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不留活口】(下)
    吴敬善以为文博远终于让步,心中暗喜,看来我这张老脸还能起点作用。

    文博远话锋一转道:“今日之事却不能作罢,梁英豪身份可疑,必须暂时收监,由我审问清楚再做发落。”

    梁英豪闻言心惊,自己要是再落到文博远手里只怕酷刑逼供是免不了的,到时候就算不死也折了半条命。

    胡小天呵呵笑道:“文博远,审问也轮不到你,梁英豪是我的人,谁敢动我的人,就是跟我过不去。”

    文博远冷笑道:“胡小天,你的所作所为,我全都会面禀皇上,到时候我看你该如何解释?”

    胡小天道:“有理说理,就算到皇上哪里说理,我也不怕你。”他心中暗自冷笑,你文博远是没那个机会了。

    文博远心中也是和胡小天一般想法,此时校场门外一阵骚乱,只听到一声怪叫道:“胡叔叔莫慌,我来帮你了!”却是熊天霸听到消息率领一帮手下过来帮忙,熊天霸的开山斧被文博远斩断了,现在手里拎着两把砍柴的斧头,一样的威风凛凛。

    在熊天霸的队伍后方又有一队人涌了过来,乃是唐家三兄妹率领那帮马夫脚力过来帮忙。一时间校场内又涌入了二百多人,原本空旷的东校场顿时显得拥挤起来。

    文博远看到眼前情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事情是他挑起来的,不过他却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化成这个样子,明明对他有利的局面却突然变成了被动,怪只怪胡小天过于阴险狡猾,一上来就干掉了他手中的王牌。

    这群人的到来完全在胡小天的计划之外。依着胡小天的本意绝不想他们跟着掺和进来,可是看到这群人不怕连累勇于援手,胡小天心中也是一暖。

    吴敬善生怕两边人真打起来,声嘶力竭地叫道:“大家都冷静,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

    熊天霸道:“老头,自己人就站过来这边,一会儿打起来别误伤了你。”

    吴敬善真是哭笑不得,心中还有些害怕,看着对峙的双方主角。文博远一脸阴狠,胡小天的表情却是风轻云淡。吴敬善道:“文将军。胡大人!”

    胡小天道:“兄弟们,都散了吧,我和文将军闹着玩的。”

    文博远恨不能一刀将胡小天的脑袋砍下来,可是看到犹如天神般傲立于校场正中的周默,心中只能暂时按捺下这个想法。周默的武功深不可测,竟然可以和羽魔李长安打个平手,自己只怕斗不过他,有此人保护胡小天,看来想要除掉胡小天只能另寻机会了。

    胡小天和那群人护着梁英豪浩浩荡荡离开了东校场,文博远充满怨毒地望着胡小天的背影,心头如同被毒蛇咬噬那般难受。

    吴敬善并没有随同胡小天他们一起离去,他意识到今晚自己维护胡小天多了一些。虽然他心中欣赏胡小天,但是并不代表他就想得罪文博远,就算他开始看轻文博远。也不得不考虑到文博远的背景,不得不考虑到文承焕这位当朝太师。到了他这种年龄考虑最多的是如何才能平平安安退下来,最好所有人都不要得罪的好。

    文博远早已对吴敬善心生反感,淡然道:“吴大人不回去休息吗?”

    吴敬善叹了口气道:“文将军,有句话老夫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吴大人请说。”

    吴敬善道:“无论任何时候咱们都得记得,此行主要目的是什么。除此以外任何事都可以先放一放。”他分明在提醒文博远,他们这次的主要任务是为了护送安平公主。至于文博远和胡小天之间的矛盾,只要完成了这件事。以后就算他们两人杀个天翻地覆,拼个刺刀见红,你死我活,与他都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吴敬善又怎知道文博远心中却另有盘算,他的这番话让文博远想起了父亲临行前对他的吩咐,无论如何都不可让安平公主活着抵达雍都,务必要破坏此次两国的联姻。想起安平公主清理绝伦的容颜,文博远的内心不由得一紧,随即感觉到似乎有人用针狠狠在心头戳了两下,他赶紧驱散龙曦月在脑海中的影像,淡然道:“吴大人大概不了解我,我眼睛里素来揉不得沙子。”

    胡小天成功将梁英豪解救了出来,想起刚才的经历梁英豪仍然心有余悸,倘若胡小天不是当机立断将于至善杀掉,那么自己今晚肯定要麻烦了,于至善的确是浑水帮的成员,等到众人散去,梁英豪恭敬向胡小天道:“多谢胡大人救命之恩,小的给大人添麻烦了。”

    胡小天微笑道:“就当是我报答你昨晚的恩情,倘若不是你将我及时拉入地洞,昨晚我已经输了。”

    梁英豪道:“英豪既然答应追随大人,为大人效力自然是责无旁贷的事情。”

    胡小天欣赏地点了点头,梁英豪虽然出身匪帮,可此人头脑灵活,关键时刻骨头还很硬,倒是一个不错的人才。

    梁英豪道:“大人,英豪有个不情之请。”

    胡小天示意他说下去。

    “今晚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英豪担心文博远绝不会善罢甘休,他为难英豪事小,真正针对的却是大人,小的担心如果留下,以后还会给大人带来麻烦。”

    “你要走?”

    梁英豪道:“大人已经顺利通过了峰林峡,再往前就是大雍,大人身边人才济济,小的虽然心中想要追随大人,可是勉强跟过去只怕非但帮不上忙,反而增添许多的麻烦。”

    胡小天想了想道:“也好,你先回去,如果你离开太久,浑水帮的那帮弟兄群龙无首,还不知会生出怎样的变数。”

    梁英豪道:“其实浑水帮的那些兄弟大都也都是穷苦出身,若非是走投无路,谁也不会选择这条道路。”

    胡小天道:“以后还是不要打劫了,当劫匪始终都见不得光,等我从雍都回来,会帮你们安排一个合适的去处。”

    梁英豪笑道:“大人费心了,只是我们这帮人自由惯了,若是让我们从军反倒不习惯。”

    胡小天道:“你等等。”他转身去自己的行囊之中拿了一个钱袋,里面装了不少的金叶子,递给梁英豪道:“我此行匆忙,也没有带多少银两,这些金叶子虽然不多,可是够你路上的盘缠和那帮兄弟一阵子的吃喝用度了。”

    梁英豪看到胡小天如此相待,心中不由得感动万分,推却道:“大人刚才为了我不惜和文博远翻脸相向,英豪已经感动于心,银子英豪有一些,浑水帮这些年也积攒了不少的财富,我们兄弟就算不做生意,一两年还是能够撑得下去,倒是大人前往大雍免不得有花钱的地方。”他向胡小天抱拳道:“大人,英豪告辞了。”

    胡小天道:“我让人送你。”

    梁英豪摇了摇头道:“不用,这一带的地形我熟悉得很,刚才如果不是大意,文博远不可能抓得住我。”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等我从雍都回来,你一定要过来找我。”

    梁英豪笑道:“大人别忘了,我们还要找您求解药呢。”

    听他这么一说,胡小天不由得也笑了起来。

    送走了梁英豪,吴敬善又过来找胡小天,乃是为了商量将伤员留在仓木养伤之事,文博远提出让唐家兄弟留在仓木照顾伤员,等于变相削弱了胡小天一方的力量,吴敬善担心胡小天不肯答应,所以过来和他商量。

    吴敬善道:“后日咱们就要渡河,进入大雍境内之后,大雍方面会派军队沿途保护,咱们这边的压力反倒不像之前那样。”

    胡小天递给吴敬善一杯茶道:“吴大人的意思是大雍要比大康太平得多。”

    吴敬善笑了笑没有说话,虽然他嘴上没有承认,可现在两国的状况摆在那里,大雍国泰民安,蒸蒸日上,而大康却是内忧外患,狼烟四起,想起即将进入大雍境内,吴敬善反倒松了一口气。

    胡小天道:“吴大人好像刚刚出使过大雍。”

    吴敬善点了点头道:“皇上正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才派老夫前来,在大雍朝内,老夫还算有两个文友。”

    胡小天道:“吴大人交游遍天下,让小天好生羡慕。”

    吴敬善微笑道:“胡大人年纪轻轻就深谙处世之道,等到了老夫的年龄,肯定是朋友遍天下,老夫望尘莫及。”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停下笑声,吴敬善重新回归正题:“胡大人,你对文将军的安排可有意见?”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意见,既然文将军做出了这样的安排,我总不好再提出反对,他心胸狭窄,一定以为我故意跟他作对,既然大雍那边有军队保护咱们,自然要不了那么多人跟过去,再说那些伤兵不可能继续长途跋涉,还是留在国内休养为好。”

    吴敬善道:“这么说你同意了?”他没想到胡小天答应的居然如此痛快。

    胡小天道:“随他去吧,就算他有私心,我也只当这次给他一个面子。”(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