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五十章 【熊孩子】(上)
    胡小天摇了摇头,以传音入密道:“我绝不会走,我既然答应过你,要带你离开就一定做到。”

    龙曦月美眸圆睁,在她听来胡小天的这番话声音可是不小,她生恐被外人听到,有些担心地指了指外面。胡小天掩住她的嘴唇道:“你不用害怕,我刚刚学会了一门传音入密的功夫,现在我跟你说的话,只有你能听到,外面没有人可以听得清楚。”

    龙曦月点了点头,美眸中流露出欣喜之色。

    胡小天道:“我已经部署好了周详的计划,可以做到万无一失,你无须担心,只要按照我安排的去做,咱们就可以安然无恙的逃脱困境。”

    龙曦月的表情将信将疑,进入大雍之后,围绕她的保护只会更加严密,想要逃走岂不是难上加难,更何况她若是走了大康怎么办?虽然皇兄无情,可是她的这场婚姻绝非是她个人的事情,如果她一走了之说不定会为大康的百姓带来一场无妄之灾。她轻声道:“天意难违,为何你直到现在仍然不懂得这个道理?”

    胡小天盯住她的一双美眸低声道:“我只问你,如果给你一个和我终生厮守的机会,你愿不愿意放弃公主的身份?”

    龙曦月根本没有考虑,用力点了点头。

    胡小天抿起嘴唇,旋即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冲着龙曦月这句话,即便是为她上刀山下火海也是值得的。

    龙曦月道:“为何没见紫鹃?”

    胡小天也不瞒她,将紫鹃行为可疑的事情告诉了她,也让龙曦月多加小心。龙曦月对此却深表怀疑,紫鹃从小就在她身边。是她最为信任的人之一,这次又是紫鹃自己主动提出陪她嫁入大雍,她又怎会出卖自己?胡小天看出她并不相信,低声道:“总之多点小心总不是坏事。”

    当晚胡小天本以为须弥天会来骚扰自己,却想不到居然一夜无事。第二天清晨龙曦月的病情也好转了许多。于是众人决定继续上路,前往青龙湾的路上再也没有遇到任何的麻烦。

    青龙湾乃是大康北方的一个小港,隶属于武兴郡仓木县,原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码头,主要负责运送来往庸江两岸渡河的商旅,可后来大雍势力逐渐南侵。领地不断扩张,大康日渐衰微,最后形成了隔河相望划江而治的局面,于是青龙湾这个小港的战略地位自然而然地凸显了出来。两国之间大小战事不停,为了巩固北方防线。大康这些年里积极发展水军力量,武兴郡也因此崛起成为北方第一军事重镇。

    只是近些年来,大康天灾不断,国家经济深陷泥潭,庸江流域因为屡发洪灾,搞得民不聊生,良田荒芜。甚至连驻守在北方边防线的这帮将士,也有数月未曾领到粮饷。近日在武兴郡发生的民乱归根结底还是老百姓为了生计,民以食为天,倘若连填饱肚子这个最基本的要求都得不到保障。必然会人心思变。

    他们一行人抵达仓木县城的时候,正是黄昏时分,夕阳即将落山,将每个人的身影都拖得很长,这样的光影让人心中平生出一种苍凉的沉重感。胡小天眯起双目向西北方向望去,仓木县城的轮廓已经清晰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县城很小。城墙也没有想象中雄伟高阔,面临水面深阔的庸江天堑。的确不需要在城墙上多作经营,只是这城墙也过于残破了一些。外墙上的颜色斑驳陆离,绿色褐色和深灰色交织在一起,绿色的是苔藓,褐色的是泥土,深灰色的是墙砖,走近还能看到墙上暗红色的印记,那是曾经驻守城池将士浴血奋战保家卫国留下的鲜血。

    城池陈旧,守城的士兵也显得无精打采,事实上这样的表情同样出现在大康的其他地方,整个国家都如同此时天光,暮气沉沉,夜色将至。

    当地的官员没有摆出隆重的欢迎阵仗,甚至没有一人出门相迎,负责守门的卫兵望着这阵仗颇大的队伍,迷惘的双目中泛起麻木空洞的目光,这小小的县城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阵仗了,从南方而来就不是敌人,大雍的军队没那么容易跨越庸江,这对人马装备整齐,旗帜鲜明,应该不是本地的军队,更不可能是乱民,剩下得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很快有人去通报,可是城门依然关闭,吊桥高悬。连文博远都感到有些纳闷了,难道这里的守将根本没有听说安平公主要从这里登船的事情?

    距离城门不到半里的时候,吊桥方才缓缓放下,城门大开,从中冲出一队人马,为首的却是一个又黑又瘦的小子,一身陈旧的棕色皮甲,肩头披风也早已洗得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手中拎着一把开山斧,胯下黑马也是体瘦毛长,跑起来有气无力,在他身后跟着二十余人,全都是老弱残兵,从城门跑过吊桥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文博远看在眼里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什么时候大康的北方将士都变成了这帮成色,说他们歪瓜裂枣也不为过。

    那黑瘦小子扬起手中的斧子,那开山斧通体漆黑似乎为精钢打造而成,看起来至少也有五十斤的重量,不过他举起来似乎全不费力,这小子大声道:“呔!来者何人?”

    文博远向一旁的展鹏使了个眼色,一个小县城的守将,他根本不屑于和对方说话。胡小天看到文博远的表情心中不禁暗笑,这厮自视甚高,到现在还以为比别人高贵多少呢。

    展鹏纵马迎了上去,朗声道:“我等奉当今皇上的旨意,护送安平公主前往雍都成亲,经过此地,尔等难道没有听说过吗?”

    黑瘦小子眨了眨眼睛:“什么?公……公主?”

    展鹏点了点头。

    黑瘦小子又道:“圣旨何在?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

    展鹏怒道:“大胆狂徒,安平公主大驾光临,你还敢无礼,难道不怕皇上降罪吗?”

    黑瘦小子道:“可总得有个信物吧,没人通知我说公主会来到这里,我若是随随便便放你进去,熊大人若是降罪下来,我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文博远看到连一个小小的下级军官都敢拦住他们的去路,不由得心头火气,怒道:“展鹏,无需跟他废话,他若是再敢阻拦公主入城,格杀勿论!”

    黑瘦小子听到格杀勿论四个字,一双眼睛不由得瞪圆了,扬起斧头指向文博远道:“嗳,你说什么?杀我?当我怕你啊?来,我跟你大战三百回合看看咱们谁先死。”

    胡小天听到这里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文博远听到胡小天发笑,不由得将满腔怒火全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心中暗自发狠,胡小天,我绝不会让你活着回到大康。

    黑瘦小子被胡小天的笑声所吸引,望向他道:“嗳,你笑话谁呢?”

    胡小天催动胯下坐骑缓缓向前方行去,黑小子被小灰的样子给吸引住了,看到小灰的两只长耳朵,他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你这人好生有趣,怎么骑着一头骡子呢?”

    胡小天道:“小兄弟,圣旨我们有,不过只有你们仓木县的城守才能看,你们梁大人在不在?”

    黑瘦小子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大人姓熊?”这小子也够糊涂的,刚刚明明是他自己说过的,现在竟然忘得干干净净。

    胡小天道:“我不但知道你们大人姓熊,我和他还是好朋友呢。”

    黑瘦小子惊喜道:“真的?可是我咋没听我爹说起过呢。”

    胡小天道:“你也姓熊对不对?”

    黑瘦小子点了点头,摸了摸后脑勺道:“你咋知道的?”

    胡小天身后的那群人强忍住笑,敢情这小子是个傻子,原来是城守的儿子,真是傻透气了,全都是自己报给人家的,这会儿居然泛起了迷糊。

    胡小天道:“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就是城守熊大人的儿子。”

    黑瘦小子照着自己的脑门子上拍了一巴掌:“哎呀,神了,你真认识俺爹啊,你是算命的吧?”

    胡小天微笑不语,这小子的头脑实在是有点问题。

    文博远冷冷道:“胡公公,你跟一个傻子费什么话,来人,将他拿下!”

    黑瘦小子却因为文博远这句话,突然反应了过来:“呃……不对啊,好像你知道的全都是我说给你听的,你唬我啊!”他虽然慢了半拍,可总算还是明白过来了。

    胡小天原本想将这小子哄住,却想不到文博远一打岔让这黑小子又醒悟了过来,暗骂文博远多事。此时耳边突然响起须弥天的声音:“他熊天霸,小名熊孩子,乃是仓木县县尉熊安民的儿子,生就力大无比,但是少根筋。”

    胡小天心中暗喜,大声道:“我骗你作甚?你这个熊孩子,居然对长辈无礼,等你爹回来看我不让他狠狠揍你一顿。”

    黑小子愣了,愕然道:“你居然知道我小名?”

    胡小天道:“何止小名,你大名叫天霸还是我给你起的呢。”胡小天说得煞有其事。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