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拜师】(下)
    熊安民父子离去之后,周默笑道:“你好像很喜欢那小子呢。”

    胡小天道:“熊孩子天生神力,如果能够遇到一位好老师以后说不定能够成就一番功业呢。”

    周默道:“你是不是打算带他一起前往大雍?”

    胡小天笑道:“为什么不?文博远不是想借机削弱咱们的力量,我就偏偏不让他如意,凡是跟他作对的,就是我要支持的。”

    周默不禁哈哈大笑。

    胡小天道:“我去看看公主。”

    龙曦月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看来昨日只是受了风寒,并非是须弥天所说的中毒,当时须弥天也只是为了让胡小天帮她掩饰行藏,所以才故意欺骗。虽然此事已经过去,可是胡小天对紫鹃的怀疑并未能够完全消除。须弥天的话未必可以全信,但是紫鹃最近的行为的确有些异常。胡小天提醒过龙曦月,龙曦月对此却并不担心,仍然将紫鹃召了回来,让她在身边伺候。处于谨慎起见,胡小天让唐轻璇留在龙曦月的身边,名为陪着公主聊天解闷,事实上却是让唐轻璇帮忙盯着紫鹃,顺便保护龙曦月。

    胡小天走入营帐之后,紫鹃马上就告退,她似乎对胡小天非常害怕,低着头甚至不敢正眼看他。

    胡小天目光追逐着紫鹃的身影,等她离去之后方才道:“这紫鹃是怎么了?见我跟老鼠见猫似的。”

    龙曦月道:“还不是你之前将我生病的事情归咎到她的身上,将她吓得不轻,到现在紫鹃还好生自责呢。”

    胡小天向唐轻璇道:“帮我倒杯茶来。”

    唐轻璇柳眉倒竖,这货居然把自己当成端茶送水的丫鬟了。正想发作。却见龙曦月已经倒了杯茶亲手端了过去。

    胡小天佯装诚惶诚恐的样子,双手接过茶杯:“公主亲自赐茶,小天真是诚惶诚恐。”

    唐轻璇道:“里面有毒,你不怕喝了肠穿肚烂。”

    胡小天哈哈大笑,仰首一饮而尽:“就算是有毒我也喝了。”

    龙曦月道:“我正跟轻璇说让她留在大康呢。”

    唐轻璇道:“姐姐。不是之前已经说好了,这次我陪你一起去雍都吗?”

    胡小天道:“难得唐姑娘对公主如此金兰情深,干脆你陪嫁过去算了,以后留在大雍跟公主做个伴倒也有个人陪着说话。”

    唐轻璇被他说得俏脸通红,龙曦月嗔道:“胡小天,你又在胡说八道了。不得欺负我轻璇妹子。”

    唐轻璇道:“姐姐给我做主,从我认识他,他就一直欺负我。”嘴上说着欺负,可脸上却没有半分委屈的表情,反倒显得有些娇羞难耐。龙曦月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得一动,难道唐轻璇对胡小天产生了情愫?如果真是这样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自己嫁入大雍之后,若是能有个人关心他安慰他,也许他就不会太过伤心。龙曦月心性善良,虽然胡小天多次说要带她逃婚,可是她始终认为胡小天的想法不切实际,在现实面前。她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想起自己嫁入大雍之后的种种,对胡小天肯定是个天大的打击。所以龙曦月开始考虑如何才能让他心里好过一些。

    龙曦月道:“他若是再敢欺负你,我就把他赶出皇宫,将他赏赐给你当随从好不好?”

    唐轻璇脱口道:“好啊……”可马上又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红着脸道:“我才不要呢,若是有这样的奴仆,只怕我每天都要头疼了。”

    龙曦月看了看唐轻璇又看了看胡小天。胡小天何其精明,单从龙曦月耐人寻味的目光中就已经猜测到她的想法。慌忙岔开话题道:“唐姑娘,文博远已经提出让你的两个哥哥和那些伤者一起留下。提前护送他们返回康都。”

    唐轻璇还未听哥哥说起过这件事,不禁愕然道:“为何要如此?一定是他想要公报私仇。”

    胡小天道:“唐姑娘,文博远这个人我多少还是了解的,此人睚眦必报,之前你帮我作证,已经得罪了他,依我之见,你们早些离开反倒是好事,至少不至于招惹是非。”他这样说完全是为唐家兄妹考虑,且不说离开大康之后他就要全面展开自己的计划,即便是抛开所有的事情,以唐家的身份地位显然也是招惹不起文家的,如果在过去胡小天或许不会管唐家兄妹的死活,可是自从同行以来,他们彼此都发现对方身上的优点,胡小天实在不忍心拖他们兄妹下水,所以在文博远意图削弱他的实力,让坚定支持他的唐家兄弟留在大康护送伤员先行返回,胡小天都没有公然表示反对。

    唐轻璇道:“我不怕他,就算我哥哥他们回去,我也要陪着公主一起前往雍都。”她为人极重情意,言出必行。

    龙曦月道:“妹子,胡公公说得对,文博远乃是心胸狭窄之人,你们真没有必要得罪这种人。”

    唐轻璇道:“姐姐,你之前都已经答应我了,岂可反悔。”她起身道:“我去找哥哥,看他们怎么说。”她风风火火地去了。

    胡小天和龙曦月对望了一眼,都显得颇为无奈。龙曦月轻声道:“前方就是虎狼之国,我真不想多一人陪我冒险。”

    胡小天道:“她性情倔强,认准的事情轻易不会改变,而且我看得出她对你这位结拜姐姐感情好的很。”

    “你好像很了解她呢。”龙曦月意味深长道。

    胡小天笑了起来:“算不上了解,相处久了,为人如何还是能够看出一些端倪的。”

    “你觉得轻璇怎样?”龙曦月旁敲侧击道。

    胡小天察觉到她的意思,笑道:“公主真是大方啊,真打算将我送给她当仆人吗?”

    龙曦月望着胡小天阳光灿烂的笑脸,心头莫名生出一种酸楚的感觉,咬了咬樱唇,小声道:“以后天各一方,有人能够帮我关心你照顾你也好……”说到这里眼圈不禁红了起来。

    胡小天摇了摇头:“有些人,有些事永远都无法取代。”

    龙曦月转过身,生怕胡小天看到自己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悄悄擦去泪痕,吸了口气道:“顺应天命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些天我无数次问过自己,是不是还能过上想要的生活,可是一旦想到有可能付出的代价和牺牲,我就再也没有任何奢望了。”她慢慢转回身来,美眸之中仍然泪光潋滟,柔声道:“人一辈子不仅仅是为自己活着,还要考虑家人朋友,还要考虑天下苍生,倘若只是为了一己之私,就置他人的安危于不顾,让亲人和朋友为自己冒险,那么即便是最后他获得了想要的一切,内心也注定无法安宁。”

    胡小天望着这位多愁善感的公主,知道她之所以犹豫不决,仍然选择服从命运的安排,根本原因是不想其他人为她冒险为她牺牲,既然如此,自己又何须加重她的心理压力,微笑道:“我懂得,还有一半的旅程,至少我们还有一段朝夕相对的日子。”

    龙曦月听他这样说,心中却又怅然若失,神情黯然道:“不错,至少还有几天自由。”

    此时外面忽然传来展鹏的声音:“胡大人在吗?”

    胡小天知道若非有急事,否则展鹏不会主动过来找自己,他向龙曦月笑了笑,从营帐中走了出去,展鹏快步来到他的面前,低声道:“刚刚文博远让人将梁英豪抓走了。”

    胡小天闻言内心一惊:“什么?去了哪里?”

    “东校场!”

    东校场乃是仓木县昔日点兵的所在,不过现在也已经闲置不用,文博远手下的那帮将士有一半驻扎在此,距离安平公主所住的县衙只有一路之隔。

    胡小天叫上了吴敬善,又喊了周默,他并不想唐家兄弟牵扯其中,只是带着吴敬善的家将就匆忙赶到了东校场。

    来到东校场的时候,看到梁英豪已经被五花大绑捆在校场的旗杆之上,看情形,文博远还没有来得及对他用刑。文博远坐在距离旗杆二十丈左右的地方,手中端着一杯茶,静静等待胡小天的到来,身后站着百余名武士举着火把将整个校场照耀得亮如白昼。

    胡小天看到眼前情景顿时心中明白,文博远今日一定是有所准备。抓梁英豪真正的用意还是针对自己,胡小天提醒自己要冷静,既然梁英豪没事,还是先摸清楚文博远的真正意图再说。

    胡小天咳嗽了一声,并没有第一个说话,而是给吴敬善使了个眼色,示意吴敬善出头。

    吴敬善本来是不想为梁英豪出头的,可是胡小天非得将他请来,心中明白是被这小子拉来陪绑了,可既然来了就不能装哑巴,总得站出来说句话,吴敬善故作惊奇道:“哎呀呀,文将军,这是何故,为何要将梁英豪给抓起来?”

    文博远不露声色道:“吴大人跟他很熟吗?”

    吴敬善和梁英豪当然谈不上很熟,他也不在意梁英豪的死活,今天有点赶着鸭子上架了,吴敬善道:“不是很熟,可老夫记得他是咱们的向导,是他将咱们从峰林峡带了出来,文将军为何将他捆起来呢?”

    文博远道:“看来吴大人也不了解此人的真正身份。”

    吴敬善道:“他是何人?”

    今天三八节,祝愿各位姐姐妹妹节日快乐,永葆青春永远美丽!(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