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四十五章【夜闯贼巢】(下)
    胡小天狠下心来,今天老子就来个单枪匹马荡平匪巢,这货蹑手蹑脚走了过去,虽然早晚要暴露,晚点暴露总比早暴露要好,他也已经盘算好了,只要惊动了那两人,马上就撒丫子快跑,把人引到须弥天跟前,不愁她不出手。=顶=点=小-说 ww.w.co想到这里胡小天心中暗自得意,转身朝须弥天又看了一眼,这一回头他不由得大惊失色,哪里还有须弥天的影子,这会儿功夫她不知藏到了哪里。

    胡小天心中暗骂,臭娘们,你居然坑我,当真是一点人情都不讲啊,趁着没被人发现,老子还是趁早溜走为妙,真要是惊动了这四百多名穷凶极恶的匪徒,我岂不是要被千刀万剐。

    胡小天蹑手蹑脚又向后退去,可方才挪动了一下脚步,就听到咣当一声,不知哪儿飞来了一只破碗,刚巧在他的脚下摔了个粉碎。两名值夜的匪徒瞬间惊觉,举目望向胡小天的位置。

    胡小天木偶一样僵在那里,心中默念道:“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耳边响起一声炸雷般的大吼声:“呔!来者何人,竟敢擅闯我浑水帮总堂。”

    胡小天知道已经行藏败露,无奈摇了摇头,然后笑容可掬地拱了拱手道:“过路的,凑巧从这里经过,两位兄弟不要慌张,我这就走。”

    一人抽出大砍刀向胡小天追逐而来,另外一人摇响了铜铃,当当当当之声不绝于耳,整个地洞之中到处都回荡着这种声音,喊杀声瞬间从四面八方向胡小天迫近,胡小天环视周围,这下可了不得,不知从何处涌来了这么多的匪徒。至少有四五百人。

    胡小天心中把须弥天祖宗八代问候了一遍,刚才还以为她好心帮自己,搞了半天是把自己弄到这里当炮灰,胡小天大声叫道:“快出来帮我,快出来帮我。”他的嗓门虽然不小,可是却被那帮匪徒的喊杀声完全掩盖。

    在门前驻守的大汉率先杀到。挥动手中大砍刀照着胡小天搂头就砍,胡小天不敢恋战,双手一挥,脚底抹油,哧溜一声就从那大汉面前消失,大汉本以为一招必杀,却没有想到胡小天溜得这么快,眨了眨眼睛,几乎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实。

    胡小天逃得虽然很快。可是架不住对方人多,这边刚逃过刀砍,那边又有人挥舞棍棒拦腰横扫,胡小天什么也顾不上了,唯有将躲狗十八步用到了极致,在数百名匪徒之中来回穿梭,在刀锋剑刃枪尖之间不停游走,数次命悬一线。眼看就要被武器刺中,偏偏就被他飘忽的身形躲过。

    匪徒之中也不乏有眼力之人。其中有人提醒道:“大家围成一层层圆圈,长枪在前,将他困在中心,戳他一千个窟窿。”

    胡小天听得真切,心中暗骂,老子跟你多大仇啊。居然狠到要戳我一千个窟窿,那还有人样吗?眼看对方组织起来,长枪环围在他周围,形成了一个圆圈,一根根冷森森的枪尖瞄准了中心。圆圈缓缓向中心缩小,胡小天心知完了,躲狗十八步再厉害,也逃不过对方的铁桶阵,这是要把自己往死里玩得节奏,现在装死只怕也来不及了。

    胡小天还算没有乱了方寸,危急关头,这货一扬手,匕首反转,照着自己的脖子就抹:“不劳你们费事,老子自己来!”

    所有匪徒都是一愣,看到这货直挺挺倒了下去,一个个面面相觑,没见谁的刀枪落在他的身上,他怎么就倒了呢?多数人也都看到了胡小天自己抹了自己的脖子,可并没有看到血喷出来,不科学啊!就在众人迟疑的刹那之间,胡小天瞅准机会,来了个就第十八滚,玄冥阴风爪抓住一名持枪匪徒的裆下,猛然用力,捏得那厮脸都绿了,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胡小天抓住这难得的时机将他制住,用他作为自己的挡箭牌。

    几名持枪歹徒率先反应过来,十多杆明晃晃的长枪同时向胡小天的身上扎去,显然没有在乎这名同伴的死活,胡小天用力将那名匪徒推了出去,只听到噗!噗!噗!枪尖入肉的声音接连响起,被他当成挡箭牌的那名匪徒的身上已经多出了十几个透明的窟窿,显然是无法活命了。

    胡小天虽然侥幸逃出对方的枪阵,可外面还有一层刀剑组成的大网,躲狗十八步虽然精妙,玄冥阴风爪也是杀伤力十足,可是在对方数百倍于自己的前提下,胡小天就快无路可退,这厮不止一次死里逃生,能够活到现在实属不易,正是因为如此才格外珍惜自己的性命,哪怕还剩下一丝一毫的生存机会,他都不会轻易放弃,所以胡小天仍然在苦苦支撑,眼看着周围匪徒越聚越多,放眼望去密密麻麻全都是人头,胡小天心中暗叹,就算今天死在这里,也要多拉上几个垫背的。

    想起今天的遭遇,胡小天恨得咬牙切齿大吼道:“须弥天,要是让老子抓住你,老子要戳你一万下!”这货太紧张本想在须弥天身上戳一万个窟窿的,却走形变成了这句话。

    就在此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道:“一群废物,这么多人打一个都还打不过。”

    胡小天听出是须弥天的声音,不禁大喜过望。那帮匪徒却是一怔,此时方才留意到胡小天还有一个帮手埋伏在附近。那声音分明是从他们老巢的入口传来。虽然现场喊杀声一片,却没有遮住这冷冷淡淡的声音。

    须弥天此时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容貌,俏生生站在灯笼前方,烛光朦胧,将她绝美的轮廓强调得越发动人,一双眸子冷冷望向现场的匪徒,不紧不慢道:“倾巢而出,不坏不坏,省去了我不少的精力。”

    那帮匪徒看到居然是一位绝代佳人出现在他们的地底老巢,一个个色授魂与,竟然忽略了胡小天这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倒霉蛋,几乎所有人的精力都集中在须弥天的身上。落草为寇也好,占山为王也罢,这帮人最常见的就是劫财劫色,在他们眼中胡小天注定是一个死人,自然比不上一个妩媚动人的美女更有吸引力。

    匪众之中一个粗嗓门嚷嚷道:“这细皮嫩肉的小娘们是我的了,老子让她给我当压寨夫人,谁也不能跟我争!”

    须弥天俏生生站在那里,轻声道:“想我给你当压寨夫人,那就过来啊,让我看看你的样子,配不配得上我。”

    一个身高丈二的大汉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正是浑水帮昔日的二当家赵守义,自从大当家严白涛战死之后,他就暂时成为浑水帮的带头人,不过这厮性情残暴贪婪,并不得人心。看到须弥天宛如有仙子般出现在眼前,赵守义不觉色心大动,分开众人走了出去,一脸淫笑道:“小娘子,你不用害怕,这里所有的人都得听我的,只要你乖乖跟我走,当我的压寨夫人,就没有人敢欺负你。”

    须弥天道:“这么说你是这里的当家的?”

    赵守义看了看两旁,一脸倨傲道:“那是当然。”

    须弥天点了点头道:“很好!”话音刚落,一掌挥出,凛冽的寒气从四面八方向赵守义包绕而来,胡小天虽然相隔遥远也感觉到凛冽的寒意逼迫而来,更不用说首当其冲的赵守义。

    众人举目再看之时,却见赵守义在瞬间已经变成了一个冰人,整个人凝固在那里,周身笼罩着一层厚厚的冰霜。震骇让现场陷入了一片死寂,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这群匪徒方才如梦初醒般醒了过来,同声大吼着向须弥天冲去。

    须弥天冷哼一声,娇躯原地旋转,以她的身体为中心,一片蓝色的沙尘漩涡向周围辐射而去,蓝色毒砂沾染到率先冲向她的几十名匪徒的身上,那群匪徒惨叫着倒在了地上,因为奇痒而忍不住去抓挠肌肤,肌肤一旦被挠破,毒砂遇血即融,转瞬之间身体就已经融化成一滩血水。

    这帮匪徒不乏穷凶极恶之辈,他们过着的也是刀头舔血的日子,但是没有人见过如此恐怖的场面,此时再没有人为须弥天的美色所动心,在他们眼中须弥天无疑已经化身成为这世上最为可怖的恶魔。

    看到几十名同伴在顷刻间化为血水,其余人哪还敢恋战,转身就想逃,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可即便是仅有的两条腿似乎也已经不再当家,软绵绵毫无力量。不但匪徒如此,连胡小天也是如此,按理说他没理由害怕,救星来了,他本应该高兴才对,只感到心底一口气根本无法提上来,双腿无法承受身体的重量,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上,眼前先是金星乱冒,然后看到了五彩缤纷的颜色,鼻息中一股类似于奶香的味道,醺人欲醉,却又让人打心底想要深吸一口气。

    胡小天还算好的,看到周围数百名匪徒七拧八歪地或坐或卧,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胡小天此时终于明白,须弥天之所以悄悄躲起来,原来是要利用自己吸引这些匪徒出动,等到浑水帮匪众倾巢而出,她这才出手,自己根本就是一个诱饵。(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