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凤凰台】(上)
    胡小天回到营地,本以为安平公主会主动相迎,却没有看到预想中的场面,问了紫鹃方才知道安平公主已经睡了。胡小天心中不免有些奇怪,以龙曦月对自己的感情,在自己没有回来之前她一定寝食难安,又怎能睡得踏实,看到周默在不远处整理行装,于是缓步走了过去。

    周默笑眯眯望着他。

    胡小天总觉得周默的笑容中透着诡异,笑道:“大哥一定是笑我没用,又被人给抓去了。”

    周默道:“能在羽魔李长安和天下第一毒师须弥天手中逃生,而且毫发无损,天下间应该没几个人能够做得到,反正我自问不能。”

    胡小天笑道:“运气罢了,如果不是他们两人拼个你死我活,我也钻不到这个空子,这就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周默微笑道:“回来就好,展鹏一直都在找你,昨晚文博远意图趁机谋害你的时候,被他出手化解,以后无法潜伏在文博远身边了。”

    胡小天不由得有些担心:“文博远会不会对他不利?”

    周默道:“唐铁汉带人跟他一起,文博远当着那么多人应该不敢妄动,而且展鹏的武功也非泛泛,为人机警,不会吃亏。”

    胡小天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周默笑道:“你不用担心,刚刚我让熊孩子派人去接他了,如无意外他们也应该快回来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目光转向安平公主的营帐,低声道:“公主睡了?”

    周默脸上的笑容显得耐人寻味:“我不清楚,只是我知道从昨晚你出事到刚才让人过来报信。公主殿下始终没有合过眼。”他朝大门处看了一眼道:“昨晚公主就在那里站了一夜。”

    胡小天感到越发歉疚了,安平公主肯定还没睡,想必是生自己气了,想想也难怪,自己失踪了一整夜。回来后又没有第一时间过来见她,让她为自己担惊受怕这么久,再好的性子也有忍不了的时候。

    周默笑,意味深长道:“三弟,无论你决定怎样做,我都支持你。”

    胡小天点了点头。来到安平公主的营帐前,正准备进去给龙曦月低头认错,说几句软话,好好劝慰她几句,可还没等他进去。唐轻璇就过来了,这妮子眼圈通红显然刚刚哭过。

    胡小天看到她的模样不由得吃了一惊,以为她遇到了什么麻烦,迎上去问道:“唐姑娘,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轻璇抽抽噎噎道:“我三哥回来之后,突然上吐下泻,好像是染了重病,看来非常的严重。”

    胡小天闻言心中暗乐。其实装病这个办法根本是他交给唐家兄弟的,如果来硬的,以唐轻璇的刚烈性情未必肯答应留下。现在唐铁鑫装病,身为妹子的唐轻璇就没有理由离开了。

    胡小天道:“有没有请大夫?”

    唐轻璇道:“请了,大夫说我三哥的病很奇怪,兴许会传染,我都不知应该怎么办了。”

    胡小天道:“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回头我去看看他。”想不到唐铁鑫装得还有模有样。

    唐轻璇摇了摇头道:“你还是别去了。万一被他传染了岂不是更加麻烦。”

    胡小天道:“你准备怎么办?”

    唐轻璇道:“还能怎么办,只能先留下来照看他。我来这里是想跟公主说一声,我暂时不能跟随你们一起前往雍都了。”

    此时帐门一动。却是龙曦月闻声从里面出来,亲切道:“轻璇妹子来了。”

    唐轻璇不敢走过去,摆了摆手道:“姐姐别过来,刚刚大夫说过,跟他接触过的都可能被传染。”她退了两步道:“我只是来想亲口对姐姐说一声,我不得不在这里多留几日,等我三哥病情好转之后才能前去追赶姐姐了。”

    龙曦月还想走过去,唐轻璇却不敢跟她多说话转身就逃了。胡小天望着这傻丫头的背影不禁想笑,忍俊不禁的表情刚好被龙曦月看到,向来温柔可人的公主居然瞪了他一眼,话都不说一句转身就走入了营帐。

    胡小天紧跟着龙曦月走了进去,躬身行礼道:“小天参见公主殿下。”

    龙曦月没有搭理他,背朝他站着,十根纤美的手指交织在一起,眼圈都红了。

    胡小天悄悄走了过去,伸手轻轻搭在她肩膀上,却被龙曦月用力甩开,胡小天非但没有退缩,反而从身后将龙曦月紧拥在怀中,龙曦月娇躯微微一颤,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不再动弹,胡小天的面孔紧贴在她细腻如玉的俏脸之上,感到她腮边那颗沁凉的泪珠儿:“对不起!”

    龙曦月咬着樱唇,美丽的鼻翼抽搐了一下,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落下。

    胡小天挑起她的下颌,让她慢慢转过身来,低下头去,轻轻吻去龙曦月腮边的泪水,轻吻着她为了自己牵挂流泪而哭红的眼睛。龙曦月被他的热吻融化,趴在他的胸前,倾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她本想说话,嘴唇却在此刻被胡小天给堵住,柔嫩的香舌被他捉住,龙曦月在他的热吻下,俏脸蒙上一层嫣红。

    缠绵良久,胡小天方才放开她,附在她的耳边柔声道:“你不用说话,且听我说,昨晚是有人故意害我,我无论如何也不想你为我担心,对不……”龙曦月伸出纤手掩住他的嘴唇,轻轻摇了摇头,美丽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醉人的笑靥,心中的委屈和牵挂全都融入这深情的一笑中。

    胡小天正想将昨晚的经历告诉她,外面却又响起文博远的声音:“公主殿下,末将文博远有要事求见。”

    龙曦月望着胡小天,以目光征求他的意见,胡小天摇了摇头。龙曦月会意,整理了一下情绪道:“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此刻我什么人也不想见。”

    文博远微微一怔,可公主既然这么说,他总不能强行闯进去,目光向远处的紫鹃看了一眼,紫鹃悄然向他递了一个眼色。文博远会意。大声道:“那在下先行告退,等晚些时候再来拜会公主殿下。”

    周默在远处始终在留意文博远的一举一动,甚至连他和紫鹃那点微妙的交流也没有瞒过他的眼睛。

    文博远离去之后,龙曦月擦干了眼泪,胡小天笑道:“我听说公主一夜未眠,还是赶紧睡上一觉。”

    龙曦月摇了摇头道:“我不困。刚刚想好了要好好罚你,可是被你这么一打岔,我居然忘了。”

    胡小天笑道:“公主想怎样罚我?”

    龙曦月咬了咬樱唇没说话。

    胡小天一脸坏笑向龙曦月面前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不如我用肉偿……”

    龙曦月的俏脸红到了脖子根,她小声道:“别胡说。我想去凤凰台看看,你陪我去好不好?”

    胡小天听她说起方才记起在刚刚入城的时候曾经问起这里有什么风景名胜,县丞熊安民便推荐了凤凰台,说那里曾经是太宗皇帝龙胤空游历过的地方,凤凰台上留有不少古今大家的墨宝,值得一看。

    胡小天担心龙曦月疲惫,低声道:“你不困啊?”

    龙曦月道:“不困,你在我身边。我永远都不困。”言语间充满甜蜜的情意。

    胡小天脱口道:“那岂不是说咱俩永远没有一起睡觉的机会了。”

    龙曦月羞不自胜,伸手拧住了他的耳朵。

    虽然羽魔受了重伤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来找自己的麻烦,须弥天也留下了后会无期那句话飘然离去。可为了稳妥起见,胡小天仍然做足了安全措施,他让周默随同他们一起前去,刚好展鹏和熊天霸也回来了,熊天霸对仓木的情况极其熟悉,自然是责无旁贷的引路人。

    周默和熊天霸护卫着公主座驾。胡小天和展鹏落在后方,展鹏也是折腾了整整一夜。不过他精神颇佳。

    胡小天歉然道:“这次连累你了,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至于暴露。”

    展鹏笑道:“对我来说反倒是一件好事,从今天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和你同行,再也不用藏头露尾,做表面文章了。”

    胡小天哈哈大笑,问起青纱淀的事情。

    展鹏道:“我带人赶过去的时候,只是在现场发现了一些尸首,其实当时我就猜到公子已经逃走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董铁山那帮人肯定是奉了文博远的命令,跟出来想趁机结果了我的性命。”

    展鹏道:“一开始我还以为文博远到也算得上一个人物,现在看来此人实在是卑鄙无耻,尽是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胡小天道:“你既然暴露,依文博远睚眦必报的性情,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是打算跟我继续往前走,还是就此回头?”

    展鹏笑了起来:“公子想独自一人前往大雍吗?”

    胡小天道:“我没有选择,你还有选择啊!”

    “从我认识公子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做出选择了。”

    胡小天因这句话而感到激动,展鹏用事实证明他完全当得起自己的信任。

    展鹏道:“听说文博远新拉来了二百名武士,意图取代那些伤亡士兵的空缺。”

    胡小天道:“开始的时候我还摸不清他的深浅,现在看来,我应该是高估他了。”

    展鹏道:“公子准备如何应对?”

    胡小天笑眯眯道:“无需应对!等过了庸江,一切就简单了。”

    周六了,仍然呆在周推榜上,虽然是最后一位,也已经满足了,再坚持一天,诸君再多给几张推荐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