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表明立场】(下)
    胡小天道:“吴大人,公主的安全才是重中之重,我怀疑文博远真正的目的是对公主不利,所以这接下来的行程必须要由我们信得过的人来保护公主。”他的真正用意是要挑唆起吴敬善的疑心,让老头子开始怀疑文博远的用心。

    吴敬善道:“老夫的家将也只有十几个,唐家兄弟又要留在大康照顾伤员,咱们眼前哪里还有可用之人?”峰林峡遭遇浑水帮,他们可谓是死伤惨重,如今可用的人员的确有些捉襟见肘。

    胡小天道:“唐家兄弟虽然离开,可是他们的那帮手下人里还是有些人忠义可用,咱们可以抽出一些勇武忠心之人,既然要将那么多伤员留下,文博远想必下一步就会提出补充人手,吴大人是否事先已经向水师提督赵登云赵大人通报过咱们的行程?”

    吴敬善摇了摇头道:“没有,绝对没有,咱们不是说过要对公主的行程保密,老夫怎么可能将这么重要的事情泄露出去?”

    胡小天道:“你没说我没说那么只可能是文博远说得,不然那赵武晟何以带人会来得那么快?”

    吴敬善听他说得如此断定,心中却不像他那么认为,毕竟他们此行有七百多人,也不是只有他们三个,其他人也有泄露公主行踪的可能,只是胡小天这么说,他也没必要去反驳,且耐心听胡小天接下来说什么。

    胡小天道:“咱们前脚才到仓木,我昨日才让熊大人前往青龙湾联络公主登船渡河的事情,今天赵登云便派他的侄子赵武晟率人过来,吴大人不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

    吴敬善道:“这……你是说赵武晟是本着文博远而来……”

    他的话还未说完。外面就传来吴奎的通报声:“文将军来了!”

    胡小天和吴敬善停下交谈,胡小天继续喝茶,吴敬善抬起头来,却见文博远和赵武晟一起走了进来。

    文博远目光在胡小天脸上扫了一眼,正想说话。胡小天已经站起身来。向吴敬善拱了拱手道:“吴大人,我还得赶紧去公主那边见个面,省得她为我担心。”他又向赵武晟笑道:“赵将军来了啊,先走一步,失陪失陪。”只当文博远是空气,正眼都没看这货一次。两人之间的矛盾业已敢公开。

    文博远道:“胡大人还是别急着走,刚巧大家都在,咱们商量一下渡江之事。”

    胡小天微笑道:“不用商量,文将军怎么安排就怎么做。”

    文博远压根没想到胡小天会这么回答,表情显得有些愕然。而胡小天根本没有留下的意思。已经快步离开。

    吴敬善心中暗叹,这胡小天做事果然够利索,摆明了不跟文博远多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文博远显然被胡小天闹得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将身边的赵武晟介绍给吴敬善。

    吴敬善想起刚才胡小天说得那番话,自然多了个心眼,微笑道:“赵将军来得好快啊。”

    赵武晟道:“提督大人派我来青龙潭专程负责护送公主渡江之事,末将岂敢怠慢。”

    吴敬善招呼两人坐下之后。慢条斯理道:“此前我好像没有和赵提督提起过渡河之事呢。”

    赵武晟笑道:“是文将军提前派人过来接洽,我叔叔听说几位大人在峰林峡遇到了一些麻烦,于是让我尽快率领一支精锐小队前来相助。”

    文博远道:“真是多谢提督大人鼎力相助了。等这次任务完成之后,必将此事奏明皇上。”

    赵武晟道:“都是为了国家社稷,可不是为了什么功劳。”

    吴敬善嘿嘿笑道:“赵将军言之有理,都是为国效力,却不知赵将军做出了怎样的安排?”

    赵武晟道:“水师方面准备了两艘大船,因为是护送公主前往大雍成亲。所以并没有准备战船,而是临时调拨了两艘补给船。一来向大雍方面表示咱们的友好之意,二来这大喜的事情也讲究个吉利喜庆用战船护送总不适宜。”

    吴敬善抚须笑道:“赵将军考虑得果然周到。”

    赵武晟笑道:“这可不是我的主意。是我叔叔吩咐的。”

    吴敬善暗忖,赵登云毕竟是为官多年,对国与国之间的门道还是清楚的,他派亲侄子过来固然是从文博远那边得到了消息,可从另外一方面来看,有人尽力帮忙总不失为一件好事。

    文博远道:“还有一件好消息要告诉吴大人,经过我和赵将军商量,赵将军同意调拨二百名精锐武士随同咱们一起保护公主进入大雍,刚好补充哪些受伤人员留下的空缺。”他面露喜色,似乎因这个消息而振奋不已。

    吴敬善端着茶盏的手停顿在那里,胡小天果然没有说错,赵武晟是有备而来,文博远将唐家兄弟从队伍中清除出去,然后马上补充新生力量,不用问赵武晟支援他们的二百名精锐武士肯定只服从文博远的命令,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只是为了保护安平公主?又或是想着提升他在队伍中的话语权,重新树立他的威信?

    吴敬善缓缓放下茶盏,笑眯眯道:“多谢赵将军的好意,不过这二百名武士还是不需要了。”

    文博远愣了一下,想不到吴敬善这个和稀泥的糟老头子竟然会当面否决他的提议。赵武晟并不方便发言,看了看文博远。

    文博远道:“吴大人可能不清楚咱们目前的状况,有百多名兄弟受伤,加上途中死去了多名,以咱们目前的人手很难说能够保证这次行程万无一失,增补这二百名武士主要是为了公主的安全考虑。”

    吴敬善道:“渡过庸江,公主的安全就会由大雍方面的军队负责,咱们的压力自然减轻许多,没必要再增加人手了。”

    赵武晟微笑道:“吴大人是不是信不过我的这些手下?”他为人精明,已经猜到了吴敬善的心思。

    吴敬善呵呵笑了一声道:“不是信不过,而是不能用!”老头儿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明确态度。

    文博远道:“吴大人,末将有些不解,难道这二百人不是大康的将士?为何不能用?”

    吴敬善向东南方向拱了拱手道:“承蒙陛下不弃,将此次护送安平公主前往大雍成亲的重任交给了老夫,老夫虽然年老体衰,可就算赔上这条性命也不能有负圣托,这队伍中的人是皇上定下来的,什么人可以去什么人不能去也是皇上再三斟酌考虑之后的结果,若是咱们凭着自己的喜好随随便便想让什么人加入就让什么人加入,以后咱们又该如何去面对皇上?”

    文博远认定了吴敬善肯定是被胡小天挑唆,他对吴敬善也只是表面尊敬,事实上压根没把这个和稀泥的糟老头子放在眼里。一直以来,吴敬善也从未公然反对过他的意见,可现在却一反常态,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坚决,文博远暗骂吴敬善不识抬举,傲然道:“这一点吴大人无需担心,以后皇上问起,我自会解释。”这番话说得实在是狂妄之极,虽然吴敬善的存在只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可他毕竟是此次的总遣婚史,表面上还是使团的带头人。

    吴敬善对文博远一直都非常的客气,虽然他早已看出文博远年轻气盛,目空一切,可念在太师文承焕的面子上始终没说他半个不字,文博远的这番话已经全然不将他放在眼里,想起刚刚胡小天所说的那番话,吴敬善暗生警惕,若是由着这小子折腾,只怕接下来的局面会闹得不可收拾,吴敬善抚须笑道:“皇上让老夫负责这次的事情,皇上那边自然是由老夫去交代,若是公主的安全出了什么问题,皇上追究下来,肯定第一个追究老夫的责任,文将军就算是愿意替老夫承担责任,老夫也不忍心让你代我受过。”他的这番话还算委婉,但是心中的不悦已经明白的表露了出来,你文博远还没这个资格,这里还是我说了算。

    文博远道:“吴大人,末将可全都是为了公主的安全考虑,难道吴大人怀疑我的动机?”

    吴敬善微笑道:“文太师忠心耿耿,乃大康国之栋梁,老夫就算不了解文将军,可对文太师却是深深佩服的,以文太师的人品儿子自然差不到哪里去。”

    文博远道:“吴大人,这一路走来咱们伤亡了不少人,若是以现在的阵容护送公主,很难保障公主的安全,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只怕咱们担待不起。”

    吴敬善听他居然再次威胁自己,心中自然生出反感,不过这个老油子仍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怒气,脸上的表情古井不波,轻声道:“老夫也明白文将军是为了公主考虑,可这件事你有没有请示过公主?若是公主答应,一切都好说,若是公主不同意,咱们在这里就算达成了一致也等于白费唇舌。”

    文博远暗骂这老东西狡猾,他也明白安平公主对胡小天惟命是从,他的提议百分百会被否决。(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