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嗜杀成性】(上)
    胡小天虽然也没什么防备,但是他在落水之时就用内力冲开了穴道,再加上他本身水性极佳,入水之后就马上反应了过来,在水中活动了一下手臂,屏住气息,迅速向上方游去,很快就找到了破裂的冰洞,从水中爬了上去,等他爬到冰面之上,方才发现李长安失去了踪影,目光望着刚才李长安所在的位置,发现那里的冰层完全断裂,想必李长安十有八九也跟他一样掉到水中去了。

    胡小天想要救人的念头稍闪即逝,李长安是他的敌人,假如将他救起焉知他不会恩将仇报,要了自己的性命?胡小天咬了咬嘴唇,眼前正是逃生的绝佳时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他暗下狠心,准备离开这片芦苇荡,方才走了几步,忽然感觉到脚下微微震动了一下,不由得低头望去,却见月光如水照耀在冰面之上,透过冰面依稀能够看到冰层下方的情景,却见一张惨白的面孔紧贴在冰层下,不是李长安还有哪个,此时的李长安再不是哪个孤傲冷漠的魔头,双目圆睁,目光中充满了绝望和不甘。

    胡小天看在眼里,心中有些不忍,忽然想起李长安先后几次放过自己,即使在城隍庙和须弥天生死决战的关头,他也没有狠心要了自己的性命,从他的所作所为来看,此人应该还是个坦荡之人。胡小天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腰间的暴雨梨花针仍在,如今羽魔李长安已经失了右臂,应该也无法为难自己,无论是福是祸还是救他一次。

    胡小天一转身重新跳入冰冷的湖水之中。在水中找到了李长安,拖着他回到冰面的缺口处,用力将李长安推了上去,他自己随后爬了上去。

    李长安整个人直挺挺躺在冰面上,因为真气走岔。再加上被冰水麻痹,此时的他浑身都已经僵硬。胡小天看到他如此模样,心中暗忖,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可既然做好人,只能做到底。于是从腰间找出秦雨瞳送给他的归元丹,撬开李长安的嘴唇。将归元丹捏碎塞了进去。等了一会儿,看到李长安仍然毫无反应,嘴巴仍然向刚才一样张着,借着月光望去,看到捏碎的归元丹仍然在他嘴中多半都没有融化。

    胡小天摇了摇头。看来李长安这次果然遇到了大麻烦,再看李长安自行斩断的右臂,切口处已经被冰层覆盖。他抓住李长安的左手,将自己的内息向李长安的体内输入进去。

    胡小天所修炼的内力对克制寒毒很有一套,连须弥天的冰魄修罗掌的寒毒都能克住,更何况这普通冰水造成的寒冷。

    随着胡小天温暖内息的注入,李长安几乎被凝固的身体慢慢软化,张开的嘴巴也终于缓缓闭上。归元丹融化之后,一股暖融融的热流一直流淌到他的胸腹之中,在药力和胡小天内力的双重作用下。李长安很快就驱走了寒意,他尝试着将刚刚走岔的内息慢慢收回丹田气海。

    胡小天也感觉到李长安体内内息的流动,知道李长安一旦恢复了自行调息的能力,性命就完全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于是徐徐收回内力,准备趁着李长安尚未完全恢复之前离去。

    就在此时。身后一股劲风袭来,却是雪雕去而复返。看到下方情景,雪雕还以为胡小天伤害它的主人。一时间护主心切,扬起翅膀狠狠拍打在胡小天的后脑上,雪雕神骏,加上这一击用尽了全力,事发突然,胡小天毫无防备,竟然被这一击扇得横飞了出去,足足三丈有余,重重摔落在冰层之上,不等胡小天从冰层上爬起,雪雕已经飞扑上去,一双利爪照着他的胸膛抓去,雪雕神力惊人,它强而有力的双爪足可以撕裂成年的山羊,胡小天若是被它抓中免不了肠开肚裂的下场,吓得他连娘都叫了出来。

    生死存亡之时,李长安吹了个唿哨,雪雕的身躯停滞在半空之中,然后扇动着翅膀缓缓落下,双爪踩在胡小天的胸口,尖锐的嘴喙锁定胡小天的右目。这会儿功夫胡小天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所以说好人没法当,倘若他不是那么多事,现在早已逃到了安全地带,又怎么会被一个扁毛畜生偷袭,落到如此狼狈的境地。

    李长安长舒了一口气,他的精神依然萎靡,不过这段时间的调息已经让他恢复了行动的能力,缓缓站起身来,慢慢来到胡小天的面前,月光如水早在李长安的身上,白色的长袍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右臂处空空如也,为了防止血影蝥王毒素入侵心肺,李长安当机立断,自行斩断了右臂保住性命。他静静望着胡小天:“你给我吃得是归元丹?”

    胡小天道:“知道就好,我是好心救你啊!”

    李长安漠然道:“救我是真,是不是好心就不知道了……”他招了招手,雪雕从胡小天的身上跳了下来,来到主人的身边,将嘴喙向李长安伸了过去。

    胡小天这才发现它的嘴喙之间叼着一个小小的瓷瓶,李长安拿起瓷瓶,本想用右手拧开瓶塞,却想起自己已经失去了整条手臂,心中不禁一阵黯然,只能用牙齿咬开瓶塞,从中倒了一颗药丸到自己的嘴里,原来雪雕刚才离去是为了给他取丹药回来。

    待到丹药融入腹中,李长安的目光重新回到胡小天的脸上:“你可知道须弥天是什么人?竟然助纣为虐?”

    胡小天眨了眨眼睛道:“我不知道谁是须弥天。”这货的谎话张嘴就来,知道李长安恨透了须弥天,倘若被李长安知道她和自己又那层亲密关系,搞不好又会对自己生出歹念。

    李长安叹了口气道:“也罢,今日念在你救了我的性命,我不杀你,你自己以后好自为之。”

    胡小天听他这么说知道自己的性命总算保住了,看来好人还是有好报,不是每个人都恩将仇报,也不是每次救人都会成为东郭先生。他充满好奇道:“不知李先生和须弥天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李长安的苍白的脸上露出悲怆无比的神情,他用力咬了咬嘴唇,握紧了左拳,显然在竭力控制内心中的愤怒和痛苦。他转过身去,留给胡小天一个孤独而落寞的背影:“她杀了我的妻子青菱,这个理由够不够充分?”

    胡小天默然无语,倘若有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即便是走遍天涯海角,他也要将凶手找出来碎尸万段。从这一点来说李长安并没有错,他在不知不觉中竟然有些同情李长安了。

    李长安爬上雪雕的背脊,轻轻抚摸着雪雕颈部的翎毛,低声道:“胡小天,我给你一句忠告,无论你知不知道她的身份,都需要离开她远一些,须弥天为人冷酷无情,哪怕只有小事得罪她,都会遭到她最阴狠的报复。”

    胡小天道:“我记下了,李先生保重。”

    李长安点了点头,趴在雪雕结拜无暇的羽毛之上,雪雕张开翅膀带着李长安向夜空中飞去。

    胡小天遥望着李长安的身影,内心之中如释重负,虽然历经凶险可终究还是躲过了一劫,看来自己果然命大。躺在冰面上歇了一会儿,被雪雕拍晕的头脑渐渐清醒了过来,胡小天站起身,沿着冰面向芦苇荡外走去,虽然芦苇荡已经枯萎,可是仍然如同迷宫一样,胡小天根据天上北斗星的位置确定方向,朝着北方一路直行,走了约莫半个时辰还没有从芦苇荡中绕出去。

    就在胡小天有些头疼的时候,听到前方传来呼喊声:“胡大人……胡大人……”

    胡小天听出是援军来了,一定是城内的武士过来寻找自己,他大喜过望,当下扬声高高喊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外面有人听到了:“胡大人在里面,胡大人在芦苇荡里面!”从声音发出的地方估算,他们之间的距离应该不到一里,胡小天拨开芦苇丛大步向前方走去,走了没几步,从芦苇荡的缝隙中已经看到有火光透进来。

    此时听到外面又有人叫道:“胡大人还在里面吗?”

    胡小天应了一声:“我在里面……”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道火线从外面嗖!地射了进来,胡小天心中一怔,马上就明白有人用火箭朝里面射击,这显然不是为自己照明之用,说时迟那时快,接连十多支火箭射入芦苇荡中,这个季节的芦苇干枯易燃,别说是火箭,遇到火星就迅速燃烧了起来,顷刻之间芦苇荡燃烧起了熊熊火焰,风朝着胡小天的方向吹来,火借风势,以惊人的速度向他蔓延而来,胡小天胆战心惊,望着刚刚被火箭点燃的几点火苗顷刻之间就已经成为高达数丈的火墙,又如红色潮水般向他席卷而来。前方已经无路可进,就算没有大火,还有那帮混账的暗箭在等着自己。(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