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脱困】(上)
    须弥天道:“我只想你陪我练功,一旦我的万毒灵体修炼成功,我就跟你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胡小天道:“若是我不答应呢?”

    须弥天道:“如果你不答应,我也一样不会杀你,其实我原本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实在不行我就在唐轻璇的身上施展种魔**,毁掉现在的身体,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如果你不肯帮我,我就将魔胎种入龙曦月的体内,等以后她功成之后,再由她亲手杀了你。”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此时总算是明白了她为何要将唐轻璇抓来,看来她的身体果然出了大问题,找自己过来就是为了解决问题,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自己肯定必死无疑,乐瑶的这具身体也会被她抛弃,为了谋求性命延续,她会将魔胎种入唐轻璇的体内。这女人果然歹毒,他低声道:“为什么偏偏会找上我?”

    须弥天道:“也许是命中注定。”她的目光变得极其复杂,轻声叹了口气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

    胡小天道:“你刚刚杀了我们好几条人命。”

    须弥天道:“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必须要吸取他们的内力来控制住体内魔胎的异动,倘若不能控制魔胎,我最后就要走火入魔而死。”

    胡小天道:“只有我才能帮你镇住魔胎?”

    须弥天咬了咬嘴唇,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胡小天想不到自己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本事。

    须弥天道:“总之你帮我成就万毒灵体,我也不会亏待你,这一路之上我会为你保驾护航。”

    胡小天心中暗自盘算,假如须弥天能够帮忙。那么自己可谓是如虎添翼,其实她的条件也算不上苛刻,无非是需要自己出卖一些色相。胡小天道:“你成就万毒灵体之日,焉知我会不会精尽人亡?”

    须弥天道:“你放心吧,我又不是采阳补阴的妖精。”

    胡小天暗自冷笑。才怪!不过眼前的形势下也只能先答应她,脱离险境再说。

    须弥天道:“你体内赤阳焚阴丹的余毒也没有完全肃清,我们合作不仅仅对我一个人有好处。”

    胡小天道:“须弥天,你还得答应我,以后要无条件为我做三件事。”

    须弥天摇了摇头道:“没可能,我最多答应你。等我神功大成之后,可以饶你三次不死。”

    “那我岂不是很吃亏?”

    须弥天道:“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从不和别人谈条件,对你我已经是手下留情。”

    胡小天心中暗骂,那是因为你拿我还有用。老子现在完全被你当成了疗伤的灵丹妙药。面对须弥天,胡小天还真是没有什么办法,要么死,要么爽死,傻子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选,我靠,忍辱负重就忍辱负重,张爱玲不是说过。通往女人心灵的是那啥玩意儿吗?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搞不好等我多解锁你两个姿势,就会一直通到你的心灵呢。到时候你舍不舍得杀我还不一定呢。

    须弥天看到这厮半天没有说话,认定他又在想什么鬼主意,冷冷道:“你意下如何?”

    当男女之间把这种事看成一种交换,就没有任何的浪漫可言,胡小天从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沦落到出卖男色的地步。他低声道:“有个问题,万一你怀上了我的骨肉怎么办?”

    须弥天愣了一下。显然也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她摇了摇头道:“不可能!”

    胡小天有些郁闷。怎么不可能?居然敢小看老子的繁殖能力?是可忍孰不可忍!

    须弥天道:“我会用内功将你留在我体内的那些东西给逼出来,绝无后患。”

    “呃……”

    须弥天道:“我也有个条件。你陪我练功期间,不可以和其他女人发生这种事情。”

    胡小天真是哭笑不得:“你是我老婆吗?居然管我?你吃醋啊?”

    须弥天道:“不是吃醋,而是要确保万无一失,不可影响到我修炼的进程。”

    胡小天道:“我从头到尾只跟你一个人嘿咻过,还是被你强迫的。”

    须弥天冷冷道:“你不吃亏,我也一样。”她说完站起身来:“有人来了,应该是找你的。”临行之前,她不忘叮嘱胡小天道:“记住我跟你说的话。”

    “对了,你把唐轻璇的解药给我。”

    须弥天倒是没什么意见,随手将一颗药丸扔给了他。

    胡小天道:“你什么时候再来找我?”

    “等我需要你的时候……”须弥天的声音渐行渐远,很快就已经完全不见。

    胡小天叹了口气:“你需要老子的时候,当我什么?自动饮料售卖机?随用随取?你想要也得我答应!”这货转身走向唐轻璇,却踢在了一个盒子上,低头一看,却是刚才失落的暴雨梨花针,这可是他的必杀之器,赶紧从地上拾起来收好。

    来到唐轻璇身边,却见唐轻璇仍然双眸紧闭,胡小天捏住她的鼻子,等到她张开嘴巴,将解药塞到她嘴里,此时方才听到远处传来焦急的呼喊声:“胡公公!胡公公!”

    胡小天跟须弥天在地下之时,上头早已乱成了一团。展鹏率领一帮武士好不容易才挖通了坍塌的地道,沿着地洞向下追赶,走了一段又遇到封闭铁门的阻隔,众人又是砸又是撬,费了好大一番功夫,这才将通道打开,进入到这地底建筑之中。

    胡小天抱着唐轻璇站起身来,循声迎了上去,大声道:“我在这里!”

    听到胡小天的回应声,众人大喜过望,一群人举着火把围拢上去,看到胡小天不但平安无事,而且还找到了业已失踪的唐轻璇。一帮人围着胡小天嘘寒问暖,胡小天当然不会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将唐轻璇交给人群中的唐铁汉。

    展鹏道:“先上去再说!”

    胡小天来到地面之上,却想不到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地下伸手不见五指,再加上他被须弥天制住,翻来覆去地折腾了五次,想想这一夜的经历真是悲惨之极,可惜又无法对外人提起,打落门牙也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咽。

    安平公主和大多数人都已经退出了鲁家村,这也是为了安全考虑。依着她自己的意思,她肯定是要原地等待,是吴敬善和文博远再三恳请,安平公主才无奈答应,这一夜她连一刻都未能合眼,因为胡小天的安危而牵肠挂肚,龙曦月甚至不敢去想胡小天发生了什么,她无法想象失去胡小天自己会怎样生存下去,也许剩下的只有一死。

    龙曦月的手颤抖着摸向梳妆盒内的发簪,发簪锋利的尖端闪烁着寒光,这寒光灼痛了她的眼睛。

    帐外传来雪球的叫声,龙曦月猛然合上梳妆盒,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胡小天生死未卜,她绝不可以就这样放弃等待,擦去脸上的泪痕,对着铜镜观察了一下妆容,确信毫无异状,这才走出帐外。

    每个人的脸上都笼罩着一层浓重的忧色,只有雪球仍然在不知疲倦地嬉戏着。

    远处文博远和吴敬善两人并肩向她的方向走来,来到龙曦月面前,两人同时施礼道:“属下参见公主殿下!”

    龙曦月迫不及待道:“可有胡公公的消息?”

    吴敬善叹了口气道:“让公主殿下失望了,到现在仍然没有消息。”他向文博远看了一眼,显然是要文博远说话。

    文博远道:“公主殿下,从昨晚到现在我们已经损失了五名武士,失踪了三人,为了公主的安全起见,我看还是尽快离开鲁家村。”

    龙曦月用力摇了摇头,极其坚决道:“我不会离开!”

    文博远道:“公主殿下,您不要忘了此行的主要任务,若是耽误了三月十六的婚期,我等可担待不起。”

    龙曦月道:“还不到二月,你急什么?出了任何事情我自会担待,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文博远道:“陛下器重,对博远委以重任,博远不敢放松丝毫警惕,若是公主有任何差池,末将唯有以死谢罪了。”

    龙曦月看都不向他看上一眼,心说你死你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心中关心得那个人是胡小天。

    吴敬善道:“公主殿下,文将军说得不无道理,胡公公失踪,其实我们和公主一样着急,可事有轻重缓急,就算公主殿下坚持留在这里也于事无补,不如咱们还是兵分两路,公主先行前往青龙湾渡江,留下一些人继续负责营救胡公公,您意下如何?”

    龙曦月摇了摇头道:“找不到他,我不会走!”

    吴敬善还想说什么,忽然听到远方传来欢喜的通报声:“回来了,回来了,找到胡公公了!”

    他们同事举目望去,却见胡小天正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朝营地的方向而来,龙曦月看到胡小天平安返回,一时间百感交集,美眸之中泪水夺眶而出,向前迈出了一步,却又硬生生停下脚步。

    所有细微的举动都没有逃过文博远的眼睛,文博远心中又妒又恨,龙曦月啊龙曦月,你居然对一个太监如此关心?何尝见你关心过我?文博远暗恋安平公主早已多年,其实他现在也已经明白,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可即便是如此仍然管不住自己的嫉妒心,满腔的妒火全都化成了仇恨,最终全都算在了胡小天的头上。(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