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满怀慈悲】(上)
    须弥天轻移莲步缓缓向众人走来,来到一名匪徒面前,姿态优雅地扬起右手,五指如同兰花轻舞,缓慢拂落在那匪徒的头顶。让人惊恐的一幕出现了,那名匪徒周身剧烈颤抖着,短时间内,一头黑发变成了灰色,随之又变得苍白如雪,原本年轻的面孔也在瞬息之间经历了从青年到中年再到老年的变化,他的身体如同一块磁铁,吸引身后同伴一个个紧贴在他的身上,共有十八名匪徒身体相贴,就好像人形蜈蚣一般,他们的内力沿着他们的**形成的通道最终流入到须弥天的体内。

    须弥天原本苍白如雪的俏脸渐渐现出一丝红意,随着外来内力流入的增多,脸色更变得娇艳如花。

    胡小天看到眼前一幕从心底感到发寒,我靠!这娘们是白骨精转世?竟然活生生吸取别人的内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鲸吞**,果然拉风,照着这种速度,须弥天岂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成为天下第一?

    十八具干枯的尸体缓缓倒在了地上,目睹如此场面,那些幸存的浑水帮帮众只当是遇到了吃人妖怪,吓得魂飞魄散,只可惜他们空有逃走之心,却没有逃走之力。唯一能做的只是摇尾乞怜,惨叫哀嚎。

    须弥天闭上双眸,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度睁开双眸之时,双目之中隐约流露出幽蓝色的光芒,冷冷道:“谁再敢做声,他们就是下场。”这声恐吓果然灵验,吓得那帮人慌忙闭上了嘴巴,现场死一般沉寂。连一根针落下的声音都听得到。

    须弥天缓步来到胡小天面前,胡小天满脸的阳光灿烂:“姐,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

    须弥天呵呵笑了一声,用传音入密向胡小天道:“刚刚是谁咒骂我来着?”

    胡小天转向众匪道:“谁?刚刚是哪个混蛋骂我姐来着?”这货毕竟吸入了一些毒雾,说起话来有气无力。

    那帮匪徒谁也不敢接话。生怕触怒了须弥天,被她变成干尸。可谁也不想替胡小天背黑锅,一个个拼命摇头,意思是跟自己无关。有人觉得这样的表达方式还不到位,于是伸出手指指向胡小天,动作统一。步调一致,乍一看跟做团体操似的。

    须弥天阴森森望着胡小天道:“这么多人证,你还想抵赖?”

    胡小天道:“你有没有搞错?他们也算人?就算是人也是咱们的敌人,咱们端了他们的老巢,干掉了他们这么多人。他们心中不知有多么恨咱们,当然想咱们自相残杀,巴不得你一巴掌把我给拍死了,你这么聪明,该不会上这帮小贼的当吧?”

    须弥天道:“听起来的确有些道理。”她转向众人道:“刚才谁听清他说了什么?如果实话实说,我就放他一条生路。”

    生机面前人人奋勇当先,不过胡小天当时咒骂须弥天的时候,周围也就是十几个人听得清楚。一人抢先道:“他说,须弥天,要是让老子抓住你。老子要戳你一万下……”

    话音刚落,须弥天已经扬起手来,那人的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吸引力所牵引,不由自主向须弥天飞了过去,须弥天隔空一掌拍在他的身上,那名匪徒瞬间凝固成一具冰尸。身体凝固之后仍然继续向须弥天飞去,距离须弥天还有一丈左右。须弥天掌力再次催发而出,冰冻的尸体被掌力击碎。血肉碎成千片万片,粉身碎骨不外如是。

    胡小天心中暗叹,须弥天性情暴戾,出手冷血无情,但凡心中稍不如意就要夺人性命,那名匪徒的确是实话实说,这年头说实话就得死吗?

    胡小天道:“此事和他们无关,你心中有火冲着我来就是,何苦伤及无辜?”

    须弥天点了点头,一把将胡小天抓了起来,足尖一点,几个起落已经来到浑水帮的老巢内,胡小天举目望去,却见地上横七竖八全都是尸体,看来刚才在自己吸引浑水帮帮众注意力的时候,她已经将这里负责守护老巢的匪徒杀戮殆尽,此女实在太过冷血,杀性太重。

    须弥天咬牙切齿道:“胡小天,你竟敢暴露我的身份。”

    胡小天笑眯眯道:“姐,这事儿可不怪我,分明是你坑我在先,当时那种情况你也看到了,那么多人围攻我一个,我以为当时必死无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也没说什么坏话。”

    须弥天柳眉倒竖道:“如此卑鄙无耻,下流龌龊还说不是坏话?”

    胡小天道:“我这样说恰恰证明你对我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所以一下不够,一百下不够,一千下还不够,至少也得一万下,若是我能不死,别说一万下,十万下也是应该的。”

    须弥天虽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可是遇到胡小天这种无耻之尤的人物也极其头大,这货难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羞耻感吗?憋了半天只说了一句:“无耻!”

    胡小天道:“无耻者方能无畏,我不怕死,就怕不明不白的死,尤其是死在那帮上不了台面的蟊贼手里,能死在姐姐手里乃是小天的荣幸,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不过小天还有一桩心愿未了,现在还不能死。”

    须弥天道:“你有什么心愿?”

    胡小天道:“我的心愿就是帮姐姐练成万毒灵体,我死了不怕,就怕会影响到姐姐。”

    须弥天道:“胡小天,你不用在我面前花言巧语,你心中怎么想,我全都明白。”

    胡小天道:“明白就好,姐姐果然是我的知己呢。”他一口一个姐姐,叫得须弥天心烦意乱,其实她压根也没打算杀他,点了点头道:“今次切饶你不死,我帮了你这么多次,以后再有什么事情,你自生自灭吧。”

    听她这样说,胡小天知道又成功躲过了一劫,心中暗自得意,天下第一毒师又如何?白骨精又怎样?老子有一根如意金箍棒,专打你这只白骨精。他低声道:“刚才的那手功夫就是鲸吞**吧?“

    须弥天淡然道:“也算是有些见识。”

    胡小天道:“难道你当真想把外面那帮人的内力全都吸干净?”

    “怎样?”

    “其实这件事跟我也没多大关系,只是我曾经听权德安说过,利用这种方法获得的内力,固然可以在短时间内飞速提升武功,可是根基并不牢靠,而且以后会有走火入魔的可能,吸入异种真气越多,危害也就越大,一旦武功压制不住这些异种内力,造成反扑,只怕无人可救。”

    须弥天道:“你怕我死?”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怕!”

    “我不需要你的关心。”

    胡小天道:“你可以不需要但是不能阻止我,对你的关心我是发自内心。”

    “假惺惺!”须弥天送给胡小天冷冰冰的三个字,随即又道:“你说得这些道理我都懂,不如你将无相神功传给我?”

    “行!我只会一些基础的调息练气口诀,你听仔细了。”

    须弥天本意是给胡小天出个难题,却没有想到他居然想都不想就应承下来,心中不仅有些惊奇同时又对胡小天产生了些许的好感,别的不说,单凭无相神功四个字就被修武者奉为至宝,胡小天毫不藏私,这厮的气魄绝非寻常。

    须弥天道:“你不用说了,我不想听,而且无相神功对我毫无用处,他们抢走的东西,多半已经搬入了老巢,找到那些东西并不难。”她说完欲走。

    胡小天慌忙叫住她道:“姐姐好像还忘了一件事情。”

    须弥天皱了皱眉头:“什么事情?”

    “劳烦姐姐将我所中的毒给解了。”、须弥天道:“我还以为无相神功无所不能,修炼无相神功的人百毒不侵呢。”

    胡小天并不介意她的嘲讽,笑道:“我学得只是最粗浅的入门功夫,再说我这个人在武学方面的悟性实在太差,这辈子是没有指望了。”

    须弥天道:“胆小如鼠,你中得不是毒烟,而是迷烟,找些冷水泼在脸上,一会儿就能清醒过来。”

    “那些浑水帮众也是一样?”

    须弥天道:“看情形他们恢复得速度要比你晚一些,你恢复之后大可一个个将他们杀了。”

    胡小天想想外面还有几百口子人,若是全都将他们杀了,岂不是双手沾满了血腥?其实刚才为了性命相搏的时候去杀人倒没有觉得什么,可是要让他去杀那些已经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的人,胡小天反倒有些于心不忍了。他笑道:“姐姐不留着吸取内力了?”

    须弥天冷冷道:“以后不许你在我面前提起这件事。”

    胡小天暗骂须弥天虚伪,许你做不许老子说,要说这个鲸吞**还真是让人有些毛骨悚然,哪天这女人心情不爽,岂不是要把自己给吸成人干?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被她吸也不是第一次了,他笑道:“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这几百人全都杀了我还真是有些不忍心。”

    须弥天道:“何时变得如此满怀慈悲了?”(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