼。

    姬飞花的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原来胡夫人也在。”

    胡不为道:“夫人,赶紧去给提督大人倒茶。”

    徐凤仪转身去了。

    胡不为邀请姬飞花去里面坐,姬飞花却摇了摇头,在刚才徐凤仪的位置坐下,目光投向不远处怒放的桃花,轻声道:“桃花已经开了!”

    徐凤仪端着倒好的茶出来,将其中一个粗瓷茶杯递给姬飞花。

    姬飞花双手接过,温文尔雅道:“有劳徐夫人了。”

    徐凤仪留意到姬飞花的一双手掌宛如白玉雕琢而成,当真细腻柔滑到了极点,比起女儿家的手掌还要白嫩纤美,心中暗叹,这太监生得真是美丽,真正是让女人都要嫉妒他的美貌了,不觉又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却不知儿子以后会不会也变成他这种不男不女的样子。

    徐凤仪正想告退,姬飞花却叫住她道:“夫人不用急着回避,一起坐下,杂家刚好有些话想要问你呢。”

    徐凤仪看了丈夫一眼,胡不为道:“提督大人让你坐你就坐下。”转而又向姬飞花笑道:“提督大人见笑了,妇道人家没什么见识。”

    姬飞花道:“金陵徐家的大小姐怎会没什么见识?胡大人这话对夫人可不公平。”

    胡不为听他突然提到金陵徐家,内心中不禁一惊,脸上的表情仍然古井不波,微笑岔开话题道:“提督大人这次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姬飞花道:“没什么事情,只是顺路过来看看,我和胡公公相交莫逆,在我心中已然将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一般,他出门在外,我只当要多多照顾他的父母双亲。”

    胡不为诚惶诚恐道:“不敢当,提督大人真是折杀胡某了。”

    姬飞花道:“胡大人不必见外,若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只管对杂家明说,杂家在皇上那里多少还是能够说几句话的。”

    胡不为道:“多谢提督大人。”

    姬飞花道:“听户部那边说,胡大人将事情交接得已经差不多了?”

    胡不为道:“是!”心中不由得忐忑起来,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皇上之所以留下他的性命,无非是因为他对户部仍然有些用处,一旦等他的利用价值消失,那么也就到了他的死期。

    姬飞花道:“胡大人不必拘谨,咱们就是随便聊聊,最近杂家从宫中听说了一些事情,又无从分辨真伪,所以想请胡大人帮我参详一下。”

    胡不为恭敬道:“蒙提

    督大人看重,胡某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姬飞花道:“十九年前楚源海一案胡大人是否还记得?”

    胡不为道:“记得,十九年前楚源海案发的时候轰动天下。”他暗自心惊,可表情却一如往常,回答也是滴水不漏,楚源海一案当年轰动天下,不但我记得,很多人都记得。

    姬飞花道:“据说当时在楚源海家的地窖中搜出的赤金就有十八万两,现银三百万两,更不用说其他奇珍异宝,大康也就是从那时财政出了大问题。”

    胡不为道:“卑职虽然是楚源海的继任,但是我和楚源海并无任何私交,当年他案发之时,我还在金陵为官,具体的情况并不知情。”

    姬飞花笑道:“胡大人不用多想,杂家只是随口一问。”他叹了口气道:“最近宫里有个传言,说楚源海案发之时虽然被抄家灭族,可是仍然有大笔财富没有找到。”

    胡不为道:“这个传言我也听说过,我接手户部之后,单单是清理户部账目就用去了整整两年,从中没有发现太多的疏漏,不知这传言又是因何而起?”

    姬飞花意味深长道:“账目始终都是人做出来的,也许有人存心想要隐瞒呢?”

    胡不为双手抱拳朝着皇城的方向作揖道:“我胡不为对大康忠心耿耿,日月可鉴。”

    姬飞花笑了起来:“胡大人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何会沦落到如今的境况?”

    胡不为没有说话。

    姬飞花道:“皇上真正在乎得不是大康而是他自己。”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