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五十九章【母担忧】(上)
    “”    文博远道:“胡公公,你何必在公主面前辱我清白,昨晚你在城隍庙出事,我率领部下冒着风险去救你,你不知感恩倒罢了,反倒诬我清白,还请公主给末将做主!”他也非寻常角色,岂能老老实实承认这个事实。

    胡小天道:“辱你清白?你文将军是想救我还是想害我,周围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到,我跟你有何冤仇,你三番两次地害我?”

    龙曦月皱了皱眉头道:“你们两个这一路之上摩擦不断,都是大康的臣子,都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这还是在大康的境内,若是到了大雍,被别人看到你们这般模样,岂不要贻笑大方,别人看到自己人先斗起来,更会觉得我大康无人。”

    胡小天道:“公主殿下,小的对您一片赤胆忠心,还望公主殿下明察,切勿听信谗言。”

    龙曦月明显有些生气了:“够了!我念你跟随在我身边,始终不忍说你,可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个人做对,别人全都是错的,陛下让你们几个陪我一起前往大雍,每个人该做的事情全都分得清清楚楚,你们每个人都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为什么非得要相互诋毁?昨晚你出了事情,没有一个人对你坐视不理,文将军也是将所有人发动起来,整整找了你一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若说他当着哪啊么多人的面想要害你,我也不会相信,我知道你昨晚吃了一番苦头,可是不能将这件事的责任全都归咎到文将军的身上,好好地你跑去城隍庙做什么?”

    胡小天一脸委屈,心中暗乐,想不到龙曦月真演起戏来还有模有样的。女人果然都是天生演技派,这方面根本不用调教。

    文博远心中这个舒坦啊,公主,我的好公主,不枉我对你相思一场,总算肯为我说句公道话了。听闻龙曦月询问胡小天昨晚跑去城隍庙的原因。文博远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公主问得好,不知胡公公昨晚跑到城隍庙却是为了什么?“

    胡小天向龙曦月拱了拱手道:“小的去城隍庙乃是为公主祈福。”

    文博远冷笑道:“你分明在撒谎,昨晚还有一人在城隍庙出现,羽魔李长安之所以抓你也是因为那人而起,那人乃是天下第一毒师须弥天。”

    胡小天道:“什么须弥天,我根本就不认得。”

    文博远道:“你不认得?何以李长安会三番两次来找你,我现在方才明白,原来你一直都在勾结须弥天,帮她潜藏在咱们的队伍之中。所以李长安才会阴魂不散地找来,所以才会连累咱们那么多的兄弟受伤!”

    胡小天也不得不赞叹文博远的推理能力还真是不错,他并没有辩驳,而是装出张口结舌的样子:“你……你……血口喷人……”旋即又向龙曦月行礼道:“还请公主殿下为我做主啊!”

    龙曦月皱了皱眉头道:“好端端的你怎么会招惹那么大的麻烦?那天李长安的确找你要人来着,胡小天,你若是当真做了这等事,害死了那么多的兄弟,我也不能轻饶你。”

    胡小天额头大汗淋漓。装得!不装出尴尬心虚的模样怎能让文博远坚信他自己占了上风。

    文博远看到胡小天被斥,自然是心中大悦。趁着这个机会刚好提出补充人手的事情,文博远道:“公主殿下,末将还有要事禀告。”

    龙曦月道:“你说吧。”

    文博远就将想让赵武晟手下两百名武士加入己方队伍的事情说了。

    不等他说完,胡小天就道:“公主殿下,此事万万不可!”

    龙曦月道:“为何不可?”

    胡小天道:“公主殿下,那二百人武士咱们根本不了解。只是知道他们来自水师,如果其中混入了别有用心之徒……”

    文博远道:“公主殿下,末将可以人格担保,这二百人全都是忠心耿耿的大康将士,绝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胡小天道:“文博远。你根本是想利用这次机会排除异己,增强自己的影响力,你是何居心我心中清楚。”

    文博远大声道:“公主殿下,我文博远一颗忠心可昭日月,自从离开康都之后,我和我麾下的那帮兄弟为了公主安危日以继夜不眠不休的警戒,有多少兄弟为此丧命,又有多少兄弟受伤,相信公主殿下看得到,还请胡公公说个明白,我有何居心?”

    胡小天冷笑道:“你有何居心你自己清楚,当初你委托文才人送了一幅画给公主,究竟想说明什么?”

    文博远想不到他竟然当众道破这件事,又羞又恼,一张俊脸涨得通红。

    龙曦月虽然知道胡小天是在做戏,可这混蛋东西连这事儿也兜出来了不是想找骂吗?

    胡小天似乎越说越有劲,根本不怕把事情闹大:“根本就是你对公主有非分之想,居心叵测……”话没说完,就被龙曦月呵斥:“住口!你……给我跪下!”

    龙曦月俏脸绯红,凤目圆睁,气得娇躯瑟瑟发抖,在其他人看来龙曦月生气也是正常的,毕竟是一国公主,胡小天嘴上没把门的,什么事情都往外倒,这已经严重触及到了公主的尊严,龙曦月在这种状况下若是没有任何的表示反倒不正常了。

    胡小天恶狠狠看了文博远一眼,心有不甘地在龙曦月面前跪了下去。

    龙曦月心中实在是有些不忍,如果不是胡小天要求,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这样对他,她甚至想到,若是胡小天不开心怎么办,回头一定要好好哄哄他。

    龙曦月道:“胡小天,看来我对你太过纵容了,什么话都敢胡说,你自己好好想一想,紫鹃!咱们回去。”她也没有让胡小天起来,愤然离开。

    文博远看到跪在地上的胡小天,心中升腾起一阵快意,他扬声道:“兄弟们,保护公主回营!”离去之前,充满得意地向胡小天看了一眼,自从离京之后,他还是第一次在胡小天的面前占了上风。

    周默也跟随公主一起走了,展鹏和熊天霸两人没走,展鹏看出胡小天和安平公主肯定是在做戏,可熊天霸没看出来,被这突然的变化搞得有些糊里糊涂,看到安平公主他们走远了,快步来到胡小天身边道:“胡叔叔,胡叔叔,公主走了!不用跪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在熊天霸的搀扶下站起身来,跪了这么一会儿双腿还真是有些发酸,他掸了掸膝盖上的灰尘,微笑道:“熊孩子,你去帮我将马牵过来。”

    熊天霸转身去了。

    展鹏等到熊天霸走远,低声道:“公子有何吩咐?”

    胡小天压低声音道:“渡江之时应该会有大事发生。”

    展鹏眉头一皱,虽然他知道胡小天肯定在酝酿着某个惊人的计划,可是这一路之上胡小天始终没有主动提及,他自然也不便发问。

    胡小天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件事我始终没有告诉你,其实我这次出来已经做好了两个准备。一是救出公主,二是除掉文博远。”

    展鹏虽然知道胡小天一定在图谋大事,却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惊天动地,这两件事无论哪一件做成都会惊动天下,可是无论做成哪件事都没有那么容易。展鹏低声道:“公子可否告知我多一些。”

    胡小天点了点头:“展大哥,我之所以隐瞒到现在,一则时机不到,二是因为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我答应了公主,要帮她获得自由,说过的话必须要做到。”

    展鹏抿了抿嘴唇,男儿立世当一诺千金,既然胡小天答应了安平公主,无论顶着多大的压力都应当去做。

    胡小天道:“她是大康公主,此次前往大雍成亲,我若是悄悄带她走了,此时必然连累许多无辜,我不可因一己之私而害了父母兄弟朋友。所以必须要找到一个万全之策。”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此次离开康都之前,姬飞花让我在途中除掉文博远,他透露给我一个重要的信息,文博远不通水性,而且提醒我在通天江动手。”

    展鹏道:“公子答应他了?”

    胡小天无奈叹了口气道:“我父母的性命在他手中,我又能怎样?”

    展鹏道:“文博远为人多疑,此次他新增了二百名武士,只怕除掉他未必有那么容易。”

    胡小天道:“我本以为姬飞花是让我在通天江动手,可是没想到他选择的地方是庸江。”

    展鹏惊声道:“他派人跟你联络过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眯起双目望向远方的庸江,低声道:“我敢断定,咱们渡江的时候必然有人会动手脚,而且遇到麻烦的应该是文博远所在的那艘船。”

    展鹏道:“公子能确定吗?”

    胡小天道:“姬飞花做事缜密,他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他想要利用我除掉文博远,而我恰恰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做成另外一件事。”

    展鹏低声道:“你是说趁机救出公主?”(未完待续。。)</p>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